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1章 人间炼狱

旌旗蔽日,杀声震天。
罗三元一身的轻松躬身下去。
一股股烟尘瞬间在太平军中四处升起,每一处都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碎肉残肢横飞。李秀成在浙江新招募的这些太平军大部分连洋枪洋炮的模样都没有见过,昨日还是地里面耕种的农民,今日就拿着锄头铁锹在此奋力搏杀了起来。见到炮弹飞来,完全没有躲避的意识,直愣愣的就迎了上去。一门大口径的野战炮便能肆意的收割掉数十人的性命。但这点伤亡很快就被吞没在无穷无尽的人海之中,密密麻麻的人潮还是一波波的朝城墙处涌动而来。
街口的清字军面对着数百倍于几的太平军,竟毫无惧色,在双方距离二百米的时后还趴在麻袋后面没有动静。
罗三元在闻知消息后,连忙兴奋的跑了过来,在张宗禹的身后大声禀告。
罗三元若有所思了下,跟着愤愤的骂了一句。
“是啊,不知道我们的弹药能不能撑上三日,大帅一定还有动作。你先让炮兵兄弟停止射击,留下些炮弹兴许还有大的用处。”
“这个李秀成,还真不拿这些将士的性命当回事儿。”
黄文金在听到城外的枪声后,便知道是李秀成派兵来攻,趁机率最后的一万多配备洋枪的精锐在城内呼应,朝北门方向发起猛烈的进攻。
罗三元应了一声,匆忙下去准备。
“弟兄们,胜利就在眼前,冲过去,杀光清字军,迎接忠王进城。”
“知道了,把左旅和机和图书枪联队都调上城墙,我倒要看看这伙太平军能撑到什么时候?”
黄文金冷笑了一声,心里不由的嘲讽了一句。
“乔志清,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时从街口和街尾的方向已经传来清字军大部队包围的呼喊声,这仅剩下的一波太平军就跟完成他的宿命一般,眼睁睁的剩下扛着帅旗的最后一人。
一阵的爆裂声响开之后,太平军整齐排列的洋枪阵,就犹如洋葱一样被层层的剥开。迎着那铁管里冒出的弹雨,尸体倒下了一波接着一波。黄文金郁愤的嘶吼起来,挥舞着令旗,指挥着太平军继续攻击。这些跟他十几年的老弟兄竟无一人后退,全都是面色扭曲的嘶叫着,扣动着手中的洋枪朝前迈进。
日近黄昏,残阳如血。战场上已经没有一片空地,密密麻麻的全部被血肉模糊的尸体覆盖。
与此同时,在城北府衙的方向,一场更加血腥的屠杀也刚刚开始上演。
汹涌冲锋的人海,终于在一百米开外的地方被弹雨织成的火力网牢牢阻击,再也没能超前迈进一米。一波波的人潮涌了上来,又一波波的倒下。一个时辰的进攻之后,堆积的尸体相互匍匐的垒积在了一起,足有一米多厚。城墙下如同修罗的炼狱一般,鲜血染红了大地,死神阴森的咆哮。城墙上士兵的枪管已经被打成了红色,面对着赤裸裸的杀戮,甚至有人已经呕吐了出来,但是枪响声却一刻也没有停息。
和*图*书“是,属下这就去办。”
“领命。”
黄文金呆呆的看着满街道的尸体,竟然凄惨的哭出生来。双腿一软,重重的在地上跪了下去。这个满脸扭曲的汉子,咬牙切齿的嘶声大骂一句后,拔出了腰上的军刀,狠狠的朝脖子抹了过去。
抓在太平军手里的最后一棵稻草终于沉没,大撤退毫无征兆的发生,如同水中的波纹忽然收缩一般,急速的朝着原点退缩了回去。太平军的将领在后面嘶吼着,大骂着,甚至用洋枪顶上子弹威胁,但还是很快的被淹没在茫茫的人群之中。
只是一会儿,炮声便渐渐停息了下来,却给了太平军无限的鼓舞,从人群里传来一阵阵的欢呼,高呼着“必胜”的口号,抬着云梯,撞木,加快的冲锋的脚步。
官道宽约三十米左右,不过一千米的距离。两旁的房屋已经被黄文金加固城碉堡的模样,在街面上并没有开设房门。黄文金惊奇的发现,街道上竟没有看到清字军大规模的防守部队,只是在街口处堆砌着一排装着沙石的麻袋。上面架设着黑不溜器的铁管子,后面只有清字军二三十人的人马防守。
张宗禹冷静的吩咐了一声,太平军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他要给这群陷入疯狂的人最后一击。
