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章 巾帼英雄

乔志清暗暗沉思了下,那女人的牛尾刀柄上清楚的刻了个周字,怕也错不了多少。当年英国人约翰·斯嘉兹《在华十二年》中有过记载,“当时刘丽川一天之内被“斩首”了五次,故此有多个周牺牲的版本并不奇怪,而清军在入城后又滥杀无辜冒功,甚至连死人都掘出来充数,估计那位终于被发现躲藏在一张床铺底下,立时被拖出来斩决的小刀会女将,弄不好只是一位倒霉的良家妇女而已。”
乔志清丝毫没有半点的慌乱,端起酒杯又满饮了下去,一副天下舍我其谁的傲气。
乔志清笑了笑不再言语,上海的乡间有歌颂周秀英道,“女中英雄周秀英,大红裤子小紧身,手提大刀百十斤,塘湾桥上杀四门。”若是黄飞鸿真有机会与周秀英切磋,那可当真也算是武林奇谈,一代南派少侠对阵一方巾帼英雄。若是苏州女报知道这消息,恐怕又会大卖特卖一次。
“乔公子,刚才客栈的老板来找过你,说是宴席他已经帮你备好了,就在客栈对面的酒馆里。”
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气,两旁的壮汉都略略稳了稳了枪口。
徐寿一脸无奈的垂下了头,一时间又衰老了许多。
“小刀会是从前上海的一支反叛力量,后来被镇压下去,就转入了地下活动,现在的力量大不如以前了。刚才的那个女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她便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周秀英。不过传闻她已经被凌迟处死了,不知为何今日却出现在了这里?”
姜海洋抱拳回hetushu.com了一礼,苦笑一声后也跟着退了下去。
乔志清抱了抱拳,在空位上坐了下来。黄飞鸿背着双手,笔直的立在乔志清身后,很是英姿逼人。
乔志清心里一笑,依照曾国藩求才若渴的肚量,肯定舍不得杀掉这些难得的人才,不过是说了几句吓唬的话,这些个只顾着低头做事的科研工作者却当了真。
乔志清微笑的交代了一句,便带着黄飞鸿三人出了门去。
徐夫人一听乔志清要离开,急忙作揖行礼。徐建寅跟着在一旁,面色奇怪的抱拳相送。
“我的心愿就是杀尽天下的满清鞑子和洋鬼子,你敢吗?”
“姜大哥,多谢相助。晚上回去客栈再设宴向你的首领赔罪,请务必请她到来。”
“大姐,我们来这里吃的是赔罪酒还是问罪酒啊,我怎么感觉到这味儿不对呢?”
“乔兄弟说的极是,可是天下之大,哪里还有曾大帅找不到的地方?”
乔志清看着女人淡淡的讲完,端起酒杯小呡了一口,紧盯着女人的眼睛,想肯定下心里的想法。
“无事的,我这里便有一条好路子。徐大哥不是说过,苏州知府为穷老百姓分地的事情。他就不怕曾国藩,而且这天下也没有他怕的东西。我和他倒是有几分交情,你去找他就报上我的名字,凭借徐大哥这般的才能,肯定会在苏州有一番作为的。”
女人看着乔志清戏虐的表情,突然有些激动的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拔出长刀对准乔志清,刀尖离乔和*图*书志清只有三寸的距离。
黄飞鸿作为火狼的组长,时刻保持着警惕的天性。即使只剩下他们三人,黄飞鸿也依旧用代号相称。
乔志清带着黄飞鸿进了酒馆后,梁宽和林世荣便一左一右的把守着门口,警惕的环顾着四方。
女人显然是吃了一惊,连手指都忍不住颤抖了下,低着头看着桌面冷冷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我们好像是第一次相见吧?”
