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1章 闯祸了

“后来胜保见我一个人在房里,就色胆包天的想要非礼我,我一时生气,就把他给杀了。”
“少爷放心,太原城中不过八九万的兵马,有三万多的八旗兵,五万多的绿营兵。这些个军队不光武备松弛,而且装备十分的老旧,还都用着大刀、长矛、弓箭,稍微先进一点的就是打鸟的火铳,战斗力并不值得一提。”
晏玉婷瞪了个大眼,紧盯着乔志清的表情,小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好了,别装可怜了。带我去见见荣禄,此事还有补救的余地。”
乔志清凝眉沉思了一会,突然笑了一声,捏了下晏玉婷的小鼻子,抱着她站起了身子。
晏玉婷可没有乔志清那么能忍耐,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好说好劝的让二人离开,可谁想到这胜保是色胆包天了,竟然欺负到自己的头上,刚见胜保冲上来,就拿出了书桌里的驳壳枪,对着胜保的胸口就扣动了扳机。
荣禄就是这样一个等死的人,每日里虽然有好吃好喝的,但是只要门外一有动静,就以为是晏玉婷派人来杀自己了。他那日里可见到晏玉婷枪杀胜保的眼神,就跟杀一条狗一样,脸上没有一点的担心和犹豫。
苏州府此时确实出事了,就在乔志清在太原府巡视钢铁厂的这天,胜保正好带着一队的亲兵护送荣禄回苏州城。荣禄在金匮城花天酒地的逍遥了半个多月,这才猛然记起来苏州的时间是有点长了,不知不觉连新年都过去了。因为怕朝廷怪罪,hetushu.com便回了苏州向乔志清辞行。
“那荣禄呢,荣禄死了没有。”
晏玉婷恭顺的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荣禄胆小如鼠的样子,不由的捂着小嘴轻笑了声。
乔志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在圆桌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荣禄一听是乔志清的身影,连忙装着胆子伸出脑袋看了一眼,这才哆嗦着身子从桌下钻了出来,在乔志清的面前面色惨白的坐下了身子。
乔志清走后,晏玉婷便搬进了书房里办公。在荣禄让亲兵通传求见后,晏玉婷便让荣禄和胜保进了书房。在晏玉婷的一番解释之后,二人这才得知乔志清不在苏州的消息。胜保的胆子一下大了起来,满是色心的盯着晏玉婷的娇躯上下看个不停,嘴里不断的说着荤段子挑逗着晏玉婷。荣禄在一旁脸上无光,拉起胜保就要出门。毕竟晏玉婷是乔志清的女人,要是让乔志清知道了,那还不得无故惹出事来。
荣禄端起桌上的茶壶大饮了一口,压了压惊后,满脸苦涩的冲乔志清哭诉了一声。
晏玉婷的枪声一响,胜保在门外的二三十个亲兵便知情形不对,举着洋枪就要往院中冲击了过来。
“世杰要来吗?那就太好了。要是世杰在,别说是防守太原府的兵马了,就是全山西的兵马都过来,也能守得住。只是没有朝廷的调兵令,世杰能在此处驻防吗?”
人有时候面对死亡的时候并不害怕,但是却害怕等死。因为面对死亡,只要一闭和图书上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但是等死的话,你永远对生存抱有一线的希望。那种整日里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滋味,能活活的把一个人给折磨疯了。
晏玉婷柔弱的垂着头,故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会说的。”
胜保的八旗军早就习惯了没有主帅的日子,在金匮城时,胜保就天天躲在天上人间一条街里逍遥,在苏州传来消息后,众将士更是放开了胆子,正大光明的出了军营,在金匮城里快活了起来。
马荀一脸疑惑的看着乔志清。
“我就知道乔大哥有办法,早知道你那么不在乎那个狗东西,我当时就应该连荣禄那个王八蛋也杀了。”
马荀满不放在心上,他回山西后便整日里混迹在府城的衙门里,筹办钢铁厂的事宜,上下的打点关系。城中的军备情况自然十分的清楚,那群兵大爷平日里也不操练,拿着朝廷的兵饷,不是在烟管赌场里逍遥,就是在烟花柳巷中快活。这些人在大街上欺负个老百姓还成,要是真上了战场,怕是听见枪响都尿裤子了。
“你走以后,荣禄就带着胜保来此向你辞行,我就接见了他们。”
乔志清略略在心里估算了下,太原是京畿要地,城池都是由八旗兵和绿营兵驻防。山西这些年并没有大的反叛势力出现,因此也没有一个有实力的团练武装形成,战斗力低下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情况和淮湘一带完全的不同,而且和_图_书因为山西的经商气息浓厚,大多山西子弟并没有出仕做官的传统,所以便形成一个团练的真空地带。
乔志清一路未做停歇,昼夜不停的赶路,终于在一周后踏上了苏州河的渡口,刚回到府衙,晏玉婷就慌张的苦着个小脸迎了上来。
“马荀,这太原城中的兵马战斗力如何?。”
乔志清自信一笑,与众人在厂子里巡视了一圈,便辞别了马荀的再三挽留。趁着天色还没有黯淡下来,就踏上了返回苏州的旅程。苏州城的情况复杂多变,晏玉婷还没有掌控全局的能力。乔志清在外面多待一天,便有一天的变数。
荣禄抱着头歇斯底里的闭着眼睛大吼了一声。
胜保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对晏玉婷惦记已久,好不容易等到乔志清离开了苏州,就算是强占了晏玉婷,乔志清回来也生米煮成熟饭了。自己手中好歹也有十多万的八旗兵马,乔志清要吞下自己也得掂量掂量朝廷的反应,他还能为了一个女人和自己这个结拜大哥翻脸了。想完就喝令荣禄关上房门,冲上前就对晏玉婷动手动脚了起来。
“行了,出来吧,是我。”
“后来呢?”
