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5章 打苍蝇

“算了吧,明天你还是对廉政局的人坦白从宽去吧。要是表现的好,把你所犯的罪当都交代出来,也许他们还会饶你一命。”
“乔叔叔,魏姐姐,你们还是别和他们做对了。这些人都是太原府的一霸,连丁宝桢市长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我就是陪他们喝喝酒,没有事情的,你们还是拿了钱尽快离去吧!”
“砰!砰!砰!”
乔志清面色冰冷,好半天才舒了口气,又对魏子悠交代了一句。
乔耀庭抬头偷看了下,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连嘴唇都变得哆嗦了起来。
刚才王五已经做好了安排,一动手不但把屋里的人杀了个干净,连中间包房里的流氓也全部制伏,把那位乔公子带到了乔志清的面前。
“你跟你的三爷还有那个乔公子说,要是他们还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再来打扰我!”
“好大的口气啊,竟然在这里冒充起皇亲国戚了!”
“得了,今天是碰到了逼兜油子(太原方言,欠扁的装逼货)了。兄弟们,直接开打吧,打死了三爷担着!”
乔志清排行老三,家中的子弟也多以三叔、三哥、三弟相称。
“行啊,乔大公子,你倒是还认得我!”乔志清熄灭了烟头,苦笑了下,径直站起身子对身后的亲兵吩咐道,“把这小子连夜带回乔家堡,严加看管,等我回去再收拾他!”
屋里的年轻人竟然带着这么多的驳壳枪,那不用说也是军方的人,来头一定不会小。想到这里,他也不敢再摆谱,乖乖的跟乔志清跪了www.hetushu.com下来。
“你……,你是总统?”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嘶号声从门外响起,顿时有二三十人从门外冲了进来。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明晃晃的大刀,挥着大刀片子就对着屋里的人砍了过去。
“乔大哥,他就是三爷!”
乔志清仍旧带着笑意冲张翠凤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乔耀庭,你把头抬起来,看看我是谁!”
屋子里就剩下林山豪一人,刚才乔志清和乔耀庭的对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一下心就沉到了海里。
魏子悠在一旁也笑着安慰了张翠凤下,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刚才就像是看着一群蝼蚁在眼前挥舞着拳脚一样。
“杀啊!”
乔志清并没有正眼看他们,仍旧端着茶细细的品着。言语虽然平淡,但是却满是慑人的威势。
“哦?这个我倒是想听听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电闪雷鸣之间,一束束火花在屋里崩裂而出。在灰暗的烛光下,那火花异常的耀眼。
“是,总统!”
“爷,乔家公子给你带过来了!”
乔志清连看都不想看林山豪一眼,这种人渣就是先枪毙,后调查,也绝不会冤枉了他。
“今天可真够背运的,本来是想为你捧场来了,结果却撞见狗了!”
那乔公子听见别人竟然把他的名字叫了出来,更是惊诧的把头缩在了怀里,还以为是遇到了往日的仇家。
这些流氓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几乎是毫无防备的被子弹贯穿身体,连挥刀的m.hetushu.com机会都没有。
张翠凤害怕的摇了摇头,怕乔志清受到伤害。
屋外突然传来一声怪叫,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壮汉随着声音进了屋中。手中握着三个核桃,随着手指不断的转动。
“行,那你快着点,别让三爷等急了,你知道后果!”
那汉子进了屋中,便没正眼瞧屋里的人,一脸嚣张的左看右顾。
张翠凤小声的提醒了乔志清一句。
“是这样的,他们所说的三爷是太原城的老混混。他原名叫林山豪,人称山爷,后来喊着喊着就成了三爷。太原市当初还被满人统治的时候,他就买通了官府,取得了一个官营煤矿的开采权,主要从事贩卖煤炭的行当。后来华兴军掌管太原,又建立了一个太原钢铁厂,对煤炭的需求剧增。他的生意便越做越大,手里面拥有榆次、介休、阳泉好几处煤矿。在太原城,他就是土皇帝,没人敢招惹他。至于那个乔公子,他也是当今总统家族里的公子哥。他前些日子追求了我好几次,我都没有搭理他。没想到今天他竟然把三爷给请来了,在太原城混日子,没人敢不给三爷面子。”
“原来是个煤老板。”乔志清心里轻笑了下,宽慰了张翠英一声,“不用害怕,你就在这里坐着。正好我也见见这位地头蛇,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
“总统大人,小人知错了。小人狗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来了太原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小人当成个屁给放了吧。”
乔志清冲他冷和_图_书哼了下,挥手便让亲兵把他带去了廉政局。
屋里的所有亲兵下意识的把手伸入了腰间,身上的杀机外露。随即全都露出了一丝的轻笑,看着门口几位小流氓,竟然在威胁一个国家的大总统。
“看清楚了没,你的那个总统叔叔就坐在这里。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看你叔叔能不能帮你仗势欺人!”
