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章 小村里的神秘人

苏三娘和周秀英都是第一次看到乾隆爷钦点过的美食,没等饭菜上桌,就忍不住拿起了筷子。
乔志清听到周秀英称呼张老汉的儿子为许大哥,心中顿时充满了疑惑。这张老爹的儿子他每次来也都见过,但是一直是个沉默老实的农家汉子,不知道为何却和远在上海的周秀英相识。
乔志清笑呵呵的终于动了筷子,周秀英和苏三娘早就垂涎三尺,见乔志清用了第一口后,连忙跟着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天色将黑,乔志清的手上还有一大堆的公务要处理,便不再久留。抱拳冲张老爹行了一礼,然后回头跟徐耀告别。
周秀英激动的傻笑了声,连忙拜谢道,“多谢乔大哥,多谢乔大哥。”
“那本官就不客气了。”
徐耀也在一旁抱拳拜谢了一声,站起身子在跟着周秀英坐了下来。
徐耀舒心的看了周秀英一眼,今日见面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份心事,就算现在就下了地府,见了周立春大哥,也无愧于心了。最高兴的是乔志清这么称呼自己,自然是默认了自己是张老爹儿子的身份,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那以后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了。
“大人多虑了,如今这样的生活在下已经很知足了,大人若是不放心,尽管把我抓起来就是,在下绝无怨言。”
徐耀的妻子和女儿早已甜甜的沉睡,只有他还眉心紧锁的睁着眼见,听到外面的动静后,立即翻身下床,看了下床上的妻子和女儿,拳头轻握了下出了门去。
乔志清看和-图-书着周秀英紧张的模样,马上警惕的站起身子,问周秀英道,“怎么了,秀英?你认识他?”
壮汉也是一脸的激动,竟跟周秀英一般泪眼扑烁的长泣道,“周小姐,没想到你我还能再见面!”
乔志清三人走后,小院子又恢复了平静,徐耀的妻子侧依在他的肩膀上满脸幸福的说道,“夫君,今天你笑的真开心,我都记不清上一次你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
周秀英抹了抹嘴,小嘴里不住的赞叹。
徐耀知道乔志清心生疑惑,镇定自若的解释了一番。
“好吧,就给秀英一个面子,此事就算了吧,既然你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本官也不是个喜欢计较的人。大家以茶代酒干上一杯,别因为此事坏了品尝美味的心情。”
张老爹的拿手的两道美食,一道清蒸鲈鱼,一道莼菜冬菇汤,先不说味道如何,单是这装菜用的餐具就足够令人称奇了。一个鱼盘,一个汤碗都是货真价实的乾隆官窑烧制的青花瓷。饭菜还未上桌,便有一股醇厚的香味传来,让人忍不住食欲大增。
“今日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该告辞了。”
苏三娘在一旁连忙把他二人搀扶了起来,对周秀英使眼色道,“秀英,还不快谢谢你乔大哥,他不怪罪你徐大哥了。”
周秀英在一旁看的着急,连忙拉着乔志清的胳膊娇声道,“乔大哥,徐大哥确实是变了,你也别再为难他了,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以后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和图书行。”
张老爹在一旁乐呵呵的坐了下来,小孙女也跟着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玩弄着手中的鸡毛毽子。
“张大哥,我也不打扰你了,保重身体,有空我再来看你。”
“那就最好,苏州的百姓刚过上一点好日子,我不想他们受什么无妄之灾,你明白吗?”
周秀英一时羞红了脸,放开手垂着头玩弄起自己的手指来。
夜身后,小村里没有一点的灯火,在月色下显的十分的幽静。村民们忙了一天,也早早的打起了鼾声。突然间一个黑影翻过了张老爹家的院墙,在徐耀那屋的房门上轻敲了几下,嘴里“呜喵”的喊了几声。
徐耀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吟道,“放心吧,以后我和你还有爹,还有小鱼儿,我们一家人会天天这么开心的。”
张老爹此时在饭堂中兴奋的喊了声,小孙女便和儿媳妇便把做好的美味端上了桌子。
“那大家慢走,恕不远送”
“当然可以,秀英妹子和二位随时可以过来,在下给你们打最鲜美的鲈鱼。”
周秀英满脸感激的看着徐耀,自然也改了称呼,心里对徐耀满是祝福。
乔志清面色平淡的冲二人吩咐了一声。
“好吧,干杯,多谢乔大哥。”
乔志清舒心一笑,回道,“不长,才一个月而已,是我这肚子又惦记起鲈鱼的香味来了,实在忍不住才过来解解馋。”
苏三娘看着周秀英嘟嘴的小女人样,不由的捂着红唇轻笑了声。
周秀英激动的率先端起了茶碗,徐耀舒了口气http://www•hetushu.com,也跟着端起茶碗,四人轻碰了下,满饮了下去。一会气氛便又轻松了下来。
乔志清说着便举起了茶碗。
徐耀抱拳面露苦涩的垂下了头,叹气一声便不再说话。
“你先到后面帮咱爹做饭,我和客人有话要说。”壮汉对身后的妻子交代了一句,待妻子离开后,回神扶着周秀英在石桌前做了下来,对乔志清解释道,“乔大人,好久不见了。”
周秀英含着泪花,点了点头。顾不上回乔志清的话,上前一步把壮汉的胳膊紧紧的抓住,长咽道,“许大哥,你还活着!”
