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六章 我认为,这个证明有必要

“呵,你小子终于肯说实话了?不错,这件事我早就猜到了,不过我还是跟你来了,而且事实证明,我赌赢了不是么?”兽王见凌逸肯与自己坦诚相待,心里顿时对这个比自己小上不知道多少年岁的后生晚辈产生了浓浓好感,之前因为被算计的那一丝小小芥蒂也因此化为虚无。
“但你们两个才在一起多久?你认为爱是那么容易就会产生的吗?”
凌逸与苍弘文做出这般决定来,让四周听闻着两人交谈的三殿修士们尽是流露出不安急躁之色,此时战事也是因为两人的分出胜负而平息下来,所有人都静静看着这一幕,其中稍微年轻一些,不懂掩饰内心想法的血菱由于担心凌逸,第一个站了出来隔着几百丈的距离呼喝警醒道:“凌逸大哥,切莫中了他的诡计!此事我们已经占据优势,为何还要答应他这样无理的要求!”
兽王这一席话显然是所有三殿修士最想表达的情感,虽然不知道兽王与和图书凌逸的感情有多深,他受的伤又有多么麻烦,可毕竟他们跟兽王不熟,他们首要考虑的自然还是凌逸。
而爱的力量,究竟是否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无坚不摧,无敌不破。
可是柳芸晴去哪了呢?
不过既然凌逸先前让他们噤声,他们也不会再附和兽王说些什么,那样会扰乱凌逸的思绪,不但不会帮助他,反而会让他陷入两难之境,为今之计只有等待凌逸自己做出最正确也是他最不会后悔的决定。
“可是你不觉得这个证明没有必要么?”
有了凌逸的允诺,那些跟他谈不上有太多交情,却想着能够不成为魔修奴隶的三殿门徒尽是大松一口气,同时心里也是因此生出感激,默默祈祷着凌逸能够江山美人尽揽于怀。
“醒儿……”
血菱开了个头,所有知晓凌逸与月醒之事的血殿使者们个个大声附和,阻拦凌逸这几乎可以说是一时脑热的想法。
凌逸企图用这个称呼来唤http://www•hetushu•com起月醒的回忆,哪怕是一点儿也好,然而结果却让他失望了,因为月醒根本没有因此产生一瞬的惊醒。
“不,我认为有必要。”
说完,凌逸不等兽王回应,又在丑面巨鸟背上环顾所有正在观望着事态发展的三殿修士感激道:“多谢各位无论在哪一个方面对在下的照料,也感谢各位对凌某一直以来的信任,今日,便请各位再信凌某一次,信我的醒儿一次,放心,不论结果如何,仙郡必存,魔郡征讨之策必败!”
全场数百万双眼睛死死盯着凌逸接下来的动作,因为不管他接下来是反悔还是继续与苍弘文实行这个无理约定都将左右大局的变动,换言之,整个场面如今全部都被凌逸一人拿捏在手里,他说谁生,谁就生,他让谁死,谁活不了。
说完这句,凌逸纵身一跃腾空飞上丑面巨鸟,然后伸手就要把月醒揽入怀里抱下去,谁知月醒却是因为看到这个让她先m.hetushu.com前有些温暖之意如今却被陌生之感充斥头脑的情绪一把拍开了他的手,接着连忙后退,发现退无可退后才是往巨鸟下方惊惧的看了一眼,随即回过头来对凌逸惊道:“别过来!”
“兽王前辈,多谢您的提醒,也很感激你能不顾自己未来的成仙之路对晚辈说出这么一番话,在此晚辈有什么话也不瞒着您了,其实宝魔之事兽王前辈您也猜得到,那本就是晚辈拉出来的一个引子,压根儿不是苍弘文的计划。”
凌逸见月醒眼神中满是对自己的陌生神色,心脏犹如万针穿刺般疼痛,且面对魔郡郡王都不曾泛起半点心理涟漪的他此时也是真正害怕起来,他怕自己会在今天之后,彻底失去他的醒儿。
而身处战场之中的袁镇、林宁以及佛殿及其周遭六方势力修士此刻也是知晓了那个征服他们的“高天”就是当下的这个凌逸,众人通过先前凌逸与苍弘文的那一番交谈也是明白了如今事情大致发展到了m.hetushu•com什么样子,包括袁镇这个念着柳师妹,对凌逸又纳爱妾产生不满情绪的旧人也是充满担忧之情,他怕的是万一凌逸死了,他的柳师妹会伤心,会想不开。
凌逸朝着兽王会心一笑,露出一个两人都懂的神情,继而又道:“当下既然前辈您把小子当朋友,那朋友之间自是应当竭力相助,可是在此小子还是要说一句实话,这一次的赌约,小子因为兽王前辈您而与苍弘文赌的成分很少,主要还是,我想看看她是否真的爱我。”
离二人最近的兽王见得此幕,连忙上前两步按住就要抑制不住自身情绪的凌逸,沉声说道:“凌逸小友,你打败苍弘文已经算是给予我们兽族足够大的恩德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答应那厮这般无理的条件,元力被禁终会找到办法,而且凭你的实力、潜力做到这一点也定然不会太久,至于这位月醒姑娘失去记忆也无妨,待得将苍弘文灭杀,遣散他手下魔修势力,你大可找个没人打扰的http://www.hetushu.com地方跟月醒姑娘重新开始,一切都不晚不是么?”
袁镇想不通,心生担忧之余也是自知凭他的实力眼下只有静观其变,并无参与其中的资本。
听完兽王的话,其实头脑依旧保持着清晰的凌逸也明白这方法乃是当下最为妥当的方法,可在他内心深处却有着那么一股子倔强与执拗,他很想抓住这个机会,看看他与她到底是否怀着真爱。
“或许日久生情才是爱,或许相濡以沫才是爱,又或许青梅竹马才是爱……既然那么多或许,为什么冥冥注定就不是爱呢?我不信天,更不信命,却不得不在偶尔时借用这苍天的幌子来安慰自己些什么,因此兽王前辈您不必再劝。”
听得血菱的呼喝还有众多兄弟姐妹的奉劝声,凌逸低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目光坚定的看向那站在丑面鸟兽背部、仍旧不知道现在正发生着什么却明显有些恐惧之色的月醒,举手示意众人噤声,随即满目含情的看着月醒柔声道:“都别太大声,她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