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8章 秉烛话相思

乔山杏嘟囔了声,又催促了乔志清一下。
“傻瓜,哭什么呢,我这不来了吗!”
这些底层的农民也没有什么讲究,自己身边有什么就以什么为姓。住在井边的就以井边为姓,住在树下的就以树下为姓。
“乔大哥……,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
夜里的烛光把屋里照耀的暖融融的,乔山杏的面色红润,吐气如兰。时而紧蹙,时而放松,时而兴奋,时而愁苦。很迷人,很漂亮。
估摸着乔山杏这么一折腾,后世也再没有什么苍老师,也许她的祖先选了赵姓,改成赵井空也说不定。
因为门外多了个小电灯泡,乔山杏脸色羞红的也不敢发出大的声响,越是小心,心里反而越是更加的焦躁难耐。
乔志清无奈了耸了下肩膀,好声给乔山杏介绍了下,生怕她会吃醋。
乔志清挑了下眉,看着这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苦笑了下,也亏得她能想出来,连皇族的姓氏都敢改过来。
夜里天冷,乔山杏也懒得动了。她让人取了床铺进来,准备今晚就在这里凑合一晚,明天再带乔志清参观自己的宫殿。
“国姓?你这么做就没人反对吗?”
“不要,我要是不和乔欧巴住一个屋子,睡觉的时候就会做噩梦。”
乔志清微笑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在她小嘴的吞吐下,渐渐有些气血上涌。
屋子里分内外两间,用推拉门做隔断隔开。立面是卧室,外面便是会客厅。不过日本的家具都是榻榻米的设计,内外两间也没有多大的分http://m•hetushu.com别。
乔山杏莫名其妙的瞪了乔志清一眼,刚开始还以为这姑娘是乔志清带来的丫鬟。现在这么一看,两人绝不是主仆这么简单了。
情到深处,难以自抑。
“好吧,既然乔大哥开口,你就睡着这外堂吧。”
“行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但是你再坚持一两年,等日本的局势彻底稳定,你就把权利交给下面,只保留一个天皇的名号。这样你就有时间常来中国游玩,等小家伙长大了。你就来中国与我团聚,我们永远都不再分开。”
乔山杏突然蹲在地上大声的哭泣起来,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女皇威严。
乔山杏不想让闵兹映破坏,好不容易才盼来的两人世界。微笑着吩咐了下,就想把她支开。
他这时才恍然想起,在他那个时代,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农奴才有了姓氏,此时也就是贵族才有姓氏。
“姑娘,我和乔大哥还有事情要谈。这里有的是屋子,我让人再跟你安排一间,你先下去休息吧。”
“不行,最少呆三天。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就不能多陪陪我吗?”
当国家不再是个人的私有财产,真正属于百姓的时候,战争的可能性才会微乎其微。那时候谁想为了私利打仗,也不会再有民意支持。
乔志清听出了话里的味道,耐心的又劝导了她一下,给乔山杏提了个建议。
“乔大哥,你这次来要呆多长时间?”
和-图-书没有呢,正准备写信告诉你,没想到你眨眼就来了。我已经把乔姓定为日本的国姓,这个天皇的第一任接班人,当然由你这个当父亲的来取名字了!”
乔山杏冲乔志清鬼笑了下,脸上又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来。
乔志清轻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听到她这么回答心里满是欣慰,也知道她平时下功夫学习了。
他一把扯掉乔山杏身上的和服,来回抚摸着她柔嫩的娇躯,像是洋葱一样,一层层把乔山杏剥了个精光。
“山杏,忘了给你介绍了。她叫闵兹映,是朝鲜国的公主,等她成年后也就是你的小姐妹了。”
“乔大哥,你笑什么,想出名字了没有?”
闵兹映小脸乐开了花,连忙褪了鞋子进了屋子。下人们已经把床铺铺好,她累了一天也真是困倦了。一钻进了被子跟乔志清道了个晚安,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好吧,那就多谢姐姐了。”
“乔大哥,名字想好了没有?你都要急死我了!”
