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章 牛皮糖

“以前我中了伤寒,姐姐也是这么抱我的,就是她没有你的力气大。”
乔志清也吩咐众人做好了准备,全部子弹上膛,围着货船一周,分两排防守妥当。
顾云飞竟少有傲气的低下了头,红着脸回道,“敏霞,来日方长,我们今天先饶那小子一命,江面上的围堵的小船,都是我布的疑兵之计而已,那上面放的都是草人。”
中年人恢复了沉稳的表情,抱拳道,“乔公子,你们昨日带走了君山寨的晏寨主,我此行是来专门接她回家的,还请乔公子高抬贵手,莫要强留,不然,洪湖的鱼可要有荤腥吃了。”
“胡说些什么,父母的大仇未报,我们怎么能贪图安逸呢。”
“奶奶的,这些长毛贼跟苍蝇一样,走到哪里都能碰上他们。东家,开枪吧,再走就到弓箭的射程内了。”
晏玉婷抽泣着看着姐姐,身子往后退了一步,把吊索拉上了货船。
乔志清莫名其妙的却大笑了起来,眼睛中竟憋出了眼泪,对着湖面大声的嘶喊道,“臭婆娘,保护好自己,我们来日再见。”
晏玉婷不知所问的看着乔志清,眼睛里满是期待。
“小婷,你做什么?”
那火光越靠越近,在一百米的局里四散而开,看那灯光的数量,足有五十多条小船围在四周。
“那大哥这是何意?”
“多谢乔兄弟的搭救之恩,有机会再见,我定会和你痛饮一番。”
晏玉婷回头张望了下,迟迟不肯下船。
乔志清在船头上着急大喊。
“你傻笑和-图-书什么呢?”
晏玉婷轻轻一笑,“我第一次见你就感觉你是个好人,姐姐总是喜欢打打杀杀的,我不想拖累她,所以就把这个麻烦交给你喽。我就是扬州的牛皮糖,你沾上了想甩也甩不掉。”
天色大亮,太阳紧贴着湖面从东边升了起来,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清楚起来。
晏敏霞欢喜的摇了摇头,也有些羞涩的垂下了头。
乔志清心里暗惊了下,他说的若是真的,自己那时中枪后恐怕真的见龙王爷了。
王树茂拎着大刀走到了船头,警惕的环顾着湖面。
“未婚夫?”
晏敏霞呆愣的坐在了船上,一言不发,呆呆的看着越来越远的货船,想到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妹妹一面,又簌簌的抹起泪来。
乔志清日夜不停的守在她身边照看着,恨不能自己得了这病,替她遭这份罪。清朝的时候感冒还是一种挺严重的病症,要是放在自己那个时代,一片感冒药吃下去,病便去了一半,想到这里,乔志清心里暗暗下定了主意,等一稳定下来,便把专治感冒的西药厂建起来。
乔志清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声招呼,那中年人换了身秀才的打扮,倒显得十分的英俊魁梧,比起乔志清来健壮了许多。
晏敏霞狠狠训斥了妹妹一句,晏玉婷红着脸垂下了头。
“明白。”
乔志清推脱着想要离开。
中年人也目光锐利的瞪着乔志清,右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刀柄。
乔志清站起了身子,看着她娇弱的模样,终于心疼和-图-书的紧紧的把她抱了起来。
“我们还是快走吧,天一亮大家都走不了了。”
“他奶奶的都不让老子睡个好觉。”
“姐姐,我们留下来好不好?我不想再看你杀人。”
“乔公子是不同意了?”
乔志清顿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乱如麻,好似被别人夺了心爱的物件一般。
“不要开枪,放它过来。”
晏敏霞一激动,腿上的伤口又泛起疼来,忍不住坐到了船上。
晏敏霞嘴角蠕动了一下,竟簌簌的落下了泪来。
那中年汉子顺着货船扔下的吊索爬了上来,看着乔志清豪迈的笑了起来,倒像是老朋友见面一般。
小船上隐约站着两三个手持弓箭的士兵,和货船始终保持一百米的距离,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由于天色较暗,也看不清楚对方的情况。
不出所料,前方的小船也停止了前进,向两边扩散,从中间行过一艘小船,上面高高的举着白旗。
晏玉婷连续服用了三副中药,气色好了很多,终于还是有些疲倦的睁开了双眼,看着乔志清却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晏敏霞娇嗔道,“怎么回事,你好歹也是太平军的旅帅,你的士兵都哪里去了?
“马荀,让所有人注意警戒,有情况。”
顾云飞怯懦回道,“忠王正在集中兵力攻打上海,哪里还有闲兵给我调遣,我今日前来救你也都是犯了军规,临阵脱逃来的。”
王树茂忍不住骂了一句。
“少爷,你就真忍心让晏小姐离开吗?”
