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4章 平定南洋十

南海舰队暂时返回越南,转运越南的京族女人分批前往印尼和澳大利亚。
陈家的族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全都紧张的垂下了头不敢观望。只是一声命令,便跟杀鱼一样,就结束了数千人的性命。
整整过了一个月后,马来西亚的诸岛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是,属下明白!”张树义兴奋的敬了个距离,对着看守的左团将士便挥手道,“全体有令,格杀勿论。预备,放!”
乔志清来的时候,就对他们叮嘱,对这些土著绝对不能手软。
苏怀北带领太平军,轻松的就控制了诸岛屿,同时宣告了印尼邦的成立。
乔志清边看着文件,边询问了魏子悠一声。
“子悠,江南兵工厂定制的远征巨炮都完工了没有?”
当华兴军的部队抵达之后,华人们才知道是母国派兵来救援来了,这才慢慢的朝华兴军靠拢。
左宗棠、郭嵩焘的陆军和海军会师后,便共同起草了一份军报,把此处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等候乔志清的指令。
石达开刚来到此处,一切都还在适应之中,并没有急于南下。而是带大军在洋人以前建立的城市里定居了下来,制定了详细的律法,暂时休养生息起来。
英国大使的谴责便刊载在京华日报的头版,把华兴军在马来西亚屠杀二十多万马来人的消息刊登了出来,却只字未提马来土著屠杀三万多华人的暴虐行径。
他为新加坡的炮台专门定制了330mm的远征巨炮。炮体配置旋转台可以自由的旋转,和图书采用后置式装填方式,每分钟可以连续射击三枚炮弹,一颗炮弹就足足可以摧毁一座房屋,完全就是后世德国的克虏伯巨炮的翻版。
“好,只要封锁住了马六甲海峡,我们就能腾出手来解决江北的事情。”
乔志清笑着点了点头,把手上的军报放了下来。
阿卜杜拉狰狞的笑了声,他刚才摔倒时已经用左手抽出了匕首,就是趁陈韶英大意的时候,发动突然一击。
土著们逃的逃,死的死,最后竟然找不到一人。
这些土著都参与了对华人的洗劫,裴仁凯并没有轻易的放过他们,一经发现便当场击杀。
石达开创建的这个新华夏,也简单的开始运转了起来,经过大半年的折腾,石达开也想着联系乔志清,商议如何把士兵的亲属都接送过来。
下午的时候,乔志清还要参加南京到镇江的火车通车典礼。
印尼相对于澳大利亚要简单许多,葡萄牙早已衰落的不成样在,在印尼并没有驻扎多少的兵马。
铁道建成之后,不管是经济、政治、文化还是军事,都将有一个里程碑式的革新。
经过几个月的铺筑,全场一百多里的沪宁线,南京到镇江一段已经全线通车。
它和印尼一样,都是伊斯兰教统治的国家。这个教派在行事做派上,多少有点血腥。
南海舰队司令王镇远举兵进攻吉隆坡后,却发现吉隆坡沿海的各据点跟新加坡一个样子,都是完全没有人把手。
“完工了,现在已经生产出二十门,和-图-书就等南海舰队返回后,运送到马六甲海峡的各要塞。”
魏子悠从公文包里又取出了一份报纸,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各路的消息汇聚到了南京,魏子悠整理了下,一份份的交给乔志清过目。
乔志清笑了笑,没把此事放在心上。英国人现在全力扶持满清朝廷对抗自己,自然要为他们摇旗呐喊,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海军陆战师师长陈炳中郁愤个半死,当下下令华兴军屠城。只要是遇到土著人,便统统格杀勿论。
上岸后,海军陆战队迅速登陆,在吉隆坡四处搜寻敌人。不过最后英国人没找见,却发现城里乱作一团,到处都在杀人放火。
情况和海军差不多,左宗棠也是愤怒的胡子气的老高。让手下的将领,沿着马来西亚的城池一个接着一个的屠城。
同一时间,在马来半岛的北部,左宗棠从泰国南下的大军也进攻到马来西亚的境内。
阿卜杜拉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在了地上,右臂完全被打穿,都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土著们双眼血红,身子颤抖的近乎扭曲起来。枪声落后,便又有上千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时石达开已经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站稳了脚跟,澳大利亚的东北部也大都归石达开所有。
“这些英国佬,整天在别人的国家搞殖民运动,杀害了不知道多少的土著,现在倒是遵从起公理来了!”
