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6章 天亮了

“大帅,我们得赶紧发兵北上了,若是真让清字军夺了宜兴,我们可真成热锅里的饺子了。”
瞬间在夜色中似有十几道火龙从机枪口上喷射而出,弹壳也跟着像是爆米花一样弹跳了出来。冲在最前面的太平军手中挥舞着刀棍,瞬间被子弹撕裂。只是听到枪响,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有上百人倒了在枪口之下。冲击的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全部掉头后撤,慌忙逃命。
王佐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看着李世贤焦急的面容,也自知是遇到了大事。不过他却没有心思细想,现在洋枪都被大火烤的差不多了,他报仇心切,心里惦记的可都是怎么找清字军报仇。
“私自后撤者,杀无赦。”
“什么?”
王佐大吼了一声,率先站起身子。
“滚,都给我出去,一帮废物,一帮废物!”
“王旅帅他,他阵亡了。”
座下的一个老将抱拳请命,李秀成在双林镇汇军的时候,已经把心中的想法通知了各将,众人都知道此次北行的目的地便是南京,自然也都清楚宜兴的重要性。
徐耀一如往常的站在沙堆的后面冷面而立,湖中村的村民被屠杀一空后,徐耀的心就依旧彻底的死了,面对着人命也冷淡的跟此时的寒冬一般。在街道上燥乱的太平军冲击到机枪的有效射程后,大声的下达了开枪的命令。
李世贤也是面色急切的追问一声。
后撤的太平军惊恐的对着自己的洋枪阵瞪大了眼睛,被一排排密集的子弹瞬间打成了筛子。
www.hetushu.com佐的一个手下眉头紧锁的提了句建议,府衙的四周不知道埋伏了多少的清字军,他还不想跟着王佐送死。
“属下现在就回去,通知所有的将领,就说府衙里藏着黄大帅留下的上百万库银,您这么着急的攻打府衙,就是为了抢先夺下那一批库银。属下相信不出一会,这群贪得无厌的将领必然全体而动,奋勇往府衙冲击。
“可是这城中的清字军眼看着就要被消灭了,本王不想这么就放弃了。”
“妈的,一群软蛋。洋枪旅,我们自己上。”
逃兵门似乎习惯了这句威胁,左右都是死,众人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朝自己的洋枪阵涌了上去。
“哦?什么办法?”
王佐从逃兵大吼了一声。
街道顶头的二层商铺被王佐派人浇上油汁点燃,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时直冲天际,把整条街道都便成了红色。街道的尽头便已能看见府衙后院的院墙,这条近道也是王佐刚刚派人打探知道的,离府衙也就隔着一条街。
传令兵涨红了脸,嗫喏的回了一句,不过在夜色里也看不出来。
一夜无眠,李秀成疲倦的睁开了双眼,仿佛一夜间衰老了十岁。冲门外的传令兵嘶哑的吩咐一声,“通知各将领在东门外整顿兵马,湖州我们不要了。”
“弟兄们,胜败就在今晚,杀光清字军,老子重重有赏。”
“清字军杀来了,清字军杀来了。”
王佐眼睛也没眨一下,冷冷的挥下了手中的军刀。
城北已没有和*图*书一支组织有序的军队,溃败声响彻天际,满街道都是混乱不堪的太平军,在夜色中打着火把,都跟着朝人多的地方逃窜。火龙慢慢汇聚,最后竟全部涌出了北门,这才慢慢的在城外安静了下来。
“不清楚,听说是宜兴传来的消息。”
众将面面相觑了一番,涨红了脸唱了声诺,都小心的退出帐去。李世贤也不敢在身边找刺,连忙跟着退出帅帐,带着北城部队的师帅们跨马奔到了前线,整顿逃兵。
洋枪旅刚用过了晚饭,都是满身的力气,大吼着跟着王佐一一站起了身子。
“拼了,给兄弟们报仇。”
众将都是一脸惶恐的跟着站起了身子。
太平军与清字军交战了一天,此时都各自停歇了下来,升起火堆围坐在一起驱寒取暖,用起干粮来。
李秀成的话音刚落,帐外就狼狈的涌进一个浑身是血的将领,跪在地上不断哀嚎道,“不好了,大帅,北城的清字军全线反攻了,弟兄们都被打出城外了。”
王佐的洋枪阵眼看着就被后撤的其他旅部冲散,但此时已距离清字军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已经达到了洋枪的射击范围内,王佐不想放弃,在此时下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命令,“洋枪旅,开枪。”
王佐惊奇的看着这个手下,以前也不知道他脑瓜子这么灵活,连忙吩咐他下去准备。
“冲啊,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
王佐适时大吼了一声,冲天鸣放了一枪,随即北城陷入了一片大乱之中,进攻的呼喊声m.hetushu.com此起彼伏。众旅部都拼命的朝府衙冲击过去,有的旅部找到王佐所在,直接抢先朝街道尽头冲击过去。整个狭长的街道一下子在三百米的距离里塞满了一千多人。
“什么事?没看见我这里腾不开身吗?”
