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章 慈禧的心思

奕?在安德海的带领下在燕喜堂的外堂门口跪了下来。
慈禧对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声,伺候的小丫鬟应了一声,全都小心的退出屋外,安德海也一脸鬼笑的轻轻把门拉上。
“本宫就不相信还治不了你了。”
黄文忠率水军数千艘战船密密麻麻逆流而上,除了十二艘排水千吨的铁甲战船,其余都是些乌蓬小船凭添些声势,黄文忠的用意还是想让新加入的兵勇经受些战场的洗礼。陈炳文率领的后师在距离镇江三十公里的外的石桥镇登陆,由水路和陆路同时朝镇江进发。黄文忠在得到前方细作的可靠消息后,便率水军在距离浮桥一里远的地方,对捻军最后一个通过浮桥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奕?暗自纳闷了下,这慈禧的消息都从哪里收到的,宁夏马化龙造反的事情,军机处一直存有争议,压着暂时还没有上奏,没想到慈禧这么快就知道了。
慈禧看了便折子,幽幽的吐了口气,明摆着是打算重用乔志清的意思。
慈禧盈盈笑了一声,奕?便跪身行礼后退了下去。
胜保的奏折八百里加急传到了京师的军机处,恭亲王奕?看到奏章后欣喜若狂,连忙去了养心殿求见两宫太后。有了乔志清的帮忙,这扬州多半收复是没有问题了,只是这胜保下军令三日内拿下扬州,怕是有些又夸口了,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却不知道和乔志清怎么攀上了关系,暂时还得先留着他。
“臣弟奕?求见太后。”
“这个乔小子可真没叫本宫失望,比起http://www•hetushu.com曾国藩可是忠君多了,那老家伙现在就想着拿下南京,封王封侯,也不管其他地方的死活。你看看人家乔小子,胜保是派过去苏州监视他的吧,人家就不放在心上,还主动的援助胜保,这说明人家心里装着咱们大清,装着咱们皇上呢。”
奕?也不知道早上是吃了什么了,一看慈禧身上就燥热的不得了。当慈禧那纤细的手指碰到自己的时候,身上一下子就打了个冷颤,恨不能当下就把这小嫂子给按在卧榻上蹂躏上一番,那饱满的胸乳搓揉起来一定很有味道。故人说,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果然诚不欺人。
“好吧,那你先下去准备吧,有事本宫再让人唤你。”
圣旨一下午便拟定出来,慈安看后也没有多言,盖印核准后,第二日便八百里加急传向苏州。
“六叔来了,快进来,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慈禧微笑着伸出纤纤玉手,说着就给奕?擦起了额头。
“奴才记下了,太后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喳,奴才领命。”
慈禧冷笑着撇了奕?一眼,心中暗骂这个滑头,寻思了一下吩咐道,“你让军机处拟个折子,回头我让慈安姐姐核准一下。乔志清肯为咱朝廷分忧,咱也不能冷了人家的心,最近宁夏的回人们又开始闹腾了,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一群化外之民还妄图打我大清的主意,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正好就此再加册封乔志清为甘肃省督军,督办山西、陕西和-图-书、甘肃的军务,他们这般也好出师有名。让乔志清放心大胆的干,尽早把这股叛军势力给打掉。还有,若是拿下扬州,本宫还另有封赏。”
慈安近些日子得了些风寒,便在体顺堂内养病不出,实则朝中的大事都由慈禧负责打理,慈安只负责核准盖印。慈禧每日里除了早朝外,便在自个的燕喜堂里会见大臣。
奕?自然听得出话外的意思,连忙跟着应和道,“太后说的不错,这汉人们的翅膀是越来越硬了,必须有个人来制衡才行,不然他们还要无法无天了。”
这圣旨一来一去便是六天的时间,胜保此次确实没有吹牛,捻军在三日内真的就全部撤出扬州,不过却是主动回师南下,这三日便是在扬州和镇江的江面上搭建了两座数公里长的铁索浮桥。张乐行这十几万的人马有大半都是骑兵,捻军就是靠着骑兵在华北平原上畅行无阻,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这点优势都丧失掉,再怎么也得把战马也带过江去。没想到靠着马背得天下的大清朝如今却对这骑兵素手无策,不知道鞑子的祖宗在地下会作何感想。
