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章 结盟

二人设了香坛歃血为盟之后,胜保又痛哭流涕的跟乔志清交待起了自己来苏州的真实目的。原来真的是恭亲王奕?对他有了戒备之心,特意让胜保带军队来防备着自己。要是发现乔志清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便联系各方人马立即铲除。
“啥也不说了,有兄弟这几句话,哥哥我这心里头就知足了。以前是哥哥老给兄弟找麻烦,哥哥知道错了,就说这府衙里的那两百多的姑娘,哥哥也都送给兄弟了,哥哥知道你不喜欢汉人的姑娘做那事情,妓院哥哥也不办了。哥哥手下的八旗兵、绿营兵,兄弟也知道,靠他们打仗就是给哥哥一年的时间也拿不下扬州城,所以这次还要兄弟的清字军出面才行。哥哥像你保证,要是此次你若是给哥哥解了围,哥哥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绝无二话。”
乔志清端起茶碗小抿的一口,眼光锐利的盯着胜保。
乔志清冷哼了一声,在县衙的门口与盛宣怀一起下了战马。
“哦?他又折腾出什么事了?”
“本帅是给胜保大哥送信来了,难道大哥就真的不知道最近的军情吗?”
一行人刚进了县衙的后宅,就见胜保从堂厅里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
乔志清暗笑了一声,这胜保的脸皮也真叫一个厚,怪不得他连吃败仗也能在官场上混这么长的时间,如今正好与他攀个关系,将来他还有大的用处。
二人一直谈到了夜黑十分,乔志清也没有久留,带着盛宣怀做好的账本,连夜返回了苏州,指挥起剿灭http://m•hetushu.com捻军的战斗来。
乔志清冷笑了一声,擦过胜保的身子进了客堂坐了下来。
乔志清冷哼了一声,向盛宣怀询问起了天上人间一条街的运营情况,上个月不亏不盈的刚刚持平,这个月说什么也该有点进项了。
“原来大哥早就知道这件事,还得兄弟我还总为你担心。这样便好,前些天还听说朝廷里面有些人还参奏大哥治军不严,丢失扬州之罪。既然大哥胸有成竹,那兄弟也就放心了。”
胜保高兴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有乔志清这么厉害的兄弟结盟,看以后谁还敢在朝廷里唧唧歪歪的弹劾自己。
“三万两!”
“谁啊,谁这么大胆子敢参奏老子。胜败乃兵家常事,谁还没有被打败啊,就算他曾国藩,从前被太平军破了南大营,还不是照样要死要活的跳江啊。”
乔志清斜着眼连哄带吓的跟胜保提醒了几句。
“大帅,这胜保最近又不知道抽什么风呢,扬州被捻军占领了他也不关心,反倒是干起了逼良为娼的勾当。也不知道从哪里掳掠了两百多年轻的汉人姑娘,非要我在街上给他准备个店面,说是要为这些姑娘找个体面的工作。属下知道他肯定是动了开妓院的心思,您曾经说过,凡是汉人的女子坚决不准做这一行,属下就劝了胜保几句。这不,那狗鞑子非但不听,反而把这些女子都安置在了县衙里。每日还不停的拿他那个钦差大臣的身份来压属下,属下的耳朵都和-图-书要让他和那些整日里哭哭啼啼的姑娘们给磨出茧子了。”
乔志清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这个狗鞑子,还想着来诈我一下,就看你不着急。但还是故作担忧的替胜保说话道,“是啊,那湘军和淮军的将领各个都是老奸巨猾,哥哥别看兄弟和他们是一个旗子下混饭吃的,但兄弟可不是他们那样的人,一个个的假清高。哥哥现在有什么攻占扬州的计划没有,用得上兄弟的尽管开口就是。”
胜保厚着脸皮跟着乔志清进了屋子,在乔志清的身边坐了下来。
“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鞑子还有点脑子,他也知道这种生意赚钱。我们这个月的盈利都算清楚没有?大概能收入多少的银两?”
“大哥能说出这样的话,兄弟这心里就敞亮了。既然咱兄弟有缘,不如选个好时辰设个香坛拜个把子怎么样?”
虽然乔志清早有准备,但听到这个数字后还是吓了一跳,想当年乔家南下湖南贩茶,无非一趟也就是三五万两的银子,那可是要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还要担心随时陪上性命。这家伙一天就纯落三万两,足够自己养活五万的兵马一个月。
“你不在县衙办公,在这里等我做什么,本帅难道还不认识路吗?”
盛宣怀神采飞扬的跟乔志清汇报了一遍,他从小就生在经商世家,要论起做生意,这天下恐怕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的精明。
盛宣怀满脸的苦恼,跟着乔志清的后面一个劲的垂头丧气。
“这街上出来玩的有没有胜保和*图*书军中的兵勇?”
