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0章 平定云贵六

“行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左军了。明日再发起攻城之战,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停止射击!”
“呼,呼,呼,呼”
二人齐喝一声,迎着夕阳豪迈的又大笑了出来。
夕阳西斜,战场似还有金戈铁马声回荡。一阵大风呜咽而过,如同数万亡魂的哀鸣。
“有鬼啊,快撤,快撤!”
熊字军的兵勇还没来得及取笑,那铁疙瘩就发出震耳欲聋的爆裂。
当队伍冲进两百米之后,这些门板兵全都集中在最前面的五六排,顶着门板一步步的往前冲击。
所以每次申报物资的时候,只要求补充迫击炮弹。
昨日又从部署在东西方向的机枪队,各自抽掉了五挺机枪。
“大帅,不是小的们不拼命啊!实在是华兴军会使用邪术,用一个铁疙瘩扔下来,就能幻化成恶鬼杀人啊!”
熊字军越来越近,终于在冲进五十米之后,左宗棠对手持手榴弹的士兵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将领们嘶嚎了一声,以为华兴军打光了子弹,全都是兴奋的士气大涨。
“是,大帅!末将保证,明日拼死拿下曲靖城!”
“兄弟齐心,合力断金!”
兵勇们嘶嚎了起来,都以为华兴军试了邪法,哪里还顾得上盾牌。往地上一扔,双手空空的连忙转头就往后退去。
将领们齐声长呼了一句,纷纷下去整顿兵马备战。
“大帅误会了,我们只需要在华兴军扔下铁疙瘩后。把秽物泼在那铁疙瘩上,这样便能破了华兴军的妖法。”
“退,退,退,从贵州都退到云南了。他娘的你们除了后撤,还和_图_书会干点别的吗?”
“没错,大帅。依末将看,华兴军必然是把恶鬼装在了这个铁疙瘩里。然后一扔下来,恶鬼就放出来了。我们必须想个法子制住这恶鬼,不然弟兄们就是拼光了,也打不进去城池啊!”
瞬时间,哀嚎声、惨叫声、嘶吼声混成一片。
“对对对,吴军帅的办法可行,我们老家也常用女人的秽物驱邪!”
陈飞熊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猛冲乱撞,他知道华兴军的火器厉害,沿途一路征收百姓家的门板。然后一分两半,在后面钉好把手,当做盾牌使用。
“所以,郭大哥。西南必须由我们兄弟打下来,不管遇见多么强劲的对手,誓死不能后撤!”
“是啊,我们要是没有军功,在华兴军中还真站不住脚。听说总统已经开始重组华兴军了,每个军长就是按照军功受封的!”
虽然一晚上的时间,左宗棠已经让人把东城墙修补完毕。但是因为时间紧迫,只稍微用砖石堆砌了下,并没有先前的那般坚固。
“是啊,必须想办法把这些盾牌兵打掉。”左宗棠也是眉头紧皱,突然大叫到,“郭兄,我们不是还有一百多箱手榴弹吗?这个东西咱们还没使用过,何不今日试上一试?”
左军军帅吴常信终于忍不住抱怨了下,其他将领跟着纷纷应和了起来。
城墙前冲击的兵勇虽然倒下了一片,但很快就被人潮淹没。五万多人,就算有数千损伤,也完全不显动静。
郭嵩焘点了点,把自己得知的了内部消息也透露了一句www.hetushu.com
左宗棠和郭嵩焘见此情况,只在其他三面各留守一个旅的兵力,把剩下一个师的兵力全部集中在南城墙处。
“对啊,大帅,末将们可是看看的清清楚楚。那铁疙瘩先是冒出一股白烟,然后恶鬼就爆裂而出。若不是末将们命大,也被那恶鬼给杀掉了。”
本来杀伤面积十几米的弹壳,因为人群太过密集的原因,每次炸响都有数十人倒在血泊之中。
这一招也确实起到了不少的作用,子弹虽然可以击穿门板。但是要伤到躲在后面的兵勇,最少也的两三发的子弹。
李臣典的五万大军分守其他三面,并不做主动攻进。
陈飞熊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把此事交给了吴常信。
“大帅莫慌,当年末将在广州的时候,也跟着林则徐总督对抗过洋人。那会洋人也会邪术啊。用炮弹都炸不死。总督大人就让我们收集妇女的月经血,然后泼到洋鬼子的身上。你还别说,还真是破了洋人的妖法。”
总共二十挺机枪在城墙上喷出火舌,子弹噼里啪啦的对着密集的人群扫射而开。
冲击的人群全部崩溃后撤,直到后撤到两百米之后,机枪才停止了狂扫。
“轰隆,轰隆,轰隆!”
