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6章 给娃找个妈

恭亲王情真意切的冒死禀告,他的心里还是怀着一个亲王的责任,并不想因为自己而害了所有的满人。
当初她那般的对待乔志清,虽然为他诞下一个儿子,但是总归是侮辱了他。
醇亲王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绿。本来按照他的脾气,断然就会予以拒绝,还会对着乔志清怒斥几句。但是现在,他身后可站着满族上百万的性命。要是稍不留神,整个满族都有灭亡的可能。
醇亲王多问了两句,心里实在是耐不住好奇。
“乔总统真是痛快,那本王也不绕弯子了。我们的条件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放过关东的所有满人,而且给我们北上提供一定的粮草补给!”
“醇亲王,你想多了。我并不是想强娶你的夫人,只是载湉看到别的孩子都有母亲疼,他每天都会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我不想他从小就受这种苦,所以想请你的夫人来照顾她。你放心,你的夫人仍然是你的,我不会对她做什么!”
慈禧在宫中焦急的等待消息,晚上是不是还做着噩梦,一星期后终于等来了和谈使团。
她此时就感觉被人抛弃了一般,心里对乔志清害怕的要死。一个相夫教子的妇道人家,眼里只从表面判断善恶。在她的眼里,乔志清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她害怕乔志清会百般羞辱她,以报当日京城之仇。
慈禧怔了下,呆呆的在卧榻上坐了良久,反复思量着醇亲王所说的话。的确,现在连姓名都握在人家的手里,有什么和图书不满又有什么用呢!
他二人一唱一和,别人都听得云里雾里。明明是醇亲王的儿子,现在说的却跟乔志清的儿子一样。
“两个条件,第一个,凡是关东的汉人,均不能离开。第二个,醇亲王,你的夫人必须留下来。原因你也知道,不用我多说。”
使团抵达北京后,全部在万国宾馆入住。乔志清第二天便召见了众人,此事已经很简单,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清廷过来,无非也是想要点好处。这也是人之常情,乔志清也没想过拒绝他们。毕竟他们做了如此大的退让,而且北上俄罗斯的话,对新中国百有利而无一害。
她立即让人备了轿子,想去宫中哀求姐姐收回成命。但是宫里的侍卫根本就不让她进门,慈禧也怕自己会不忍心,便没有再见她。
“姐姐,你为什么要抛弃贞儿,贞儿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一路上华兴军的旌旗飞扬,长枪如林,气势如虹,军威甚盛!
和谈使团很快过了山海关,醇亲王每次到这里的时候,就会感觉全身的放松。有时候他感觉在这里当一个平民,也许比在清廷里当一个亲王也舒服。
慈禧一听这话就嗔怒的大骂了出来。
虽然他对这位娇生惯养的夫人并不喜欢,但是男人总是要留面子。要是连老婆也被人抢了去,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乔志清坦言一句,完全是出于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护。
“好,我同意。”
“奕譞,你也是个男人?别人想http://www.hetushu.com强要你的夫人,你为什么不反驳,难道到现在你还在怪婉贞?”
醇亲王也不做作,直接就开出了价码。这个价码合情合理,确实要求不怎么高。
不管她愿不愿意,圣旨一下,第二天就有侍卫护送着她前去北京。
乔志清直言一声,丝毫没有给醇亲王留面子。
“乔总统,本王能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吗?难道是出于胜利者的施舍?”
