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5章 稍加惩戒

“事情总是要一步步的来,贫民区的事情随着经济的发展,总会得到解决。但是伤残士兵的身体,到什么时候都再也不能复原!他们在前线为新中国拼命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在华兴军书院宽敞的大教室里学习!他们为这个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连这点补偿都没有,谁还肯为这个国家再奉献自己!”
乔志清愣了下,继而笑了出来。
魏子悠直愣愣的看着乔志清,一会就反应了过来,小脸“刷”的下就变得通红,回头就小跑着出了屋子。
他发现乔志清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只要对他的脾气,什么都好说。
乔志清正在全神贯注的查看着舰首的主炮,不觉被魏子悠的这个问题给逗乐了。
“好吧,一切全凭叔父吩咐!”
“可能知道,并不确定!顾兴华都是按照正常抚恤金发放的账目来做,要是单从账目上看发现不了问题。但是伤残军人上访这么长时间,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只是放置着不去处理。”
“我没事,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做什么都不累!”
乔志清呵斥了他一顿,真是快被他给逗乐了。这就跟一家之长分家产一样,对老大好,老二嫌,对老二好,老大不高兴,一碗水端平很难。
现在印度前线交战正酣,华兴军在吉大港补给完毕,已经向最终目的地发起了进攻。
不过他也让魏子悠起草了份总统令,给刑法里新增了一条,若要是再发现有人私自挪用华兴军的抚恤金。不和图书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旦发现,以刑法的两倍论处。情结严重,直接处于死刑。
顾兴华担任民政局局长后,每个月挪用一半的资金补助贫民区。账目做的很详细,贫民区收补助的人口有名有姓。魏子悠随机抽查了十几户,他们每个月领到的补助,和账目上的没有差别。
“你去华兴军里先磨练几年,现在让你担任这样的职位,的确还不成熟。你这件事也给了我一个提醒,以后政府在选派官员的时候,必须要有在华兴军中服役的资历。不然你们一个个都在书院长大,处理问题的时候也太过学生气!”
顾兴华听乔志清的语气虽然严厉,但是显然已经没有了杀气,这才主动要求受处罚,以进为退,结果反而要好一些。
乔志清点了点头,对胡雪岩为官的手段暗自佩服了下。要是此事真的按照正规的流程去查,他也能撇的干干净净,而且还能送顾云飞一个人情。
要是按照正规的流程,顾兴华私自挪用抚恤金,最多也是被撤职查办。
“乔大哥,你说大海的尽头有神仙吗?”
魏子悠在船首呆呆的欣赏着大海的美景,忍不住迷醉的感慨了一声。
“叔父说的对,孩儿做的是有些欠考虑。孩儿愿意接受处罚,任凭叔父处理!”
魏子悠谨慎的分析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胡雪岩与此事有关的确切证据。
第二天,他便拿着乔志清批得条子,到南京军区做了一名小兵。
魏子悠在宾和*图*书馆饱饱的睡了一天,脸上的面色又恢复了红润的模样,兴奋的在乔志清的身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英军训练了三十万的印度兵,十万多驻防在北线正剿灭伊斯兰叛乱武装,十万多和南线的华兴军正交战甚酣,十万多已经在吉大港被华兴军打残。
乔志清端坐在客堂的正中,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兴华。他神情紧张的跪在地上,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丝毫没有他叔父的那般肝胆豪气。
这九十门火炮也将配备一个团的兵力,足够应付印度前线的所有英军。有了这些火炮,英军装配的火炮也就再不是问题。
“叔父,孩儿知错了。孩儿确实不该做这些投机取巧的事情,万望叔父饶过孩儿这一次,孩儿一定认真的改正错误!”
顾兴华长舒了口气,坦然接受这个处罚。
魏子悠的大眼睛已经红肿了起来,忙了一晚,全靠意志力在支持。此时脑袋昏昏沉沉的,平时不敢说的话,也当下脱口而出。
“子悠,此事胡雪岩知道吗?”
