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5章 冤家路窄

“好,好,你厉害,死鸭子还嘴硬。老子就陪你到最后,看看你能不能守住这里!”
飞艇中队总共投掷了上千发炮弹,足足有五千多清军被活活的炸死。阵地一片的狼藉,哀嚎声四起,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还有血肉模糊的尸体。
飞艇部队从组建到现在,历经大小战役数十次,已经能够精准的把炸弹投放到预定目标处。而且此次战斗,清军的战场竟然连战壕都没有挖设,完全没有修建防空工事。
指挥官嘶吼着挥下令旗。
清军在正面战场投入太多的兵力,本就分兵乏力,现在两翼战场的士兵仅有华兴军的一半之多。在华兴军强大的火力压制下,两翼的清军连连被子弹射杀。尤其是阿尔哈布派驻在右翼的五千人,现在已经倒了一大半,把阿尔哈布心疼的胆汁都要流出来了。
华兴军十万兵力,足足比清军多出一个军。一上来就采用中间突破、两翼包抄的战术,对清军实行大合围。
不要说是这个时候从来没有航天感念的人会恐慌,就是后世的人面对从天而降的六十艘巨大的飞艇,也会被那种未知的恐惧,惊吓的心惊胆战。
华兴军在此时全面发起进攻,分三个方向向清军包抄了上去。
双方相距一千米的时候,枪声便开始大作了起来。但是因为距离较远,精度实在太差,很少有人命中目标,只是听个声响而已。
在炮击跑和远征机枪的轮流招呼下,齐布琛的第一军很快便伤亡殆尽。他们每打响一枪,之后便会有五倍的子弹http://m•hetushu.com还回来。
双方暂时陷入僵持状态,清军显然没有受过这种阵型的训练。趴伏在地上的时候,队形十分是散乱。好多后排的士兵被前方士兵隔断了视线,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火力阻击。而且在华兴军子弹的扫射下,前排的清军连头也抬不起来。
“小犊子,想让老子投降,见鬼去吧!”
华兴军的步枪兵趁机向前突进,来回反复几次,双方终于僵持在三百米的距离。
弹片成蘑菇状向着四面扩散,不断将四周的清军炸成肉泥。
一阵阵的枪声响过,齐布琛身边的十几个亲兵瞬间被打成了肉筛子。
齐布琛持刀面对着数百华兴军士兵大笑一声,挥刀便往脖子上抹去。
果不其然,当炸弹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爆炸的轰隆声,瞬间就把清军的恐惧声淹没。一颗炸弹落入清军的军阵,方圆十几米范围的清军都要被弹片割成肉泥。
一时间将近上万发子弹,铺天盖地的就冲着清军压去,连耳边的风里都夹杂着呼啸声。
清军都快要哭出来了,不知道华兴军究竟还有多少的花样。不是机枪就是迫击炮,轮换着上场。
在华兴军开始进攻之前,飞艇中队已经到仁川军事基地完成了炸弹补给,现在也全部进入战场。
战斗不到一个小时,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华兴军的手中。华兴军三面渐渐合拢,清军的阵地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被华兴军四面封锁,全部吃掉。
布耶楚克连忙在http://www•hetushu•com军中找到了军长阿尔哈图,指着天空的飞艇就结巴的大喊大叫了一句。
鲜血四溅,瞬间把钢刀染成红色。刀尖重重的扎进土里,到死都挺直了腰板单膝跪在地上。
这下前线坚持抵抗的指挥官再也坐不住了,当下就下令所有的将士跟华兴军一样趴伏射击。
因为清军是呈蹲姿射击,把身体完全暴露在华兴军的枪口之下。而华兴军趴伏在地面上形成一定的死角,在八百米的地方子弹成抛物线根本就打不着。
双方步兵在平壤和沙里院之间松林城遭遇,城外方圆数十里的战场,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影。
清军的的第一军和第三军仓促布防,本来正面战场就和华兴军持平,现在不得不各自分出半个师的兵力防守两翼。
六十艘飞艇从高空缓缓下降,遮天蔽日,宛如神兵神将下凡。战场的清兵纷纷抬头观望,无不毛骨悚然。
他这个想法还没有肯定,那六十艘飞艇已经刷刷的往下投掷起了炸弹。
一枚枚炮弹和炮管摩擦的刺耳声响起,将近上千发的炮弹同时成抛物线飞上天空,到达顶点时,又如密集的鸟群一般,纷纷落入清军的阵地。
此时齐布琛的兵马已经丧生到上万人之多,现在只剩下两万多人。
齐布琛看着右翼阿尔哈图逃跑的方向,咬牙切齿的气的青筋都曝露了出来,拔刀就冲着那里嘶吼了一声,“阿尔哈图,你个胆小鬼,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是,真的!真的是,会飞的战船……”
此时华http://www.hetushu•com兴军的机枪连,也在阵地上准备妥当。指挥官一声令下,将近上千把机枪便全部开火起来。
火舌倾吐,弹壳崩裂。
“前方三百米,弹药不计,发射!”
