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4章 翼王的抉择

“翼王,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诡计吧?”
石达开挥了挥手,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希望。
他也曾尝试过诱敌深入,分割包围的策略。但是华兴军却是步步为营,完全控制着战场的主动权,根本就不为诱惑所动。
那两个汉子一左一右在堂外守候,警惕的环顾着四方。
“翼王,今日我此番前来,是以新中国一国总理的身份,为了你和将士们寻一个出路。不知道翼王有没有兴趣?”
北上汉中也显然不可能,华兴军已经将重庆三面围困,又有军舰封锁长江。大军一旦往北撤走,必然会被华兴军趁势包围。到时候前有长江,后有追兵,更加陷入绝境。
“翼王,冒昧来访。叨扰,叨扰了。”
石达开罕见的大发雷霆,这也不怪他,本来打算坚守一年的防线,结果只用了几天就被完全摧毁。
洪仁玕用手指着地图,详细的跟翼王介绍着。这张地图还是他让人花重金从洋人手里买来的,上面各地的方位标注的清清楚楚。
“翼王息怒,是属下无用。”
“那行,我这就回去和前线的将领商议一下。尽量为你多争取一些时间,翼王请三思而后行。”
吉庆元冷静的分析了下,暗自猜测这个故人是谁。
“涪陵丢了,长寿丢了,连南川也丢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我养你们何用?”
赖裕新第一个忍不住叫了起来。
洪仁玕抵达荆州后,正好赶上海军的军舰返回。于是当天搭乘海军的舰船,与刘坤一的新八军左师和*图*书共抵涪陵县。
石达开伤感的叹息一声,当初天京事变,他率军出走,洪仁玕不过还是个刚从香港回来的小秀才。后来官职越做越大,被洪秀全封为了干王总理朝政,石达开在路上也早有耳闻。
石达开眉心微动了下,脸色立即拉了下来。早就听问洪仁玕做了乔志清的宰相,没想到都是真的。
“原来是干王来访,失敬,失敬!”
石达开看着那中年人的面相一愣,随即苦笑着抱拳相应。连忙招呼着那使者坐下,让人端了茶水送上来。
赖裕新看着世界地形图,禁不住疑惑的喊了出来。
翼王长闭着眼靠在帅椅上,脑中有无数个年头一闪而过,但是却丝毫没有头绪。
洪仁玕见气氛缓和下来,直接切入主题,说明了来意。
“吉庆元说的对,华兴军势力强盛,犯不着在我们身上花这么大的心思。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让汉人征服整个世界。”
南下云贵就更不可能,那里是曾国荃的地盘,本来就和自己势同水火。况且乔志清此次也同时对云贵用兵,曾国荃也是自身难保。
“干王,你的意思本王都明白了。请容本王再细思一日,明天就给你个答案。”
太平军在华兴军面前,完全就是一群毫无组织的乌合之众。
那中年人一进大堂,就抱拳对石达开大笑了声,丝毫没有见外的感觉。
傅忠信也是同样的悲观,他在南川县重重布防,几乎是无懈可击。
石达开细思了一会,脸色突然一冷,连http://m.hetushu.com语气都变的硬朗了起来。
“回翼王的话,我已经收到消息。今日早,又有一批华兴军运抵涪陵,人数不下万人。华兴军势在必得,这些兵马恐怕只是他们的一部分。他们万余兵马都如此恐怖,要是发兵十万,我想就是忠王此时过来支援,倾成都之力,也是以卵击石,无济于事。”
“翼王,这是一张世界地形图,上面标注的大陆是这个世界的基本轮廓。这片大陆就是我们生活的华夏故土,往南的这片海域就是南洋,其中的海岛遍布,小国林立。再往南便有一大海岛,四面临海,陆地面积紧比我们华夏小上一些。那里如今还处于一片蛮荒之中,只有些洋鬼子在那里开垦了些土地。总统的意思是若是你同意停战,便派舰船把你们运送到那里。总统会为你们提供足够的弹药和枪械,完全可以应付那个大陆任何的势力。翼王可以随意开疆辟土,尽量施展你全身的抱负。”
“翼王,咱们都是太平天国出来的。说实话,除了总统有此雄才大志,能容下太平军。放眼天下,那些手握重兵的军阀,哪个不想置我们于死地。翼王还是为数十万的将士考虑一下,此次总统的决心已下。除了这条出路,剩下的都是死路啊!”
赖裕新惊叹了一声,其他二人也跟着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情,他们做梦也不敢这么想。
傅忠信抱拳平静的回了一句,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去哪里都无所谓。
“出路?干王是http://www.hetushu.com来说服本王投降的吗?”
