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章 苍弘文,败!

凌逸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任何一种情绪,只是身上那阵阵无形的杀气却是半点没有减少,不过月醒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这种杀气有什么可怕之处,脸上惊容不显,反而平添出一抹沉醉坚定之色。
这句话是当初在清剿从赵家如今被困在血殿城中的洗刷罪责的赵家三兄弟口中所知,除了赵家之外,有炎罗门等四方势力与魔郡魔修勾结之事后,凌逸带着月醒支援三殿修士清剿叛徒势力前所言。
后来在被苍弘文捉住,并且被告知会以丹药之力消除她所有记忆的时候,她真的害怕了,怕自己会忘记凌逸,忘记这个她深爱也是唯爱的男人。
凌逸也不知道现在说些什么来安慰月醒比较好了,只能用手轻轻抚着她的玉背,将自己掌心的温度传递到月醒心里。
“哈哈哈……”
月醒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凌逸狠狠的把她揉在了怀里,这一刻,他不想去想任何人任何事,只想让自己这个傻丫http://m.hetushu.com头感受到自己的气息、自己的温度,告诉她,我永远不会不要她,也永远不会背弃她。
依旧是那副胜券在握,几乎很难产生暴躁脾性的姿态,这种感觉让苍弘文十分不舒服,却是从头至尾都无可奈何。
“我带你去杀人。”
冷冷瞥了苍弘文一眼,凌逸眼神中所含神采瞬间变化,这一时刻,他仿佛再度回到了那个一人灭一门的杀人狂魔,身上煞气也是骤然突起将其整个身体包裹在内,在场包括苍弘文本人都十分不理解凌逸此刻的做法,你身为一个要与心爱之人表述衷情的男人,在女人面前展露杀气,别说让月醒回心转意,她不被你吓哭便是好事了!
凌逸淡然相望,回应道:“如何?”
凌逸伸手一接,便是把那漆黑钥匙还有玉笺抓在了手里,他不怕这两者之上有什么隐藏的玄机会害他,因为从苍弘文的目光里,凌逸能够猜出接下和_图_书来即将发生的事。
每日每夜,月醒没有一分一秒是不在等候凌逸归来的,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努力把凌逸留在身边,元力无法使用没关系,她只要他!
“我便带你去杀人。”
然而凌逸却丝毫不以为然,转身看向自己的宝贝醒儿,双眼与那一对碧波荡漾的美眸对上,两人在这一刻仿佛从这方空间消失了一般,来到了一处世外桃源,无人多说一言,也无人扰动这一份清宁。
笑着笑着,吼着吼着,苍弘文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死死盯着他,盯着这一成者王侯败者寇的一幕。
苍弘文简简单单,没有跟凌逸发什么牢骚,说什么不甘的话,甩手扔出一把散布着漆黑魔光的钥匙还有一枚玉笺说道。
苍弘文俨然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脑海中翻涌着各种凌逸要述说出来让月醒把心思放到他身上的情话,可是每一种情话在他念及那丹药之效无往不利的时候都会暗暗予和-图-书以否定,谁都不会相信,主观的情愫能够击败客观的定局。
“你赢了,这便是你想要的东西!”
还不及两人说太多的话,一声长笑便是打断了这温情的氛围。
好在凌逸在双方见面之时说了一句“我之爱妻”,在众人面前承认了月醒的身份,这一点除了带给月醒浓浓的喜悦幸福之感外,也是让凌逸的形象在她脑子里再度加深了一分,如此这般,再有着后面这种种纠集,才是让月醒在那股丹药之力下反客为主,强行把自己的记忆拉扯回来。
这阵狂笑立即把所有放在凌逸、月醒这一对道侣身上的目光引了过去,众人只见那笑声声源处,苍弘文本来用簪子束好的乌黑长发忽然散落开来,在高空清风的吹拂下飘荡着,那脸上天生贵族的优雅淡然之色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自嘲之意以及不甘之情。
“败了啊……”
“凌逸!”
这句话听起来充满杀气,也与情人之间交流的和*图*书方式大相径庭,但却是凌逸跟月醒最早最单纯的交集言辞,那时月醒听了凌逸这句话,便是暗暗决定,如果此生再也无法恢复元力,不能陪他杀人,那便在他身边陪着,看他杀人!
简单直白的一句话,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一句话,这句话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没有什么情情爱爱,不仅直接,而且透露着完全不适合男女之间促进感情的语调,苍弘文听完便欲大笑凌逸愚蠢,然而就在他看到月醒眼神由涣散逐渐恢复集中,并且隐隐有泪水浮现时,他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醒儿。”
“乖,醒儿乖,别哭,夫君在这呢。”
“我苍弘文败了,我苍弘文居然败了!彻彻底底的败了!”
待得凌逸的身姿在月醒眼中凝实,后者便是再也压制不住芳心的激荡和满腹的委屈,重要的还是她那亦是师尊亦是姐妹的月苑莹离开后,她便是再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在月苑莹渡劫飞升,告诉她努力活下去,早日m.hetushu.com跟凌逸来灵界寻她之时,月醒的心理堡垒便是彻底轰塌了。
少顷过后,苍弘文的声音逐渐趋于无,接着猛然抬起他刚刚低下的脑袋朝向凌逸、月醒这边突然吼道。
“带我去杀人……”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句话让月醒姑娘跟你走。”
两人如此对视了一番,月醒盯着凌逸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容眼睛一眨不眨,脑子里还是疯狂的涌入一些零星片段,而眼前凌逸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也是逐渐让她的眼神迷离起来,她觉得这个男人好熟悉好熟悉,而且那种安全感让她很舒服,像是久经酷寒突遇温暖阳光,将身心全部融化了进去。
“这一次战事已定,等下次,再见到坏人。”
“夫君……你终于回来了……醒儿想你……”
于是,在凌逸气息、容貌逐渐挤入月醒身心的这一刻,加上有这么一句话作辅,以往的记忆便是犹如困在牢笼里的凶兽一般,将那层层枷锁撞碎,一股脑的充斥在月醒脑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