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5章 机缘巧合

吴老六扯着嗓子大吼一声,给兄弟们鼓了鼓劲。
许崇智眼疾手快,“刷”的下就趴在了地上。子弹擦着他的头皮而过,险些就要他脑浆迸裂。
山坡的战壕里乱作一团,双方穿着同样的军服。一方持刀挥舞,一方持刺刀反击。不时还传来阵阵的枪声,鲜血瞬间染红了山坡。
许崇智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抱拳就向吴老六请战。
许崇智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晕乎乎的就往后退了几步。
原来清廷的投降书已经抵达北京,乔志清对清廷北上的这个想法倒是很意外。
“吴老六,老子就是死也得带上你!”
“缴枪不杀!”
许崇智左手紧握住刺刀,咬着牙挥手就拿匕首冲吴老六的脖颈一挥。
左宝贵被前后夹击,郁闷的都快哭了,嘶声就对着山顶大吼了一声。
“许大哥,兄弟不是这意思。实在是山上的弹药稀少,经不起折腾。不如你就带兵给兄弟搬搬弹药箱子,挖挖战壕,这样也是立了大功了吗!”
“好一个‘异姓兄弟’,那咱就等着这一天了!”
此时左宝贵的手下仅有三万残军不到,华兴军十万多人毫不费力的就将他们全部包围。
凤凰山一战,汉人关东新军的主力几乎损失殆尽,再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子弹打出去后,在树皮和石块上溅起一阵阵的碎屑飞尘。
许崇智只感觉胸口一凉,很快就似炭火一般灼热。
许崇智故作惊呼,“吴贤弟,莫不是华兴军打过来了?”
双方越来越近,山坡http://m•hetushu•com山崎岖不平,趴在战壕里射击,视线很受影响。
她从来不喜欢肆无忌惮的杀戮,屠杀只是为了针对那些顽固不化的人。既然人家已经服软认输,那单纯的杀戮就成了禽兽所为。
吴老六气红了眼,端着刺刀就冲许崇智的胸口刺去。
他反复思考了一夜,最后同意了这个请求。
呵斥声响彻天地,战壕里残存的人马哪里还敢反抗,全部抱着头胆战心惊的蹲了下来。
“许崇智,你个狗娘养的,果然心怀不轨!”
“许崇智,老子拿你当兄弟,你却跟老子玩阴的!”
吴老六的脖颈,很快就现出一道一寸深的血壕,鲜血像是喷泉一样不断的向外喷出。
许崇智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气,说着便带着两千多弟兄听从吴老六的安排,在前线搬起了弹药箱子。
“乔大哥,其实满人入关上百年,说汉话,行汉礼,早就成为汉族的一部分。咱们以前也讨论个这个问题。人的生命其实都一样,不一样的是加在他们身上的特权!我们只要摧毁这种特权就可以,并不一定非要杀了这些人!要是我们和满族人的祖先一样,不管是男女老幼统统诛杀,那又和禽兽有什么区别?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双方相距不过五十米时,许崇智突然大喝一声,“动手!”他手下的两千弟兄随即从靴子里拔出匕首,对着战壕里的吴老六弟兄就捅了上去。
三军将士正准备放手大干一场www.hetushu.com,结果却收到了乔志清的紧急公文,暂停对清廷的一切军事行动。
吴老六端着洋枪一侧身,躲过许崇智这么一刺。枪托很快抡了个半圆,一下就砸在了许崇智的头上。
山上的人那里能听清楚,光是听见有人喊“华兴军、华兴军”,还以为是华兴军在恐吓威胁。枪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的激烈起来。
乔志清欣慰的看着魏子悠,就算这个世界的人都不理解他,只要有魏子悠一个知己,他也就知足了。
这时,山坡下进攻的兵马也攻了上来。足足有上万人之多,从四面八方将战壕团团围住。
“老子杀了你!”
