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2章 议和二

乔志远还没进门,笑声便传了进来。
乔志清暗暗嘀咕了一声,放下了军报摊开地形图凝思了一会。
“让他进来吧。”
乔志清没有回答,倒是满脸好奇的想听听乔志远的看法。
乔志清冲曾纪芸淡淡一笑,平静了下心情,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曾纪芸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清醒,竟满脸涨红的夹着乔志清的大手开始娇喘了起来。那粉色的亵裤一会便被溪水打湿,又滑又湿的沾满了乔志清的整个手指,不时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儿香味。
天色已经大黑,乔志清也有些疲倦的伸了个懒腰,起身出了门后本想通知曾纪芸那个丫头下班,却看见她趴在外面的办公桌上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乔志清凝眉细想了下,倒不是对他特别关注,而是他的儿子就是日后的光绪皇帝,不过此时这个倒霉蛋好像还没出生。
乔志清微笑着回了一句,端起茶壶,斟满两杯凉茶,放在了卧榻的小案上。
“好的,那我先走了,有什么情况再来通报你。”
至少由清廷控制着江北,也不至于各派势力陷入混战之中,到时候更加难以收拾。
乔志远点了点头,下了卧榻便和乔志清行礼告辞。
她今日穿了件短袖旗袍,把那丰满的胸脯包裹的饱满紧致。
“二哥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乔志远惊讶的看着弟弟,不知道这个三弟什么时候变的无所不知。
“乔大哥,你二哥在门外有事求见。”
乔志清在主座上坐下,端起茶碗漱了下www.hetushu.com口,吩咐魏子悠把使者带进来。
那白嫩的胴体曝露在外,浑身光滑如初。宛如一块精心雕琢的玉石一般,没有一丝的瑕疵。
乔志清笑着也端起凉茶喝了一口。
曾纪芸进门后甜甜的禀告了声,打破了屋内的沉寂,把乔志清从愁思中拉了出来。
乔志清坏坏的把大手放在她的细臀上,顺着大腿来回的抚摸,一会便游走在她的花园四周。
乔志远进门后,上了卧榻端起凉茶便大喝了一口。
“是祁俊藻老师要来吧?”
乔志清笑了笑没有作答,对二哥吩咐了一声,“朝廷这次的和谈的规格这么高,咱也不能委屈了那俩小寡妇。明天要是和谈的使团来了,咱哥俩再唤上内阁的各部长作陪,就和大清朝好好谈谈。”
奕譞的脸色一动,但并没有变现出来,还算是有些城府的微笑着抱拳行礼。在乔志清点头示意后,款款退出门去。
“怪不得今天见到那么多的京城人士,原来是随着求和团过来闲逛来了。这伙公子哥还真是悠闲,出了京城连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怕也忘记了。”
安倍美子听话的拿过国书退下后,乔志清便推开书房的大门走了进去。
年轻人站在堂主抱拳行礼,手中端着一道黄皮折子捧在眼前。
“大总统在上,大清国使者醇亲王奕譞拜见。这是我国拜会大总统的国书,还请大总统过目。”
“多谢总统。”
“醇亲王,你国的国书我收下了。请你转告使团,m.hetushu.com明日我们便正式的会面,商谈具体的议和事宜。”
密报的最后一页便是有关这次和谈的成员,乔志清大致一看。
魏子悠肯定的回了一句。
如今正值初伏,外面的太阳火辣火辣的,一运动全身都是汗珠子。
曾纪芸还懒洋洋的做着美梦,乔志清合上了房门,依偎着她的身子坐下。
“志清,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猜谁要来南京了?”
国书是用正式的楷体字写成,上面书道,“同治三年,兹闻大总统在江南立国,满朝皆惊。大总统也曾是大清国的镇南王,如此自立门户,岂不有违圣人忠君爱国之道?我大清国皇帝陛下心怀宽广,念当年镇南王护国有功,就不再计较。今日特派使者商谈议和一事,还请大总统为天下苍生着想。放下刀戈,与我大清国和平共处,岂不美哉?”
僧林格沁也尽职尽责,每日里虎视眈眈的遥望着江南,只恨自己的战马不能飞渡长江。
从古到今,由江南向江北进攻,得襄阳者得关中,得信阳者得中原。
“醇亲王奕譞?他不就是慈禧的妹夫吗?”
“子悠,求和使团什么时候能到南京?”