中午时分,乔志清让亲兵带着顾兴华去了军属小区,亲自给伤残士兵和军属们赔礼道歉。
乔志清拿着调查结果苦笑不已,一时还真拿这个肆意妄为的二世祖没有办法。有心砍了他,他又没干什么坏事。有心放了他,伤残士兵的利益又得维护。
本来乔志清想把他送到印度前线,但是他什么军事训练也没有经受过,乔志清也不想让他白白赴死。
乔志清视察完南京军工m.hetushu•com厂后,最新研发的九十门新式火炮也由海军运抵前线,仍旧以远征火炮命名。但是加上了今年的阳历年份,命名为远征68式火炮。
顾兴华连连磕头认错,一口一句孩儿的叫着,听着还真让人亲切。
顾兴华一脸的垂头丧气,总是保住了性命,心里也长舒了口气。
乔志清放下了报告,抿了口茶平静的望着窗外。
英军司令部考虑到南线还有两万多英军,就把南线的印度军调集到巴里萨尔前线。
江南造船厂,乔志清带着魏子悠兴致勃勃的登上了最新建造的军舰,还乘船出海试航了一圈。
“知道了,你去把顾兴华带上来,早点休息去吧,今日我们哪里也不去了!”
他已经承诺自己拿钱出来,替顾兴华把挪用的抚恤金补上。顾兴华给他们跪上一天,也能让他们出出气,这件事也到此为止。把顾兴华送到军营服役,也算是对他的惩戒。
但要是乔志清心里不痛快,一句话也能咬了顾兴华的小命,就算顾云飞出面也不起作用。
“你是怎么想到这么愚蠢的办法?贫民区的穷人需要帮助,这没有错!但是那些伤残军人就不需要帮助了吗?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能起到什么作用?”
顾兴华胆战心惊的解释了下,浑身都是赤子之情,倒也没有坏心思。
加尔各答的司令部仓忙从四处调集军队,但是印度已经无兵可用。最后无奈下,只得从南线战场把十万的印度兵调到前线驻防。
乔志清放下了http://www.hetushu•com茶碗,脸上立马就浮起一丝的愠色。他现在对顾兴华的人品不怀疑,就是对这幼稚的智商有点生气,完全像一个长辈在教训他的晚辈。
第二道防线是英军最后的防线,一旦丢失,加尔各答就彻底无险可守。
舰船在动力性能上做了很大的改善,配备两部水平式三汽缸往复式蒸汽锅炉做动力,时速每小时可达到是是15节,比现在舰船的平均速度要高出1-2节。舰首和舰尾分别配备一门破虏大将军主炮,每面侧舷各配备三十门速射副炮,全都是专门为海军研发的最新式火炮。
“叔父,孩儿觉得与其让一个过的好,还不如分成两半让两个人吃饱。一千元也能维持伤残军人的基本生活,分给贫民区的穷人就能救他们一命,孩儿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有你个大头鬼,你在华兴书院的书都白读了,不知道地球是圆形的啊。大海的尽头,不还是你出发的地方!”
英军司令部在这里也布防了所有的力量,不但有五万的英军,现在又调来十万的印度军,总兵力已经达到十五万人。
“你这句话还有点你叔父的担当,男子汉大丈夫就得勇于担当责任。”乔志清果然吃这一套,点燃根烟抽了两口,凝眉对顾兴华吩咐道,“你这个局长别干了,到军属小区门口跪上一天争取他们的原谅。”
江南造船厂和福州造船厂总共为北海舰队建造了八艘五千吨以上的军舰。现在已经完成了四艘,明年再交付hetushu.com四艘。
军舰还是传统的铁甲舰,里为木质,表为铁质,现在的工艺水平还达不到全部用钢材建造的程度。
第二天,魏子悠带人忙了一晚。专门从审计部门调来专业人员,查看了顾兴华经受的所有账目,确实没有发现问题。
巴里萨尔和吉大港一样,都是港口城市,位于梅克纳河的关键地带。
华兴军前线司令部收到了火炮补给的消息,也暂时在梅克纳河的对岸驻防了下来,准备等新式火炮全部装配后,再全线向英军发起进攻。
乔志清摆了摆手,让顾兴华站起了身子。
他现在的气也舒了,对顾兴华没有了最开始的恶感,也认下了他这个侄子。比起那些二世祖们,顾兴华已经做得够好了。
“怎么样,昨晚把事情都想明白了没有?”
顾兴华很快就被亲兵带进了屋里,他的面色苍白,显然一晚上没有入睡。此事既然乔志清已经接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顾兴华在军属区门口跪了一天,小区的军属和伤残士兵虽然心里对他有气,但是毕竟他已经主动承认了错误,而且身为局长给百姓下跪也是第一次,大家也没有怎么难为他,最多也是几个大妈不解气的骂了他几句!
魏子悠嘟着小嘴瞪了他一眼,再也不跟他说话,自己一个人沉浸在幻想里,不时还露着傻笑。
南京在民政部登记的伤残军人有上千人,按照正常的情况,民政部每个月得支出两百多万的抚恤金。
“啊?叔父,那我以后做什么啊?”
“真是没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