壮汉们一走,张翠凤便满脸严肃的劝说了乔志清和魏子悠一句。
那位乔公子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但是仍旧嘴硬的对着众人唠唠叨叨个没完。
“你们是什么人啊!小爷可是当今总统的亲侄子,你们最好放聪明点,得罪了小爷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魏子悠也是一脸等着看热闹的表情,想看看待会乔志清是怎么处罚他的族人的。
林山豪瞪大了眼睛看着乔志清,两腿“哗哗”的打起了哆嗦。
他心里暗自的郁愤,反复计量着怎么能彻底的铲除腐败,这个问题仅仅靠杀人看来只是治标不治里。
“各位大爷息怒,你们先出去,我过去作陪就是了。大家都是来玩乐的,犯不着动手!”
张翠凤简单的跟乔志清介绍了下,满脸都是无奈和惶恐。但是她不想让乔志清看出来,故作一副坚强的表情,脸上明明露出了恐惧,却仍旧强颜欢笑。
乔志清让王五取了根烟点上,一脸自嘲对着乔耀庭冷笑了下。
“彩凤妹妹,你不要害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欺负你乔叔叔的人!”
“总统饶命啊!总统饶命啊!”
乔志清满脸无所谓的样子,http://www.hetushu.com轻笑的看着这个花容失色的小丫头问了一句。
门口那些大汉看着乔志清嚣张的模样,挽起袖子就要冲进来。
“吆喝!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在太原竟然敢招惹三爷!”
他们乔家的家谱,便是按照“高远存志、耀祖光宗,家国栋梁、万世千秋”排列下去的。
张翠凤显然知道这些人的势力,连忙起身阻止了众壮汉,好声劝慰了下。
林山豪胆子再大,也没有见过这些出手便杀人的主,趁着混乱拔腿就要逃出屋子。哪曾想刚出门就被一脚踹了进去,重重的摔了个狗吃屎。
乔志清淡淡的跟她开了个玩笑,但是小丫头还是一脸紧张的样子,生怕待会三爷会伤害了乔志清。
林山豪“砰、砰、砰”的往地上使劲磕着响头,哪里还有三爷的一点派头。他本就是靠着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出身,身上没有一点江湖豪气。也就能欺负点平头老百姓,遇到稍微强硬的人就像狗一样摇尾乞怜,让乔志清越看越是恶心。
乔志清一脸严肃的对那乔公子低喝了一声,嘴角都有些微微的抽动。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正是他二伯乔存义的孙子。
“子悠,明天通知廉政局的人查查和这位三爷有关的官员。要是有人敢徇私枉法,全部严惩不贷!”
他生气倒不是主要因为乔耀庭的仗势欺人,他贵为总统,家里人难免会有人打着他的旗号胡作非为。让他动怒的是,堂堂的乔家少爷,竟然没有一点的骨气。敌人还没怎么样了,他就懦弱的www.hetushu.com选择了屈服,跪下来跟狗一样求饶。
他的父亲共有五个弟兄,分别按照仁、义、礼、智、信,命名。乔存义便是他二伯,他的父亲排行老三,名叫乔存礼,也是乔家那会的当家人。
“乔大哥,他和政府各部门都有关系。丁宝桢市长刚来太原还想动他,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你是惹不起他的!”
“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城市都有你这种恶心的苍蝇!你说你发点财就发点财,你待人和善点会死吗?你做人低调点会死吗?”
亲兵们敬了个军礼,“跨跨”踏着皮靴子,卡住乔耀庭的肩膀就拎出了屋去。
那汉子一听这话,脸上冷抽了下,对众兄弟吩咐了声,手中的核桃马上就停止了转动。
刚冲进屋里的汉子哼也没有哼上一声,全部胸口中弹满脸惊诧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没事,你忘了叔叔也姓乔,和大总统还是一个姓呢。”
壮汉们见乔志清身后的那些随从都是些练家子,也怕真动起手来占不到便宜。暂时退了一步,出了门便跟主子汇报去了。
林山豪瞪着扯着嗓子哀嚎着,终于消失了踪影,让乔志清的耳朵都舒服了一下。
“三……叔!”
林山豪也被两个亲兵架着跪在了地上,他心里知道是碰到了硬茬子,在新中国驳壳枪可是军用之物,外面的人也只是听过这种武器,也没有见识过。
乔志清带出了的亲兵,全部都是王五严格特训的华兴军。每个人把驳壳枪几乎玩到了极致,能在半分钟内打出弹匣的十发子弹,而且完全弹无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