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章 抢掠

“清字营”的人马还好说,虽说穿着土到掉渣的黑布褂子,但还算是制服统一,军容整齐。
淮军们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咽在了肚子里,只有乔志清满不在乎,因为一到上海,乔志清就联系上了戈登。
有的将官气不过,看见人满脸讥笑,便想上前抽他一顿,但李鸿章很快下发了军令,要求各营严肃军纪,要是发现胆敢扰民者,杀无赦。
华尔的常胜军是由一批菲律宾水手为骨干,中国人为兵勇组成的雇佣军,受雇于“泰记银号”的经理杨启堂。
因为这是第一次集体行动,所以乔志清格外的重视,命令亲兵营挨个的搜查兵勇们的身上,全营上下竟无一人私藏战利品。
乔志清从各哨中抽选出四十名的精锐兵勇,组成炮兵队,由自己亲自指导训练。凭借自己对火炮的那点认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便让兵勇们熟练掌握了洋炮的发射方法和技巧。唯一遗憾的是由于炮弹太少,没舍得搞一次实弹射击,所有的训练都停留在理论上。
周馥不再多言,作为一个幕僚,只需要提出自己的建议就好,决策权还在主帅。
经过此一战后,大家对乔志清都是感恩戴德,心服口服,谁也没有怨言。
清字营的兵勇们攒足了一身的力气,终于等到发泄的机会,各哨全速开进,跑步进了七宝镇。
因为刚刚拿下城池,怕太平军反攻,所以联军只能坚守城池,等待命令,眼巴巴的看着乔志清离开。
乔志清在甲板上有意观察了江边的布防态hetushu.com势,甚至连堡垒上的将士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一个个全副武装,剑拔弩张,但是就是不敢开枪,上帝的中国儿子不会让子民们,去伤害这些红毛绿眼的洋亲戚。
李鸿章筹集的枪支弹药也很快运来,不过奈何僧多肉少,每个营只下拨了一百多支洋枪,“乔字营”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插班生,反倒成了淮军的精锐。当中最高兴的怕还是淮军的主帅李鸿章,他到上海立足未稳,所有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他太需要一场胜仗来稳住局面,“清字营”就是他手中的王牌。
李鸿章正直用人之际,当下考虑的只是如何打磨出一把好剑。
乔志清满意一笑,让马荀清点了财务,总共所得银两二十五万,当众拿出五万两银子,给全营的兵勇平均散发了下去作为奖赏。众兵勇每人得一百两的奖励,马上从失望便成了兴奋,兴奋的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昨日曾大帅来函,催促我们尽快发兵上海。上海士绅给我们雇佣的火轮船,也将于明日抵达安庆港口,你下去通知各营做好准备,明日我们便发兵上海。”
其余财物,留下十五万两银子充当军费,剩下五万两银子自当奉送给李鸿章大帅。
虽然说抢略城池这种事情没有对错,但毕竟城池是洋人和狗腿子打下来的,好处都归了清字营,怎么着人家心里都有一肚子火气。这时候总得有一个人去调和,不给老大交点保护费是万万不行的,何况这m•hetushu.com个老大目前确实是困难了一些。
常胜军原称作洋枪队,因为两个月前,华尔在广富林、高桥、萧塘的对敌作战中连连得胜,所以被清廷赐名为“常胜军”,华尔也由此扶摇直上,不但被清廷赏赐了四品顶戴,还取了自己的老板杨启堂的女儿杨章妹为妻。常胜军也因此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扩编到了三千人马,全部装备最新式的恩菲尔德步枪,还有二十门不同磅位的野战炮。
“铭字营”就不用提了,和其他各营人马一样,都是粗布短衣的乡下农民打扮,一个个面色枯黄,蓬头垢面,手里拿的全是些老旧的刀枪棍棒,鸟铳抬枪。一时间淮军便成为上海人口中的笑料,没人会相信这帮土老帽能打得过长毛贼,倒是像来上海要饭的。
常胜军和洋鬼子完全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战争还未结束,零星的抵抗还在进行中,众人都还在小心的打扫战场,可刚才还胆小如鼠,畏首畏尾的清字营,如今却拼了命一样往城里冲了进去,而且每人腰上还都绑着个大口袋。
常胜军的老窝就设在今天的松江区,为了断绝常胜军与上海的联系,太平军的主帅李秀成发兵攻占七宝镇,欲意再攻下泗泾镇后,在上海和松江之间打下一颗楔子,与青浦区形成对松江区东西钳制的战略态势。
“清字营”的众兵勇马上扔掉了木棍,全部换装上新式的步枪,一个个跟个暴发户一样,整日里背着洋枪,在其他营的兵勇面前晃来晃去,惹得众兵m.hetushu.com勇干瞪眼却没有办法,恨不能跳槽到“清字营”中。