退防成都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李秀成连出兵援助都不肯,要是退防成都,势必要引起一番争斗。
“翼王,华兴军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不但有精良的枪械,还有便携的火炮。最关键的是令行统一,军纪严明。战则进,退则守。我们就算是再有计谋,在他们面前也是白搭啊!”
石达开自然能听出洪仁玕的关切之情,面色完全平静了下来。
石达开暴怒一声,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
此时,突然一声通报打破了屋里的沉默。所有人的神经突然一绷,全部目光都集中在翼王的身上。
石达开仿佛又回到那个年轻的岁月,一时眼前一片光亮,浑身又充满了干劲。
石达开手下的三位主帅都垂头丧气的坐在大堂之中,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那股子傲慢劲。
“赖和尚说的极是,华兴军一万来人占领涪陵城。我和傅大哥筹集了六万人围攻,但是他们的子弹就如雨点一般倾泻,完全就没有缓冲的余地。交战不到一个小时,我们两军的伤亡就到达上万人。翼王,仗不是这么打的。就算把兄弟们的命全搭上,也堵不住华兴军的枪口。”
“没想到翼王还能认出我来,这时间过的可真快。自从翼王从南京出走,一晃好多年都过去了。
石达开满脸深沉的吐了一句,在这一刻,他似乎都感受到乔志清的雄才大略。也难怪乔志清能在短短的两年间崛起,能有如和-图-书此心胸和眼界的人,绝对是天纵奇才。
那亲兵没过一会便领着一个中年男人上来,身后跟着连个壮硕的汉子。
那使者虽然剪去了长辫,但从轮廓还是能清楚的认出来,正是干王洪仁玕。
但是华兴军发起进攻后,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炸开了城门,城墙上的防御工事也完全被火炮摧毁。
“赖和尚,你觉得华兴军要是想消灭我们,至于费这么大的力气吗?”
洪仁玕发自肺腑的劝解了一句,声音都有些嘶哑。对待太平军,他比谁的感情都为深厚。
吉庆元也失落的补充了一句,从前还力主在钓鱼城设防的他,现在一点作战的勇气也没有了。
“我相信乔志清,他是真诚的。既然有一线生机,就绝对不能放弃。天高任鸟飞,海阔由鱼跃。这片大陆既然还处于一片荒芜之中,那一定有我们的一番作为。也许我们可以开创一个新世界,一个崭新的华夏。”
“有可能,这几日华兴军一直迟迟按兵不动,很有可能就是在等什么人过来。”
石达开眉心紧锁的盯着地形图,心里满是疑惑,不知道洪仁玕要搞什么名堂。
出了投降这一条出路,似乎再没有什么万全之策。但要是乔志清接受自己投降,又怎么会步步紧逼呢?
兵勇们莫说是拉弓放箭了,就是刚冒出头,就被城下的枪弹狙击,眼睁睁的看着华兴军冲进城内。
“不是,乔总统并没有收编翼王将士的意思,翼王请看这张地图。”
洪仁玕说着就把手上的地形图展开,在石达开hetushu.com身旁的案桌上放了下来。
洪仁玕抱拳点了点头,他知道石达开是个聪明人,话说多了也没用。
石达开把洪仁玕送走后,让人唤了三位主帅上来,把洪仁玕所提的条件陈述了一遍。
赖裕新第一个开口抱怨了声,在绝对的强者面前,正如他所言。本来已经在清溪镇把华兴军完全包围,但是两万多人围攻一万多人,多出一半的兵马也无济于事。
重庆翼王府
三人一同起身,抱拳惭愧的面色通红。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么默契,以前总会有人不服气的跳出来。
洪仁玕并不急于谈论公事,喝了口茶,与他叙了叙旧。
石达开心里一团乱麻,烦躁异常。
“如果本王不遵从呢?”
傅忠信还是一副沉稳的模样,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报……,翼王,门外有华兴军的使者来见,说是您的故人!”
“是啊,时光如梭,物是人非。这才几年,一切就都变了。”
“华兴军的使者这个时候来做什么?该不会是劝降来了吧?”
“征服世界!乖乖哦,乔志清的野心未免太大了。”
翼王愣了下,转而挥手对亲兵摆了摆手,眉心紧紧的皱起。
“那你们的意思咱不打了?你们觉得咱们还有退路吗?”
“带他进来吧。”
吉庆元则是颇有兴趣的盯着世界地图,并没有其他的疑虑。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有事再来唤你们。”
石达开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问了一句。
“一切听从翼王的意思,我没有什么意见。”
“傅忠信,你就没什么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