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八章 一起喝杯茶如何?

像鹤飞这种明明是破坏了规矩还想着尽量保全自己颜面的人,青绝是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是亦灵有错在先?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在场有诸多兽族同僚,也有不少比着两名小辈境界高的长者,凭良心说一句话,你那儿子和亦灵到底是谁先动了杀意,难道以为在场众人都是瞎子,一个都看不出来么?!”
青绝闻言,显然不愿意把这一篇翻过去,开始鹤飞带着丹鹤族族人来闹场就已经是让他们这些青龙族族人觉得丢了老祖宗颜面了,若不是当下青龙族情况不是很好,他们别说会不会答应这一战,估计丹鹤族就连过来找他们都绝对不敢来找!
这一战结束后,到底是哪个家族涨了气势不用旁人说鹤飞也明白,虽说心里有着很大的不甘心,对鹤之骞还有自家那“十三弟”的提议有着悔意和怒气,但他毕竟是鹤之骞的亲爹,鹤之骞又是他的独子,如果因为强行给丹鹤族保留一些颜面而让鹤之骞继续跟凌逸hetushu.com比斗,说不定最后鹤之骞就得落个重伤乃至于死亡的下场。
想起开始之时他替鹤之骞表露意愿向青龙族发起挑战,想要借助凌逸的手来为丹鹤族助涨气势,谁知最后却是闹了个自己破坏小辈比斗规矩、而自己儿子又明明状态尚可却无心再战的结局。
“青绝兄这话说的可就有些不对了,就算刚才我出手意图有些不太符合我这前辈的身份,可那也是亦灵有意伤我儿性命在先,这也就是我出手快了些,否则骞儿的性命就已经交代了,难道之前我们没有说此战乃是切磋,而不准伤及彼此性命么?!”
瞧着青绝这坚决不让步的态度,鹤飞对于亦灵在青龙族“地位很高”的猜测再度证实之余,却是不禁头疼起来,看他现在好似一副谁也不怕,据理力争到底的样子,可鹤飞心里明白,假如真这么闹下去,不仅丹鹤族威名得彻底栽在这儿,说不定还得把他们这一行人的性命留下几http://m•hetushu•com个在青龙族手里。
青绝本想着鹤飞道个歉,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反正凌逸带给他们的惊喜让他们心中愉悦非常,青龙族保全了面子,还在丹鹤族身上出了气,哪知对方胡搅蛮缠,不仅不肯道歉还把屎盆子都扣在了凌逸头上,刚刚成为青龙族的大功臣,奖赏给不给另说,起码眼前这个情况青绝若是不给凌逸一个满意的答复,别说青龙族众人都过意不去,他自己心里就过不去这个坎!
好不容易丹鹤族才在兽界展露出头角来,要是被其他兽族看不起,日后想要挤进十大家族的地位,占取兽界更多的地盘和修炼资源,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幸甚,就在局面化解不开,在场诸多看热闹的兽族之人逐渐开始指指点点议论起来时,凌逸绕过青绝,与之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继而看向鹤飞道:“鹤飞伯伯,今日之事我与之骞兄都有错,所幸谁也没受到伤害,比斗见证我二人建立朋友关系和_图_书的事情已经做足了,所以不如就这么算了吧,鹤飞伯伯若是有空,不如我们去一块喝杯茶如何?”
“别的意思没有?哼!你若是别的意思没有,为何方才出手在破了亦灵法术后,还要让自己的丹鹤法相朝他攻击而来?!”
也就是说,凌逸在这一战中,完全有了彻底灭杀鹤之骞的机会,这也就是建立了前提,表明了凌逸和鹤之骞只是比斗切磋,如果放在外面周围没有那么多两族长辈看护,别管你们二人谁在实力上更加占便宜一些,也别管在比斗过程中谁出手阴毒,在修真界里,人们不会在乎过程如何,他们只看重结果。
至于凌逸到底有多强大,鹤飞虽然还不清楚,但是他明白的一点就是,凌逸的名号从来没有再青龙族传出来过,显然凌逸和其青玄、青煜这两个台面上的族兄地位不一样,但实力确实隐藏的极深,这就好比是青龙族在玩一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阴谋,想要不仅仅在明处玩一场大戏码,就连暗处也是做m•hetushu.com足了准备,就等着有心之人往青龙族准备好的圈子里面套了。
心中憋屈已经足够多了,凌逸为了保全青龙族颜面而选择应战,这是青龙族众人最后的底线,虽说凌逸在他们看来很有可能会输,但起码那也算是青龙族把姿态做足了,好不容易最后凌逸来了个绝地大反击,先别说这最后是不是凌逸凭真本事完完全全赢了鹤之骞,反正人们只知道的是,要不是刚才鹤飞出手,鹤之骞就已经半只脚踏上黄泉路了,而且后面剩下的半只脚多半是收不回来。
简单与自己的儿子鹤之骞神识交流一番,鹤飞居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往日骄傲无比的儿子居然退却了,而且说得有理有据,让他这个当爹的也是无力反驳,并且假如鹤之骞所说一切都是真的话,鹤飞觉得此战也不是没有所得,起码青龙族年轻一辈之中除了青玄、青煜两个值得重点注意的年轻翘楚之外,他还了解到了“青亦灵”这个隐藏在青龙族多年的强大后生。
显然,听完青绝之言,和_图_书鹤飞的脸色就已是再也无法强颜欢笑,虽然不至于狠色满满,却也是变得冷冽下来。
鹤飞也是破罐子破摔,反正一口就是咬定是凌逸的不对,丹鹤族因为鹤之骞这依仗着境界高的优势而落败已经够丢人了,假若他还不努力挽回一些局面,今日离开之时,他们这一行人中所有丹鹤族族人的老脸都没地方摆了,只能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成者王侯,败者为寇!
与其香火断绝,还不如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神识快速与鹤之骞交流一番,明白了后者的意思后,鹤飞才是转过头来定了定心神,同时强压下去心中所有不愉快的情绪,与青绝笑着抱拳道:“青绝兄所言实在是太重了,小弟哪里能忘记青绝兄年轻时的风采呢,至于刚才那番举止,我也是看到亦灵侄儿出手可能稍微有些没轻没重了些,而小儿又是因为看在亦灵侄儿境界比他低的情况下有些大意,故而才导致小儿差点被亦灵侄儿所伤,我心急之下,唯有出手相救,却是一点别的意思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