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章 一锅端

太平军的疯狂冲击让后师兵勇的压力越来越大,有的兵勇看着山坡下满地的尸体都忍不住颤抖的呕吐了起来,空气中满是血液的腥味,山坡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太平军疯了一般,两侧的高地下共集结了一万多人,也不顾高地的密集枪阵,拼命的朝上冲去。由于太平军的洋枪队方才炮轰时抢占高地损失惨重,此时突围的兵勇手中大部分拿的都是大刀长矛,只见前排的太平军刚刚冲到半路,后排的弓箭手不管有没有达到射击距离就胡乱的放起弓箭。一千多弓箭手同时放箭,箭雨遮天蔽日朝清字军飞去,但奈何射距太远,又是仰射,所以弓箭在半路上便落了下来,清字军没射中,反而有很多的太平军中箭身亡。
“黄老将军!”
黄子隆提着手上的大刀站起身子,他的右臂中弹,用白布胡乱包扎了下,还在不断的朝外趟着鲜血。
乔志清就是想趁机磨练一下后师的血性,不管他们守不守得住,这一仗必须要他们打,最主要的是李秀成和清字军交战几次都不长记性,永远是拿着大刀长矛和清字军的洋枪拼命,这不是交战,是单方面赤裸裸的屠杀。
那旅帅身后跪下的将领全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相互张望了下,连忙站起身子,举起手中的腰刀,又朝高地冲了上去。
后师的洋枪经过连续发射,枪管都开始滚烫起来,若是太平军再不停止冲击,谁也说不准后师的那支部队会让开缺口,让太平军突围过去,但是太平军却突然撤下去了,就在双方都筋疲力尽的时http://m.hetushu.com候撤了。
太平军余下的八千余人全部放下了兵器,跪下身子,冲黄子隆的尸体哀嚎了起来。
太平军的旅帅双手紧握,看着乔志清的眼中不住的透着丝丝的杀气。
清字军后师就驻扎在路口的两个十几米的高地上,一个团困守一处,成三排队形组成枪阵,一左一右把太平军封在了里面。
“老匹夫,你是谁的老子,赶紧让你的士兵放下武器,不然你马爷爷就要格杀勿论了。”
“少爷,降兵里的一个旅帅想要单独见你,说他有重要的情报想告诉你,您是见还是不见?”
“潮王,别冲了,再不投降,兄弟们就要全部死光了。”
在太平军冲进射击距离后,清字军后师的各将领果断的下令射击起来,
乔志清一笑,大声回道,“黄老将军请讲,只要你的手下不再抵抗,晚辈一定满足你的条件。”
天色大亮后,清字军开始发起冲锋,太平军在炮声落后,很快就重新集结了起来,朝来路撤退突围而去。
李秀成很快收到黄子隆覆灭的消息,惊讶的端着手里的军报久久无语,不由的闭上眼,嘴里喃喃自语道,“天道不公,既生成,何生清?”
这时一个小丫鬟进了营帐,她是李秀成在南京城的时候收留的丫头,年纪轻轻,聪明可人,李秀成对这种娇弱的江南女子总有一种病态的迷恋,走到哪里身边总要带上几个江南的女子侍奉起居,就像他迷恋苏州一样,走到哪里都会感觉没有苏州舒服。
黄子隆http://m.hetushu.com大叫了三个好字,拎起大刀便朝脖子上摸了过去,鲜血像喷泉一样,“噗”的溅了一地。
李秀成满脸的疲惫,挥手让陈坤书退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对着地形图发起呆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这次偷袭乔志清会这么快得到消息,而且竟一口气吞下了两万多精锐。
乔志清头也没抬,书桌上全是王世杰发回来的陕北军报,乔志清必须得一一过目。
“忠王,乔志清的实力真是匪夷所思,属下建议我们还是撤回常州吧,等积攒了实力,再来夺取苏州不迟。”
乔志清正在书房批阅公文,马荀突然闯了进来对乔志清禀告一声。
马荀听黄子隆一口一个老子,还没等乔志清开口,便冲黄子隆大骂了起来。
“你先下去吧,让本王好好想想。”
马荀没再打扰他,退下后就领着太平军的那位旅帅进了书房,自己关上门退了出去。
清字军的包围圈越缩越小,而太平军经过轮番的交手,兵力已下降至八千多人,黄子隆终于下令了撤退,把这八千多人按照四方阵形集结了起来,一千的洋枪兵和弓箭手把手持刀棍的兄弟团团护在了里面,其实洋枪兵的子弹早已用尽,但是每个人眼中露出的却是无比的坚毅之色。
“少爷,这股太平军真是强悍,都伤亡过半了还没有人投降。”
“马荀,派人把黄老将军厚葬,把这八千多的将士全部带回苏州接受改编。”
刚开始太平军以为乔志清送来的是断头饭,硬是没人敢吃,最后还是一位旅帅带头,大和*图*书家才跟着吃了起来。因为清兵杀害俘虏的事情可是太常见了,远的不说,李鸿章在青浦城诛杀八王一事就传遍了太平军,所以太平军在战斗时的降兵很少,不是不想降,而是怕降了之后一样的杀头,所以全都奋勇抵抗,战死到最后一人。
“军帅……”
“放下吧,你先出去,本王要安静一会。”
“那是自然,李秀成不会派一些庸人过来偷袭苏州,只是他对我们的了解太不够了,两军交战,不光是粮草先行,还要靠准确的情报才行。”
那潮王正是李秀成手下的大将黄子隆,为人忠勇强悍,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方才炮击时正是他嘶声大骂着乔志清的祖宗。
“你说什么?”
