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9章 惩戒族人一

张铁生一见到乔耀光,气就不打一处来。听女儿说明了来意后,更是一千个不愿意。直接拿着火棍子把乔耀光赶出了家门,扔下一句我们张家高攀不起你们乔家,趁早让乔耀光死心。
亲兵出门没一会,外面便传开了一阵阵的哀嚎,“三叔,侄儿知道错了,您放了侄儿吧!”
乔耀光无奈下把自己的二叔搬了出来,张铁生这才得知,原来这个臭小子就是他恩公的亲侄子。有了这层关系,张铁生虽然不喜欢乔耀光,最后也痛快的答应。
乔耀庭见爷爷动怒的样子,连忙痛哭流涕的承认错误,生怕爷爷有个闪失,那就再没有人可以帮到他了。
乔志清冲乔存义笑了笑,起身就冲门外的亲兵吩咐了一句。
乔存义已经六十好几的年纪,在这个年纪已经是高寿。他在丫鬟的搀扶下进了乔志清的屋里,满脸兴奋的问了乔志清一声。
乔存义喘着粗气大骂一声,身子往后一倒,重重的坐在了客椅上,差点没被乔耀庭气的叉过气去。
乔志清手指拨弄着茶碗,脸色冰冷的紧锁着眉心。
“这,志清,这是为何啊!”
大婚当日,所有事情都痛快解决。张铁生也作为娘家人来给张翠凤送嫁,当他得知他的恩公就是当今总统的时候,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惊掉了。暗道祖上也是烧了高香,竟然和总统的侄子结了亲家。
“耀庭,你做了什么跟你爷爷老实交代下。今天我不处罚你,你爷爷说怎么罚你,咱便怎么罚你!”
和-图-书乔存义莫名其妙的愣了下,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知道乔耀光怎么会和乔志清在一起。
乔存义颤颤巍巍的端着供词从头看到了尾,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个外人果然对乔志清心怀不轨,而且乔耀庭确实参与其中。乔耀庭试图报复乔耀光的事情是小,但是却跟刺杀乔志清的案子有关联,这已经不是他求情可以解决的问题。
“志清,耀庭我也不管了。你想杀就杀,这样的不肖子孙,我不要了吧!”
乔志宏和乔志清同属于志字辈,乔志清比他年小几岁,所以也以大哥相称。
乔志清看着乔存义的模样,知道火候已到,连忙补充了一句。他只是想让乔耀庭长点记性,并没有真的下决心除掉他。
很可惜清廷的如意算盘没打好,在林山豪正在向乔耀庭套话的时候,没想到竟然和乔志清碰到了一起。
乔耀庭一见自己的爷爷在场,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连忙就冲爷爷哀嚎了一声。
“你这臭小子,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二伯父,也没有什么大事,今日就是想跟你老聊聊耀庭的事情!”
乔志清对着王五吩咐了一声,把林山豪的怎么预谋刺杀乔志清的供词交给了乔存义过目。
“志清啊,不是耀庭那臭小子犯了什么错了吧?”
乔存义面色发白,几乎痛苦的要叉过气去。乔耀庭是他的心头肉,但是他知道事关重大,又不能求情。
“二伯父,耀庭是志宏大哥唯一的后人,我知道hetushu.com你一直视他为心头肉、掌上宝。但是慈母多败儿,他也会因为你的宠爱变得无所忌惮起来。这次幸亏我发现的早,要是真出了刺杀的事情,怎么也留不得他了。您老也别激动,我不会真杀了耀庭。”
乔志清此次回山西省亲的事情被清廷得知后,清廷便计划在山西设伏刺杀,准备让乔志清葬身山西。明的不行,再来暗的。只要乔志清一死,那华兴军便群龙无首,肯定会陷入分裂。到时候关中大乱,清廷趁势便入关南下,一定可以再次夺回天下。
王五对林山豪进了一夜的突审,还没动用几样酷刑,这位煤老板连他小时候偷看寡妇洗澡的事情都交代出来。王五联系了太原军区,马上就要开始对隐藏在太原的奸细收网。
乔存义端着茶碗轻抿了口,突然想起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孙子了。
人就是这样,不管你长大后有多大的出息。小时候看着你长大的人,即便你做了总统,他们的脸上都不会和其他人一样露出惊恐。
那外人要是对乔志清别有所图,那可是犯上作乱的大罪。
“但是……”
乔志清恭顺的扶着乔存义的胳膊坐下,满脸轻松的回了句,连忙让丫鬟上茶。
二人的谢字还没说出口,乔志清又补充了一句。
当真是峰回路转,乔存义和乔耀庭几乎是同时一愣。乔耀庭更是像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一样,瘫软的立马趴倒在了地上。
乔耀光无奈的跟着张翠凤回太原拜见父亲,她m.hetushu.com的母亲早亡也是父亲把他拉扯长大。
“王五,把林山豪的供词拿上来!”
