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7章 巧合

“乔叔叔,您说的我都懂。但是我和戏班班主签订了十年的合同,要是违约的话,是要赔偿给班主一佰万元啊!这笔钱我父亲一定拿不起,我现在也就积攒了十万多元!”
乔耀光不解的问了一句,说起乔耀庭就满心的郁闷。
“检讨写完了没?”
“山杏,你这是何苦呢!”
乔志清微微叹了口气,心里对乔山杏十分的愧疚。
“行了,这件事就先放过你了。你和族里的乔耀庭熟不熟?”
乔耀光也是聪明之人,把她和乔志清的话联系到了一起,立马就从客椅上惊跳了起来。
“这事情还真是凑巧!”张翠凤掩着小嘴轻笑了下,没曾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女婿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不过她也了解父亲大大咧咧的性格,安稳了乔耀光一声,“耀光,你也不用担心。我父亲脾气虽然直拧,但是他也是讲道理的人。你要是诚心向他认错,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二叔放心,侄儿一定会改掉少爷的脾气!”
乔志清边喝着稀粥,边随口问了一声。
乔志清打开检讨书粗看了一遍,见他实心改过,也不再难为他。昨日刚回到府里,他还没来得及过问族里的事务。乔耀庭也被关在后院还由亲兵看护,除了乔志广外没人知晓。
“二叔,她现在就在我的房间里,我这就带她过来见你!”
“二叔,你问那小子干什么。整个就是一纨绔子弟,我二爷爷整天把他宠的没有人样。前段时间二爷爷还拖我在太原钢厂和_图_书找了个工作,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干了没两天就偷懒旷工,我一生气就把他给辞退了。”
乔山杏虽然嫁给了德川庆生为妻,但是一直守身如玉,对男女之事也是一窍不通。乔志清突然一袭击,乔山杏本能的挣扎了下,但是没能逃出乔志清的魔爪。在乔志清熟练的挑逗下,很快就娇喘连连。
乔耀光认真的点了点头,经过此事也算是长了个教训。
“山杏,对不起!”
乔志清轻声回了下,放下了茶碗,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的侄子迷的神魂颠倒。
“翠凤说的对,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诚心实意,一定会打动她父亲的。你以后做人一定要谨言慎行,切不可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就可以目中无人!
乔耀光从怀里掏出了检讨书,顺势递给了乔志清。满脸的表情诚恳,不敢有丝毫的怨气。
“没错,都怪我。昨天和二叔去吃碗秃的时候,和你爹爹顶嘴了两句。我已经向二叔认过错了,不知道你的爹爹会不会责怪我?”
乔志清肯定了自己对乔耀庭的看法,决心待会把族人都召集起来惩戒下他,也好让族人们都安分一点。
乔志清用完了饭菜,在堂中的正座上坐下饮起茶来。丫鬟们刚把屋子打扫完毕,没过一会,门外便传来了乔耀光的求见声,“二叔,我把她带来了!”
“说来话长,耀光,你这婚事恐怕还有点麻烦,你难道不知道翠凤的父亲是谁?”http://www•hetushu.com
那女孩一抬起头行礼作揖,乔志清和她四目相对,两人便同时惊诧了一下。
“耀光,这门婚事二叔先替你的父亲应下了。你也不用担心你父亲的问题,翠凤是个好闺女,她也配得上我们乔家。”乔志清对自己的侄子下了保证,显然对张翠凤十分的满意,话落又扭过头提醒了张翠凤一声,“翠凤,我们乔家家大业大,现在也是官宦世家。二叔虽然没有这种门第观念,但是不代表别人都没有。你想和耀光好好的生活,最好是放弃现在唱戏的工作,让耀光再给你找个事情做!”
“进来吧!”
乔志清轻笑着点了点头,暗叹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二叔,彩凤的父亲不会是咱们吃碗秃的那家摊主吧?”
张翠凤为难的低下了头。
乔志清也安慰了这个侄子一声,又给他叮嘱了几句。
乔山杏也渐渐苏醒,见乔志清正上下打量着她,连忙羞红了脸蛋,垂下头往被子里塞了塞,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天还没亮,乔志清的酒意便清醒了过来。看着怀里甜甜沉睡的乔山杏,心里苦笑了下。轻轻坐起身子,满是疼惜的看着这个姑娘。
“没事,只是昨晚发生了一点小事。你不是说要带媳妇回家吗,快把她带过来让你二叔把把关。要是这女娃子真是不错,二叔就替你说服你的父亲。”
“彩凤,二叔,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二叔,你怎么叫她翠凤?”
