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3章 公审大会

北城的兵马溃散后,南城的熊字军也早就处于崩溃的边缘,慌忙也跟着全部后撤。
华兴军顿时士气大振,跟发狂的狮子一般。也不做防御,对准新汉军就突刺了上去。
“你这个喂不饱的小狐狸!”
本来按照预定计划,昨日便可以抵达曲靖城。但是由于昨夜大雨倾盆,山洪暴涨,好几处山路都被冲毁。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曾国荃来消息了吗?”
民众们看完,纷纷吐骂这些桑心病狂的罪犯。因为他们,不知道多少的家庭受到损失。
刘坤一便只带了一个迫击炮营和一个团的步兵,走小路绕道而来。
本来还在攀登云梯的兵勇,哪里还敢再上去。都纷纷跳了下去,跟着逃命而去。
乔志清便从中军开始整顿改革,把华兴党全部安插到中军的连级以上担任指导员。平时负责士兵的思想政治工作,对各将领也是个约束。
士兵们看着远方越来越近的冲杀声,也知道援军要来,全都跟着郭嵩焘嘶吼了出来。
“我知道,你肯定是为死去的士兵伤心了!”
熊字军倒是只死伤了上万人,打到最后,陈飞熊也无法控制颓败的局势。
如今在贵阳和曲靖连续歼灭了二十万的新汉军,云南也就大理城还有十万的兵马。
“乔大哥,你怎么不高兴啊?”
乔志清摇头苦笑了声,眼前似乎浮现起战场上的血雨腥风来。
他知道曾国荃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会放下皇位的诱惑。
兵勇们相和-图-书信华兴军一定会使用妖术,都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只要城墙上一开枪,大军就急忙后撤。
乔志清感到旁听时,主审法官刚刚宣读了判决书。
两日后,各路大军相继在曲靖城内汇合。从广东而来的物资全部抵达曲靖城,足够十万大军三个月的补给。
打仗无外乎上下齐心,将士用命。
城墙的新汉军也不是傻子,看着大势已去,全都举手投降。
涉案的相关人员也全部抓捕归案,正在南京市中级法院的外面接受公开审判。
曲靖城一战,只有郭嵩焘部阵亡数千的将士,左宗棠部也有数百人阵亡。
就在孙绍海被抓捕后,还有好多的将领上公文请求乔志清饶他一命。
刘坤一不断挥舞着开炮的令旗,两百发炮弹相继齐射,一时间便把新汉军笼罩在了炮火里。
审判结束后,四面的百姓全部拍手叫好。
乔志清没有搭理面前的这些人渣,伸手挥了挥,示意百姓们安静下来。
乔志清特意对着面前的几个官员瞪了一眼,冷冷的低喝了出来,给为官者敲响了警钟。
魏子悠暗自猜测了下。
身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兴军,那炮弹像是大雨一样密集而下,几乎是地毯式轰炸而过。
乔志清合上了军报,吩咐了下,让魏子悠出了门去。
审判结束后,几声枪声响起。犯罪者在众人的唾骂声中,结束了他们肮脏的一生。
乔志清顿了下,现场一片安静,数万人的广场几乎是鸦雀www.hetushu.com无声。
两方跟约定好了一样,等枪声停止,再次畏畏缩缩上前。
城下的士兵听着后面的动静,一时军心大乱。脑子里紧绷的弦也在此时拉断,全都往南城的方向溃散而去。
“志清,我给你查出了这么大一个案子,你该怎么感谢我呢?”
此时南京陆军军事学院,第一批学员也已经结业。
对于建国以来的第一场假钞案,乔志清的批复异常的严厉。要求从重从速办理,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绝不能姑息养奸。
魏子悠摆了摆脑袋,翘了下小嘴。
人群里也不知道谁振臂高呼了一声,众百姓都跟着激动的高呼了起来。
乔志清看着军报上阵亡的华兴军,暗暗皱起了眉心。
魅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乔志清,脸上的红霞四起,吐气如兰。
两人一进门,晏玉婷就动情的紧贴着乔志清。上了卧榻后,分开修长的双腿在他的大腿上坐下。
战场上刚刚恢复了平静,新汉军全部退散到了城南方向集结。
郭嵩焘带头高呼,所有兵勇都跟着大呼了起来。
“大总统万岁!”
各大报纸对此案追踪报道,立即成了人们的社会话题。报纸上不但有案例的介绍,还有法律专家的各种司法解释。
“没事,只是在想一些问题。”
此案的主犯:湖州华兴银行的行长范长兴,主管工商的副市长段兴国,中军旅长孙绍海,南京检察院副检察官孙绍东,南京黑社会头领孙飞虎,湖州天地会堂主欧阳剑,hetushu•com金匮城天地会堂主王富明。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没收全部非法所得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刘坤一迅速让部队驻防下来,排成四方枪阵把迫击炮营围在了里面。
“第三句,新中国不需要贪官污吏,不要到临死时候才跪地悔恨!”
