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5章 苦命鸳鸯

“盟主谦虚了,盟主的眼光如炬,老朽岂敢造次,是盟主赢了。盟主是要现银还是银票?老朽这就给你分彩头。”
“是我的哥哥,公子说的不错,还请公子救救我和杏子,我以家族的荣誉保证,回到日本后,一定会好好回报公子。”
“那德川庆喜就是你的哥哥了?”
乔志清一时就拉下了脸,不过却没有发作,而是冷冷的看着大汉问了一句,“他们怎么得罪你们了,大半夜的想闹出人命吗?”
夜半时分,整座红楼也渐渐从燥动中平息了下来。乔志清睡的正香,突然一阵阵的啼哭声在旁侧的房间响起,接着就是噼里啪啦摔打的声音,夹杂着无助的惨叫声。
“是,公子。”
乔志清看着他二人轻笑了声,这个德川庆喜是日本德川幕府的最后一位将军,明治天皇就是把他给打败了,才开始日本的维新变法。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个柔弱的弟弟,为了一个女人竟瞒着家里人,不顾性命和身份跑到中国来。这对苦命的鸳鸯看来是还没有经过家族的同意,不然依照德川家族在日本的势力,不会连一个女人都救不回去。
“站着说话吧。”
乔志清笑了笑,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在蒋万山的侍候下带着荣禄和黄飞鸿三人出了赌场。
那个身穿和服的女子见大汉们出门,连忙匍匐在乔志清的脚下,用她那不标准的汉话,磕头致谢道,“多谢公子相助,多谢公子相助。”
“蒋长老,刚才你没www.hetushu.com有开骰宝,是故意给晚辈留着面子了吧?”
乔志清豪爽一笑,说着就带着几人在门口坐上了马车,去了金匮城最大的娱乐会所,蓬莱会馆。
“多谢大哥,大哥以后有用的上小弟的地方也尽管开口,小弟别的本事没有,在京城还是能为大哥说几句好话的。”
刚进了红楼就是两排的身着黑色薄纱的年轻女子弯腰行礼,乔志清身后的几人跟胜保第一次来玩时的表情一样,都是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一排排的乳房和大腿,身子一下都软的直不起腰来了。里面的游客早就在一楼圆厅的卧榻上坐好,就等着好戏的开始。
黄飞鸿在门外正打着盹看护着他,一听到踹门的声音连忙睁开眼跟着乔志清进了房里,护在他的身边。
和服女人细声回了一句,垂着头小心的立起了身子。那日本男子此时也缓过的精神,冲乔志清抱拳称谢了一下,在和服女人的身边沮丧的站立了下来。
“我交兄弟就图一高兴,什么报不报答的,这就跟大哥见外了。”
房子里面的人都跟着大惊了一下,里面最少有七八个大汉,对着一个瘦弱的青年拳打脚踢,那青年显然是东瀛人的打扮,额头上的头发被剃成秃头,脑后绑着小辫子,满脸是血的躺在墙角上抱着头胡乱的挣扎下。身边有一个身穿日本和服的女子不断的磕头为他求饶着,脸上挂满了泪珠子,花容失色。
乔志清看着眼和图书前的这个清秀的日本小子,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叫什么名字?行有行规,既然花不起钱,就趁早离去,干嘛要赖在这里面自讨苦吃。”
“你们起来吧,这个不是问题,天亮后我便带你们离开这里。”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下,冲黄飞鸿吩咐了一声。他此次来蓬莱会所完全就是为了陪荣禄高兴,不想招惹的四邻皆知。晏玉婷要是知道了他去了这种地方,肯定在家里头就闹翻天了。想完就让黄飞鸿把银票给了大汉,大汉冷笑着接过了银票,啐了口唾沫,嘲讽道,“得嘞,算着东洋人走运,我们走。”
年轻人的汉话说的要比女人标准的多,怜惜的看着身边的女子,竟无助的掉起眼泪来。
“公子好,我叫德川庆喜,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山田杏子。几个月前他被我们日本国的人贩子拐卖失踪,我托人找了好多的关系,才查明她被卖到了这里。三日前我瞒着家人独自前来,想把杏子给救回去。但是我们商量了三日都没有办法,在这里还花光了银两,这才被刚刚的那些人揍了起来。”
大汉冲乔志清挥挥手,不耐烦的作势又要朝日本青年的脸上踹去。
蒋万山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下,抱拳问了一声。
乔志清点了点头,从怀中把刚才下注的十万两银子递给了荣禄,称赞道,“刚才全靠荣兄弟哥哥才大赚了一笔,这点东西,兄弟拿去玩吧。”
乔志清对这些节目不感兴趣,本来这些东西也hetushu•com是他从未来带过来的。跟荣禄转了一天,倒是有些累了。让老鸨在二楼开了个房间,自己就独自先去睡了。荣禄在离开乔志清后,便更加的放开了手脚,刚刚才拿了乔志清十万的赏钱,自然要把这里的东西尝个遍。
乔志清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年轻人又问了句。
这蓬莱会馆经过三四次的扩建,规模又比初建时不知道又大了多少。里面的姑娘如今也有上千人之多,全都是姿色姣好的年轻女子。来自东瀛的姑娘占了多半,她们从心里面热爱这个行业,在这里的收入要比在东瀛高出百倍,乔志清也严禁各会所克扣这些女人的工钱,所以她们在这里也过得很舒心。游客们很喜欢让这些东瀛女人服侍,她们时而像小猫一样温柔,时而像狐狸一般放荡,让人在被伺候的时候,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成仙感觉。
“哎吆,这是从哪个茅坑里蹦出块石头来,竟来搀和我们蓬莱会所的事?”