“砰,砰,砰,砰。”
黄子隆身后的一个旅帅喊着泪水大吼了一声。
黄子隆说完冲着乔志清惨烈的大笑了一声,他因流血过多,面色已经有丝惨白。
“鼠辈,怎么能担当的了我黄子隆的旅帅,惑乱君心者杀无赦!”
后师是清字军新筹建的部队,因为兵勇们操练的时间较短,虽说都能熟练的使用洋枪,但是其中的很多兵勇都还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碰到如此惨烈的场面。
李秀成平静的看了小丫鬟一眼,看着她纤巧精致的模样,不禁有些怦然心动,然后又摇摇头为自己的欲望强烈的自责起来。
乔志清在五十米外站出来冲黄子隆大吼了一声,几个卫兵急忙端起枪护在他的前后。
“领命。”
黄子隆惨笑了下,抱拳恭敬道,“乔志清,老子看你还算是条汉子,老子就是想告诉你,和图书我这手下的兵勇都跟了老子十几年了,老子投降以后,你万不可以再伤害他们性命,若是你不守信承诺,老子就做鬼也不放过你。”
黄子隆身边的一个旅长,看着乔志清的背影,眼里全是怒火。
“……”
“走,继续冲。”
一个太平军的旅帅浑身是血的从高地上退了下来,带着一群将领,哀求着对正在指挥作战的潮王跪下了身子。
马荀在乔志清的身边放下了望远镜,称赞了下对手。
黄子隆的降军进了苏州城后,乔志清让人给他们熬了一大锅的肉汤,每人分发了两三碗的米饭让太平军吃了个饱。
乔志清有些失落的对马荀吩咐一声,叹了口气转身带着卫兵离去。
清字军只留下了五千人扼守苏州城,其余的中师和后师还有两个炮兵营,亲兵营,两万多人全部投入战斗,从四面层层叠叠的把太平军围在了中央的空地上,满山坡空地上站的都是清字军的人马,清一色的迷彩服,看上去煞是整齐威武。
陈坤书在一旁小心的建议,他心里对这场战争越来越没有信心,清字军只用了三个时辰便全歼了黄子隆两万的精锐,这是和湘军作战以来从未发生过的败绩。若是回撤常州,有南京做后盾,乔志清不一定敢大动干戈。
“黄老将军放心,晚辈发誓绝不会滥杀无辜,若是有违此誓,人神共愤,天打雷劈。”
黄子隆举起手闷哼了一声,冲乔志清又大喊道,“乔志清,你是不是害怕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军帅,我们不怕死,跟这帮清妖拼了吧。”
密密麻麻的枪声四面响起,和图书冲在最前面手舞着大刀的太平军便纷纷中弹,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后面的太平军嘶吼着咬着牙踏着尸体继续冲击,在高低上远远望去,如同一群密密麻麻的蚂蚁,乌压压的往坡上聚集。
旅帅看黄子隆的脸色变了,换了口气,还是冒死喊了出来,“军帅,你看看吧,这四面躺下的可都是我们的兄弟,他们都快要死完了。”
“是吗?那你带他过来吧,正好我想了解下这支太平军的情况。”
“忠王,您喝点粥吧,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黄子隆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大骂一声,抬起手中的大刀冲那个倒霉的旅帅砍了过去,刀光一闪,人头落地。
“好,好,好,痛快。”
乔志清在对面的高地上举着手中的望远镜叹了口气,心里为这些底层的兵勇可怜起来,他们不过是一些走投无路的流民,当兵也只是混一口饭吃,某个伟人说的真对,谁要是解决了土地的问题,就解决了中国的问题,看来是时候要准备一场大的变革了,要让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天下的百姓若都能安居乐业,谁还有心思想着造反呢。
乔志清说着脑子里便想起晏玉婷来,不知道这个丫头立了大功,又会提出什么古怪的要求。
“乔志清,今日与你一战,老子输的心服口服,败在你的手里,老子不丢人,老子可以投降,但你必须答应老子一个条件。”
乔志清举起右手当着黄子隆的面发起了毒誓。
乔志清惊讶的大喊了一声,但黄子隆已经闭上了眼,倒在了地上。
“黄子隆,投降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