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二章 赵耳须死

不管怎样,凌逸和月醒已经安然呆在了一起,苍弘文悄然的自爆结束,天空上一切归于平淡,天空因为之前数百万各种品阶修士施展法术造成的法术异象已然开始消散,晴朗的天空再度显现,微风依旧轻拂着每一个人的面庞,一些低级鸟兽也开始重新在高空中来往飞行,之前发生的种种仿佛都未曾出现过,一切如常。
“醒儿乖,夫君先解决一下后事,稍后我们再说。”
“醒儿,你再说一遍,什么累赘?!”听完月醒的话,凌逸脸上顿时浮现一抹不悦之色,有些愠怒道。
“嗯,醒儿以后会乖的,也会保护好自己,不会成为夫君的累赘。”
“嗯?”
云羽说完这一席虚伪至极的话,手持血刺灵锤的血痴面色难得的露出了一抹不是慵懒之色的神情,那便是冷漠不屑之色。
笑着摇了摇头,待得凌逸把头扭过来的时候,陡然将以浊元力操控着飘荡在他身边不远处的那血袍招http://www•hetushu•com了过来,随之将其朝天空一抛,弹指放出一颗火星,火星碰触血袍瞬间化作熊熊大火把血袍淹没,这一刻,凌逸眼中满是忧伤之色,轻声喃喃道:“雪儿妹妹,凌逸哥哥立好了标识,如果你等不及凌逸哥哥去接你,那就望着这个,找回家来。”
月醒的那句“夫君,醒儿没被他碰过的,你要相信醒儿。”其实是凌逸十分想要知道的答案,不过之前这种想法还算强烈,可当他深为月醒所感动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在乎了,如今危难已过,他这心思自然是不免缠绕心中,驱之不散。
月醒要做的就是让自己这份爱情里面没有秘密,足够透明,让彼此之间不留一丝芥蒂。
尤其是在这充满尔虞我诈、自私自利、杀人屠戮之事屡见不鲜的地方,这一点似乎完全不值得重视的杂质极其有可能会是致命一击。
修真界就是这样,修士斗法来和_图_书去如同风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而且基本上留不下什么太过显眼的影响,两郡之战就此告一段落,三殿修士无论职位高低,在凌逸和月醒相拥在一起的瞬间同时爆发出阵阵狂喜的叫喊,而那些魔修战士们则一个个耸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还有一些,则是眼珠子乱转,思索着接下来的去路。
月醒不作言语,把头深深埋在凌逸的胸膛里,呼吸着这久违的温暖气息,这个胸膛,才是她最安全的港湾,呆在这里,就像是呆在家中,充满幸福与温馨。
最后一句话落地,凌逸说的铿锵有力,体外威压也是再度一震,使得在场魔修无一人敢说半个“不”字,也没有人心里怀有什么侥幸心理,苍弘文在他们眼里已然算是神一般的存在,而击败了神的人又该如何称呼?!
“嗯,好。”
这种思想也很正确,两个人的感情一旦有了杂质,那么这一点点不干净的东西,很有可能在以后的www.hetushu.com日子里爆发难以想象的灾难。
话音落下,血痴、月璐分别以血、月两殿最高权力者再度重申了一遍凌逸的号令,两殿修士齐齐应允,唯独云殿修士一个个傻站在原地瞧向眼神中躲躲闪闪的云羽,似是在等候云羽下令。
为首的,便是那叛徒赵耳。
望着在场魔修的反应,凌逸心中默默点头,继而就把目光放在三殿修士以及余下的四万余名兽族强者们发令道:“所有三殿之人听令,分列成队,每队带一名带一名魔修大人前往仙郡各处帮助正在抵抗魔修入侵的仙修势力,所有魔修如有不降或者反抗者,杀无赦!”
说完,凌逸也不拖拉,把目光收回,浑身散发出他那凡界之皇的霸道气势,狂暴的威压刹那将这片空间淹没,惊得那些魔修战士一个个站立不稳,仅露在外的眸子闪烁着惊惧色彩。
“所有魔郡魔修听着,尔等今日之罪本不可饶恕,但凌某不愿徒增杀戮,而且你们也是为和_图_书了他人卖命,算不得罪大恶极,从今日起,尔等退回魔郡好生修炼,苍弘文的势力就此解散,尔等是以散修的身份修炼还是自行组建势力凌某不管,不过有一点你们要记住,魔郡怒兽峡谷周边,有一个姓徐的宗族,徐家族人谁若敢动一根毫毛,凌某保证,上天入地,也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没有一个人不明白如今凡界之中,违背眼前这个银发白袍青年意愿后的下场是什么,所以在凌逸说完后,全场静默,算是承认了凌逸的言辞。
凌逸轻轻抚着怀中佳人的及腰长发,同样把头埋在这一头黑密长发中,嗅着她的发香,用力抱紧她,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也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对这个姑娘好,好一辈子。
月醒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得凌逸思维瞬间一滞,随即想到这句言辞隐藏在内的涵义,凌逸忍不住一把将月醒揽入怀中,柔声说道:“我的傻丫头,以后不许再hetushu.com这般让人担心了知道么,只要你能够活着呆在夫君面前,其他的都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感受到全场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这里,云羽微微一笑,回首望向云殿修士摆手示意道:“大事明朗,在凌逸小友的帮助下使得我仙郡无忧,如今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云殿弟子听令,与血、月两殿同僚一同去剿灭残余那些顽固不化的魔修,还我仙郡一片清明!”
当然,如果月醒自己不说的话,凌逸是肯定不会多问的,毕竟这种话一问出来容易伤及人心,好在月醒足够体贴,知道凌逸想要知道些什么,自己主动把话说明白,其实即便她不懂凌逸的心思,也会老老实实把真相表明,至于凌逸事后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待她,又或者会不会直接抛弃她,她都无法左右。
凌逸轻轻把月醒拉出怀抱,然后抬起双手捧着她那张绝世容颜宠溺的说了一句,看到凌逸直勾勾盯着自己,月醒不禁俏脸一红,把头偏开一些小声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