闵兹映连忙摇了摇头,一脸哀求的看着乔志清。
二人一聊就到了半夜,小家伙早已呼呼大睡了过去,被奶娘报到了隔壁。乔山杏也有些困倦了,但就是不想闭上眼睛。她害怕闭上眼再睁开后,乔志清就从身边溜走了。
日本之所以会很快平定下来,也就是乔志清沿用了这种制度。一方面保留了幕府的特权,一方面又满足了倒幕派变革的愿望。两个派别达成妥协,自然也乐得接受乔山杏这个中间人hetushu.com
“好了,就叫他乔乐松吧,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够真的快乐轻松。
小家伙才一个月大,和她的母亲一样都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在母亲的怀里吐着舌头,好奇的盯着乔志清看个不停。
乔志清无奈的笑了笑,真是被这个丫头给逗乐了。
“期望?”乔山杏的小嘴嘀咕了下,挑着秀眉缓缓说道,“我希望他做一个快乐的人,一个轻松的人。不要像他的父亲一样被公事缠身,连妻子也照顾不了。”
乔山杏傻乎乎的愣了半天,盯着乔志清左看右看,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她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那钻心的疼痛立马就让她明白过来。这一切不是做梦,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乔志清无奈的耸了下肩膀,用手指轻抚着小家伙肉嘟嘟的脸蛋。
闵兹映的堂姐闵兹柔被册封为大王妃后,她也被新立为朝鲜的永平公主,意为朝中永保和平的意思。
乔山杏着急的问了声,满脸疼爱的和小家伙碰了碰鼻子。
乔志清怀里的小家伙听到他母亲的哭声,心有感应般也跟着哇哇的大哭起来。
乔山杏还是抽噎着抖动着娇躯,乔志清这么一安慰,她好像是有更多的委屈要发泄,哭的反而更加的伤心起来。
她刚才趁二人谈话的功夫,无聊的在外务处的府院里转了一圈。毕竟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好奇心一过,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是有些心慌。
“我懂得,你说的就是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吗。我现在和*图*书在日本进行的改革,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她夜里孤单的时候,也确实把自己沉浸在书籍里。古今中外所有的名著她都有所涉猎,尤其是对英国的制度情有独钟,觉得日本完全可以照搬过来。
“国事繁忙,看你一眼就走!”
乔志清哄着小家伙在地板上坐下,微笑的抹着乔山杏的秀发安慰了她一下。
乔山杏立马表示反对,一把就拉住了乔志清的胳膊,好似一松手这个男人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
乔志清和乔山杏则进了内屋,二人将近一年未见,多少有些深情难耐。房门刚合住,乔山杏就主动褪去了乔志清的衣服,在他健壮的身体上热烈的亲吻起来。
他之所以决定在日本实行君主立宪制,也是跟日本数百年的幕府制度有关。
这时,在门外等候了半天的闵兹映推门进来,对着乔志清便打着哈欠哀求道,“乔欧巴,你们怎么还没有谈完呢,我都要瞌睡死了。”
幕府制跟君主立宪制大致相当,天皇只是个虚位,真正掌握大权的却是幕府。所以在日本保留天皇的名号,在民间也很有基础。
乔志清看着小家伙的乌溜溜的大眼睛,心里不断的挑选着合适的名字。
乔山杏骄傲的挺了挺胸脯,一副勤奋好学的模样。
“得嘞,我的小山杏也长大了,用不了她乔大哥操心了。”
“好,三天就三天。”乔志清微笑着掐了下她的脸蛋,看着小家伙,突然想道,“你给小家伙取名字了没有?”
乔山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和-图-书了句,撅着嘴看着乔志清,言语里满是哀怨愁苦。
好半天,乔山杏才缓过劲来,抽泣了几下抹了抹眼,抱过孩子便哄了起来。
“乔乐松,乐松!”乔山杏在嘴里嘀咕了一声,立马开心的叫好道,“好名字,就叫乔乐松。他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快乐轻松的小天皇。”
乔山杏骄傲的撅了下嘴,满脸的无所谓。她现在手握大权,朝中都是她提拔的官员,确实没有人敢反对她。
“山杏,你对小家伙有什么期望吗?”
乔山杏的小脸果然满是不快,瞪了乔志清一眼,小手在他的腰上狠掐了一下。
这也是对日的国策之一,所有远东的国家,以后都要结束封建制,向着现代化的民主制迈进。
乔山杏被摁在地板上,纤腿紧缠在乔志清的腰间,激烈的回应着乔志清的进攻。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乔志清每进攻一次,她都忍不出从喉咙里发出畅快的呻吟,也顾及不上外面的那个小电灯泡。
闵兹映本来已经睡着,但是听着屋内的娇喘,不知道怎的,身子突然一热,连心脏都跟着加快了跳动。她用被子使劲的盖住耳朵,坚持到了后半夜,屋里才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怕什么,这不是有华兴军在后面撑腰吗?谁敢反对我!况且日本现在正全盘中化,皇族里巴不得以姓乔为荣。他们想姓乔,还必须都是立过功的才可以受封。百姓们就无所谓了,他们当初连姓氏都没有。现在我把中国的赵钱孙李等百家姓都引进了过来,他们可以随意挑选喜欢的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