连续冲击了五六波的枪阵之后,一向镇定自如的黄文金此时的额头却已经被冷汗浸湿。那清字军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那铁管子开动后,从里面飞窜出来和_图_书的弹雨就未曾停歇过。清字军躲在沙包的后面,太平军的枪阵虽然不断的发射出密集的弹雨,但对清字军根本一点作用都不起,反倒一个个暴露在清字军的枪口之下,成了移动的活靶子。半个时辰的冲击过后,便有一大半的人倒在了那铁管子吐出的火龙之下。不宽的官道上堆积的尸体已经铺满厚厚的两层,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真是疯了,这样靠人数硬拼的战术还真是闻所未闻。”
在相距一百米的时候,双方突然枪声大作,几乎是同时扣下了扳机。让黄文金始料不及的事情,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眼前。竟然只有一瞬间的功夫,麻袋上面那跟不起眼的铁管子,恰似有上百发的子弹从里面喷射而出。那子弹的威力不知道比洋枪大了多少,管口像毒蛇一样吐着火红的蛇信子。
黄文金振臂高呼了一声,手下的弟兄也跟着高呼了起来,熟练的列成整齐的枪阵朝街口冲击了上去。
城外的战场上,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太平军仿佛已不知生死为何物,不管前面有多少的兄弟倒下,只顾踩着尸体埋头继续朝前冲击。
张宗禹早就派兵在城北挖沟设栏,把府衙的四面个方向团团围困。黄文金派佯兵四处出击,集中了五千的主力部队则朝拼死向北撕开一道缺口。若再穿过前面的一条官道,便是依稀可见的北城门。
“就要成功了,再一米,再一米!”
“自不量力的东西m.hetushu.com,靠这点人就想挡住爷爷,看爷爷不活剐了你们。”
前方的一个将领浑身是血的找到了黄文金,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师长,黄文金自杀了,城北已经被我们完全拿下来了。”
将领咬了咬牙哀嚎了声,端起手中的洋枪又带队冲了过去。
张宗禹神色冷淡,心里对李秀成充满了鄙视,庆幸自己没有和叔父参加太平军的队伍。
朝阳划破苍穹一跃而上,像是从伤口挤出的鲜血,腥红的笼罩着整个湖州城外的战场。
“大帅,快撤吧,兄弟们快拼光了。”
张宗禹心里盘算了下,还不能一下子把弹药全部砸进去,李秀成也许正是期盼着自己这么做,他一定还有后招。
“嘣,嘣,嘣”
罗三元凝眉站在张宗禹的身后,看着满地的尸骨,禁不住攥了攥拳头。
“属下领命。”
黄文金呆愣了下,看着最前面的兵勇已经冲到了五十米不远地方,此刻就跟一个把筹码全部压上的赌徒一样,狠狠的踹了那将领一脚,嘶吼的咆哮道,“滚回去,再轻言后撤着,杀无赦。”
太平军三十多万的人马,把湖州城的四面层层包围了起来。从高处看去,就如一群乌压压的蚂蚁从四面八方向一粒面包屑汇聚。在阵阵的擂鼓声中,那呐喊声和冲击声汇聚在一起,让大地都跟着动摇了起来。李秀成不想在湖州城耽搁太长的时间,在做好了攻城准备后,便不留丝毫余地的派出所有的大军一拥而上。
张宗禹站在城墙上和_图_书,眼睛眯成一条直线,看着那密如蝼蚁的人群,嘴角抽动了一下,满脸都是冷色。在太平军进入到野战炮的射程之后,果断的挥下了手中的令旗,城墙的四面紧连着便响起隆隆的炮响声。
黄文金紧咬着牙,双目浑圆,紧盯着最后一批太平军蜂拥而上。胜利似乎就在眼前,但又是那么的不可逾越。
城北的所有残敌被完全肃清之后,左旅和机枪联队依照张宗禹的安排马上在城墙上补充进了战斗序列。机枪联队十二挺远征机枪全部被拉到了战况最为激烈的东城门处,在两百米宽的城门楼上分散安放妥当。随着张宗禹的一声令下,那疯狂跳动的子弹再次喷射而出,毫无顾忌的如同蝗虫掠境一般,顷刻间便把前方的所有活物统统扫荡一空。
太平军不知道,真正的屠杀其实才刚刚开始。炮声停歇下来时,太平军已经闯入了城墙上,早已布好的枪阵射程范围之内。在两百米距离的时候,城墙上突然间一排排的枪声大作,对于密集冲锋的人群来说,完全不需要瞄准直接向前开上一枪便能打中一人。一阵的枪响声过后,顷刻间冲在最前面的第一波人便应声滚落在了地上。身后的人群猝不及防,踏着尸体继续涌了上去。第一波人潮在密集的弹雨面前,就如薄纸一般,丝毫没有防护的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看来大帅说的是对的,李秀成的确不想在湖州城久留,才如此的求战心切,想一口气吞下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