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6章 逃跑激素

人多的地方最容易成为轰炸的目标,果然,没过多久飞艇中队便盘旋在浮桥之上。
醇亲王痛心疾首的哀嚎了一声,一时都有些站立不稳,快要倒在地上。
华兴军在仁川修建军事基地,正好急缺苦力,当下就派人把这两万人全部押往了仁川。其他的将士在海军的协助下全部渡过江去,紧跟在清军的后面就追了上去。
阿尔哈图装模作样的还挤出了泪珠子,那表演要多煽情有多煽情,好似他是逼着回来一般。
他们心里都明白,华兴军的大军马上就要追赶上来。要是渡不过江去,留在这里是必死无疑。这时候他们也顾不得什么金银珠宝,从朝鲜搜刮的金银铺满了一地,但是没有一人还有心思捡那东西。
越是恐惧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华兴军的大军这时候已经从平壤赶了过来,完全把岸堤上的清军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南岸的清军又惊又怕,生怕华兴军追上来。懂得水性的士兵,也顾不得江水并不冰冷,噗通跳入江里,就朝着对岸游去。
阿尔哈图表了下忠心,脸上闪过一丝奸诈。
原来西班牙战舰就封锁过鸭绿江,清廷也吸取了教训,在醇亲王渡江后,就调集了上百门大炮在鸭绿江畔修筑炮台,用以夺取制江权。
华兴军也是拼了命的追赶,但总是慢了一步。每路过一个城市都是清军的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跟了上来。将士们都郁闷的快要发疯了,打了这么多年的杖,还没有见过这么能跑的和_图_书敌军。
浮桥两边的水花像是喷泉一样冲天而起,桥上的亲兵纷纷被爆炸的冲击力掀翻在江中。
“阿尔哈图,关键时候才能看出你的忠心,本王当初没看错你。”醇亲王欣慰的在阿尔哈图的肩膀上拍了下,回头便对二军长乌尔登下令道,“乌尔登,这次你立功的机会来了,就由你带着第二军的人马阻击华兴军。你放心,只要我们都撤回关东。本王马上上奏太后,加封你为一品提督。”
清军哪里见过这么大的舰船,无不是惊慌失措的纷纷往后逃散。最关键的是还没有火炮进行抵抗,任由着两艘战舰如入无人之境,对着平壤城墙便猛烈开火射击起来。
炸弹一会的功夫便似雨点般落下,在浮桥上和江水中纷纷爆炸。
飞艇中队完成了补给,率先向北追击了起来,终于在清江河一带发现了清军。
“亲王,华兴军这次出动了两倍于我们的兵力啊!他们还有天上会飞的战船配合,武器装备不知道比我们精良了多少。末将和齐布琛老将军拼死抵抗,但还是挡不住他们,险些被他们全部围歼。齐布琛老将军拼死挡在前面,硬是让末将回来保卫您的安全啊!”
阿尔哈图心急火燎的马上就想回到关东,哪里还顾得上河对面的人。而且他们第三军的将士最先过河,现在留在江对岸的大多是第二军的人马。
齐布琛可是关东新军最能大的战将,若是没有他,关东新军就剩下了花架子了。
hetushu•com醇亲王冷静了一下,也感觉这里不宜久留。现在粮草迟迟未到,平壤城里已经快要弹尽粮绝。而且华兴军的军舰又在城里横冲直撞,把城墙炸了个稀巴烂,平壤城断然是守不住的。
日近黄昏,残阳斜照大地。战场的硝烟还未散尽,横七竖八的铺满了尸体。
醇亲王回头看着疲惫不堪的将士,心里已经没有当初兵发朝鲜时的那份英豪之气。
清军的建制在此时完全被打乱,一部分渡过清川江,一部分留在了清川江南岸。
醇亲王双手紧攥的瞪着阿尔哈图,得知齐布琛的死讯后,心里立马就跟抽空了一样。
清川江南岸的清军眼见渡江的将士慢慢地远走,有的已经绝望的哭出声来,大骂醇亲王没情没义,丢下他们独自逃走。
“亲王,末将对不起你。老将军齐布琛为了掩护第三军撤退,带着第一军和华兴军血拼到了最后,为国捐躯了啊!”
冯杰还不过瘾,下令飞艇继续飞过清川江,对着地面上刚过河的清军再次轰炸。
清川江的两岸全是尸体,鲜血混在一起,哗哗的流入江中,已经把江面染成红色。
“亲王不要绝望,鸭绿江上游的水流平缓,水位也浅。华兴军的军舰绝对不可能过去,咱们从那里便可以轻松过江。”
“天亡我大将,天亡我大将啊!”
一阵秋风吹过,所有人都不觉后背发凉了下,宛如身处地狱。
本就用小木船搭建的浮桥,在密集的轰炸下,很快就连块木板都hetushu•com没剩下一片。
“撤,撤,你马上召集众兄弟,今晚就撤!”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七万人怎么就坚持了这么一会?”
