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4章 败家娘们

“可以,当然可以。大小姐要打赏多少?”
戏班的班主趁着众人高兴,手里捧着铜锣四处求起了赏钱。
乔志清对班主吩咐了下,回头瞪了眼这个花钱如流水的败家娘们。
“乔大哥,这张翠凤可真不得了,要是她能去京城该唱京剧,那一定又是会红遍全北京啊!”
“大爷,请问您贵姓啊!”
张翠凤一进门,魏子悠便迎上前握着她的纤手高兴的称赞起来。她直呼张翠凤的艺名,就是表示对她的肯定。
张彩凤刚要对乔志清跪拜行礼,乔志清便扶起了她轻笑着介绍了下。
就在这时,从外面突然闯进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冲着屋内便冷声撕扯了一句,“里面的人都听着,我们三爷和乔公子想请彩凤姑娘喝杯小酒。刚才你们多出的两万元,我们三爷补给你们,识相的快点拿钱滚蛋!”
“还行,也不知道这丫头吃了多少的苦才有今日的嗓子。这才短短的几年,就变得技惊四座了起来。”
班主显然有些失望,看着乔志清前呼后拥的架势,怎么说也超过了刚才中间包房的那位乔公子,但是他却只除了两百两银子。
“爷,你看堂中间的那汉子,就是刚才在大门口刷横拿人!”
魏子悠惋惜的摇了摇头,心里反复计较着要不要再劝劝她。
“这钱全都是你的这位魏姐姐出的,她很欣赏你的才艺,你感谢她就行!”
班主端着铜锣过来,对着乔志清满脸堆笑的问了一声。
班主心里激动的砰砰直跳,心想今晚这好事还真不一定。
魏子悠就坐m.hetushu•com在乔志清的身边,期待的等着张翠凤出场。听见王五的说话,也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还真是那可恶的家伙,要事他知道乔大哥的身份,还不把他给吓死了!”
散桌上已经聚满了前来看戏的客人,包间倒是还有三四间,乔志清让小二备了间右边靠窗户的位置。窗户的外面便是大街,坐在这里也透亮通气。
楼下的所有客人听到这个赏金,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不注意听台上的戏文,全部竖起耳朵听听今晚是哪位大爷夺了头彩。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太可惜了。”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酒楼里的所有人都愣了下神,最后连连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没想到最后得了彩头的人竟然是个姑娘,也不知道她花这么多钱是来找什么乐子?
因为距离较远,乔志清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总感觉这个年轻人在哪里见过,但是仔细想想又没有印象。
“得嘞,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请问大小姐贵姓?”
众位名角给人行礼后,随即便去了后台卸妆去了。没过一会,张翠凤换了身墨绿色的绸缎旗袍,在班主的指引下进了乔志清的包房。
“本姑娘姓魏!”
“爷,您可别瞪我,我这可是为了艺术消费!艺术可是无价的!”
即使如此,两百两银子换成纸钞也有两万元,班主还是满心欢喜的对着乔志清点头哈腰了下。
好戏开锣,戏班的班主上台报了个响,紧接着生旦净末丑就相继登台。和*图*书
“各位大爷,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今晚哪位大爷要是夺了彩头,我们彩凤便留下来陪哪位大爷喝上一杯。
魏子悠冲乔志清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副可爱的小模样。
这下可好,“刷、刷、刷”一下就扔了十万。虽然花的不是他的钱,但他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唾沫,被这些女人给打败了。
乔志清还没有开口,一旁的魏子悠俊俏一笑,冲班主吩咐了声。
魏子悠当下挖起了墙角,不想张彩凤在这里被戏班的班主给作践了。刚才戏班班主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魏子悠也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所以她才舍得出十万元,就是不想张翠凤被别人欺负。
潘巧玉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班主走到了中间的包房,里面正是那嚣张的大汉还有那位年轻人。
这戏曲讲的是唐朝年间,一个穷学生爱上一位高官的白富美的故事。期间无非是经历了一番波折,遭受到岳母的重重阻碍。最后穷学生终究逆袭成功,当上ceo,迎娶白富美,最后走上人生的巅峰。
“彩凤妹妹!你的嗓音真是太好了!可是让我大开眼界!”
“姐姐的好意彩凤心领了,但是彩凤在这里已经有了心上人,不想离他太远。他也跟我保证过,很快就过来娶我,为我赎身。我和班主签了二十年的合同,要是现在走,那就要赔偿一百万元!”
魏子悠轻轻一笑,从自己的手包里掏出一摞南洋银行的支票便刷刷签上了金额。
“爷,彩凤还让你满意吗?”