“乔大哥,刚才的彩头那老家伙给你兑现了没有?”
年轻人惊喜的看着乔志清,眼中放佛有了一丝的希望。
待大汉们都出了门后,乔志清便吩咐黄飞鸿在门外看守着,自己在红木圆桌前坐下,端起茶壶斟了碗茶水,大口的满饮了下去润了润嗓子。
“慢着,不就一百两银子吗。飞鸿,把钱给他们。”
“这事其实也不大,这日本小子在我们这里好吃好喝的玩了三日,身上的银两也花光了,还欠了www.hetushu•com我们会所一百两。你要是真想管这闲事,就把这钱付清了,我们现在就走人。要是你出不起这银子,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妨碍大爷们办正事。”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出来冲乔志清怪叫了声,看样子是这几个人的头目。
乔志清拧头上下端详了这个女子一眼,只见她柳眉杏眼,红唇细颈,身姿柔若无骨,皮肤白嫩滑腻,一身的和服刚刚盖住了细臀,一叩头便充满弹性的跳动出来,让人忍不住就跟着躁动不安了起来。
“算了吧,我要是敢收你的银子,三娘知道了还不把我杀了。银子华兴盟留着用吧,本盟主不缺那点。时候也不早了,就此告辞,有空专门找蒋长老讨教赌术。”
乔志清暗吸了口气,压了压丹田的火气。
黄飞鸿三人主要人物是负责乔志清的安全,他们虽是习武之人,但都是接受中国传统的思想长大,自然也视这些东西为洪水猛兽一般,硬是耐住了心中的躁动,克制了下来。在乔志清的客房旁边开了间屋子,轮流护卫乔志清的安全。
“公子说的没错,在下正是水户藩主德川齐昭的第十子,公子听说过在下的家族?”
荣禄打开银票,差点惊晕了过去,这可足足有十万两,自己做梦都不敢梦见这么多的银子。
一行人进了会所的大门后,乔志清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而是让老鸨领着一行人四处参观了一番。黄飞鸿三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进门便有女人的放浪的叫声回荡和_图_书在会所硕大的花园中。此时天色已黑,不管是湖水的红船上,还是用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山,隐约而见的都是赤条条的男男女女。一路走过,黄飞鸿三人几乎就不敢抬过头,都是满脸燥红的紧跟在乔志清和荣禄的身后,过了虹桥,进了湖上的红楼之中。
荣禄分得了一万两的银票,高兴的还是合不拢嘴,出了门后,故作关心的问了乔志清一句,想再讨点好处。
女人边听边抹着泪珠子,不过咬着牙就是没哭出声音,娇弱的不断的抖动着肩膀。
乔志清恍然大悟,方才还沾沾自喜,满以为看穿了老头子的把戏,岂不知人家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乔志清的心中一阵阵烦躁,胡乱穿上了衣服,出了门后一脚把旁边的房门踹开,大喝了一声,“大半夜的都在这里鬼叫什么呢?
“德川庆生?你是德川家族的人?”
那日本青年被打得鼻青脸肿,口吐鲜血,身子躺在墙角不断的哆嗦着,确实只剩下半条多命。
乔志清横了年轻人一眼,转过头端起茶碗又大喝了一口。
年轻人听到乔志清提到自己哥哥的名字,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拉着山田杏子的手给乔志清跪了下来。
乔志清笑着示意二人起身,他心里忽然抓住了一线的光亮。这傻小子既然是幕府的人,要是蓄意培植强大的话。明治天皇在日本就翻不了身,也不会开始任何的变法图强,那对以后自己殖民日本的计划,可是百有利而无一害。
“一拉下一马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