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9章 碰巧了

凯西亚连忙跟乔志清介绍了下,她再次见到家乡的人,眼睛红红的显然是激动的哭鼻子了。
乔志清独立船头,一想到自己即将将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心中便感慨万千。古人云,时也命也。上天把他送到这个时空,也许就是为他缔造一个全新的命运。
乔志清对这两个满脸英气的年轻人很是喜欢,询问了林增泰一声,想肯定下心里的猜测。
“总统先生好!今日真是凑巧,很荣幸和您一起踏上中国的土地。”
沈葆桢本是曾国藩的幕僚,曾国藩去世后,他便回了老家隐居起来,不问世事。
乔志清也风趣的回应一声,在场所有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英国人是发什么疯了,怎么忽然想起向印度增兵了?我们不是正尝试着与他们建交吗?”
乔志清皱了下眉,感觉才离开几天,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从远洋商船上下来不少的洋人,每人都拎着厚重的行礼。
这时南海舰队的两位年轻舰长,在邓世昌的引领下迎上前来,对着乔志清便笔挺的敬起军礼。
乔志清看着迎面走来的南海舰队的海军将领,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了魏子悠一句。
魏国栋的父亲魏源和沈葆桢的岳丈林则徐可是生死之交,二人的关系自然非同寻常。
“这是怎么回事,来就来,怎么南海舰队的两艘军舰还专门的护卫?”
“好,只要待在乔大叔的身边,做什么都行。”
乔志清微笑着拍了下这丫头的脑袋,看着前面的洋鬼子http://www•hetushu.com疑惑的皱了下眉心。
魏子悠和凯西亚连忙迎了上去,凯西亚显然有些兴奋,跟那些洋人一一握手行礼,脸上都乐出花来。
“乔大哥,这位是博鲁茨先生,他是我父亲派来的波兰特命全权大使。以后新中国和波兰国的所有外交活动,都通过博鲁茨先生进行。”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直到乔志清坐上了回国的军舰,鼻尖还满是残存着乔山杏的味道。
魏子悠俏皮的咂了下舌头,简单的跟乔志清解释了下,脸上满是坏笑。
凯西亚已经将乔志清的身份介绍给了众大使,还没等乔志清过去,波兰使团的众人全部对着乔志清脱帽行礼。
乔志清跟将士们回敬了个军礼,微笑着让大家各自散了去,回头便冲着魏子悠和凯西亚便走了过去。闵兹映则对港口上巨大的舰船吸引,也偷偷离开了乔志清,在港口上兴奋的乱转起来。
他们在来中国之前已经恶补过,乔志清的话多少都能听懂一点。他们第一个没有想到,新中国的总统竟然这么年轻。第二个没有想到,他还是一个很幽默的人。
北海舰队司令邓世昌,带着前来迎接的所有海军众将领,笔直的站成两排。乔志清一上前,众将士便齐刷刷的给乔志清敬礼致意。
乔志清冲这个丫头无奈一笑,也任由着他称呼自己,当真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看待。他这年纪,也的确可以当闵兹映的叔叔。
“总统好,南海舰和_图_书队香港舰舰长林泰曾,澳门舰舰长刘步蟾代舰队所有官兵向您报到!”
乔志清轻笑着又追问了一句,心里已经理清了关系。
闵兹映俏皮一笑,一脸的无所谓。中国有句古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反正已经被堂姐许配给了乔志清,他让做什么都行。
乔志清哑然一笑,没想到还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杜文秀在国内没搞出什么名堂,没想到出国后却是猛龙过江,这动静确实折腾的有点大了,连英国都给惊动了。不过英国不打算交往也罢,大不了再打上一场。一位伟人曾经说过,帝国主义一日亡我之心不死,一日便要继续战斗。只有把他们给打怕了,打疼了,那会再看他们死不死心。
他们也是第一次面见乔志清,脸色显然都有些激动。邓世昌与他们显然相熟,三人方才一见面,邓世昌便连忙带着他俩前来拜见乔志清。
这时候正好有三艘舰船也缓缓靠岸,两艘涂着南海舰队的编号,一艘是木质的远洋商船。
“兹映,等回到中国你别去上学去。像你这么大的年纪,还是多学点最好。”
王五连忙派了两个亲兵上前护卫,一路上被这个活泼好动的丫头折腾的头大,生怕她出什么意外,总是派两个亲兵专门护卫。
时至初冬,北方的海面多少有些清冷。军舰缓缓驶入青岛湾,巨大的陆地轮廓已经清晰看见。
“这还不都怨你啊,当初在西藏把杜文秀的回人武装赶到了印度。结果那小子在那里折腾出大http://www•hetushu•com动静了,眼看就把印度的北面全部攻占了。现在驻印度的英军根本就应付不过来,所以才从国内增派了大量的军队。英国国会本来已经计划和我们试着交流,结果因为此事又给闹掰了!”