阿尔哈图连忙将他的身体扶住,满脸着急的劝慰一声,“亲王,眼下还不是伤感的时候啊。华兴军的大军马上就要打上来了,咱们还是带着兄弟们快撤吧!”
华兴军的东海舰队共出动了五艘战舰,在鸭绿江上下游曳,专门就是为了阻击清军。
醇亲王看着江对面的将士,眼中升起一股绝望,转身就带着阿尔哈图继续往北逃窜而去。
乌尔登是个老实人,平常都不爱吭气。现在明知道被阿尔哈图坑了,但是也只能领下了军令。
阿尔哈图眼见醇亲王面带绝望,连忙劝慰了他一声,不想让他有任何轻生的念头。倒不是阿尔哈图有多么的忠孝,要是醇亲王不过江,他就算过了江也会因为护主不利,被慈禧给砍了。
“亲王放心,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罢了,走吧,咱们走!”
阿尔哈图跪在醇亲王的面前哭嚎了一声,在路上就已经编造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醇亲王和阿尔哈图见飞艇全部离开,这才从掩体里钻了出来,看着眼前的惨景,完全被惊吓的哆嗦起了身子。
清军连夜急行军一百多里刚抵达安州府,先头部队刚从清川江的浮桥上渡过河去。
“会飞的战船,真的是会飞的战船!”
二军长乌尔登在心里大骂了阿尔哈图一句,这分明就是想让他垫在后面当炮灰。但是www.hetushu•com阿尔哈图已经提了出来,他也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件事。
第二日,华兴军从松林城外继续北上,抵达平壤城,城内已经空无一人。
“阿尔哈图,现在该如何办理才好啊?还有这么的将士没有渡江啊?”
六十艘飞艇一到,清军将士纷纷乱作一团。
爆炸声连绵不绝,清军狼狈不堪的四处逃散。当飞艇上的炸弹全部投掷一空后,六十艘飞艇才缓缓的离开战场。
指挥官冯杰当下决定,炸毁河上的两道浮桥,阻止清军过江。
“可是咱们这么多人马要吃要喝,而且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的睡过觉,估计还没有走到那就被华兴军追上了!”
清军在城墙上构筑了两天的防御工事,在军舰猛烈的炮火声中,纷纷被夷为平地。
“亲王,末将已经派人四处寻找马匹去了。待会属下会保护你先走,二军长乌尔登的率队会在后面阻击华兴军。您是咱大清的亲王,就是奴才们都战死了,自然也要护你周全!”
阿尔哈图和醇亲王已经渡过河去,他可是见识过飞艇的厉害,生怕从那上面再扔下炸弹,连忙拉着醇亲王就找了个掩体躲了起来。
醇亲王所带的残兵败将,完全就成了惊弓之鸟。一路上马不停蹄的赶路,连饭都不顾上吃。他们此时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开朝鲜,尽快返回关东老家。
华兴军打扫完了战场,便在松林城内驻防了下来,准备明日继续对平壤城发起进攻。
醇亲王指着飞艇吓得面色惨白,终于确信他和图书的属下没有诓骗他。
主将已经逃走,留下来的清军又累又饿,哪里还有斗志。两万多人,一枪未放。纷纷跪在地上,全部举手投降。
“哎吆,我的亲王,哪里还能顾得上他们,华兴军的大军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华兴军可是有军舰帮忙,过江轻而易举,咱们趁着机会赶紧逃吧!”
但是华兴军的战舰一到,三两下就把炮台炸了个粉碎。清军那落后的前膛火炮,哪里能够经受住一轮的轰炸。
现场一片混乱,大部分将士都是第二军的人马。第二军的军长乌尔登也随着醇亲王离去,整个南岸的大军已经群龙无首。
此时平壤城也不平静,华兴军海军的华兴号、江阴号已经驶入城下,开始对城墙密集的轰炸起来。
清军上下就都跟打了激素一般,少吃少睡的整整奔袭了两日,最后全部在鸭绿江边停了下来。不是他们不跑了,而是前方再也无路可逃了。
醇亲王又气又急,拿这两艘军舰一点办法都没有。正在这时候,前方的败报也快马传回,阿尔哈图也带着上万残兵败将返回,醇亲王更是郁闷的差点晕过去了。
清军出兵朝鲜时,修建的浮桥全部被军舰撞毁。现在江水湍急,醇亲王一脸绝望的站在岸边,看着对岸只能望江兴叹。
桥上的清军因为太过密集,每一道水柱腾起,就有数十人被卷入咆哮的江水之中。
四万多残兵败将拥挤在浮桥的岸边上,都想争抢着要渡过河去。好多的士兵刚走几步,就被后面一拥而上的士兵挤下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