林山豪的来历可不简单,他能折腾出这大的动静,完全是有清廷在后面撑腰。
“志清啊,你唤二伯父来何事啊?”
婚礼在乔家的正院举行,乔家摆了数百张流水席,上千号亲戚一下全部入座。在婚礼开始之前,乔志清把自己的二伯父乔存义请进了自己的屋里。乔存义共育有三男两女,乔耀庭正是他大儿子之后。前些年,他的大儿子乔志宏北上俄罗斯贩茶,路上遭遇土匪就被杀死了。所以他才对乔耀庭如此的宠爱,以弥补对大儿子的亏欠。
乔存义和乔耀庭一听,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尤其是乔耀庭,几乎是哭喊了出来,“爷爷,三叔,我不想死,不想死啊!三叔,您就放过侄儿吧,侄儿以后一定老老实实,再也不出去乱混了!”
乔存义马上变了脸色,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自己的孙子又闯了什么大祸,竟然让乔志清亲自处理。
乔存义看着孙子这般的模样,一下就惊讶的站了起来。
班主自然知道知道自己手里的合约有问题,不管到哪里也没有卖身契这个说法,谁也不能剥夺张翠凤的自由。更何况合约上的违约金确实最高是一百万元,就是再不舍得,最后还是拿钱了事。不然到最后人财两失,他见魏子悠气势不凡、出手阔绰的样子,哪里敢真和她上法庭。
“爷爷,是孙儿的错……”
乔耀光也是实在,再和hetushu.com张翠凤谈恋爱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身份,这一点也让张铁生稍稍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耀庭,你又在外面闯什么祸了?你怎么就不让爷爷省心点呢!”
“二伯父,等待会耀光来了,你还是问他吧!”
乔志清对着这个侄子冷冷一道,把处罚他的权利交给了自己的二伯。乔耀庭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侄子,他也不能对这小子下手太狠,这样也会寒了他二伯的心。
魏子悠跟着来了太原,她奉乔志清的命令和戏班班主商议为张翠凤解约的事情。张翠凤和戏班班主签订的合约显然是旧社会的卖身契,根本就不符合现在的契约精神,甲乙双方完全的不平等。乔志清不想以势压人,该谈还得谈。
“爷爷,孙儿只是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还请爷爷救救孙儿,孙儿以后还要孝顺您啊!”
“来人啊,把乔耀庭带上来。”
乔志广同意儿子的婚事后,乔家便开始紧张的筹备起了婚礼。虽说乔志清不想办的太张扬,但是乔家毕竟是大家族,光是亲戚朋友就来了上千人。
“爷爷,快救救您孙儿吧。您快给三叔求求情,让他放了孙儿吧。”
乔志清对此事态度也不明朗。他要是求情,说不定他这一脉,全都会因为乔耀庭受到牵连。
“你说耀庭啊,这臭小子我也好多天没见到他了。你不说我也忘了,他哥哥大婚,他怎么也不露个脸?”
“二伯,我给你兜个底。乔耀庭所犯的是谋反作乱之罪,试图刺杀总统,依律m•hetushu.com当斩。”
乔耀庭几乎要死的心都有了,心脏就是再好,也经不住这样来回的惊吓。
他倒不是满人,当初只是太原街头的一个小混混。这种人最没有民族观念,有奶便是娘。清廷为他出资,相继收购了几个大型的煤矿,助他坐上太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目的就是让他更容易接近权贵的中心,打探出更多的情报。要知道太原军区可是负责护卫北京城的卫戍力量,这里所出的任何军情都非同小可。
乔志清不想老爷子受刺激,也就没有直说,而是等乔耀庭告诉他,他也好有个准备。
班主一听魏子悠是来要人的,哪里肯把这个摇钱树放走。魏子悠直接开出一张一百万元的支票,要么班主和魏子悠解约,要么就法庭上见。自始至终,魏子悠都没有亮出自己的身份。
两军交战,最先要准备的就是情报。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清廷在华兴军的占领区自然安插了不少的间谍,林山豪也是其中之一。
乔耀庭边叩头边对爷爷把自己怎么懒惰,怎么被乔耀光开除,怎么设计报复乔耀光,怎么向林山豪出卖情报的事情,全部道了出来。
话音刚落,乔耀光便被两个亲兵拎到了屋子里。乔志清为了惩戒他,把他关在柴房里饿了好几天,每日只管些稀饭。这短短的几天已经把这位阔少爷折磨的不成人样,浑身衣衫褴褛,头发凌乱,连面色都有些蜡黄了起来。
尤其是听到最后,他把乔志清回家省亲的事情出卖给外人,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