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1章 干柴烈火

苏三娘忙于公事,好些时间没有与乔志清见面,两人独处一室时显得格外的焦躁不安,俏脸止不住的满是红潮涌动。
乔志清含着她的耳垂轻笑了声,手指在她的浑圆的大腿间游走了一圈,呼声渐粗,一层层温柔的把苏三娘的外衣褪去。苏三娘玉体横陈,吐气如兰,双腿紧夹着乔志清的大手来回的蠕动。那紧俏又带了丝成熟风韵的身材,在大红色花鸟刺绣的亵衣亵裤包裹下,更火辣异常,让人浮想联翩。在摇曳的烛光下,二人双双褪去了最后的伪装,既羞涩,又十分狂热的完成了第一次美妙的融合。
乔志清拉着苏三娘的手在卧榻上坐了下来,轻抚过她额上的刘海,满脸的关心。
“我说的是真的,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以后你身边的女人会越来越多,像晏妹妹那样绝色的美人,会天天缠着你。你还会像今天这样抱着我,和我亲热的在一起吗?”
乔志清也不心急,缓缓的把右手顺着苏三娘那丰满弹跳的面团滑到小腹。苏三娘因为平日里要和江湖侠客们打交道,穿着自然没有晏玉婷她们那般的新潮,还是清朝的妇女的传统襦裙装扮。但是那襦裙经过潘巧玉特别的设计,在腰身和袖口处特别做了束身,看上去很是性感惹火。
“呸呸呸,乌鸦嘴,我才不要做丑八怪呢。”
“这怎么可能?”
“三娘,你们华兴盟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你的样子比以前可是要憔悴许多了。”
“乔大哥,你在里面吗?”
乔志清http://m•hetushu•com提醒了句,看着苏三娘娇艳的红唇,忍不住亲吻了上去。
“辛苦你了,华兴书院的第一批党员特训班就要开课了,你要尽快的把各帮会的精英弟子都召集起来,我们要依靠的是有思想有抱负的年轻人,而不是那些靠着帮派势力鱼肉百姓的土豪恶霸。”
“三娘,你真好看。”
天色微量,冬日的阳光直射在了书房的卧榻上。被窝里此时却是满满的春意盎然,苏三娘瘫软的枕在乔志清的胳膊上,身子还是止不住的一个劲的舒爽的抽动。昨晚在乔志清的魔爪下,苏三娘就跟个小绵羊一般任由着他换着花样的蹂躏着。苏三娘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情原来还可以这般的妙不可言,让人一时飘入云端,一时跌落深谷,酥麻晕眩,飘飘欲仙。一夜间整个身子就像是洪水决堤,泛滥的不可收拾,足足折腾了五六次才昏昏的睡去。
乔志清好奇的皱起了眉头。
苏三娘说到这里便没来由的哭出声来,好似现在就要失去乔志清一样。
苏三娘杏眼微闭的娇吟了一句,纤手主动地给乔志清解开了衣扣,粉额微蹙的在乔志清硬实的胸口上轻轻抚摸了起来,娇躯也一时跟着颤抖了起来。
乔志清皱了皱眉,看着周秀英娇俏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忍。
“志清,我好害怕。”
苏三娘点了点头,细哼了声,大胆的迎合着乔志清深吻了上去。她本就是过来人,身子的反应自然和晏玉婷那般hetushu•com的处子不同。乔志清那一吻就如干柴上的一丝火星,顷刻间便引起熊熊的烈火。苏三娘本就是个炽热入火的女子,在经受罗大纲之死后,那颗冰凉的心又被乔志清重亲注满了热情,一旦动心便是倾心的付出。
苏三娘哪里经受的住这般大胆的爱抚,她与罗大纲都是再传统不过的习武之人,对这些房中之术也羞于研习。每次都是闭着眼睛跟耕地似的,呼哧呼哧两三下完事。此次碰到乔志清这个看着苍老师的爱情动作片长大的骚年,自然一触即泄,丝毫再没有矜持的余地,一时间便娇喘连连,下面润湿了一片。
乔志清自从山西出来后,就禁欲到了现在。他出来这个时代后,仗着家中的钱财势力倒也风流快活了一段时间。他骨子里还是一个遵循传统的人,若是不入洞房,自然不会随便与人行周公之礼。但是对苏三娘却是个例外,乔志清此时欲火中烧,加之苏三娘本就不是处子之身,自然没有那般的多的顾忌。如此便松下心来,不断变化着花样挑逗着苏三娘的欲望。时而在她的耳垂轻吻,时而又与她的红唇香舌纠缠。一双大手一开始就不老实的伸进了苏三娘的旗袍里,隔着亵衣不断撩拨着那两颗鼓胀的葡萄。
周秀英瞬间便又有了从前的精气神来,只是偶尔的女孩气却让乔志清替她揪心了一把。她到底是周立春的女儿,又有什么没承受过呢。
“乔大哥,你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和图书你快说啊,是不是上海方面来消息了。”
灵儿和惠儿平时住在院中的厢房里,也不知道晚上听到了什么动静,早上看乔志清的表情都有些怪异,时不时的娇羞着脸蛋捂着嘴偷笑。乔志清瞪了她二人一眼,催促着她二人赶紧上课去。这俩丫头来府中没多少日子,晏玉婷便给她二人在华兴女子书院报名上学,每日里只需要早上和晚上伺候一下乔志清,平日里就乖乖的待在书院里读书写字。
苏三娘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与乔志清缠绵在一起,没有了夜色做掩护,瞬间就羞涩的涨红了脸蛋,连忙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盖住自己满是咬痕的脖颈。
周秀英含着热泪几近崩溃,睁大了眼睛气息大乱。
“我弟弟呢?姜大哥呢?他们都死了吗?”