“你让中央日报刊发一章专题就行,专门介绍华兴军在南洋开疆辟土的事情。把暹hetushu.com罗国、缅甸国,和越南国、马来西亚做个对比,阐述下我们为什么不在暹罗和缅甸大开杀戒?却偏偏要对越南和马来西亚动手。要让大家,我们华兴军从来都是以礼相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不是当地的百姓先屠华,我们犯不着把他们全灭了。”
她作为乔志清的机要秘书,每天都要紧盯着乔志清交代的要事。只要乔志清询问,便能脱口答出。
魏子悠满有底气的回了一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
裴仁凯也放心的大开杀戮,华人的崛起注定要以鲜血铺筑,正好马来西亚成了垫脚石。
魏子悠凝眉询问了一声。
乔志清简单的回了一句,摸了摸饥饿的肚子,让魏子悠下去后,叫了些饭菜上来。
在修建的途中,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但都被交通部和刚成立的铁路公司克服。
华人们不是逼迫着上了山,就是在城内躲进了地窖之中。
英国人虽然对石达开心怀提防,但是能够远洋作战的战舰全部被南海舰队炸毁,如今只是筹集了兵力在布里斯班河以南防御,严防太平军南下。
陈韶英找到了机会,当下就挥刀朝阿卜杜拉的脖颈剁了下去。但是大刀还未挥下,就见一直明晃晃的匕首亮起,陈韶英瞬间就感觉一股寒气没入肚腹之中。
“我输了!”
新加坡岛上杀气沸腾,柔佛海峡的对岸也没有宁静多少。那些刚游过海峡的土著,还没反应过来,又遇到了在马来半岛剿灭土著的华兴军。
一旁和_图_书的裴仁凯举枪便又开了一枪,这次子弹直接打中了阿卜杜拉的闹到,直接把他的头盖骨掀翻。
如今有了京华日报做宣传,正好把华兴军塑造成无恶不作的魔鬼,也让江北的百姓对华兴军产生畏惧心理。
“饶命啊,大人!”
“乔大哥,我们用不用回击呢?”
“嘣、嘣、嘣、嘣”
华人城里的土著解决之后,裴仁凯率各团又在城外清剿起了土著。土著们吓的跟兔子一样乱窜,暗地里把华兴军都称作魔鬼,被裴仁凯逼得没办法,结队跨海向柔佛海峡的北岸游去。
一路上,杀气弥漫,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一看打扮,便知道是华人的模样。
自从南京刊发了中央日报之后,北京朝廷也照猫画虎,办起了一份京华日报。
“爷爷饶命啊!”
最后海军控制了一个当地人,一审问这才发现英国人早就在两天前撤离,而且整个马来西亚也陷入疯狂的排华之中。
“旅长,这些俘虏怎么处理?”
乔志清给了工作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工作原则,积极的下乡为老百姓讲解铁路的知识,尤其是告诉众人,通车后铁路所带给每个人的巨大利益。
张树义的话音刚落,陈家的府院中便枪声嗡鸣。
“我说过,就算我死,也会把你拉上!”
裴仁凯嘴角抽动了下,露出一丝的冷笑。
如今第一段建成通车,负责此项目的所有人都是激动万分。也定在下午举行通车剪彩仪式,进行火车的第一次正式运行。
阿卜杜拉一死,这些苏丹都感觉hetushu.com大难临头。嘴里咕哝着噪杂的马来语,急忙叩首求饶。
经过数代的努力,洋人在昆士兰州已经开垦出肥沃的土地和水利工程。而且澳大利亚极其适合放牧,洋人可是留下了一大群的牛羊。
“乔大哥,英国大使在北京又通告天下,谴责我们的种族灭绝政策!”
消息传到印度后,连英国人戈登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声明谴责华兴军的暴虐行径。
陈韶英满脸不相信的捂着肚子,鲜血顺着匕首不断的喷出,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临了都没有合上眼睛。
他算计了一辈子,没想到最终却是自食恶果。
在这片沉睡依旧的古老大陆,也算是工业文明的第一次直观的展现。
五位苏丹被打死两位,其他三人跪在地上,被华兴军的枪口顶在头上。
裴仁凯没有发话,左团长张树义也不敢妄下命令、
裴仁凯对华人的内斗没有兴趣,这种事情只能由最高层的将领处理。在经过短暂的休整后,随即带着士兵离开了陈府,在华人城里又四处搜寻起零散的土著。
在华兴军进攻南洋的时候,乔志清就已经让江南军工厂加紧研发成产。
乔志清可以容忍暹罗国、缅甸的佛教徒,他们受华夏名族的影响也比较大,相对容易同化。但是对于伊斯兰教众,除了杀戮,没有方法可以同化他们。
有的地方铁路要通过老百姓的田地,村庄,甚至是祖坟。众人都没有见过这种铁东西,都以为会破坏当地的风水,所以好多的村庄都起来反对。
“俘虏是人?他们能算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