青年捂着歪斜的嘴脸,跟在女人的屁股后面不服气的追问着。
“徐大哥,你们在这里是不能再安生度日了,刚才那几个小阿飞我也只能帮你教训一下,但是他们的首领和我还有点关系,一切我还不能做的太绝。所以依我看,你们还需尽早找个出路才是。”
“好,够胆量,你承认就好。你们选择怎么个死法,是要我们动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
女人大骂了一声,头也不回的退了下去,
乔志清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抱拳告辞。
亲兵联队长急忙的向乔志清汇报。
“滚,离我远点,我们小刀会没你这样的窝囊废。”
乔志清此时还不想给徐寿讲明,上海情况复杂,乔志清也不知道剩下的那几位是怎样的想法,为避免节外生枝,只能暂时的隐藏身份。
“乔兄弟,老朽一家人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老朽这条命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乔公子客气了,那我们晚上见。”
“好吧,目前看只能这样了。等他们几个晚上都做工回来,我就和他们好好商量一hetushu.com下。”
告别了徐寿后,乔志清和黄飞鸿三人赶着马车便回了上海县城。此时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江面上阵阵的冷风吹过,让乔志清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天还真是凉了。
乔志清关切的问了一句,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怎么把徐寿请到苏州为我所用。
“乔公子,我看她脚步沉稳,双臂有力。那牛尾刀少说也有十几斤的重量,但她拎起来却毫不费力。而且运刀的架势和胡师傅教我少林刀法也颇为相似,有机会我倒是想和她过过手。”
“周秀英、周怀宝,小刀会首领周立春前辈的后人果然不同凡响。”
那酒桌上此时已坐好了三人,正是姜海洋、歪嘴斜眼的青年、还有那冷艳的女人。
“就这么说定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女人斜着眼冷冷的吐了一句,那个叫怀宝的青年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低着头不再吭气。
徐寿捂着肚子哀嚎了一声,似有万千的委屈发些了出来。
徐寿送乔志清出门后,乔志清回过头从怀里摸出一包的碎银子塞在了徐寿的手里,告辞道,“徐大哥就此别过,千万别推辞。你此去苏州山高路远,没有点银子是万万不行的。一路保重,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乔公子,这个小刀会是做什么的?就他们那几下子,我们要是真和他们交上手,也不见得吃亏。”
姜海洋和青年也大吃了一惊,看着乔志清合不拢嘴。
客栈对面是个二层的小酒馆,如今夜色已深,店里面空荡荡的只hetushu.com有一桌亮着灯火。
徐寿刚要拒绝,见乔志清面色坚定,也不再做作。这包里的银子少说也有五十两,足够他们几家人的路费了。等到了苏州安定下来,再还给乔志清也不迟。
乔志清看着女人生气时娇嗔的模样,兴趣盎然的不断玩弄着手中的酒杯。
徐寿一家在二楼对刚才院中的事情可都看的清清楚楚,都被乔志清身上的那种临阵自若的气势所折服。小刀会的人马一走,一家人连忙从楼上下来,给乔志清跪下了身子道谢。
徐寿思索了下,跺了下脚,咬着牙终于下了决定。
“怀宝,不得无礼,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乔兄弟也保重身子,我们兄弟有缘再见。”
“你说的没错,是我们打的,只是刚才还没打够,你兄弟就溜走了。”
黄飞鸿有些年轻气盛的轻笑了下,刚才他就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却被乔志清给打断了,心中颇有些遗憾。
女人粉额紧皱的大喝一声。
马车回了客栈后,亲兵们还在房间里着急的等候消息。一见乔志清和黄飞鸿四人回来,都是高兴的迎了上来。
乔志清连忙俯身把徐寿一家人扶起身子。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完成自己的心愿。”
“当然,我手上现在就有一笔大买卖要做,对方就是一个洋人,而且绝对该死,一定不会让周姑娘失望的。”
“大姐,就这么放过他们?”
“众位久等了,乔某晚来一步,多多保函。”
黄飞鸿三人已经拔出了腰上的驳壳枪,警惕的护在乔志和-图-书清的左右。
“乔兄弟慢走。”
“知道了,大家都忙了一天了,都早点休息吧。”
女人抬起了手中的牛尾刀,娇声对着乔志清喝问了一句。
果然,姜海洋满脸尴尬的伏在女人耳边轻语了几句。女人秀眉紧皱的听完,放下了手中的长刀,对着乔志清意外的看了一眼,转身带着手下退出门去。
乔志清抱拳对院中的姜海洋称谢一声。
乔志清冲女人淡淡一笑,言语中颇有一丝戏谑的味道。
青年端着酒杯自饮了一杯,阴阳怪气的吐了一句。
“油嘴滑舌,你到底是谁?不要以为你是苏姐姐的贵客我就不敢杀你?”
姜海洋坐在中间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劝说,倒是青年满脸兴奋的盼着女人把刀砍下去。黄飞鸿在身后仍旧笔直的站着,并没有一丝的波动,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刀尖,双手缓缓的探出了衣袖。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下,高敖的仰着头,一点都没有畏惧的感觉,仿佛跟一个老朋友说话一般。乔志清嘴里的江大哥就是他们初来上海时,在客栈负责接应的小刀会首领,姜海洋。女人带着手下一进门,乔志清便把姜海洋认了出来。
“徐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请起,小弟万万担当不得。”
“刚才就是你们打伤了我的兄弟?”
“你杀不了我,杀我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生,不信你问问你身后的姜大哥。”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酒杯满饮了下去,淡淡道,“我们确实是第一次相见,有些人不需要相见就可以认识,周姑娘难道感觉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