东海舰队的两艘六千吨的战舰,华兴号、江阴号,此时也开赴朝鲜南浦港,准备由大同江的出海口溯游之上,直接开赴平壤城下,配合陆军进军平壤。
清军枪阵就像是被狂风刮过,一排排的往后面倒去。
齐布琛嘴硬的反驳了一句,两眼冒火的看着头顶的飞艇。
战场上刚停止的爆炸声再次响起,处在最前排的清军,纷纷被爆炸的冲击波掀翻。
战场上硝烟未平,尘嚣蔽日。胜负完全没有悬念,齐布琛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两万多士兵一排排的被子弹和炮弹绞杀,直到剩下齐布琛还有数十个护卫他的亲兵。
华兴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包围了上来,纷纷架着枪对齐布琛大吼了一句,“放下武器,交刀不杀!”
“齐布琛,怎么样?这下你相信了吧?老子的属下没有说谎!”
“军,军,军长,就是那东西,会飞的战船,会飞的战船啊!”
刘福第一军和刘禄的第二军进攻正面战场,刘寿的第三军分兵两路,从两翼进行包抄。
阿尔哈图逃窜后,战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华兴军从右翼全部包抄了上来,把齐布琛的这两万多人,分四面八方全部合围。
阿尔哈图虽然此时心里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坚持留在了战场,并没有撤退。他还见识过华兴军真正的实力,害怕齐布琛打退了华兴和*图*书军,他这脑袋可真要被醇亲王搬家了。
但是这个距离也同样进入了迫击炮的射程,华兴军阵地上的所有迫击炮已经安装妥当,弹药也被一箱箱搬了上来。
阿尔哈图不想再与他理论,在轰炸结束后就连忙整顿起即将崩溃的军队。在爆炸之中,有好多的将领被炸死,下面的兵勇没有人指挥,已经在阵地上乱作一团。
“这又怎样?不就是被炸弹炸两下吗!待会等华兴军发起进攻,老子照样让他们血债血偿!”
“咻!咻!咻!”
第三军因为抽掉出一个师的兵力,分别驻守平壤和南下剿灭朝鲜叛党。所以这次只出动了两个师的兵力,两翼各一个师,上万人马。
大地在此时爆炸声中都剧烈的摇晃了下,沐浴在炮火中的清军就像是小麦一样,被爆炸后的弹片一把把的收割。
他这一撤可了不得,齐布琛统帅的第一军右翼,便完全暴露在华兴军的枪口之下。
清军的指挥部就设在阵地的后面,面对飞艇部队的来袭,军中的所有将领纷纷惊恐的大叫着找掩体躲避。在此时,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将齐布琛,面对如此诡异的场景,也禁不住被吓的胆战心惊。
“轰隆,轰隆,轰隆!”
当华兴军冲进到八百米的时候,全线趴伏在地上还击起来,这时子弹的杀伤力才慢慢地凸显出来。
飞艇部队从清军的前沿阵地开始,一路朝着纵深前进,炸弹铺天盖地而下,从头炸到尾部,直接把清军的阵地截成两半。
爆炸声铺天盖地,阿尔哈图大声奚落了齐布琛一句。二人都躲在和-图-书一块巨石的后面,被漫天的炮火炸的抬不起头来。
对于七万多的清军来说,这数千人的死也无关紧要,但是那种漫天弹雨轰炸的视觉冲击力,已经把清军的抵抗意志给摧毁。
清军的手里虽然端着后膛洋枪,但是采用的战法却还是前膛洋枪的列阵式防御。一排接着一排的竖着脑袋,整齐的排着枪阵,准备迎接华兴军的第一轮冲击。
在正面战场激烈交火的时候,两翼的战况更是激烈。
这时候,阿尔哈布图也不敢打肿脸充胖子,也不管回去后亲王怎么处罚,带着第三军就往后面撤去。
结果清军像是活靶子一样,被对面趴伏的华兴军一排排的射杀。
“砰,砰,砰!”
在清军南下重新攻打沙里院的时候,华兴军也开始北上进攻平壤。
阿尔哈图也被天上的飞艇中队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嘴巴像是没有知觉了一样,怎么也合不住。这时一个不好直觉突然涌上阿尔哈图的心头,让他不住的思量着,要不要现在就脚底抹油溜走?
第一军也不愧为满族关东新军的精锐,在这样惨烈的情况下。齐布琛没有发话,所有的将士硬是没有一人逃窜。全部冒着弹雨,坚持到了最后。
当初在蒙古战场和老毛子作战,老毛子全都躲在战壕里,轰炸起来可是相当的费劲。现在清军暴露在火力覆盖下,轰炸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前线指挥部当机立断,决定先放过阿尔哈图,集中全力吃掉齐布琛的兵马。
三百米是步枪有效的射杀距离,在这个距离内,步枪的精度完全可以实现精准的点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