同治元年四月,在曾国荃率领的湘军沿长江直攻天京后,李鸿章筹建的淮军,共计十六营七千多人,乘坐英国籍的商船,从安庆分七批顺江之下,明目张胆的穿过太平军重兵布防的南京,直达上海。值得一提的是这艘英国商船可不是因为国际友谊免费运送淮军,它可是上海士绅钱鼎铭等人凑了十八万两白银租来的。
“清字营”和“铭字营”,在四月七日第一批抵达上海。上岸后穿过十里洋场,驻扎在城南的徽州会馆。
周馥躬身行礼,小心退出门去。
四月十七日,英法联军、常胜军、清字营汇集了六千人的队伍,分两路东西出击,一路进攻浦西,一路进攻浦东。西路军由华尔指挥,乔志清跟着西路军进攻七宝镇。主攻的任务还是由常胜军和洋鬼子担任,清字营负责在外围防护,洋鬼子们打心眼里没有看得上徽军,只是卖了李鸿章一个面子,并讥笑清字营的兵勇为“黑寡妇”军。
戈登没有让乔志清失望,他把乔志清的安化黑茶转运到英国后,瞬间倾销而空,所得的银两除了给乔志清订购武器,竟还能盈余一千多两。也就说这次买卖戈登白得了百分之六十的利润。
“领命,属下告退。”
战斗刚刚打响,守城的太平军就被常胜军新装备的野战炮轰炸的不知东西南北。联军面对城墙上只装备着冷兵器的太平军,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太平军在伤亡八百余人后m.hetushu.com弃城而逃。
太平军遭到连败以后,便视常胜军为眼中钉肉中刺,总想找机会把这群假洋鬼子给收拾了。
华尔兴奋的对手下的人吩咐着,进城后自由行动,随意抢掠,可是当他们真的踏入七宝镇后,才发现里面已经连一根针都找不见了。
四月十二号,李鸿章的机会终于来了,为了维护英法的在华利益,这些洋鬼子们终于撕下了中立的伪装,决定成立联军,由英国海军上将何伯担任总指挥,肃清上海方圆九十里内的所有太平军。
淮军随即派出“清字营”参加联合行动,配合英法联军,和美国人华尔率领的“常胜军”共同行动。
乔志清也不为难四处逃散的太平军,命令手下严禁开火,炮兵队就地待命,四个哨的步兵加亲卫队只携带枪支弹药,把军粮袋里的干粮统一倒在了一处,腾空袋子,轻装简行,迅速占据城内的各个商铺,当铺,银铺,进行地毯式的搜刮,拿不走的瓷器古董就地销毁,不能把一文钱留给洋鬼子和狗腿子。
王树茂也毫不闲着,带领着各哨的步兵加紧操练,他可没有乔志清那么抠门,每日一次实弹射击,一星期便消耗弹药五千多发,只心疼的乔志清暗暗骂娘。
李鸿章交代一声,埋下头批阅起公文。
乔志清已经在他们入城前进行了一次大扫荡,挨家挨户的搜刮银两和金钱,并搬空了太平军设在东城的银库。
为了与这位财神爷继续保持合作关系,戈登除了按合约交付给乔志清一千把“恩菲尔德”步枪,十万发和_图_书子弹外,还多送了十门前装6磅“阿姆斯特朗”野战炮和一百发炮弹。
兵勇们自从第一天受训开始,吃饭睡觉前都要背诵一遍军规五条,所以谁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虽然有点不舍得,但还是全部交了上去。
回到上海的驻扎地后,乔志清命令众兵勇把所抢的财物统一交公。
众兵勇都是满载而归,哪里塞的都是银两。在炮兵阵地集合后,乔志清下令提前打道回府,让洋鬼子和狗腿子去坚守待命。
乔志清倒不与他们争抢,满脸的不在乎,就是淮湘兵勇平日里就爱挣个面子,受了如此的窝囊气,各个都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
洋鬼子和常胜军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仍是步步为营,按照洋人的步兵操练守则,清理完城外的各个据点后,才准备进城。
“大帅所言极是,属下明白,大帅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属下便退下了。”
联军可不像乔志清那样无组织无纪律,没有接到最高长官的命令,擅自行动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玉山兄,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乔志清天纵英才,又熟悉洋人的排兵布阵之法,乃是我大清未来的希望,我等切不可因为门户之见而断送了人才,就算他日后坐大,也总念老夫的提拔之恩,他要做了山西一党的领袖人物,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坏处。”
乔志清对这次合作很满意,痛快的把另一半茶叶交付给戈登,虽然是卖的贱价了点,但在这时局动荡的环境中,自己算是稳赚了一笔,况且洋枪洋炮这东西不是说有钱就能买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