院里的亲兵也早已结成队形,只听书房冲出的晏玉婷一声令下,便“砰,砰”的开枪射击。正在府里巡逻的一队亲兵也立即加入了战斗,里外夹击,只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那二三十个亲兵便全部倒在了枪口之下。幸亏荣禄反应的及时,早早的趴在了地上,才躲过了一http://m•hetushu.com劫。
晏玉婷开枪后,就知道闯了大祸。在吩咐亲兵把胜保和手下的二三十手下挖了个深坑填埋了之后,把荣禄好吃好喝的软禁了起来,对外严密的封锁了消息,谎称乔志清在苏州款待胜保和荣禄,暂时就不回金匮城了,并下令清字军的各将领做好平叛的准备,一旦金匮城的八旗兵有叛乱的动向,便立即发兵镇压。剩下的时间就只等乔志清回来收拾烂摊子。
在乔志清带着晏玉婷推开房门走进荣禄的房间之后,荣禄再一次猛然的心跳了一下,崩溃的在桌子下面躲了起来。
“放心吧,不出一个月,朝廷就会求着王世杰调兵至此的。”
乔志清登上了厂内的一座瞭望塔,环顾了下四周的地形,除了一面紧邻汾河外,三面都是开阔地,并不是防守的好地方。
乔志清满不在意,让乔山杏下去休息后,带着晏玉婷便回了书房。
晏玉婷终于松了口气,吐了下舌头,乖乖的领着乔志清去了关押荣禄的厢房。
太原城距离京城的西大门,大同府,不过百十里路。要是在此处安插一支清字军的力量,一旦和清廷翻起脸来,山西便是进攻清廷的前沿阵地。防便可以扼守京城门户,攻便可以直捣龙庭。当初派王世杰和顾云飞借着剿灭回军的名义挺近西北,也有这个意思,也是时候把王世杰的新二师从陕北调过来了,在山西这块地方,还没有军队是新二师的对手。
乔志清出人意料的一脸的平静,平静的就好像这事情根本www.hetushu.com就不算个事情。
晏玉婷抽泣的说了一句,抹着小鼻子略顿了下。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拉着晏玉婷的小手在腿上坐了下来,给她抹了抹脸上的泪珠子。
“马荀,钢铁厂事关重大,一切都交给你了。我回苏州后,会尽快调派世杰来此协助你,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荣禄让我软禁在厢房里了,没人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没有亏待他。乔大哥,你骂我的,我给你闯了这么大的祸,朝廷一定不会轻饶了你的。”
晏玉婷看到乔志清的那刻,多日紧绷的神经立即松懈了下来,眼泪簌簌的就挤出了眼眶。
“乔大哥,此事都是胜保一人所为啊,跟小弟没有关系,小弟就是有天大的胆子,要不敢打嫂子的注意啊!”
“八九万?和我想的差不多。”
乔志清眼中一片澄明,看着马荀笑了笑,与他一起下了瞭望塔。
“乔大哥,我给你惹麻烦了。”
钢铁厂全部采用洋人最新式的钢筋混泥土建造,占地有十个足球场的大小。完全就是按照一座军事要塞设计的,围墙足有三米多高,一尺多厚,上面设有专门的射击口,和铁丝网,如果配有一个团的清字军防守,足够抵挡上万步骑兵的冲击。
“出什么事了,看把我们的晏巡抚给着急的。”
只听“砰”的一声,胜保的胸口便冒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呼呼的从里面冒着鲜血。正在门口犹豫要不要对晏玉婷下手的荣禄,看到这种情况,哪里还有心思玩女人啊,大喊一声“杀人啦”就朝门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