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章 故人到来

“乔大哥,咱们又见面了。”
日落时分,袁榆生所乘的货船才驶进了苏州境内。传令兵连忙跟乔志清禀告后,乔志清亲率亲兵营的五百多兄弟赶往了码头,给袁榆生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晏玉婷的嘴里塞得慢慢的,看着乔志清失落的模样,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急不急,乔大哥,这次小弟前来还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
“那就谢谢你了,志清。”
乔志清要接待的贵客便是曾国藩的那个浪荡的女婿,袁榆生。这事情还得从乔志清为马荀的婚事,向冯桂芬说媒开始。
“乔大哥想家了吗?”
“讨厌,羞死了,你还说。”
袁榆生的父亲袁芳瑛当初就在松江做知府,自然和冯桂芬相识。二人也经常往来,冯桂芬对袁芳瑛家的藏书也是惊叹不已,常沉迷于袁家的书斋中不能自拔。
晏玉婷拿起筷子满怀心事的拨弄着碗里的鱼肉,一想起晚上又吐又闹的情景羞愧的脸都要钻到床底下了。
晏玉婷兴奋的马上掏出手帕抹了抹嘴,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把乔志清的大手拉了起来。
亲兵给乔志清准备了几样小菜,晏玉婷进屋后乔志清连忙招呼她过来,在她的面前又摆了副碗筷。
乔志清端起碗往嘴里塞了口米饭,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声。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吧,我姐姐见了你肯定开心死了,她没事就跟我打听着你的消息呢。”
晏玉婷似乎比从前矜持了许多,规规矩矩的在卧榻上坐下后,垂着头不敢看乔志清。
乔志清平静的看着晏敏霞,显然这几个月发福了不少。比以前更m.hetushu.com多了些女人的风韵,不过性格却完全的改变,变的突然端庄安静了起来。
晏敏霞摸着肚子轻笑了一声,晏玉婷也在一旁挽着她的胳膊,甜蜜的笑了起来。
“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就要出生了。”
晏敏霞点了点头,目送着乔志清离开,和晏玉婷又叽叽喳喳的闲聊了起来,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欢笑声。
湖州位于太湖的南面,李秀成为了提防乔志清,在此屯兵十几万人,让手下最为得力的大将黄文金驻守在此处。黄文金领兵作战多年,早已锻造了一支战斗力非凡的军队,除了武器装备,在气势和单兵素质上毫不输于清字军。
乔志清夹了块鱼肉放在了晏玉婷的饭碗里,有些坏笑的打量着晏玉婷。
“你身子不方便,大家就不要客气了。”
晏敏霞波澜不惊,脸上竟看不出一点的变化。眼睛只盯在自己的肚子上,仿佛除了这个肚子里的孩子,再也没有让她关注的事情。
乔志清刚到小院的门口,就见一位身着素色襦裙的年轻女人,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在晏玉婷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见到乔志清后先是一愣,随后又连忙轻轻俯身行礼。
“好快啊,我们认识已经快一年了。”
晏玉婷抬起小脚踢了乔志清一下,娇嗔的对着乔志清瞪大了双眼。
乔志清自然的谈起了马荀与冯淑雅的婚事,冯桂芬黯然一笑。自知是钻到了乔志清设好的圈套里,但是却无法割舍下袁家藏书的诱惑。况且马荀这几日的变现分桂芬也看在眼里,虽然这孩子位高和图书权重,但是从不用自己的身份强迫过他,还给冯家当了几天的门卫。冯桂芬左思右想后,便答应了乔志清的说媒。乔志清并没有意外,这世上连曾国藩也对袁家的藏书钦慕不已,更别说是冯桂芬了。
“恩,大夫说也就这个月了。”
“乔大哥,我昨晚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啊?”
晏玉婷终于从昨晚的恍惚中走了出来,又开始变的没心没肺了起来。她愁苦了一天也没吃饭,在乔志清的面前索性也不用再伪装淑女了,大快朵颐的往小嘴里塞着美味。
当得知乔志清能把袁家的藏书收购回来赠送给冯桂芬的时候,冯桂芬兴奋的几乎叫了出来,连连保证若是乔志清有什么吩咐,自己一定照办。
“是啊,当初你在君山寨搭救我和玉婷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孩子呢。”
“恩,正好你们过来,咱们去屋外偷偷气吧,我在这房子里也有些闷了。”
“怎么了,今天的话这么少啊,我们的晏大小姐什么时候改走淑女的路线了?”
乔志清笑了笑,起身后随晏玉婷去了府衙的西院。晏玉婷一路蹦蹦跳跳的嘴里乐个不停,刚进了西院,就连忙放开乔志清,小跑进晏敏霞的小院子,给晏敏霞通风报信去了。
船上的女子娇声喊了一句,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映照了整个夜空。
“那就这样吧,让玉婷多陪你一会。我还有个重要的客人要接见一下,改日再来看你。”
西院是清字军将领的家属区,约有一百多个小院之多。晏敏霞的小院子有三间的房子,院中种着花草树木,对面便是一座小湖,十分的幽静和-图-书祥和。
散会后已是下午时分,晏玉婷红着脸在门外等所有的将领离开后,这才进了乔志清的书房中。
“乔大哥……”
“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乔志清看着她娇俏的模样轻笑一声,继续回道,“这个叫太谷饼,是我们山西太谷县的一道小吃,用白面、白糖、芝麻油和鸡蛋烤制而成。你喜欢的话我让人给你送点,这个很方便保存,我们天南海北做生意的时候,常带着这个东西充饥。”
“你姐姐最近怎么样子了?你有没有去看过她?”