中央日报借此机会专门开设了一个普法的版块,把各种典型的案例编撰出来。配上合适的司法解释,一时间被各地的报刊转载,畅销大卖。
“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我再唤你。”
“胜利,胜利,胜利!”
李臣典在阵地上跨马带着将领四处阻拦,但是兵败如山倒,哪里能够阻拦的住。
一到曲靖城的附近,便听见枪声大作,人山人海的新汉军正在朝城墙冲击。
此案也把天地会在金匮城的势力连根拔起,查封了数十家为天地会聚拢财产的赌场和妓院。
“大总统好。”
今日南京城里举行公处大会,乔志清也专门腾出时间参见。
曾国荃已经实力大损,也该到了下决定和谈的时候。
尤其是晏玉婷,在调查孙绍海的时候困难重重。其他人都好说,但是孙绍海在中军中履立战功,在中军里交情甚广,都是生死与共的弟兄。稍微不留意,就会激起一场兵变。
两方相距三百米的时候,对于这股突然冒出的敌军,新汉军的后方竟然无一人敢上前冲杀,半天集结不起一支兵马。
魏子悠满以为带来捷报,乔志清会高兴一下,谁知道他却是眉头拧到一处。
www•hetushu•com投降不杀,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他就是一颗定军丸,只要他还在中段城墙上坚守。士兵们便心里有底,就算遇到再猛烈冲杀,也不会军心不稳。
李臣典和陈飞熊在溃散的当夜就匆匆整顿了兵马,带着五六万的残兵败将返回了昆明。
这场审判也正好成了普法的好题材,一切按照流程进行。先是有廉政部负责调查,然后把证据提交给检察院,然后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乔志清这时在亲兵的护卫下走上主席台,下面的官员当然认得乔志清,一见到他便全部下跪求饶。
新汉军也大都是淮湘子弟,由曾国荃招募到了云南。要是和谈能解决这些事情,也没必要死伤这么多的汉人。
鉴于范长兴和段兴国已经服毒自杀,仍旧追究其他的责任。其他一干从犯,依照刑法按犯罪的轻重进行判处。
可怜的新汉军战死沙场,到最后还是敌军收的尸体。
刘坤一当下命令士兵结成两层枪阵,依次排开,集团向新汉军进攻。
最倒霉的还属城墙上的兵勇,没有了补充的援兵,声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
乔志清轻笑了声,右手直接从旗袍的开口处伸了进去,不断抚摸着她那娇滑细嫩的乳房。
“放!放!放!”
刘坤一站在阵地上,不断的端着望远镜环顾着前方。
晏玉婷早就在旁听席就座,在乔志清来后,急忙和所有的成员起身欢迎他就座。
虽然和新汉军的伤亡比起来,这数字的确连零头都算不上,但和*图*书还是让乔志清为这些士兵心疼不已。
经过数天的周密调查,晏玉婷已经收集到了假钞案的所有证据。
乔志清一气之下,把上公文求情的将领全都撤职查办。
黄昏时分,雨水终于停歇了下来。天空中竟然露出了阳光,把整个大地都包裹了起来。
军报很快传回南京城,大军并没有马上出征。而是召集了城内的百姓,把城外的腐尸全部挖坑填满。在洋军医的建议下,用生石灰覆盖加以消毒。
郭嵩焘的军服上已经沾满了鲜血,但是还是牢牢的守着中段城墙。
新汉军把主力部队全部压到了前线,后方不过是些老弱病残,还有擂鼓助威的兵勇。
断口处的左旅也抽掉了一个营的兵力,端着洋枪上了城墙,对准新汉军就开起火来。
如此反而保全了这支兵马,冲上去也是死路一条。
乔志清带着晏玉婷回了府衙。假钞案终于结束,二人都是暗自舒了口气。
顿时城墙上枪声大作,新汉军的数量急速下降。不是被子弹打穿,就是被刺刀洞穿。
“没有呢,我帮你盯着呢。要是曾国荃有军报发过来,我会第一时间交给你。”
“还好我们提前赶来,看来左兄弟和郭兄弟打的很艰难啊!”
“今天我只想说三句话!”乔志清面色坚毅的竖起三根手指,朗声讲道,“第一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二句,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第三句……”
此战李臣典的兵马伤亡惨重,进攻北城时至少带了五万多的兵马,回来时只剩下二万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