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章 军法难容

“是,是,是。”
晏敏霞果然停止了哭闹,呆傻的盯着自己的肚子,半天没有言语。
“砰,砰,砰”
在铁甲船上三十门火炮的连番轰炸下,鹤槎山火光四起,石屋尽毁,洋鬼子随即组成枪阵,气势汹汹的朝鹤槎山发起攻击,可太平军却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经过一轮的轰炸竟然还有强大的战斗力,频频用火炮洋枪进行反击。
乔志清轻笑一声,“哪里还有数十万人,曾国荃的湘军已突破天京的外围防线,洪天王已经急招李秀成回援天京,太平军暂时还不会有大的动作。所以,现在我们还需要忍气吞声,一旦李秀成带大军回援,我们就趁机浑水摸鱼,狠狠的教训一下洋鬼子。”
“亲兵营,拖下去,斩。”
乔志清背对着马荀,声音里有些伤感。
晏玉婷这时端着熬好的八宝粥进来,见乔志清和姐姐都拉着脸,也不敢多问,在姐姐的床头坐下来,伺候着姐姐用饭。
乔志清看着众人冷冷的询问道。
“少爷,是咱们兄弟。”
年轻人狠狠的咬了下嘴唇,低吼了一声,端起酒壶一饮而尽。
联军猝不及防,由于枪阵的队形过于密集,朝山顶冲击时,完全暴露在太平军的枪口之下,所以被山上的太平军当做活靶子一样射击。
清字团驻扎的高岗外,一个头戴白巾的年轻人,在六座新树起的坟头前跪了下来,从篮子里取出几样小菜,还有一壶老酒在坟前摆好。
老兵里一个年级稍小点的对着马荀使劲的磕头,哭喊着大声哀求。
“东家,你倒http://m.hetushu.com是说句话啊,鬼子们不过三千多人,我们要是突然袭击,一定会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的。”
帐外传来六声枪响,军营里瞬间安静的只剩下风吹过的声音。
经过两轮的进攻,联军损失严重,华尔的常胜军更是当场阵亡一百多人,炮兵刚刚进入阵地,就被山上的重炮轮番轰炸,二十门野战炮悉数被毁,气的华尔对着鹤槎山顶直骂娘。
“那太平军就不来救援吗?苏州是他们的大本营,昆山和太仓可还有数十万的军马可以调动,他们会眼看着丢掉嘉定城吗?”
联军与清字团共计七千人左右,全部配备洋枪,携带三十门多口径野战炮坐船从水路出发,一个时辰后在靠近鹤槎山时遭遇猛烈炮击,不得已停止前进,决定拔掉鹤槎山据点。
军官们看见乔志清和王树茂过来,急忙喝止了兵勇们的哄闹。
“少爷来给你们送行了,是少爷对不起你们,少爷敬你们一杯。”
“你们怪少爷,少爷心里明白,咱从山西出发时,少爷还对你们的父母保证,要带你们回家的,可是今天少爷却把你们留在了这里。”
鹤槎山高不过三十米,位于南翔镇以北,自南宋韩世忠抗金时便是军事要塞,经过历代的修建,以泥沙夯实,再砌石建屋于上,很是坚固。在山顶共设炮台十座,控制着北进嘉定城的水道。
乔志清紧攥着拳头,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陈三娃,刘盛才,蒋文远,张盛,王二蛋。”
“啊……,我和-图-书来送他们上路,不用你们动手!”
“这是怎么回事?”
嘉定的太平军守军约有一万来人,分散驻扎在城内外的各个据点,并在城南的南翔镇和城东罗店镇设下重兵,共设营垒7座。
“烧杀抢掠者斩,奸淫妇女者斩,临阵退缩者斩,违抗军令者斩,私吞战利者……斩。”
老兵们因为过于紧张,背到最后一条时竟哆嗦的口齿不清,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小村庄里不过百余户人家,洋鬼子们刚刚吃了败仗,像疯狗一样在村里烧杀抢掠。小村里凡是能吃能喝的东西全部被掠夺一空,稍微有反抗能力的人全部枪杀,年轻的女人们被脱光了衣服,集中起来供士兵淫乐,稍有不从者便杀头警告。安静的小村庄一时间被折腾的鸡飞狗跳,哀嚎遍野,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马荀连忙给乔志清跪下身子,大声的求饶,额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
一个时辰后,马荀进了营帐,声音有些嘶哑的问着乔志清,满脸沾满了泪水。
乔志清见晏敏霞稍稍平静了情绪,心乱如麻的出了营帐让王树茂集合了队伍便整兵出发。
“什么是你们?乱说什么,快滚下去。”
有个大胆的兵勇站了出来大声回了一句。
“少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乔志清冷冷的吩咐着。
“少爷,我求求你了,他们都是我们乔家堡带出来的兄弟,要是你杀了他们,我们回去怎么向家乡的父老交代啊。”
乔志清自然是躲在后面看热闹,主攻任务还是由华尔的常胜军和联军http://www.hetushu.com担任,清字团登陆后还是负责外围的防御。因为华尔率领的常胜军与上海的银庄老板们有过协定,凡是拿下一座城池就可以得到从四万五千美元到十三万多美元不等的“赏金”,所以常胜军打起仗来就格外的积极。
“恩,安葬了,你知道他们死的时候告诉我什么吗?他们说让我告诉你,他们不怪你。少爷,他们可是我们的兄弟啊!”