“兄弟的话说到哥哥心里去了,哥哥早就想找机会和你结拜了,咱们也别挑时候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就拜吧。”
胜保一听就暴跳如雷的大骂了起来,但语气显然弱了下来。
胜保果然是立马安分了下来,在心里挣扎了半天,连连点头称是,眼神近乎哀求的看着乔志清询问道,“既然兄弟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大哥也不在你这里装硬了。不用两天,朝廷已经有谕旨下来了,跟兄弟说的不错,那几个老奸巨猾的汉人团练可真不是东西,背后里使阴招,给朝廷弹劾哥哥剿贼不利,让捻军坐大,如今势力遍及华北,眼看着就威胁京城了。两个太后一下就坐不住了,那谕旨可是八百里加急送来的,责令哥哥三日内收复扬州,若是拿不下来,立即革职查办。哥哥也是没了办法,这才心急火燎的准备去苏州寻你来着。”
乔志清向胜保叮嘱了几句,要他立即向朝廷上折子,就说保证三天内拿下扬州城。顺便在折子里把乔志清狠狠的夸上一句,就说乔志清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此次也将协助自己剿灭捻军。
胜保一个劲的给乔志清赔礼道歉,声泪俱下的差点都要跟乔志清跪下了。
“回大帅,潘老爷刚从日本、高丽,运过来的一千多姑娘,全都是上等的货色。所以这个月我们在这条街又增设了十个赌场,五家高级会所,十家低档的妓院。那生意每日都火爆的厉害,当天结算下来,除去各种开销,纯盈利和*图*书便有三万两的白银。我让账房先生已经把账目都统计出来了,待会就送给你过目。”
“乔兄弟是指的扬州的事情吗?哥哥我早就知道了,哥哥正想着调兵遣将,把捻军从扬州赶出去呢。没想到手下的人突然来报,说是捻军最近正在打造战船,不日就要全部进攻镇江,并没有在扬州经营的打算。哥哥这才下令众将等情况明了了,再做打算不迟。”
胜保在苏州、金匮城也确实发现了不少有违礼制的地方,比方说金匮城的地方官本来就是朝廷任命的,而乔志清一个知府大的官职,却让盛宣怀在此管事,明摆着就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但胜保也留了一个后路,他心里明白乔志清总有用得上的地方,再说就算拼光了手上的军队也未必啃得下乔志清这块硬骨头,所以并没有详细的向恭亲王汇报,只是捡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上奏了两句。
散会后,乔志清在一个联队的亲兵护卫下,直奔金匮城而去。马队抵达南城外时,盛宣怀早已在城门口等候,见到乔志清过来,连忙拱手相迎。
“兄弟跟大哥说几句掏心窝的话,朝廷是只看结果的。大哥可知道丢了扬州是什么罪过吗?丢了官职暂且不说,脑袋能保住就不错了,大哥可别忘了,那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那个团练大臣的眼睛不盯着你看啊。你拿着军饷,却让汉人的团练在战场上卖命,你说搁给谁谁会开心啊,人家都巴不得你出点什么问题,好在朝廷上弹劾你呢。你还别不信,用不了两天和-图-书,朝廷肯定有谕旨下来。”
乔志清的目光不断的在街上搜寻的,想肯定下还有没有必要把胜保留在这里。
乔志清跨马进城后速度便放慢了许多,由亲兵队在前面开道行进。此时已是下午时分,街上的游客正来来往往的多了起来。整条天上人间一条街经过盛宣怀的打理后,显的更加的秩序井然,繁华有序。官道两边的商铺也比以前增加了不少,让乔志清意外的是潘巧玉的服装分店也在这里开了家分店,而且生意看上去还不错,怪不得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的穿着打扮,都赶上苏州的潮流了。
“大帅有所不知,属下就要被那个胜保给气死了。他现在可正在县衙里闹腾呢,属下只有在这里等着您来了亲自决断。”
“有,海了去了,都换装成平民的样子混在里头了。这三万两的利润里差不多有一万两是胜保的兵勇们贡献的,那群大爷每日里不赌不嫖的睡觉都不舒服。”
“大帅,属下在这里等了你一上午了,你可算是来了。”
盛宣怀解气的笑了一声。
“哎吆,乔兄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还说抽空去苏州看看您呐。”
盛宣怀狠狠的骂了一声,不时勒紧马绳,紧跟在乔志清的后面。
乔志清看着他脸上有些不悦,他很不喜欢这种官僚主义的作风。
“那就好,这朝廷就是偏心,每个月从国库里拿出那么多的银子竟养些饭桶,能打仗的汉人团练们偏偏是自筹军饷。看来这只肥羊还要继续养起来,这些军饷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