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章 初露锋芒

“你……无耻……”
“砰,砰,砰。”
“是你这小兔崽子带的人!我怎么就把你忘了。”
晏敏霞吐尽最后一口气大吼了一声,倒在了晏玉婷的怀里。
晏敏霞有气无力的说完,脸上的血色也褪了下去,神情都开始恍惚起来。
“废话少说,你的下人是我派人绑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只是我的妹妹年幼,还请你饶过她,不然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唤你进来。”
乔志清吩咐李济世出了船舱,看着晏玉婷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晏寨主此话差矣,若是没有我,你现在早就是刀下之鬼了,是我家少爷心疼你,才带着人过来救你的。”
昏暗的灯光下,晏敏霞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显得很是娇柔。乔志清拿出剪刀把她的外裙剪开,用纱巾沾了点山西的汾酒在伤口处擦洗了一遍。
闻着空气中的硝烟味,乔志清的嘴角不自觉的朝上抽动了一下,刚才指挥镖师们组成三排枪阵,第一排开火,第二排准备,第三排换弹,靠着三排人上下交换,弥补换弹的时间差,造成无间隙的射击。
“这个自然,只是晏寨主伤势的很重啊?”
“第一排开火!”
“不用你管,既然你们是来帮忙的,还请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不需要你们……”
对这群来历不明的人不知是感激还是愤恨,虽说他们救了自己一命,但却打死了这么多哥老会里的兄弟,一时间晏敏霞的心里乱作一团,在晏玉婷的搀扶下倚着关老爷的供桌坐了下来。
“我看谁敢投降?”
众人上了货船,乔志清连忙安排随行的郎中给和*图*书晏敏霞救治,船行开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
“大哥,我们还是先逃吧,等有机会再找那小子报仇。”
“砰”的一声,大殿的门被狠狠踹开,里面的人惊了一跳,全都恐惧的看着门口。
由于弓箭手拉弓放缓了速度,倒是被镖师的洋枪打死了大半,冲到一百步时,蔡元隆一方死的死,逃的逃,幸存的只剩下五十多人,而乔志清一方却无一人伤亡。
乔志清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下,继续下令射击。
“无耻小儿。”
乔志清心里咯噔一响。
十几个端着洋枪的镖师率先闯了进来,乔志清和马荀紧随其后。
恩菲尔步枪的威力非常大,射程可以达到八九百米,而且装弹非常方便,发射药和弹丸可以一体化装填,一分钟内可以发几弹,君山寨的贼寇在经过几轮的冲击之后,已经伤亡大半,但还是冲不到弓箭的射程之内,蔡元隆气的直跺脚骂娘。
那光滑的皮肤逐渐显露,乔志清坏笑了下,有意无意的放慢速度,本来一分钟就做成的事情偏偏做了半个时辰。
“妈的,找机会就把这猪尾巴给剪了。”
乔志清也没再下令开枪,毕竟他们都是反抗清廷的义士,乔志清在心里对他们还是很敬重的,只是乱世必须要用重典,只能以杀止杀。
晏玉婷瞪了乔志清半晌,看着虚弱的姐姐,忍不住点了点头。
郎中姓李,名济世。据说是李时珍的后裔,读过几年的私塾,说话总是文绉绉的。
“来者何人?我蔡元隆与你们究竟有何冤仇?”
蔡元隆脸上的青筋曝露,声嘶力竭的对乔志清大喊道。
“姐姐,http://www.hetushu.com你说外面的那些人不会杀了我们吧?我还不想死呢。”
蔡元隆手持盾牌遮掩,竟毫发无损的带着八九十人朝前继续冲进。
乔志清打量了下晏敏霞,只见她冰雪肌肤,芙蓉模样,玉手纤纤,单持长枪,很是英姿飒爽,让见惯了现代美女的乔志清也禁不住心里一动。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一下,问晏玉婷道,“小妹妹,你姐姐伤的这么重,大哥哥给她找郎中看病怎么样?”
乔志清暗骂了一声,吩咐马荀给前方的贼寇大声的喊话,让众人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马荀和王树茂护卫在乔志清的左右,看着遍地的尸体,马荀也终于忍不住询问着乔志清。
震耳的枪声又密集的回荡在君山顶上。
晏敏霞大腿中刀,鲜血已留了一地,强撑到现在就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妹妹,事到如今只能听天由命,无奈的抚摸着晏玉婷的头发不觉眼泪直流。
乔志清冷笑一声,习惯性的撩拨了下额上的刘海,这才发现头上早已剃光,留作了鞭子。
“东家,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她是不是没救了?”
“哈哈,晏寨主,我们又见面了。”
乔志清轻笑了一声,对马荀呵斥了一句。
乔志清叹了口气,也不多言,让晏玉婷也出了船舱。
“算了吧,你带一半的兄弟打扫战场,山上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忙了这么时间也该收点工钱。马荀,你带一半人跟我去大殿里会会那个抓你的小娘们。”
蔡元隆大骂了一声,手持大刀盾牌,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王树茂仍旧是一脸冷淡http://www.hetushu.com的看着前面,眼睛坚毅的眯成一道细缝。
众人听到蔡元隆的命令,急忙握紧了手中的刀枪退到了蔡元隆的身后。
晏敏霞狠狠的骂了一句,手中捏紧了长枪刚站起身子,却忍不住吐出血来。
大殿的五六个伤残的贼寇看乔志清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乔志清看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有为难他们,让马荀没人散发了银两,打发下山去了。
王树茂小心的询问了一句,刚才乔志清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让行走江湖多年的王树茂也止不住打了个寒战,心里对他不觉又敬畏几分。
马荀张着嘴大乐了一声,轻浮的对晏敏霞行了一礼。
“好嘞!”