李鸿章为了在上海立稳脚跟,对此战很是放在心上,由于淮军还未整编完毕,所以尽管联军司令何伯口头反对,李鸿章还是指派乔志清配合联军的行动,与联军一道从吴淞江溯流北上直攻嘉定。并指派李恒嵩部(常胜军余部,李恒嵩任指挥官)从陆路佯攻南翔镇,派熊兆周、周士濂(原上海云南防局)佯攻罗店、迷惑和牵制太平军的注意力。
年轻人说着声音就变的哽咽了起来,又端起酒壶大喝了一口。
“少爷,他们几个都是咱乔家的伙计啊,兄弟们出来的久了有点想婆姨了,你别跟他们计较了。”
“东家,就饶了他们这一次吧,他们也不是故意的。”
年轻人端起酒壶大喝了一口。
乔志清的心跌倒了谷底,两个月的苦苦等待,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少爷……”
乔志清刚说完,身旁的一队亲兵便卸了那几个老兵的洋枪,把他们的双手反绑。
王树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乔志清深吸了口气,大吼了一声。
“马荀刚才问我,为什么不放了你们?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有些事情,少hetushu.com爷也决定不了。你们安心上路吧,家里的父母妻儿,少爷不会亏待他们的。下辈子,等天下太平了,少爷给你们当牛做马,还你们这条命。”
月色高悬,乌鹊啼飞。
马荀又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马荀哥,我还不想死,你快给少爷求求情,我娘还等着我回家抱孙子啊。”
王树茂指着地图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马荀刚好赶了过来,对着那几个老兵大声呵斥了一句。
马荀再次哀求了一声,满脸挂满眼泪。
老兵们终于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跪下了身子,求饶道,“少爷,我们都知道错了,您就放过我们吧,兄弟们下次都不敢了。”
马荀哭喊了一声,站起了身子。
乔志清背对着王树茂,面朝着桌子上的作战形势图一言不发。
“王大哥,你过来看一下地图。”
乔志清闭上眼一言不发,转过身子回了营帐。
“我再说一遍,斩,谁要是胆敢再求情,一起问斩。”
这时帐外传来了一阵阵噪杂的哄闹声,乔志清和王树茂忍不住走出营帐,只见军营中不知道从哪里带了十几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全部用绳索捆,满脸惊恐的看着围观的兵勇,像等待被宰杀的小绵羊一样蜷成一团,有几个胆大的老兵已经忍不住抱着女人们白花花的肉体乱摸了起来,不时大声的淫笑着。
“抓起来。”
鉴于目前的形势,联军将官经过商议后停止进攻,从上海调集大吨位的铁甲战船,用大口径火炮对鹤槎山进行轰炸,联军则在山下的村庄里驻扎了下来。
“哦?是这样啊,那刚才都是和_图_书谁碰她们了,站出来给我看看。”
“报告团长,刚才有几个假洋鬼子带她们过来的,说是要犒劳犒劳我们兄弟。”
马荀连答了三个是字,咬着牙出了帐去。
王树茂也带头跪下了身子,围观的兵勇们也跟着跪下身子。
乔志清面色坚毅的又大吼了一声。
王树茂端着望远镜站在高处,把村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满脸愤怒的闯进乔志清的营帐中。
人群往后退了一步,从里面站出来五六个操着山西口音的老兵,红着脸垂着头不敢看乔志清。
“他们都安葬了吗?”
乔志清皮笑肉不笑的皱了下眉头,浑身散发着冷冷的杀意。
“东家,我们跟洋鬼子拼了吧,这群狗娘养的真不是东西。”
马荀连忙转身求情,看着乔志清眼里的寒光,身子也忍不住颤抖了下。
“军规五条,你们背一遍给我听。”
“来不及了,今日联军便要进攻嘉定,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想你冷静的思考一下。”
王树茂在身后着急的直跺脚。
乔志清把王树茂叫到跟前,在地图上比划道,“刚刚收到消息,李恒嵩部已攻下南翔镇,熊兆周、周士濂也拿下了罗店镇,待联军的重型舰船增援到来,攻下鹤槎山直取嘉定城是早晚的事情,我们现在要是和洋鬼子翻脸,马上就能让人给包了饺子,一锅端掉。所以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就算咬碎了牙我们也要吞在肚子里。”
年轻人摆好了六只酒杯,挨个斟满,然后对着墓碑上的名字轻喊了一声。
“你出去吧,给那些女人们发些衣服和银子,让她们逃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