“这么说来,海军副司令沈葆桢是你的姑父了?”
“乔大哥,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了。波兰总督冯·伯格已经带着复国军打败俄国人,让波兰重新获得独立了!波兰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件事便是宣布与我们新中国建交,这些人都是以后常驻北京的波兰大使!”
乔志清这才明白,原来这两姑娘是来迎接这些洋人来了。怨不得魏子悠看见自己时满是惊喜的表情,还专门和北海军司令邓世昌交谈了几句。
“乔大哥,今天真是碰巧了,没想到你也是今天回国。”
乔志清冲二人笑了笑,也还了个军礼。他口中默念着他二人的名字,怎么听怎么都有些耳熟。恍然想起他那个时空里,这二人和邓世昌一样,都是北洋水师的优秀舰长。
博鲁茨来之前已经知道乔志清的所有事迹,还以为他是一位严厉的君主。现在看来,这次出任东方的大使一定很愉快。
山东舰在青岛港缓缓靠岸,乔志清站在船舷和岸上前来迎接的海军连连挥手致意。在迎接的人群之中,还有两个娇柔的身影和海军格格不入。那两人正是魏子悠和凯西亚,正甜笑着冲着军舰不断的挥手。
“乔大叔,你的王国可真大啊!”
魏子悠依依不舍的从乔http://m.hetushu.com志清的怀里分开,兴奋的跟他汇报了下,拉着他便对着波兰大使迎了上去。
林增泰一愣,没想到乔志清竟然知道这些事情,连忙点头回道,“总统说的不错,林则徐正是属下的大爷爷。”
魏子悠掩着小嘴轻声一笑,这些事情南海舰队已经提前做了通报。
魏子悠也顾不得女孩子的矜持,跟洋鬼子打了声招呼,高兴的就冲着乔志清迎了上去。上来就给了乔志清一个大大的拥抱,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山东舰在岸边停靠妥当后,乔志清一行人相继上岸。闵兹映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时反倒是变了一个模样,安静的跟在乔志清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还真跟个贴身的女仆一样。
乔志清刚要纳闷,两人是怎么得到的消息,还这么大老远的跑到青岛港迎接。
林增泰显然更开朗一些,跟乔志清搭了句话,满脸都是崇拜。刘步蟾则是沉稳的性格,笔挺的站在原地只是微笑,并不说话,眼里同样满是崇拜之情。
“他们哪里是护卫,这几日英国频频的向印度增派军队,并且派遣军舰在马六甲海峡进行了多次的骚扰。南海舰队害怕他们是英国人派来搞侦查的,所以一路监视着把他们押送到了青岛港。”
所以乔志清也因才用人,把他安排在海军里专门担任后勤工作。海军司令黄文忠主管作战,他主管海军的舰艇建造,海军将士的筹募操练,还有各种后勤事宜。海军军事学院称以后,沈葆桢还兼任海军军事学院的院m.hetushu.com长一职。海军若是一个大家庭,黄文忠就是对外的父亲,沈葆桢就是持家教子的母亲。
“您好,博鲁茨先生。中国有句古话叫殊途同归,我们今天能一起踏上中国的土地,说明波兰和中国注定有着共同的理想,将来的关系也一定会越来越亲密。”
闵兹映站在他的身边,看着即将要踏上的土地,心里也是激动不已。这几日乔志清冷落了她,她心里赌气,欧巴也不要叫了,直接改口叫了大叔。
沈葆桢当年本就是专门负责为曾国藩筹募水师,修建舰船,操练兵勇,主管水军的后勤组织工作。
“总统大人,以前在南京海军学院的时候只见过您一面,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您。”
“林增泰,刘步蟾?”
乔山杏几乎每一分钟都和他黏在一起,都恨不得时间就此停止算了。要不是乔志清不允许,她都想扔下着天皇的位子跟乔志清回中国去。但是聚散离合终有时,该走的最后还是留不住。
“你的祖父是林则徐大人的胞弟吧?”
当年魏子悠的父亲魏国栋,被乔志清邀请出山后。他也劝说自己的好友沈葆桢,投效乔志清,加入了华兴军。
“这是一定的,我们总统也向您表达最真挚的问候,希望我们两国的交往会更加的密切!”
“这些都是什么人,怎么连凯西亚也过来了?”
乔志清一上前,使团的一位年长者便操着生硬的,跟他握手开了个玩笑。
乔志清让凯西亚先带着使馆众人到海军基地休息,等一行人全部离开后,才把魏子悠叫来问起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