“第一排,开火。”
广场对面蔡元隆率领的人马还没跨出十步便倒下了二十多人。
“晏寨主放心,在下山西商人乔志清。我们不是贼寇,不会伤害你们性命的,只是久仰晏寨主大名,路见不平拔刀相救的。”
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又有十几个老弟兄倒地,蔡元隆的神经终于达到了极限,大声的对众人吩咐了一声。
郎中用银针封住了晏敏霞腿上的几个穴位,轻轻的把乔志清拉到了一边。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朝乔志清蜂拥而来的一群贼寇在两百步外便倒下了大半,残余的一百多人被枪声吓破了胆子,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动弹。
“东家,追还是不追?”
乔志清单手持剑对准前方的贼寇大声的下令。
“撤”
乔志清一笑,吩咐人把晏敏霞抬下了山去,晏玉婷倒没有那么大的敌意,毕竟是读过书的女子,对乔志清款款行了一礼,守在姐姐身边跟乔志清下了山去。和图书
“岂有此理,无耻小辈!兄弟们,跟我冲啊!杀了此人,我重重有商。”
马荀又信口开河的调戏了晏敏霞几句。
“三少爷,还要不要继续射击?贼寇已经死伤上百了!”
马荀咧着嘴俯身退到乔志清身后。
蔡元隆在三十多弓箭手的护卫下从大殿走了出来,眯着眼看着对面的乔志清。
李济世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尴尬的回道,“东家有所不知,这位小姐的伤口在大腿的私密部位,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我断然是不能做的。”
这种阵法是当时英法列强常用的枪阵,但是对于刚接触洋枪的镖师来说,却是充满了新奇。
“放箭。”
晏玉婷说着就哭了起来,她自小身体羸弱,不似姐姐那般英武,但出落的很是水灵,人见犹怜。
百余名还在死撑的贼寇刚想放下刀枪,这时从身后的大殿传来一阵的嘶吼声。
众人一听命令终于停下了脚步,朝身后四散逃离而去。
乔志清狡黠的笑了一声,这些贼寇信奉的是大口吃肉大秤分金的强盗守则,山上的金银珠宝一定不少,正好给自己扩充军备。
大殿中的三十几个人对刚才广场的枪战看的是清清楚楚,除了五六个老弱伤残,还有晏敏霞的妹妹晏玉婷,其余能走能动的全都趁乱逃脱了。
向前冲进了六十步的时候,蔡元隆终于忍不住咬着牙大声的对弓箭手命令道。
乔志清有些着急,话不觉重了三分。
乔志清愣了下神,也尴尬的愣了一下,全船只有晏玉婷一个女人,只能让她代做才可。
“砰,砰,砰”
“你不配知道,快让你的放下武器,不然格杀勿论。”
顿时一波箭雨袭来,但和图书由于距离较远,射出的箭雨已是强弩之末,距离乔志清还有二十步的距离便纷纷落了下来。
乔志清冷笑一声,又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非也,非也,此女脉相平稳,只是受了点外伤,失血过多而已。老夫已止住她的穴位,现在只需要在伤口处外敷上金疮药就可以了。”
晏敏霞的小脸涨的通红,杏眼圆睁的看着马荀。
王树茂收获颇丰,在山上竟寻出十几箱的金银珠宝,粗略算来足有五六万白银之多。
完成了几轮的射击之后,镖师们的情况却不太乐观,他们常年走镖,虽说是也见过刀光剑影的场面,但无非是逼不得已下的自卫反击,但现在却是让他们赤裸裸的杀人,一轮枪击过后,看着满地的尸体,有些镖师的手指都开始颤抖起来。
“那你还不赶紧敷药?”
马荀一听要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兴奋的叫了出来。王树茂还是不急不慢的带着二十多个镖师在山上的房屋中四处搜寻了起来。
此时从蔡元隆的后面跑上来一位白面书生打扮的年轻人,对着蔡元隆大声的劝阻。
乔志清傲慢的看着蔡元隆回了一句。
晏玉婷的粉额微皱了一下,极力摇头反对,眼里竟急出了泪水,哭诉道,“乔公子莫怪,我自小见不得血,沾血便晕,所以还得劳烦乔公子大驾。”
“不得对晏寨主无礼。”
蔡元隆看着不断倒地的老弟兄,不由的急出了眼泪。
护卫在蔡元隆身边的三十多个弓箭手边冲边满弓放箭,这些弓箭手跟随着蔡元隆南征北战,也见识过清军的洋枪洋炮,倒也没有惧怕。
乔志清满脸堆笑,好像真的是来救人的一般,惹的马荀暗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