乔志清面带微笑的看着醇亲王,脸色十分的平静。
婉贞跪在宫廷门口哭了好久,直到眼泪快流光的时候才站起了身子返回了醇亲王府。
第二日,朝廷的圣旨下达醇亲王府。圣旨为了维护清廷的面子,婉贞也是被派去京城充当朝廷和乔志清的联络人。
和谈使团每通过一个防区,各官员都增添一份的惶恐,生怕谈判破裂,被华兴军直接赶尽杀绝。
乔志清仍旧直言不误,让所有的清廷官员都吃了一惊。不知道他为什么偏偏和醇亲王过不去,又要人家儿子,现在连媳妇也不放过。
醇亲王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满脸都是冷汗。
醇亲王想为自己的脸面争取一次,虽然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从乔志清的口气里就看得出来,此事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和谈只用了短短了半个小时,让很多人都诧异不已。但是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众人也各自都松了口气,也顾不得在京城游逛,第二天就踏上了返回奉天的路程。和*图*书
乔志清同意和谈后,魏子悠很快把军报发给了清廷。清廷也派出了和谈代表,跟乔志清商议具体的谈判事宜。他们此次做出这么大的让步,总想跟乔志清再要点好处。
醇亲王送她的时候,心里一阵阵的怅然若失。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慈禧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醇亲王,自从他在朝鲜打了败仗,就一直赋闲在府里。以前跟华兴军谈判,也都是由醇亲王率团负责。除了他,清廷现在也没有人敢跟乔志清打交道。
“总统大人,大丈夫行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你这么做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在影响整个大局的时候,挡路的棋子总会被毫不犹豫的废弃,没有人会为了棋子可惜。
“太后,奴才也不想这样。一日夫妻百日恩,婉贞和奴才情深似海,奴才又怎么舍得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但是咱不送不行啊,关东可有上百万的满人性命,现在就握在咱们的手里。太后可知道当初回人可有上千万人,最后残留下来的不过十万。乔志清是面善心狠,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办理,咱们恐怕谁也走不了。若是没有他的支持,咱们就算北上也站稳不了脚跟。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当众承诺,只是暂且要求婉贞留在京城照顾载湉,并不纳她为妻。等载湉成人之后,奴才一定亲自把婉贞接回来!”
醇亲王无言以对,乔志清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说的却是大实话。要是他不是醇亲王,确实连饭都不知道怎么做,和图书更别提赚钱的事情!
这些人里,华兴军见过的也只是醇亲王奕譞,其他官员也都是清廷无关紧要的小卒。
清廷的众官员都是一愣,刚才还绞尽脑汁,想着各种谈判的诀窍和办法。
“醇亲王,你知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直接开出条件就行。”
“那乔总统有什么条件没有?”
“这……”
“乔志清真是欺人太甚!咱大清朝怎么能受这么大的屈辱!”
和谈的众官员对这里也不陌生,但是里面却没有皇家的那种等级森严的威严,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在一张长条的议会桌前相继坐下。
当初得知载湉是乔志清的儿子,他都恨不得把这位放荡的女人给杀了。但是他现在终于明白,不管是他醇亲王还是婉贞,其实都是被别人操控的棋子。
醇亲王平静下心情,还是回到谈判的事情上来。他当然不会相信乔志清会一点条件都没有,白白会对满人这么好。
众人脸上皆是错愕的表情,没想到乔志清会这么的痛快。要知道他现在完全有能力将满人全部屠戮,他们来时已经商量好了底线,那就是保住性命就行,即使乔志清不给粮草也可以。
“总统大人,你这个条件的确很强人所难。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很理解你的感情。孩子没有母亲,的确是件很可怜的事情。我答应你,回去后便会给太后禀奏此事!”
婉贞接到圣旨整个人都要傻掉了,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下这种旨意。
“这是你答应本宫的,等载湉成年后,你和图书一定要接婉贞回来。若是你做不到的话,本宫必定砍了你的脑袋!”
醇亲王心里一动,怎么也没想到乔志清会处于这样的考虑。他自小就生长在帝王之家,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父母的爱护。按照他的理解,像是乔志清这种掌控天下的君主,怎么都不会拥有平常人的感情。而没想到他此时的语气竟然这般的恳切,完全没有一丝的做作。
醇亲王不管情不情愿,最后都选择了屈服。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坚持的话面子上会更加的难堪。
和谈在总统府的议会厅进行,当初是慈禧在中海上朝的大殿。
乔志清想也没想,几乎是脱口而出。
“醇亲王,我对你们这个民族没有多少的好恶,我讨厌的只是你们这些寄生在百姓身上的蛀虫。恭亲王,客气点称呼你一声亲王。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没有这个头衔,你连一个求生的手段都没有。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凭什么你们这些人生来就要高人一等,贵为王侯?”
慈禧恶狠狠地指着醇亲王呵斥了一句,嘶声哽咽的挥手便让他退了下去。
现在正值生死攸关的时候,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此时有种祭旗的传统,两军交战,但凡是和谈失败,使者都会被砍了祭旗。
醇亲王在朝堂上只谈了乔志清的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散朝后,才在燕喜堂告知了慈禧。
慈禧的脸色煞白,恨不能立马把这个没用的男人给拖下去斩了。婉贞可是她的亲妹妹,她再怎么妥协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妹妹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