吴老六不是傻子,也怕许崇智刚刚上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把枪都还给他,那他这么多人来个突然袭击,自己可就全完了。
吴老六和许崇智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会气的从坟墓里蹦出来。他们自相残杀,反倒是让花心军渔翁得利,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魏子悠轻吐一声,小脸很是严肃,想法和乔志清的大致无二。
乔志清神色严肃,被这个问题纠结了好久。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不了解这个时代的思想。在他的认识里,满汉融合已经两百多年,早就成为了汉民族的一部分。他反对的只是满人的特权,而不是去屠戮整个满族。
鲜血喷溅,皮开肉绽。
关东是清廷的龙兴之地,他们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也相当的不容易。
吴老六的手下猝不及防,被偷袭后,华m•hetushu•com兴军又在山下用迫击炮密集轰炸。一切的机缘巧合,吴老六辛苦打造的凤凰山防线,轻松被华兴军攻破。
吴老六点头后,许崇智很快就带着弟兄缴械投降。两千多人相继交了洋枪,一个个通过山上的防线。
左宝贵带着上千兵马边打边退,全部往山上撤去。吴老六的手下见有人来攻,立马就在山上开枪还击。
华兴军全歼左宝贵一行人,刚准备继续进攻山顶。这时候异变突生,许崇智带着上山的两千弟兄从后面突袭。
吴老六胆气十足,他对自己在山上布置的防御阵地很有信心。上山的路只有一条,他就不相信华兴军能飞上来。
“吴兄弟,咱刚上山寸功未建,也不好意思在这山上混吃等死。不如就让兄弟充当你的先锋,咱就在这凤凰山和花心军拼了!”
许崇智故作一脸怒气,说着便挥手带着众兄弟就要往山下去。
杀戮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若是用谈判可以解决问题,华兴军也不用耗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
打仗打的就是个士气,士气一旦输了,那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旦有点风吹草动,立马就全部溃散。
枪声如林,子弹如雨。
吴老六的兄弟群情激动的振臂高呼。
魏子悠把前线的军报整理了一遍,进了书房后递在乔志清的手上。
一行人刚从山上抵到前线阵地,战斗已经在激烈的进行中。
此时的关东新军就是这样,只顾着保命,哪里还有抵抗的意志。华兴军枪声一响,全部做鸟兽散。
hetushu.com“子悠,乔大哥没看错你。现在有你这样想法的人,估计也屈指可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很多人都以为是把鞑虏赶走,就能恢复中华。但是真正要赶走的是鞑虏的思想,恢复大中华的自信和包容。满人们想北上也好,正好给这些野蛮的俄罗斯人添添麻烦。”
吴老六和许崇智相隔二十多米,对着他“啪啪”又连开了三枪。
“吴兄弟还是不放心咱啊”,许崇智冷笑了下,接着朗声道,“得嘞,只要能杀华兴军,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你让咱干扫茅厕都行!”
方才许崇智带着两千多弟兄刚上山,华兴军就从凤凰城赶到了山下,双方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
“兄弟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打退了华兴军,咱们就是辽东的老大了!”
二人一时都瘫软在了地上,相互瞪着对方不服气的咽气。
“许老弟,不是我不答应你。刚投降的人都得在山上操练两天,此战还是交给小弟就好!”
“乔大哥,三路将领都暂时停止了军事行动。他们都回信,向您询问为什么要这样做,害怕错过了作战的时机!”
吴老六一看这情况,肺都要气炸了,举枪就冲许崇智打去。
左宝贵看着身边的弟兄一个个倒下,心里又恨又急,七尺好汉禁不住热泪长涕,拔刀就朝着脖子上抹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个毛!”
“华兴军来了,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孙子兵法·谋攻篇》有言,“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吴和-图-书兄弟,你这是不信任哥哥啊!那好吧,既然如此,哥哥也不在这里连累兄弟了。咱这就带人下山,跟狗娘养的的华兴军拼了!”
来人不管是谁,统统开枪射杀,战壕里的双方瞬间都被打的血洞打开。
这时候,山下的枪声突然大作。
吴老六见他动了真格,还以为他真要离去。他可舍不得这两千多的弟兄,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先让他们徒手在一旁协助,等打退了华兴军,再好好的收编这种人马。
枪声密布,山上也看不清下面是谁的人马,只道是华兴军来进攻了。
林全保随即挥师南下,开始横扫辽东半岛。在各地布防的八旗军和绿营军几乎是望风而逃,一星期之内大军便按计划抵达营口,到达护国军防御阵地的最前沿。
“好,许大哥真是个痛快人。此战过后,兄弟一定和你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
吴老六放下了心,料定许崇智徒手也做不了什么,这才答应让他上前线。不然抹了他的面子,以后相处起来也不好。
许崇智的手下将士这时候才返现,攻上来的人马竟然是身穿迷彩服的华兴军。
他枪里总共十发子弹,刚才也没有顾得上检查。现在这么一打,反倒是用光了。
“必胜,必胜,必胜!”
“子悠,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当年满清入关时,杀害了我们那么多的汉人。现在我们汉族当兴,该不该回过头血洗满人报仇?”
说时迟,那时快。许崇智抓住时机,一个匍匐前进,举手就将刀子捅向吴老六。
“缴枪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