年轻人一上来http://m•hetushu.com,大汉便立马起身抱拳行礼,看样子对年轻人很是敬重,二人坐下后便闲聊了起来。
张翠凤点了点头,款款又对魏子悠行了一礼。
这时,今天戏曲的选段也唱到尾声。曲终人散,众客官还是意犹未尽的相互攀谈着各自散场。
班主准备报出最后一位客官的名号,乔志清也是最后一位打赏的人。
单单是一楼的散座,班主便至少收了上万元的赏钱。一时高兴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十万元,乔公子出十万元!”
“好妹妹,不用拜了。你这身段和唱功,要是随我去京城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位名角的!”
班主立马点头哈腰的连连致谢,都恨不得给潘巧玉给跪下了。
乔志清淡淡的冲王五吩咐了一声,话音落,王五便取出张铁生还给乔志清的那一百两银子的银票。
“梆!梆!梆!”
他可是有名的守财奴,一件衣服能穿一两年都舍不得换新的。
班主出了包房,冲着楼下和楼上就激动的连连大吼。
乔志清倒是对那年轻人的姓氏颇感意外,那班主称呼他是乔公子,说不定和他还有点关系。
果然,当班主上了二楼后,很快就有客官把赏钱抬高到了一万元。
“魏大小姐!十二万元!”
乔志清赞同的点了点头,对这个丫头也是刮目相看。
这“崔莺莺”果然是张翠凤扮演,她在台上极为的轻松自然。那扮相举止优雅,一副大街闺秀的娇贵。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唱一和,皆有大家的风范。
她和乔志清家里的那位南洋www•hetushu.com财神爷潘巧玉可是好闺蜜,潘巧玉也给了她一摞南洋银行的支票,任由她消费。不管花多少钱,都由潘巧玉买单。这十万元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在潘巧玉的眼里也就是零花钱。
“班主,刚才那两万元你也报成魏大小姐的名号!”
乔志清知道王五的脾气,连忙拉住他的胳膊,表情淡然的对他摇了摇头。
乔志清之前的那个时代,戏曲已经被彻底的淘汰,他对这些也没有多大兴趣。但是当“崔莺莺”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乔志清眼前一亮。
张彩凤本来还一脸的愁眉苦脸,不知道今晚的客人是个什么样的脾气。谁知道一进门便发现竟然是乔志清一行人,当下就激动的乐开了花。
“刚才中间包房的那位乔公子不是打赏十万元吗?本姑娘也出十万元!”
“王公子,伍佰元!”
“……”
魏子悠对这个时代的娱乐活动还是相当的了解,不管是在江南时候听的昆曲,还是到了北京城后改听的京剧,什么都能听得津津有味。
张翠凤无奈的苦笑了下,对着魏子悠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邀请。
“多谢魏姐姐!”
班主大声的吆喝着,把每位客官的赏钱报了出来。众人为了个面子,也会出价越来越高,以示自己的身份,在众看客面前夺个彩头。更多的也是为了让这个太原城的有名的小花旦陪陪自己,想趁机占占便宜。
富祥酒楼有两层的高度,进了正门便是大堂。楼下是散桌,楼上是包间,大堂的中间便是一座戏台。
每唱到关键的地方,座上的客人无不鼓掌喝彩,和_图_书显然对张翠凤的唱功很是认可。
班主说的是只陪酒,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众人的心里都明白,哪里只是陪酒那么简单。
他过来是来找乐子的,可不是过来找气受的。更何况他对这汉子的情况一无所知,还想再观察一段再动手不迟。
“原来是乔叔叔和姐姐,刚才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小姐,竟然出手如此的阔绰,彩凤这就拜谢姐姐和乔大叔了!”
乔志清顺着王五的所说的方向看去,果然是刚才在大门口摆谱的那汉子。他坐在二楼最中间的包间里,两旁站着一脸嚣张的狗腿子。
没过多久,从楼下又大摇大摆的上来一人。那人的年纪也不大,衣着十分的华丽。还是旧式的锦衣玉袍,要上别着透明的玉佩,手上端着折扇,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她虽然才不到十八岁的年纪,但是身材却发育的亭亭玉立。那束身旗袍很是衬托女人的身材,把张彩凤浑身的轮廓都完整的勾勒出来。比起下午见乔志清的模样,不知道要成熟多少,这也是她平常陪客人时所穿的衣服。
这才是刚刚开始,他的主要客户还是集中在二楼的包间里。虽然人少,但是却都是有钱的大爷。
“王五,把赏钱给班主!”
“李老爷,一千元!”
“慢着,本姑娘也要打赏!”
班主收了一圈,再没有出价比十万更高的人。所有的人都羡慕的看着包房里的那为乔公子,心里暗自的嫉妒这么块小鲜肉又要落在狼嘴里了。
王五布置好防务工作后,站在乔志清的闷闷不乐的低语了一声。
“张公子,一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