对于这种密集冲锋来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能一下就把他们打怕了,才能够阻止住冲锋的脚步。
陈飞熊满脸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他当时站在后面的高低用望远镜观望,也确实看见城墙上的华兴军往城下扔下了东西。听这些将领说的一板一眼,也和_图_书到是有了几分的怀疑。
左宗棠发自肺腑的吐露一句,如今和郭嵩焘的利益一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昨日还未打扫的战场,再次覆盖了一层尸体。两军相接,短短的半个时辰,就有上万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熊字军溃散后,在黄昏时分才得以集结起来。
郭嵩焘端着望远镜环顾了一圈,连连对左宗棠道苦了声。
二人嫌这东西带着麻烦,扔又扔不远,弄不好还把自己人给炸了。
陈飞熊带兵马发起冲击后,李臣典便让火炮营各就各位,继续对着东城墙狂轰滥炸。
左宗棠虽然不知道这东西的威力,但是都是依靠炸药炸碎弹壳,用飞溅的弹片伤人,完全可以试上一试。
虽然在操练中有投掷手榴弹的课程,但是二人也没有将这铁疙瘩当回事。
一时间,上千颗手榴弹从城墙成抛物线的形状,飞落在了盾牌兵的脚下。
刚刚垒好的东城墙还没来得及使用,顷刻间便被密集飞来的炮弹撞毁。
吴常信添油加醋的胡乱说了一通,为了让陈飞熊信服,把林则徐大人也搬了出来。
手榴弹的造价低廉,所以南京军工厂一批就生产上万颗。
“季高兄,你真要在这里坚持吗?要是刘坤一和补给的大军不来,我们可是要面对数十万的新汉军?”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
陈飞熊把各带兵的将领都召集了起来,大声的训斥,骂的是狗血喷头。
陈飞熊眉头紧锁,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半信半疑的看着吴常信。
吴常信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讲的有模有样。
和_图_书臣典更是郁闷,本来已经让兵勇们做好了准备。一旦熊字军攻进城内,那华兴军的兵力必然全部扯到南城。如此便可以直攻北城,用最小的代价获取胜利。
将领们纷纷点头应和,赞同吴常信的办法。
郭嵩焘看着前方的战场,满心惆怅的问了一声。
城外冲击的阵势比昨日还来得猛烈,足有五万人在一里的城墙外展开。从城墙上看去,远处乌压压的一片全是挥舞着刀枪的兵勇。咆哮声、嘶喊声直冲天际,脚步声震动的地面都有些晃动了起来。
陈飞熊为了夺得首功,抵消自己放弃贵州的罪过,自愿做起了先锋。
将领们全部低头不语,脸上满是羞愧。
他计划等这股大军再靠的近些,然后居高临下,打击盾牌兵后面兵勇。
“恶鬼?”
如今华兴军的子弹越发的消耗严重,五千多步枪来回拉动着枪栓。枪口的子弹一发接着一发,弹壳崩溅了一地。
“对对对,我怎么吧这事给忘了!”
双方相距两百米的时候,左宗棠就下令开枪射击,仍然把机枪留在了最后面。
“咚、咚、咚、咚”
昨日已经有李臣典打好了基础,战斗一开始,陈飞熊便把五万熊字军全部集中在南城墙处。
曲靖城断墙,左宗棠和郭嵩焘也刚刚清点了弹药。最多也只能坚持一天的时间,要是明日过后再无人增援,可真就要拼刺刀了。
吴常信见陈飞熊有些怀疑,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陈飞熊在后面看的又气又急,眼见着就要冲进城内,到最后只剩下五十米的地方功亏于溃。
左宗棠趁此机会,让城墙http://www.hetushu.com上早已准备妥当的机枪,全部开火。
陈飞熊摊了摊手,打仗的事情他会,可是抓鬼还真不行。
昨夜昆明的物资已经全部运到,包括为数不多的火药和炮弹。
“冲啊,华兴军没子弹了。杀进城去,大帅重重有赏!”
左宗棠为了节省弹药,连忙让传令兵吩咐了下去。
“季高兄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弹药消耗的也太严重了!”
郭嵩焘一拍脑袋,恍然想起了还有这玩意,匆忙让人从城下把这一百箱的手榴弹抬上了城墙。
“郭大哥,总统制定的进攻西南的计划,就只有我们打的最为不顺利。要是我们后撤的话,往后在新中国就更站不稳脚跟。”
顷刻间,弹雨倾泻肆虐。一旦接触人体,便是碗口大的创伤。鲜血四溅,皮开肉绽。
刚开始熊字军看见城墙有黑乎乎的东西砸下来,还以为华兴军弹尽粮绝,开始改用石头砸了,但这石头未免太小了点。有的好奇的兵勇,还把那铁疙瘩捡了起来,好奇的观望。
城墙上足有一万多人,分两批射击。前排的士兵刚打完五发子弹,后排的士兵就连忙补充而上。虽说换弹只有十几秒的时间,但是在这么密集的冲击队形下,也没有时间给他们。
“那你的意思是?就算取到这些秽物,难道要对着华兴军泼上去?”
李臣典欣喜不已,虽然数量不多,但是足够华兴军喝上一壶。
硝烟四起,沙石飞溅,弹片横飞。
左宗棠面色坚毅的伸出了右手,紧紧的和郭嵩焘握在一起。
“那你说怎么办?”
天刚亮,战场上的牛皮大鼓又开始擂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