黄文忠的水师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又增加了五十艘排水一千吨的铁甲舰船。不过这些铁甲舰船只是用民用的货船包着铁皮改装而来,也没有使用蒸汽做动力,船上安装的大炮也都是些陆军退下来的前膛炮。不是乔志清不重视水军,而是李鸿章看到清字军的发展,动用自己江苏巡抚的身份,严令洋人不准再和清字军做军火贸易,一旦发现便http://m.hetushu•com重重查办。由于苏州军械所的原材料缺乏,所以还是只能造些零碎的枪支弹药。所以大办钢铁厂的事情又被乔志清提上了日程,他可不想在此工业革命变更之际白白错过了机遇。清字军主动进军山陕,显然有乔志清的另一层打算。
不知道张乐行有没有读过《三国演义》,但若是有机会让他重来的话,他肯定不会选择再搭建什么铁索桥了。在前线发回消息后,乔志清和三个师长连忙改变了战术,由黄文忠带水军等张乐行过江后炸掉浮桥,断掉他们的后路。同时由驻防在常州的前师拖住太平军在丹阳的兵马,让陈炳文再率领一万多的后师坐船在镇江直接登陆与捻军决战。
捻军的先头一万多精锐部队早已由他侄子张宗禹率领,坐船渡江长江,一上岸便把冯子材打进了镇江城里不敢再露头。也怨不得冯子材,张宗禹可是捻军的一员悍将,他那五千兵马,只有两千多人有战斗力,还不够张宗禹塞牙缝的呢。张宗禹抢占滩头后,便层层设营,严防冯子材偷袭。捻军的十几万大军也同时浩浩荡荡的牵着战马渡江而去。
“太后说的极是,奴才一切都听两位太后的。”
十五艘铁甲舰船轮流开炮射击,虽然火炮老旧,但全装填的是威力巨大的开花弹,所以不一会的功夫江面便跟沸腾了一般,咕嘟咕嘟的朝外冒着气浪。只听“轰、轰、轰”的一阵阵剧烈的炮响声在江面上回荡,捻军辛辛苦苦搭建的浮桥瞬间便被炸成了粉末。捻军猛然反应了过来时http://m•hetushu.com,已经为时已晚,但还是组织了一百多小船刚朝黄文忠的铁甲船冲击了过去,谁知道刚顺流冲击了不到一百米,便全部被炮弹炸沉在了江底,连块木板都没剩下。江面上到处是撕心裂肺的哀嚎声,还有军马的嘶鸣声,捻军避无可避,只能跳进了水里躲避炮弹,光淹死的就有上千人,而他们却连自己敌人的面还没看清楚。
张乐行已经带着大部队穿过了浮桥,拿着望远镜环顾着江面愤愤的骂了几声。浮桥上还有一万的弟兄不到一个时辰便全部葬身鱼腹,张乐行在滩头干着急就是没有办法。
奕?红着连在慈禧的对面坐了下来,跟慈禧只隔着一个小桌,连慈禧身上的兰香之味都可闻见,这可是第一次和慈禧离这么近的距离。
听见慈禧唤自己六叔,奕?这身上忍不住焦躁的就打了个哆嗦,垂着头小心的迈进了屋里,躬身在卧榻旁站好。那个短命的皇兄在时,这小嫂子就耐不住寂寞与自己眉来眼去,那小身段娇滑的每次见到都让人的心火噌噌的往上涨。
“谢太后。”
奕?出屋后,慈禧捂着小嘴放荡的笑了一声。屋外的丫鬟太监们连忙跪身恭送奕?,一个小丫鬟紧跟在安德海的后面,看那模样倒像是大小姐一般。奕?走后,小丫鬟便跟着安德海推门进了屋子,屋子里一会便说说笑笑的热闹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啊,是不是苏州那边又有动静了?”
“这他娘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清军,怎么还有洋人的舰船?”
“太后圣明,这是胜保今天刚刚传上来的和_图_书折子,三天前他已经率军反攻扬州了,而且此次行动,乔志清也出兵协助。”
“不碍事,不碍事的。奴才身子是有些不舒服,太后若是没什么事,奴才就先退下了。”
慈禧盯着奕?涨红的脸蛋,俏脸花枝招展的轻笑了一声。
奕?把折子递给了慈禧,心里暗道着这小嫂子今日是故意来试探自己的定力来了,有意无意的把那诱人的胸脯上挺。她本来就初为人母,从前那两颗浑圆的乳胸在绸缎的旗袍下的包裹下,现在越发的丰硕起来,还是那么的富有弹性。
奕?心里咯噔一下,含糊一声。怨不得这小嫂子一大早的就对自个卖弄风情,原来是在让自己给她表忠心呢。这两宫太后刚得了权利,慈安身为东宫太后,处处压慈禧一头,而且和朝中的汉臣们关系处的不错,怕是这小嫂子要开始争权了。
慈禧捻起果子吧嗒吧嗒的磕了起来,泛着小嘴回道,“六叔也不是不知道,本宫早就看那个曾国藩不顺眼了。就是你慈安嫂子处处护着他,总是说要以江山为重,本宫看也总那么纵容着她们,早晚要再出个洪秀全来。不过这大事总还得你慈安嫂子拿主意,六叔说对吗?”
“六叔,你今天是生病了吗?怎么额头上总是冒着汗珠子。”
“六叔,你这边做,咱离的近点,这里又没外人。”
慈禧把书放在小桌上,指了指对面对奕?吩咐了一声。
慈禧正在寝房的卧榻上磕着瓜子,小皇帝读书还没回来,慈禧也乐得个清静,自己一人手捧着本《红楼梦》,边看边伤感着。
“你们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