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1章 平定云贵七

“不、不、不,我们军长确实是一片好心。昨夜暴雨冲刷,河中已经充满了瘟疫。我们军帐让我提醒你们,千万不要给士兵饮用河水。不然肯定会瘟疫四起,祸患无穷啊!”
陈飞熊抱拳告辞。
刘智连忙摆手解释,看着两人不相信的样子。心里憋气的还不如不说了,让他们自取灭亡算了。
洋军医在一旁又提议了下,看着城外堆积如山的尸体,愁眉不展。
洋军医被带上城墙,见到左宗棠后,着急的用他那生硬的汉语建议了声。
“军长,可算找到你了!快让你的士兵停止饮用河里的水源,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城外的尸臭味,在大雨的冲刷下一时消散了不少。
左宗棠点了点头,连忙派了军中的一个能说会道的参谋官,举着白旗到了新汉军的阵地。
“季高兄,你说的这个问题的确很严重。当年和长毛贼大战之后,也是瘟疫四起,百姓们惨死无数。虽说这样会失去一次好机会,但是这个机会祸患无穷,我们不要也罢。”
“停战一天?笑话,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战机稍纵即逝?左宗棠和郭嵩焘是没弹药了吧,我们将士的尸体,自然会在胜利后收拾,用不着你们担心!”
刘智看着李臣典那嚣张的模样,恨不得一脚踹上去。但是为了完成使命,还是忍了忍,抱拳对二人道,“我们军长让我和两位大帅商议一下,能不能停战一天,专门让二位大帅清扫下战场……”
但是那里有那么凑巧的m.hetushu.com女人,后来没办法又四处搜寻黑狗,用黑狗血和女人的经血混在一起。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闭关锁国的人,只是不喜欢侵略者而已。
那传令兵连忙上了城墙,左宗棠看着他凝眉询问了一声。
“不然,据我了解,左宗棠和郭嵩焘都是性格刚毅之人,绝不会做出投降的事情。其中必定有诈,我们还是小心防备为好!”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婆婆妈妈什么啊!”
李臣典满不在乎的吐了句,对传令兵命令了声。
“军长,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我建议您,能不能和敌军商量一下。大家停战一天。让敌军把尸体掩埋一下。不然天晴之后,经过太阳暴晒,尸体必然腐臭,这也肯定会引起瘟疫的啊!”
他们十万的军马,全都驻扎在野外。你让他们停止饮用河水,那就明白着让他们退军。
洋军医说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现在看来还真是个大问题。
这时城下突然有传令兵过来,拖着长长的嗓音大喊了一声。
“李臣典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把自己士兵的生死放在心上!”
李臣典与他默然点头,待陈飞熊退下后,脸上仍是冷冷一笑。
“使者?难不成华兴军弹尽粮缺,想投降咱们了?”
“军长请看,城外躺着数万条尸体。昨夜的大雨已经将这些病菌冲进了河水里,要是士兵们再饮用,肯定会爆发大的瘟疫啊!”
大战之后必有大疫,这点左宗棠心里也m.hetushu.com明白。洋人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李臣典是个多疑之人,又怎么会听自己的建议。
新汉军的阵地再次战鼓声擂动,李臣典集结好兵马,对众将士加油鼓劲了一番。
“好,兄长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通知李臣典!”
“报……”
“咚、咚、咚、咚。”
第二日,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朦朦胧胧的下着小雨。
“洋军医?”左宗棠疑惑的皱了下眉头,挥手吩咐道,“带他上来吧!”
左宗棠和郭嵩焘看着城外旌旗飞扬的新汉军,无奈的同时叹了口气。
陈飞熊振臂高呼,冲曲靖城挥下了冲击的军刀。
传令兵抱拳颔首,转身就下了城墙通传。
李臣典正在军帐中和陈飞熊布置军情,帐外突然响起传令兵的喊声。
左宗棠冷眉对洋军医吩咐了声,让人请了郭嵩焘过来,和他商议了下。
云南的天似乎是姑娘的脸,说变天就变天,三天两头大雨下个不停。
陈飞熊反复思量了下,李臣典说的也不无道理。新汉军好不容易用了这么多将士的性命,才把华兴军的弹药耗尽。要是就这么撤军,肯定会功亏一篑。
左军军帅吴常信首先抱拳道,“大帅,末将已经做好了破解妖术的准备,今日必定带着弟兄拿下曲靖!”
郭嵩焘听完左宗棠的叙述,看着城外也十分的重视。虽说不通知敌军,会让他们爆发疫病,丧失战斗力。
“行了,你先下去吧,此事,本军长自有定夺。”
传令兵如实m.hetushu.com禀告了声。
陈飞熊摇头反驳了下,满脸都是疑惑。
“是,军长!”
