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3章 新型火炮

“总统大人,省财政厅一直是按照南京的平均收入给伤残军人发放抚恤金,不知道为何到下面却成了这样。此事属下一定会好好查办,绝不姑息养奸!”
“轰,轰,轰!”
倒不是乔志清不喜欢魏子悠趴在怀里,而是魏子悠姿势太过特别。她的小脸紧埋在他的大腿间,而小嘴正对的方向恰好是乔志清的小弟弟所在,连魏子悠哈出的热气都感觉的清清楚楚。
乔志清探视完了伤残士兵,在小区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没事,不要着急,慢慢来。”
乔志清端着望远镜看着炮兵的操作,心里一阵阵的赞叹,这才有点火炮的样子。
戴远征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示,众人笑着进了厂门,一辆小火轮就停在进门的地方。
“火炮连二炮位准备完毕。”
“总统请看,我们的火炮和英制火炮相比,最大的区别我们的火炮采用钢铁铸造,而英军的火炮还是以铜质为主。这种钢材专门用于火炮,耐高温高压,也是一种复合型钢材。即使连续射击一个小时,炮管也不会出现炸膛的事故。”
南京军工厂的厂长戴远征得知乔志清要来,连忙就带着厂中的主要高管和技术骨干在门口迎接。
众人上了小火轮后,戴远征做起了向导,不断的跟车上的人介绍着两边的厂房,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
“是,是,额这就说!”
处理完抚恤金的事情后,乔志清带着魏子悠直接去了南京军工厂,胡文海陪同访问,这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
为了区别新旧火炮的对比,戴远征还找来十门英制前膛火炮一起演练,来了场实兵对抗赛。
戴远征心m.hetushu.com里一阵阵的温暖,感觉全身的疲倦一扫而空。士为知己者死,若是没有乔志清,他还只是兵工作坊里的一个打铁匠,哪里有现在的一切。乔志清些许的关心,在戴远征的眼里就跟莫大的恩赐一样。现在乔志清就是让他去死,他也没有半点怨言。
“这可不行啊,工作重要,生活也重要。不能因为工作,就把生活问题给耽误了。”乔志清笑着批评了他一句,转头对魏子悠吩咐道,“子悠,你帮戴厂长看着点。不管是哪家的名门闺秀,只要是肯踏实过日子,就跟戴长征做个媒婆,撮合撮合!”
“轰隆,轰隆,轰隆!”
观演台上的每个人都配发了一张数据表,乔志清仔细的看着数据和英制前膛炮做着对比。
魏子悠也被戴远征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一个厂长在问及女人的时候,还会小小的脸红。她在人多的时候对乔志清也是以总统相称,不敢逾越了规矩。
“回总统的话,至今还是单身,一天忙的哪里有时间见姑娘啊!”
摊主慌忙点头,前朝养的习惯,见到当官的就想跪。但是害怕乔志清不高兴,又强忍着不敢跪。那种半蹲半起的姿势,着实有些滑稽。
军工厂因为要向场外运送大量的重武器,所以也修建了铁轨和南京铁路线并网。这个小火轮专门用于工人们上下班,军工厂占地有十几个足球场的大小,从厂门口到试验场也有五六里的路程。
“行了,我们可都等着看你的精彩表演呢,赶紧开始吧!”
共有十门火炮参加演练,从设置炮兵阵地开始,到装填弹药、开炮、更换倒要,m•hetushu.com继续开炮,等一些列流程都要演练一遍。
英制24磅炮,口径148毫米,炮弹直径140毫米,炮管长2.9米,全重约2500千克,火药用量6磅,最大射程约1600米,最小射程在400米,需要6~14人操作,杀伤面积为炮弹的落地面积。
一阵密集的爆炸声,又在远处的山坡震响。滚滚的硝烟夹杂着火光直冲云霄,目标处顿时山崩地裂,碎石飞溅。
戴远征摸了摸脑袋,还带点羞涩的苦笑了下。
乔志清满意的看着忙碌的工人,随口问了戴远征一句。当年他刚跟着乔志清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大的小伙子,现在也不知道成家立业了没有。
“戴厂长,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魏子悠的话音刚落,小火轮后面的王五和几个亲兵跟着起哄了下。
魏子悠冲他吐了吐舌头,掩着小嘴,被愁眉苦脸的父亲逗得直乐。
从外观上看,新型火炮和后世的54式火炮还挺相像。
乔志清一下马车,戴远征兴奋的就迎上前去。自从乔志清迁都北京后,二人的见面机会就越来越少。
魏国栋和官员们劝说他到政府招待所里入主,但是他却没有答应,仍旧住在万国宾馆。魏国栋无奈,只得让公安在万国宾馆门口增强戒备。酒店上下的客人都被清空,所有工作人员暂时都不准随意离开酒店。
指挥官很快下达开炮指令,此次每门火炮也将发射三发炮弹。
魏子悠吓得花容失色,大叫一声就捂着耳朵躲在乔志清的怀里。
乔志清笑了笑,也不和他客套,直接奔入主题。
观演台上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http://www.hetushu.com,唯有乔志清微笑以对,不断轻抚着魏子悠的小脑袋,示意她起身坐好。
因为铜比铁耐高温,高压,而且报废后可以重铸反复利用,所以这个时代的火炮也多数是以铜铸造。
“咻,咻,咻!”