“乔大哥,你抱抱我好m•hetushu•com吗?”
中年汉子大笑了一声,摇头道,“乔公子把我当成打家劫舍的强盗了吧,我要是找你寻仇,你们去长沙过橘子洲头的时候就已经见龙王爷了。”
“大哥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不是来找小弟寻仇来了吧?”
“顾云飞,是你吗?”
乔志清神色坚定的点了点头,回道,“你也是,照顾好自己,我们有缘再见。”
在晏敏霞的面前,顾云飞毫无平时的英雄气概。
乔志清急忙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以为这小丫头连脑袋也烧坏了。
晏敏霞点头回道,“当然,他是我的未婚夫顾云飞,我们自小就被长辈们指腹为婚,只是战祸未平,没来得及拜天地而已。”
顾云飞伏在晏敏霞的耳边轻声提醒道。
中年人见晏敏霞出来,脸上竟露出不和年纪的羞涩,连忙把她的身子扶住。
晏敏霞咬着牙点了点头,对着乔志清大声喊道,“乔公子,好好照顾我妹妹,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定饶你不得。”
乔志清眉头紧皱,冷静的分析道,“先不要着急,让船夫停船,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姐姐,我不走了,我不想再跟着你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看得出乔大哥是个正人君子,他会照顾我的。从小到大我都听你的话,你就让我决定一次好吗?”
“乔公子,多谢你昨日的仗义相救,我们志不同道不合,就此别过。”
“那好,你出去吧,我没事的。”
小船远离后,晏敏霞再顾不得矜持,对顾云和图书飞大声嗔怒道,“为什么不带上我妹妹,还有乔志清劫掠了我们君山寨所有的物资,你快下令攻击,把我妹妹和物资抢回来。”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紧盯着中年人,身上止不住的透着杀气。
王树茂发现情况不对,气的大吼了起来。
“这个……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出去了,你好好再休息一会。”
晏敏霞拉着脸在小船上训斥了一句。
小船缓缓划过,船上的人不断的摇晃着白旗,等靠近货船时,一个中年的汉子起身抱拳,大声行礼道,“乔公子一向可好。”
乔志清忍着痛吩咐了一声,让马荀放下了吊索。
乔志清看着王树茂指了指前面的火光。
王树茂咽了口气垂头退下。
“你在威胁我?”
马荀看情况不对,连忙带人把睡梦里的人叫了起来,众人都摸起了身边的长枪在甲板站了起来。
晏玉婷俏皮的用小手不断在乔志清的脸上抚摸着,看着乔志清一个劲的傻笑。
晏玉婷有些失落的把身子侧过了一边。
“敏霞,你没事吧?”
“小婷,快点下来,在犹豫什么呢?”
乔志清大声的命令道。
乔志清定眼看去,正是在益阳放走的那伙太平军,那中年人怕是过来寻仇了,当初真不应该留他活口,乔志清暗暗后悔了下。
王树茂愤愤的骂了一句,握了握手中的钢刀。
乔志清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你那天为什么要留下来?”
乔志清额上的青筋曝露,但还是强颜欢笑的看着顾云飞下船。
“算了,你和-图-书们走吧,乔某本来想让你把伤养好再送你离开,既然你的未婚夫来接你了,乔某也就放心了。”
船行过洪湖,第二日便能顺江直下抵达安庆,湖北境内的太平军基本上已被官军肃清,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除了零星的几个靠水吃饭的小水匪,被乔志清的洋枪队放了两枪就拍屁股溜走了。
晏玉婷羞得满脸张红,一会两人便甜甜的睡了过去。
乔志清看着她满心的不舍,迟迟拿不定主意。
晏玉婷自从离开了姐姐,一直闷闷不乐,在甲板上又吹了点凉风,身子便落下病来,小脸烫的通红,身子却打着寒颤,钻在被窝里不断的说着胡话。
马荀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晏玉婷忽然开口劝起了姐姐,一日的相处,晏玉婷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不想再过那种刀光血影的生活。
晏敏霞款款作了一揖,倒似大家闺秀一般。
“是你?”
这时晏敏霞在妹妹的搀扶下从床舱里走了出来,看着中年人,脸上止不住的露出笑容。
乔志清心里突然泛起酸来,看着晏敏霞问道,“你认识他?”
顾云飞抱拳致谢,又搀扶着晏敏霞的身子下了小船。
“东家,出什么事情了?”
乔志清被她逗的乐了起来,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威胁道,“我要是甩不掉,就把你这牛皮糖给吞进肚子里。”
“东家快看,那些小船上的都是草人。”
“你看前面,不知道多少的船只正在向我们靠近。”
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