乔耀光挑了下和_图_书眉,看他二人熟络的样子满脸都是疑惑。
乔志广喝的迷迷糊糊,在夫人的搀扶下回了屋里休息。乔志清的屋子也已经被收拾了出来,他的酒量虽好,但是陪着大哥也喝了不少,晕晕乎乎的在魏子悠和乔山杏的搀扶下进了屋里。
“乔大哥,我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就是不在你的身边,有这个小家伙陪着我,我也不会再那么的想念你。你要我回日本,我便回日本。你让我当女皇,我也好好的做女皇。与君共有一夜,我此生也再没有任何的憾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张翠凤在太原已经唱出了名气,乔耀光的注意力也肯定集中在她的身上。当张翠凤说出她有心上人的时候,乔志清已经猜出他肯定就是乔耀光。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们戏班班主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去处理。现在都是讲法律的时代,没有卖身契这个说法。他也不能约束你的自由,要是需要赔偿的话,二叔给你就是了!”
“翠凤,还真是你!看来我猜的是对的!”
张翠凤疑惑的秀眉高挑。
“没错,就是那家的老板张铁生!”
乔志清在床下躺下后,魏子悠便溜了出来,只剩下乔山杏独自伺候乔志清。她这次来中国,有心想为乔志清生个孩子。所以也不害怕,像是小绵羊一样主动送到大灰狼的嘴边。轻抚在乔志清的胸口,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耀光,对不起。从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父亲其实是在街上卖碗秃的。我原m.hetushu•com名叫张翠凤,后来师傅给起了艺名叫彩凤。我一直担心你会看不起我爹爹,所以一直犹豫不敢带你去见他!”
乔耀光越听越迷糊的皱起了眉心。
“怎么回事?耀光,难道你见过我爹爹了?”
房门大开,乔耀光先走了进来,后面款款的跟着一位身材纤瘦的女孩。
乔志清紧紧的抱她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香唇,心里第一次这么舍不得放开一个人。二人郎情妾意,昨夜的余火还未熄灭,当下你次抚摸着对方再次巫山云雨了起来。
“乔大叔,怎么是你?”
乔志清轻松一笑,心里挺高兴这个单纯的姑娘不会因为他的权势而动歪脑子,仍旧记得自己和班主签的协议。
乔志清笑了笑,心中好多个头绪顿时都连在了一起。心里估摸着张翠凤一定对乔耀光隐瞒了身份,不然他不会连张铁生也不认识。
那女孩张口就激动的道了出来,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下。她不是别人,正是碗秃店张铁生的女儿张翠凤。
乔志清看着大哥坚持的样子,也知道一时半会改变不了他的想法,只管与他饮酒,直到夜深后宴席才结束。
乔耀光立马就泄气的一屁股蹲在了客椅上,对着张翠凤连连叫苦了下。
“写完了,这就请二叔过目。侄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以势压人了。”
乔耀光激动的跳起身子,连忙就向自己的屋里跑去。他的心也放在了肚子里,这件事要是他二叔说话,他父亲就是再顽固,那也得给总统大人一点面子。
乔山杏大和_图_书胆的对乔志清倾诉了下,小脸上完全平静了下来,再没有丝毫的期盼。
乔志清一躺下身子,脑子里就变的迷迷糊糊了起来。还以为是在总统府里,闻着鼻尖的体香味,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哪位夫人,一个伸手就把身上那人紧紧环抱。
天大亮之后,乔志清正在房间里和魏子悠、乔山杏用着早饭,门外便传来了乔耀光兴奋的呼叫声,“二叔,你怎么也不等等我就回家了。”
“完了,完了,彩凤,你爹要见了我肯定会打死我不成!”
话音落,乔耀光的人便进了屋里。魏子悠和乔山杏识趣的让开了位子。二人结伴出了房门,便在丫鬟的带领下,在乔家大院里四处参观了起来。
乔耀光苦着脸给张翠凤解释了下,心里暗暗自责,没事干嘛和未来的老丈人最对。要是早知道张铁生就是彩凤的父亲,打死他也不敢还嘴啊。
“没有啊,彩凤一直没有带我去她的家里!”
张翠凤知道再也隐瞒不住,红着脸垂着头老实的对乔耀光交代了下。她知道乔家是名门大户,一直不敢让乔耀光知道她的身份,这才闹出了这么多的误会。
魏子悠还是一黄花大闺女,看着乔志清醉醺醺的模样,哪里敢和他独处一室。
乔志清轻轻一笑,招手示意他二人坐下来说话。
乔志清借着酒劲,很快就意乱情迷,再也无法把持自己。乔山杏也不反抗,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二人一唱一和,当夜就行了周公之礼,整整折腾了一夜,这才筋疲力尽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