“大人尝尝我这老头子的手艺还入得了行家的眼吗?”
“徐耀,你是怎么给张老爹认的儿子?他好像与你没什么关系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秀英,你怎么会认识张老爹的儿子?”
“乔大哥,请您饶恕徐大哥的罪过吧,我愿意代他受罚。”
二人颤抖着身子想扶着,周秀英早已哭的梨花带雨,半天情绪都稳定不下来。
几个人大快朵颐的一会便把盘底餐碗打扫个干干净净,在美食面前,苏三娘和周秀英可完全没有时间,再考虑什么淑女形象,一口接着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饿了,完全没有美食家的风范,一句的点评都没有,只能从嘴里含糊的蹦出一个个“好,好,好。”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皱了下眉,这徐耀在天地会中很有威望,当年他的主张便是北上加入太平军的队伍,这村庄的对面便是黄文金驻防的湖州,二人要和-图-书是有什么私下的联系,那苏州莫不是被人藏下了一颗钉子。
“志清,你就答应周妹妹吧,以前我可从来没见过她向谁求过情,而且还是这么娇滴滴的模样。”
“张大哥,我真羡慕你,能这么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小妹真心替你高兴。”
周秀英在一旁缓过神,也紧跟着给乔志清跪了下了,苦苦的哀求了一声。当年周秀英的父亲在上海青浦县起义,徐耀便趁势在嘉定县呼应,二人都是小刀会的骨干力量,徐耀一直像亲哥哥一样照顾着周秀英。周秀英与清军血战虹口的时候,被团团围困,全靠徐耀拼了所有罗汉党的兄弟把周秀英救了出来。两人至此相隔一方,生死再无音讯。
周秀英也不想再打扰徐耀好不容易才平静下的生活,便也跟着乔志清起身告别。
乔志清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汉子,想不到他竟是当年称雄一方的小刀会首领。
乔志清看着徐耀轻笑了声,心里对这个汉子却隐隐的有些说不上来的地方,这或许是一种直觉,而且这种直觉从来没有错过。
张老爹忙了一宿,人老了就容易犯困,坐下来便小小的迷糊了一会,听见乔志清呼唤后,连忙歉意的站起身子相送。
壮汉舒了口气,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冲乔志清单膝跪地,请罪道,“乔大人,请您治在下的叛逆之罪,刚才您也听到了,在下正是原上海小刀会罗汉党的首领徐耀。”
“大人说的不错,我从前与张老爹并不相识。那日和官军在虹口http://m.hetushu.com一战,我们罗汉党全军覆没,兄弟们只拼的剩下在下一人,在下心灰意冷便隐居于此。恰好张老爹膝下无子,在下就拜他做了父亲。大人放心,徐耀早已在七年前战死了,如今我只是张老爹的儿子张喜田而已。”
苏三娘轻笑着款款站起身子,也是行礼相别。
这清蒸鲈鱼的配料十分的简单,就是农家常用的葱、姜、蒜。但做法却非常讲究,蒸鱼前必须要用秘制的酱汁浸泡,带鳞清蒸,蒸好后去鳞片食用。这般才能既锁住鲈鱼的鲜香,又能让酱料味充分浸入鱼肉之中。没有一定的功底,一旦有一面没有掌握好,便破坏了整体的味道。
“乔大哥,这莼菜汤怎么这么好喝啊,我以前也喝过,但是却没有这般的鲜香入味。”
乔志清仔细盯着徐耀的眼睛,那里面流露的却不是普通农夫麻木的眼神,相反却有一股股精气在不断的朝外涌动。乔志清先前也来过多次,此人却都是一副老实的模样,连乔志清也未曾发现,着实让人心生防范。
“那是当然,这可是张老爹的不传之秘,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不过你想喝的话就来找你张大哥就好。”乔志清说完冲徐耀轻笑了声,问道,“张大哥,这样可以吗?”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你二人先起来说话吧。”
“莼鲈之思来喽。”
徐耀也不想生活再起波澜,便不再留周秀英在此,他心里知道乔志清是个好官,周秀英跟着他也差不了,自己还是平淡的做自己的张喜田就好。
“谢过乔大人。”
“徐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