码头上旌旗飘扬,一团团的火把高照,映明了整个天空。货船靠岸后,袁榆生兴奋的从甲板上走了下来,看见乔志清后用力的招了招手。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移开话题道,“待会去看看你姐姐吧,好些时候没见过她了。”
乔志清“呵呵”笑了几声,看着晏玉婷面红耳赤的小模样,心里更加的喜欢起来。忽然想起了晏敏霞来,自从上次把她从上海接到苏州,也没抽空去看看她,也许是害怕见到她吧。乔志清对她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但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
乔志清凝了凝眉,告诉了晏敏霞一个期盼已久的消息。顾云飞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晏敏霞确实消沉了许多。不过乔志清也是有打算,顾云飞手握重兵,在西北若是坐大怕也不好控制。经过陆大可叛变一事,乔志清对手下的将领已经开始防范了起来,权利会让人变的膨胀起来,必须在一开始就把权利关在笼子里。
乔志清看着晏敏霞满足的模样,一时安静了下来,抬头望着湖面,不知http://m.hetushu•com道对她说些什么。
“袁兄弟,一路辛苦。”
“快过来尝尝鲜,我刚让人在太湖里打的鱼,还新鲜着呢。”
“乔大哥,这个是什么饼子啊?真好吃。”
乔志清堵了半天,才从嘴里冒出一句。
但凡是文人墨客那便有个通病,就是嗜书如命,冯桂芬也莫若如此。乔志清自然明白他的心意,去冯家拜访的时候,闭口不谈二人的婚事,而是和冯桂芬闲聊起了袁家的藏书。
乔志清笑盈盈的抱拳迎了上去,确实见到袁榆生的时候,感觉亲切了许多,像是许久未见的亲人,袁榆生这次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江上风寒,咱们还是快些回府,我已经给袁兄弟专门设了宴席。”
乔志清好奇的冲着货船看去,只见船夫下了船舱后,不久便从床舱里款款的出来两位身着素色丝绸的女子,一位是袁榆生的妻子曾纪静,另一位便是乔志清在梦里魂牵梦绕的那个女人。
乔志清心潮起伏的起身告辞,不知道为何见到晏敏霞又泛起了波折。是羡慕还是妒忌,他自己也不知道。
亲兵营经过黄飞鸿几日的整顿,又补充了很多的新兵恢复了建制,全是黄飞鸿央求自己的父亲在广州各个武馆招募的南派子弟,各个身怀绝技。
乔志清呼哧笑了出来,看着晏玉婷腼腆的样子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摇了摇头调侃道,“不丑,我们的晏大小姐从来都是最漂亮的,就算是磨牙、打嗝、说梦话也是最好看的。”
“过几天我就把云飞兄调回来,他在你身边,你也安心一些。”
乔志清在心里默算了日子,禁不住感慨了一声。
m.hetushu.com敏霞幸福的点了点头。
乔志清说着就让轿夫把轿子准备妥当。
乔志清派人在长沙联系上袁榆生后,面对着乔志清十万两白银的出价,袁榆生立刻便痛快的答应了乔志清的所有条件。也不管曾国藩高不高兴,让人整理了足足一百多箱的书册,亲自押送下了苏州。当然,这次袁榆生还带给乔志清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过却没有告诉他。
袁榆生鬼笑了一声,冲船上招了招手。
晏玉婷指着盘中的一道甜点连连称赞,她喜欢甜食,乔志清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每次吃饭总是让厨房准备几道甜点,晏玉婷每次来总是能跟着过个嘴瘾。
胡文海新担任了中师师长一职,立功心切,抢先接下了攻打湖州的军令。乔志清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招募兵勇,整顿军纪,之后又与堂中的将领研究起进攻的具体方案来。
袁榆生高兴的握住了乔志清的手心,唏嘘不已。
晏敏霞轻笑了下,在晏玉婷的搀扶下,与乔志清一起散步到小湖的廊亭下,围着石桌端坐了下来。
“亏你还记得我姐姐呢,她过的很好,我姐夫专门请了两个丫鬟在她身边服侍着呢。就是她不爱和人说话,总是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看书写字,我都快不认识她了。”
马荀在冯桂芬的眼里,却是跟个大老粗没什么区别。他从小在乔家长大,只陪着乔志清上过几年的私塾,认识几个大字之后就被安排在包头商号里做起了学徒。而冯桂芬的女儿却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冯桂芬对女婿的要求甚高,最低也要是举人的功名。马荀虽为清字军的师长,但仍然不和冯桂芬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