“宜兴?”
夜风呜咽,寒气逼人。
李秀成终于歇斯底里的大吼了出来,脸上的青筋暴露,把面前的茶几一挥手打翻在了地上,精美的瓷器霎时碎了一地。
那将领看着李世贤说完,趴在地上就号啕大哭了起来。
李秀成满心的不甘,本想着冲清字军的装备而来,谁知道占领城墙后,那两百多门的大炮竟被张宗禹不知道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而且胜利就在眼前,怎么就能让他咽下这口闷气。
“请忠王保重身体。”
李世贤满心浮躁的大喝了一声,他坐在此处压阵,太平军还是发生连连溃散后撤的情况,要是他离开,都不敢想象还有没有人敢进攻一步。
太平军淋了一日的大雨,此时正值深冬,虽说湖州地处江南,但在夜晚温度急剧下降,还是让人止不住打着哆嗦。
“侍王,大帅急唤你过去。”
李秀成大声咆哮了声,刹那间心如刀割,捂着胸口重重的倒在了帅位上。
“什么!天又亡我大将啊。”
“好主意,就这么办,你现在就去做这件事,我们要是一起行动,那清字军必定坚持不过今晚。”
“旅帅,属下有一个办法能让外面的人马协助我们一起进攻。”
院墙前堆着一整排的沙袋,清字军此和_图_书时已在沙袋的后面严阵以待。而防守此街的正是徐耀率领的远征机枪联队。王佐不知道,那枪管如同小口径野战炮管粗的东西,就是后师一战的绞肉机,马克沁机枪。不过被戴远征发明出来后,已经命名为远征机枪了。王佐的兄弟黄文金就死在这个铁管子之下,那会,黄文金带了五千多人。而王佐此时只有三百多人。
传令兵在混乱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找到了李世贤,连忙大声禀告。
其他旅部的人马可都没有这般的热情,此时疲倦已充斥了全身,如果不是地上被雨水浸湿,恨不能现在就滚在地上睡上一觉。况且王佐不过代为行使师帅职权,终将都是满心的不服,只是爱答不理的看着热闹,并没有动身。
徐耀望着对面那个屠杀自己人的冷血将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双方在一百米的距离内,终于血腥搏杀在了一起。洋枪阵打出的子弹完全靠密集的火力网密布精度,对于百米外躲在掩体后面的清字军机枪联队毫无作用,只是凭填些声势。而清字军的机枪发射出的子弹却让王佐在临死前,狠狠都见识了一下。那子弹制成的火力网密如蝗虫、快似闪电、准似百步穿杨。太平军剩下的三百多人一和他们交上火,便毫无反击余地的被从中间撕裂,一层层的倒在了枪林弹雨之中。在清字军的机枪停歇下来时,街面上随即跟着陷入了死寂之中,王佐死了,把钢刀插在地上抵住身子,硬是没有倒下,眼睛瞪得跟个铜铃一般,断气时也没能合住。
王佐看和_图_书着前方街道上的防御工事,心里犹豫了下。
夹杂在洋枪阵和机枪组成的火力网里的太平军,被前后夹击,剩下五百多的人只用了几分钟便死在了血泊之中。
东门城墙上,李秀成的军帐中鸦雀无声,众将听到宜兴失收的消息后,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众将都跟着跪下了身子,抱拳齐呼。
那手下抱拳领命后,匆匆退下身去。果然如他所言,不到本个时辰的功夫,府衙周围几个街道都两起了通明的火光。不断的有房屋腾起熊熊的火焰。整个湖州城的夜晚都好像被照成了白昼。
李秀成大吼了声,拍了下椅背站起身子。
东升的旭日划破天际直射大地,整个湖州城也从昨日的阴冷中解脱出来,雾气被一扫而空,空气中都满是阳光的味道。
王佐愤愤的大骂了句,带着洋枪旅剩下的三百来人抄后路,在府衙后院的街口上排成整齐的枪阵准备冲击。
众将也都各怀心思的点了点头,都在盘算着怎样的情况对自己有利。
李世贤心里盘算了下,一下就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站起身子跨上马后吩咐王佐严防死守,让他代为行使师帅的职务,统领北城的各旅帅。说完就挥动马鞭朝帅帐奔驰而去。
城北的大溃散也同时发生,其他街道冲击的太平军面对张宗禹率领的刺刀阵,一击溃散。他们本来就为了趁乱大捞上一笔,哪里有什么战斗的欲望。一看见清字军那杀气腾腾的架势,就只剩下逃跑的心思了。
“砰,砰,砰”
“那王佐了,他是干什么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