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0章 认祖归宗

乔志清然丫鬟泡了壶茶水上来,给对面的侄子和自己各满了一碗。端起茶碗小抿了一口,饶有兴趣的看着乔耀光。
祷告仪式完成后,乔山杏的名字便写入了族谱里,列在了乔志清的父亲乔全美的支系下,排行老四,大哥乔致广、二哥乔志远、三哥乔志清。
乔志广当着乔志清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得忍了忍,咽了口气坐了下来。
乔光耀欢喜的看着自己的小叔,依着他的身边坐下,连连哀求道,“小叔,你这次回苏州一定要把我带走,我爹他见了我就想打我。”
“好,有志气。看来我当初把你调到山西是找对人了,你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材料。”
马荀负责筹建的太原钢铁厂,就落座在太原城的北部,紧靠汾河岸边。全厂初步规划,包括生铁厂、贝色麻钢厂、西门士钢厂、钢轨厂、铁货厂、熟铁厂等六个大厂和机器厂、铸铁厂、打铁厂、造鱼片钩钉厂等四个小厂。基本上就是照搬历史上张之洞在汉阳创办的中国第一个钢铁厂。经过乔志清在朝中的不断斡旋,太原钢铁厂如今已经破土动工,主要的厂房、锅炉、炼钢炉,等主体工程修建完毕,开春后生铁厂便可以投产运营。
“主……席?”
乔耀光更是激动的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此次去苏州华兴书院培训的党员,都是府城分舵的重要人物,自己这种会口身份的党员还远远轮不到。原来还想瞒着乔志清搭个顺风车自己到苏州找华兴书院受训,搞了半天人家全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且这个朝廷http://m•hetushu.com的大官,竟然还是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华兴党的主席。
“少爷,可算又见到你了。”
乔耀光连忙求饶,大喊着就躲在乔志清的身后。
乔志清干笑了声,对大哥道,“大哥,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房睡了。让光耀住我房里,待会我帮你教训他。”
“耀光,我听你父亲说,你原来跟他提到过要把咱家的田地分给穷人们,有这么一回事吗?”
乔山杏拱手作揖后,便迈着小步子退了出去。乔志清合上门后,便褪了鞋子在炕上盘腿坐了下来。自从乔志清南下后,这里一直有丫鬟过来打扫,还和刚走的那会一个样子。乔志清还记得去年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场景,醒来时就躺在这个炕上,看着旁边伺候的丫鬟,还以为是哪个剧组又在这里拍《乔家大院》呢。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拉着人家丫鬟的手,就要找人家要签名照。看着他胡言乱语的样子,差点把小丫鬟吓个半死,还以为他得了场大病,被怨鬼附身了呢。
乔志清和乔山杏下了马车后,马荀连忙应了上去。
“你这臭小子,你还有脸回来,看老子不打死你。”
“这个……”
三人寒暄了一会,马荀便带着一行人进了厂中,在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工地上参观了起来。
乔耀光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乔志清和亲兵抵达钢铁厂后,马荀早已得到消息,亲自在厂子门口等候着乔志清,满脸都是激动。
乔山杏回了句,又开始乐了起来。
乔山杏听http://www.hetushu•com到夸赞后不由的红了下脸,冲乔耀光道了声谢谢,便垂着话。
“小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好了,大哥,你就别责怪他了,耀光不还是个孩子吗。”
乔志清摸了摸他的脑袋,摊开被子,给乔耀光扔了一条,两人并排各怀心思的睡了过去。
“你是不是加入了华兴党?”