现在厂中每天都有大批的远征步枪、手榴弹、远征机枪、迫击炮生产而出,订单总是供不应求。
“多谢总统关心!”
官员恭敬的立在身后,小区的军属们和伤残士兵在前面围成一圈。他们知道乔志清是来主持公道来了,脸上全部挂满了兴奋。
二人同时惊了一跳,慌忙就分开了身子。魏子悠小脸涨红,又羞又躁的娇躯乱颤,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种钢材是哪个钢铁厂生产的?供给能满足需求吗?”
一门火炮配备十人操作,十门火炮便是一个连的编制。
乔志清一阵的心火上升,小弟弟没出息的翘的老高,紧顶在魏子悠的红唇上。
他一身兵工厂的厂服,因为乔志清来的突然,也没有及时的更换,身上到处还抹着油污。胡子拉碴,头发蓬乱,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
胡文海一路愁眉不展,一想起伤残士兵的凄惨生活,肚子里就满是郁愤。他暗暗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手下的兄弟,竟然让他们蒙受这么大的委屈。这一切也不知道谁在后面作怪,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是揪出那人,非活扒了他的皮不可。
乔志清指了指魏国栋,把摊主叫上来前说话。
戴远征简单的介绍了下,脸上显然闪过一丝焦急的失落。
乔志清笑了笑,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大哥的模样,也没有早上的那般严厉。
“好,魏省长都这么说了www.hetushu.com,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在南京会呆三天的时间,希望魏省长在三天后就给我一个结果!”
“放心吧,总统,这个任务一定完成!”
乔志清点了点头,还真是挺好奇是谁在打着自己的旗号胡作非为。一个小小的民政局局长,竟敢肆无忌惮的挪用伤残军人的抚恤金。不管查出是谁,都要砍了以儆效尤。
“一号炮位,预备,放!”
“总统大人,欢迎,欢迎。可把你盼来了,厂里上下可都想念着您啊!”
摊主讲完,魏国栋上前一步就对乔志清抱拳承诺。
“火炮连一炮位准备完毕。”
“总统,我们的生活问题也要解决!”
“好,解决,回到北京统统解决!”
“目标正前方,表尺100,左一到十炮位,全部装药,三发急促射装填。预备,放!”
各炮位的队长也相继挥下手中的令旗,下达最后开炮的命令。
炮弹在空中发出刺耳的响声,转眼间已经撞击在山坡事先做好的标记上。
“二号炮位,预备,放!”
此处位于紫金山余脉的山脚下,山上用白漆刷着巨大的目标,在观演台上肉眼都能看见。
“……”
两方的炮兵相继在布置阵地,戴远征指着新型火炮不断的给乔志清介绍着特点。
“好,总统大人,胡司令,咱们这就去试验场!”
戴远征和乔志清激动地握了握手,从前沉默寡言的他也开始变得能说会道了起来。毕竟他现在也是一厂之长,总得和人打交道。
“刚才由太原钢铁厂提供,他们生产的钢材完全能达到要求。因为江南的煤矿质量不好,南京钢铁厂生产的钢材含杂质太多,现在只能做些步枪之用。这种复和图书合型钢材现在生产速度很慢,太原钢铁厂提供的钢材,我们这里每天也只能生产十门火炮。”
用炮弹重量衡量火炮等级的制度,大概源自伊丽莎白女皇时代的皇家海军,主要有6磅,9磅,12磅,18磅,24磅,32磅,42磅。
负责演练的炮兵还有技术工程师都已到场,戴远征挥下令旗后,新型火炮的演练便正式开始。
乔志清拍着他的肩膀笑了笑,继续用望远镜仔细打量起新型火炮来。
演练场一到站,一行人便在戴远征的招呼下从小火轮上下来,全部在观演台就坐。
没有十分钟,十门新型火炮便全部进入阵地做好发射的准备。
小火轮上的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小火轮上除了魏子悠,都是老爷们,大家也没有什么避讳的。
这个军工厂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也有由当初苏州的一间民房起家,逐渐发展成现在的这个规模。
“慕老哥,我给你找的大官都在这里了。这位是你们的魏国栋省长,你有什么冤屈就跟他说好了!”
魏国栋边听边抹着头上的冷汗,这会才明白乔志清为什么来这个小区。他有些郁闷的瞪了女儿一眼,暗骂这个闺女没良心。
“……”
新式火炮的口径121毫米,全重2500千克,炮管长2.6米,最大射程12000米,最小射程3400米,炮弹重27公斤,需要8~10人操作,杀伤面积大概有一个教室的大小。
令旗挥下,两方人马推着火炮便相继进入阵地。同样是24磅火炮,新型火炮的体积显然要高大了两三倍。
一阵急促的爆裂声顿时在试验场上响起,似是一道惊雷从头顶劈下。震人心肺,两耳嗡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