左宗棠的脸上又恢复了坚毅,右手紧握着刀柄,暗自在心里期盼了一声。
李臣典凝眉不屑的道了一句,和陈飞熊坐在帅位上,紧盯着帐中的这个年轻人。
李臣典当然不从,他从来都是勇猛有余而智谋不足。如今阳物不举,更是变的无所顾忌,从来不把兵勇的生死放在心上。
乔志清给这些洋人的待遇,可足有他们在国内的十倍。不断的有各种各样的洋人,冒险来到中国寻求发财的机会。
左宗棠在城墙上四处巡防,还好远征步枪有很好的防水性能,并不影响使用。
刘智还没有说完,李臣典就冷笑了声。倒是一旁的陈飞熊满心的疑惑,凝眉问使者道,“你们军长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可怜我们新汉军吗?”
陈飞熊回头对着李臣典建议了声,满脸的担心。
但是这样做的确不是君子所为,战场上就要以实力拼个高下。况且尸体要是得不到处理,天晴后疫情便会大范围的扩散。
“是!”
郭嵩焘也补充了句,满脸的愁云不展。
夜半时分,大雨倾盆而下。
“看来又有一场大战要打了,但愿援军能尽快赶来!”
血水混着腐尸水,不断的朝附近的河水流淌而去。
李臣典不耐烦的对帐外大喝了一声。
“报……”
“陈大哥,你千万不要重了左宗棠和郭嵩焘的计策,这不过是他们的缓兵之计而已。战机瞬息万变,或许http://m•hetushu•com一日后他们的补给和援军就赶了过来,到时候我们会更加的被动。那使者所说,我也有同感。但是坚持个一两日也没什么问题。我们就是要趁着他们弹尽粮乏的时候,尽快把城池拿下。否则的话,以前牺牲的兵勇,可就白白的牺牲了。”
不一会,使者就被带进了帐中,对着二人抱拳介绍道,“二位大帅好,在下乃是华兴军的作战参谋官刘智,奉我家军长之命,有件要事和二位大帅商议!”
李臣典不耐烦的摆手送客,一点也没把使者的话放在心上。
陈飞熊倒是思索了良久,他军中已经有人出现了腹泻的情况,但是并不严重。使者的话这么一提醒,倒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光光是他,放眼天下,除了咱大帅,谁还能这般的重视士兵的生死。”
洋军医伸手比划了下,今日他已经发现了好几位患了疟疾的病例。
他昨夜带着骑兵,在附近的村子,挨家挨户的搜寻女人的经血。
左宗棠轻叹了声,满脸的哀叹,为眼前死伤的新汉军感到不值。
“出什么事了?”
“李兄弟,这使者说的不错。要是瘟疫一来,那可真就完了。不如就停战一天,让士兵们打扫下战场。这样也让为国捐躯的兵勇,入土为安啊!”
“怎么回事?”
虽然乔志清和洋鬼子征战不断,但是对这些懂技术的洋人,还是非常重视引进的。
传令兵朗声回了句。
左宗棠心里咯噔一响,连忙端起望远镜四处查看了起来。随着连绵不断的雨和图书水冲刷,血水和尸水还在不断的流向河流。
李臣典惊喜的吐了句,身子突然颤抖了下。
华兴军的各军都有随行的军医处,西医大部分的主治医生都是请的洋人担任。
经过昨夜大雨的冲刷,若不严加控制,军中必定会爆发大规模的瘟疫。
“必胜,必胜,必胜!”
“报告大帅,华兴军派来了使者,说是有大事找您商议!”
“李兄弟,你所言不错,我这就下去吩咐兵马做好攻城准备。你且在其他三面策应,争取今日一战,便把城池夺下。”
传令兵上来后,抱拳大声回了一句,转身就下了城去通传。
“去吧使者带过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行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报告军长,随行的洋军医说是有要事找你!”
“你回去跟你们军长说吧,仗怎么打那是我们的事情,用不着他假惺惺的做好人。他要是真弹药匮乏,那就开门纳降呗。看在同是湘军的份上,本帅也能饶你们一命!”
“传令兵!”左宗棠转过头就大喊了声,命令道,“你们马上下去,通知各旅团注意!千万不能再饮用河水,让他们派人在城内寻找井水饮用。同时张贴公文,也禁止城内的百姓饮用河水!”
左宗棠轻笑了声,城内大军两万多人吃饭喝水,哪能说断就断,水源又不是那么好找的。
“哦?什么问题?”
李臣典摇头反对,头头是道的劝阻了声。
“好,弟兄们。我们能不能戴罪立功,就看今日一战!”
将士们都是信心十足的呐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