当乔志清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的饿了三天后,终于明白自己是回不去了。只得灰溜溜的出来晒了会太阳,呼吸了下外面纯净的自然空气,慢慢接受起了这个身份。
“乔小姐好。
“就依你吧,这混账东西,我是教不好他了。”
乔志清笑着陪了他几杯,喝完后在女眷席上唤上了乔山杏,告别了众族人后,三人一同回了乔志清的院中。
乔志清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乔山杏欢快的模样,心里也跟着轻松了起来。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的楚楚动人,纯净的就跟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一般。
乔志清回家的消息一夜间传遍府县各地,在开宗祠的仪式结束后,门外便有周边各府县的官员前来拜见。乔志清对这些鱼肉百姓的地方官一点好感都没有,便让下人一一的回绝。在家里又与当地的几个相与谈了些生意上的事情后,第二日便带着乔山杏和亲兵上了府城太原。
马荀爽朗的大笑了声,黑黝黝的脸上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他整日里在工地上风吹日晒,有时饭都吃不上一口,硬是带着一帮什么也不懂的工匠们,在洋人的指导下,渐渐的成熟起来,把和*图*书钢铁厂一砖一瓦垒建起来。
“说什么呢,她是本少爷的失散多年的妹妹。”乔志清笑着一把推开了他,把山杏唤了过来,介绍道,“山杏,这位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英俊潇洒的马厂长。”
乔耀光犹豫的垂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乔志清。
乔志广长长吐了口气,做下身子又喝了几杯闷酒。
乔志清理解乔耀光那种积极求进的心里,但是年轻人总是过于浮躁,还是需要在社会上打磨几年。
“马厂长好。”
乔志清看他犹豫的样子,便猜出了一二。
乔志清笑着连忙护起了侄子。
乔山杏一路高兴的合不拢嘴,一口一个“哥哥,哥哥”的喊着乔志清,喊完捂着嘴又偷偷的笑了起来。
乔志清高兴的和马荀拥抱了下,看着眼前这个又黑又瘦的青年,哪里还有在苏州担任中师师长时的风度。
乔志清顺着呼声看去,只见一位青年正从门外欢天喜地的窜进了大堂里,满脸的汗珠子直流。正是乔志广的儿子,乔耀光。
乔志清笑了下,冲乔山杏吩咐了一声,便让门口的丫鬟把她带了下去。
“哎,爹,我错了,我就是回来跟你道歉的。”
“这样就对了,快睡吧。等过了元宵节,你就去马荀那里工作去,好好干,小叔可会一直关注你的。”
马荀也抱拳回了一礼,心里暗自嘀咕了下,少爷真是低调,泡妞就泡妞吧,还打着妹妹的旗号。看这姑娘对乔志清含情脉脉的眼神,是妹妹才怪了。
这件事说来也是倒霉,他和几个同学放假来此处旅游,在这里发现了乔hetushu.com家当时储存银子的秘密银库,就自告奋勇的下到里面寻宝去了。没想到一下到银库里就一命呜呼了,那里面常年不见阳光,充斥着大量的二氧化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魂魄就穿越到了乔家那个病怏怏的三公子身上。
“哥哥,我没事。”
“好吧,一切都听小叔的吧。”
“这有什么,你小叔我就是华兴党的主席。你要我带你去苏州,不就是想参加华兴书院的党员培训吗?”
“耀光,其实你用不着去苏州。目前马荀刚刚在府城开办了一家太原钢铁厂,我觉得你在那里会有更大的作为。”
乔志清看他从上次兵乱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也衷心的为他高兴起来。
乔志清淡淡的回了一句,心里暗自感叹苏三娘的能力。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党员发展到了山西,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乔耀光一路上盯着乔山杏看个不停,一进乔志清的卧房,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褪了鞋子就在炕上坐了下来。
乔山杏满脸的紧张,小心的跟在乔志清的后面心里忐忑不宁。过了今日,自己可真的是改名换姓,入了乔家的族谱了。不过这兴许也是上天的恩赐,自己在日本的那个家也从来都没爱惜过自己,还协同人贩子把自己卖到了中国。要不是乔志清,自己也许就永远的在蓬莱会所里,被那些臭男人们糟蹋作践了。可为什么心里总是感到一阵阵失落呢,难道做乔志清的妹妹不好吗?
“算了,看在你三叔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下次再敢跟着那帮学生胡闹,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山杏,旁边m•hetushu.com的客房已经收拾好了,你过去早点睡吧。明日一大早就要开祠堂,你要起的早点。”
乔耀光寻思了下,一脸的失望。看着乔志清坚定的表情,也不敢反驳。他是华兴党的主席,比苏三娘总理还要大上一级,他的吩咐,自己哪里能说半个不字。
马荀并没有见过乔山杏,还以为乔志清在苏州又觅了新欢,一脸荡漾的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声问道。
乔志广一听气的又站起了身子。
乔志广一下恼怒的站起身子,一把拉过乔耀光的胳膊,就要揍他。
“少爷,这位姑娘是谁啊?您从哪里又找了这么一位?”
“少爷,你说的哪里话,我马荀就算还有一口气在,就要看着这个钢铁厂运营起来。”
乔山杏也不认生,款款的微笑着作揖行礼。
“这位就是山杏姐姐吧,长的真好看。”
天一亮,乔志清便叫醒了乔光耀,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漱妥当,便带着早已在屋中等候多时的乔山杏去了乔家祠堂。
开祠堂的仪式由乔家的三位叔父辈的族长主持,在一系列的焚香祷告后,众人行三跪九叩之礼。然后祠堂门打开,乔山杏对着事先写好的铭文冲祖宗的排位朗声祷告道,“我,乔山杏。今日认祖归宗,从今日起,生是乔家的人,死是乔家的鬼,特此祷告先祖,望祖宗之灵在天护佑。”
乔志清还以为她生病了,连忙用手捂了捂她的额头,关切的询问了一声,“山杏,你没得什么病吧?”
“马荀,你可比离开我的时候瘦多了,怎么样,还能坚持的住吗?”
“你这臭小子,还学会向人告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