乔志清看着地形图上各军的方位,长吐了口闷气,站起身子点了根烟塞进了嘴里。
乔志清吩咐了声,奕譞便把折子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乔志清抬起头随口问了一句。
乔志清好奇的问了一句。
乔志清指了指桌上的国书对安倍美子吩咐了下,心里暗骂一声,“这些个满和图书清鞑子,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要不是老子为了对付洋鬼子,分分钟打过长江砸了你的鸟位。”
乔志清点了点头,满脸愁思的吩咐了声。
安倍美子已经为他沏好了温水,伺候着他洗漱完毕后,又泡了壶热茶端了上来。
乔志清看着她赖皮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出了书房在大堂里洗漱了起来。
旗袍的下摆也刚刚没过膝盖,身子一侧,那圆润滑腻的大腿便曝露了出来,精雕细琢,肤白如玉。
三十万大军每日的消耗就是一个大问题,清军如今又没有完善的后勤保证系统。
“好了,你先出去吧。派火狐对南京城内严加监视,别让这些公子哥们搞出什么乱子。”
如今江南初定,需要的就是时间来恢复生产。各地都是花钱的地方,若是匆匆的开始北伐,就算把清廷赶到了东北,那一时半会还无法控制这么大的疆域。
“行,那我这就下去和各部长商议一下,拟定一个和谈的纲领来,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
西北的回乱未平,西南的云、贵、川三省未定,东海的洋人又虎视眈眈,和谈倒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肥环燕瘦,各有千秋。
魏子悠微笑着欠身行礼,转身就出了门去。
乔志清静静的在她身边蹲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她红嫩的嘴唇,一时忍不住凑上去吻了下,轻笑着把她抱进了书房里。
魏子悠微笑着退下后,不一会便领上来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人。一身锦袍玉带,贵不可言。
曾纪芸不算是http://www•hetushu.com那种纤瘦的女子,甚至腰上还有点小赘肉。但是却生的十分的匀称,圆嘟嘟的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抱在怀里。
“对,没错。慈禧这次委派的皇族使团中专门把他带上,看来是想重用他了。”
乔志清边打开折子,边冲奕譞轻笑了下,指了指一旁的客座。
乔志清拍了拍曾纪芸的翘臀想把她唤醒,曾纪芸睡的正香甜,躲在毯子下嘟着嘴就是不肯睁开眼睛。
乔志远侃侃而谈,竟和乔志清的想法不谋而合。
乔志清朗声吩咐了一句,把国书随意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故意羞辱了奕譞一下。
“那好,本使这就回去通传。大总统,告辞。”
他原来高中状元,本就得到祁俊藻的恩惠。对于这个山西同乡,祁俊藻可是没少照顾。本来希望他留在朝廷任职,但是奈何乔志远看不惯朝廷的明争暗斗,便下放延安做了知府。
和谈的旨意下达之后,僧林格沁郁愤难当,一气之下带着骑兵又返回了信阳。
二人又各着毛毯睡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魏子悠就在门外通报。清廷的使团已经在南京的江南宾馆下榻,并派了使者给乔志清送了和谈的国书,使者就在院外等候召见。
“美子,把这东西拿去柴房烧了吧。”
“朝廷和谈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知道。”
乔志清的心里暗骂了下,但脸上还是满脸的微笑。
“那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要不要和朝廷划江而治呢?”
“真是死要面子!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嘴上讨便宜!”
“呈和-图-书上来吧。”
这么耗下去,襄阳城没拿下来,全军还要被耗死在这里。
“如今国库空虚,江南各地都还没有恢复元气,匆匆北伐,那就是急功近利。就算拿下了天下,也坐不稳这个天下。”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坐下说话吧。”
乔志远毫不隐藏的回了一句。
“哦,是老爷子的孙子祁友慎提前过来了,在江苏各地游玩了一圈,今日才四处打听到我的住所前来拜访。和他同行的还有醇亲王奕譞和一些王公贵族的公子哥。”
江南平定的当日,朝廷便把僧林格沁的骑兵掉到了信阳看守门户。
这年轻人正是在闫老实店里遇见的那几人,此时换了身锦绣的衣服,更显的富贵袭人。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竟然把身上的旗袍给褪了去,只留下半身的丝质亵衣和三角的粉色亵裤。
曾纪芸在卧榻躺下后,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舒服的把身子侧躺在了一边,正对着乔志清。
乔志远好奇的看着弟弟,不知道他这个三弟会做何选择。
皇族成员以恭亲王奕欣为代表,汉族成员竟然出人意料的以祁俊藻为代表。
“二哥的想法正和我的心意,江北的统一也不急于这一时。二哥是怎么知道老师要来的消息?”
“这封密报发出时,求和使团已经准备出发。第一批随行成员已经在南京的江南宾馆入驻,第二批主要成员应该明天就能抵达。”
“和谈?”
奕譞抱拳拜谢,款款在客座上坐了下来,每一个动作都大方得体,显然受到过良好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