“睡好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安心的睡过,老是提心吊胆的害怕被官府追捕。”
乔志清看着这个穿着洋群的姑娘,才仅仅两天,就跟换了性子一样,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可惜手上的密报却是一个坏消息,乔志清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这个刚刚尝试新生活的女人。
“志清,给我好吗?我要……”
房外传来周秀英甜甜的喊声,她昨晚被乔志清抱回厢房后,一倒头便睡到了现在。
“那就好,如果你愿意,在乔大哥这里待多长时间都没有事情,上海能不回就不回去了。”
周秀英立即有了丝不好的预感,秀眉紧皱。
乔志清小心的把晏玉婷的腰带轻解了下来,那裙口http://m•hetushu.com一松便自然的敞开,在昏暗的烛光下,白皙紧致的小腹一览无余,像是用羊脂玉雕琢了一般,竟和未经人事的处子无二。
苏三娘换了个姿势,抬起身子侧躺在乔志清的胸口上,突然有些失落的吐了一句。她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比起晏玉婷她们的处子之身,自己纵使再是国色天香,也未免不是残花败柳。
乔志清早已醒来,环抱着苏三娘的娇躯抚摸着就是舍不得放手,见苏三娘慵懒的睁开眼睛,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二人起床后,苏三娘略略梳洗了下,便回了同福客栈,继续忙着会里的事务。乔志清折腾了一宿,身子也是有些虚脱的感觉,在灵儿和惠儿的服侍下,匆匆洗漱后,便出了院子游走了一圈。
房门推开,周秀英大步的踏进了屋里,欢快的在乔志清的书桌前伏下了身子,盯着乔志清俏皮的问候了一句,“乔大哥早。”
乔志清在书桌下坐下后,不知道为何事羁绊,心中总是莫名的忐忑不宁。但随后书桌上的一张密保更是让他心潮起伏,上海方面来消息了,就在乔志清带着两女到小村游玩的时候,晏玉婷寻了他半天,最后知道他的去向后,生气的把密报往桌上的公文里一塞便又赌气的离开了。
乔志清吩咐了一声,把密保捂在了手里。
乔志清带着二女回了府衙后,周秀英大喜大悲的动情过度,在马车上便打着娇鼾睡了过去。乔志清抱着她的娇躯把她送进了厢房安顿妥当,便与苏三娘回了书房里。
“早,和-图-书昨晚睡好了没有?”
“我又不做龙庭上的皇帝,哪里来的三宫六院。三娘,在你决定跟我走的那刻,我就告诉自己,要一辈子待你好。不管你变成老太太还是丑八怪,我都在乎你。”
“进来吧,秀英。”
出来混,总是要偿还的。
乔志清沉默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为了周秀英揪心了一下,此事也毕竟因他而起。他早已在战场上磨练的没有了常人的感情,人在江湖,命就跟薄纸一般脆弱。
“怕什么?我们的苏女侠也会有怕的东西?”
乔志清干笑了几声,给苏三娘抹了抹泪珠子,未曾预料到苏三娘还有如此柔弱的一面,大概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只是伪装的深浅不同而已。
苏三娘心里一暖,温柔的侧过身子伏在他的怀里,迷恋的深吸着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静静的回道,“最近又有不少的小帮派加入华兴盟,但里面的人员太过鱼龙混杂,统领起来稍稍有些吃力。不过大家的目标还是一直的,我相信只要到了起义那天,一定会群情激昂,四方响应。”
周秀英傻笑了声,又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苏三娘连忙神色认真的拍了拍乔志清的嘴,终于舒心的笑出声来。
周秀英马上面色惨白,哆嗦着身子嘶叫了一声。
“这怎么可以呢,小刀会是我父亲他们用生命创立起来的,不能在我的手里断掉。”
乔志清狠了狠心,沉声道,“李鸿章对小刀会动手了,会里的十个堂主和五百多个弟子全部被斩首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