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章 曹操袁绍

姜述笑道:“此为小道,嫂夫人过奖。”
上次姜述去拜访蔡邑,与蔡琰见过一面,蔡琰对姜述才华极为佩服,因为时间问题没有机会接触,此次小才子小佳人相见,一路上谈经论义,渐至书法音乐,越谈越止不住话头,及到蔡家门口,不免惺惺相惜,约好时日再见。
来莺儿背诵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曹操心思精细,从来莺儿话里听出话来,道:“向来只闻姜大人诗写得好,刚才方知对歌词也有研究。”
词牌在汉末确是小道,入不得大家方眼,只在妓院酒楼乐工之间传唱,大家很少有专门研究词者。姜述所录之词得以流传开来,是郑玄上门拜访之时,孔融、郑玄临走时索了部分书法作品的缘故。当初两人共取走姜述书房内十六幅字,其中诗有五首,词有六首,都是姜述记忆里的名篇大作。诗早就流传开来,同时也为姜述扬名不小。而这词因是小道,所以流传得慢,只在乐工之间传唱。前些日子灵帝派人去青州调查姜述,将这些词作收齐带回宫中,宫中乐府见词作工整,意境又好,如获重宝,派人谱曲演唱,迅速在京城流传开来,姜述在乐工歌妓当中有了偌大声名。
袁绍身高八尺,面如冠玉,身材修长,面带威严,比曹操的卖相要强得多,姜述上前见礼道:“久闻本初兄为袁家佼佼者,远超其余同辈兄弟,今日相见http://www.hetushu•com,果不虚传。”
若论李清照的名作,以这首词写得最好,题为“秋情”,赋秋就是赋愁,这里的愁可以解为闺中生活的淡淡哀愁,也可以解为词人经历国家危亡,饱经离乱之深愁,浓愁,无尽的愁。“愁”说不清楚,用人间文字和语言概括不了,写出了无尽的愁绪,传达出种种难以言传的哀痛。
袁曹两人方才不知就罢了,既然知道此事,借着酒兴,非要姜述作词一首,以答来莺儿献歌。姜述苦辞不得,只得苦思冥想,从脑中搜刮出一首词,写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来莺儿娇笑一声,道:“方才歌词便是姜大人大作,奴家还得了几首,只是还未得到曲谱,现在不能演唱。”
还有一首词,全文是: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曹操对姜述如此看重,与许邵点评有关。曹操得了许邵点评,名望提升不少,往常对其有所诟病之人也对其另眼相看,这让曹操终和-图-书生受益匪浅。因为许邵的名望太高,其一生相人无数,精准者不计其数,百姓对许邵的点评几乎不加置疑。
一曲即了,歌曲悠扬动听,歌声清脆悦耳,歌词意境美丽,三人拍手称妙。袁绍更是拍手赞道:“弟妹这唱功欲来欲绝,有如天籁,绕梁三日之美。人好,歌好,曲好,词更妙。”
曹操爱好文学,闻言顿时来了兴致,道:“试诵之。”
来莺儿上前见礼,恭声道:“妾身见过大人,大人之名响彻天下,写的那词儿让我爱不释手。”
姜述闻言,心道历史上官渡之战大打出手的两方首脑,原来却是至交好友,心中暗自想象,若是彼此知晓十几年后会兵戈相见,会不会当场便大打出手。
三人皆是健谈之人,姜述因为历史对袁曹两人记载甚多,因此熟识两人性格,所说皆中袁曹所好,因此三人谈得热火朝天,袁曹两人并未因为姜述年少而轻视,而皆以为此子确为大才,言政多中当下时弊,所语多为警世良言,又能投其所好,引得两人谈兴欲来欲高。而姜述与两人相谈,亦感觉两人见识之高确非寻常文士,言语大胆泼辣,所言所语亦能给自己以启示,不由长叹,心想两人后来能够成为一方诸候,果然非一般人物。
词的描写纯用赋体,写了环境,写了身世,写了心情,并将这三者融为一体。词中写客观环境的事物有:淡酒、晚风、飞雁、黄花、梧桐、细雨,这些景物都贯穿浓重的感情色彩,渗http://m•hetushu•com透着词人的主观感受,创造了冷落、凄清、寂寞的意境。凄凉的景物一路写下来越积越多,伤感越来越浓重,最后堆砌的愁苦迸涌而出。
还有那幅字,来莺儿也未放过,拿在手中,却是如何也不舍得放下。一夜烛光之下,众人一醉方休,高兴之余,连姜述也多少喝了点小酒,弄得红光满面。
曹操、袁绍虽已出仕,但是家中父亲健在,许多族中大事不须他们参与,没有因为《三字经》对姜述蓄意奉承,三人谈些经书,继而转到风花雪月,弄得姜述心中暗恨,心道:“这本是成年人的事情,袁曹两人已经成年,勾成心火,自然可以享受美色以消解,可自己身体没有长成,却有成年人的心智,弄得不上不下,委实不舒服得很。”
姜述未想到竟然有如此多送行之人,向刘辩告罪一声,对众人施了一个大礼,谢道:“姜述何德何能,得诸位如此看重。”
名家出手果然不俗,调了调弦,先来一阵前奏,悦耳的声音传来,谈得热火朝天的三人顿时止住话头,倾耳仔细去听。曲子悠扬,谱曲者应是大家无疑,正听得出神,清脆的歌声传了过来,歌词是: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中国的舞蹈音乐在这种土壤里发展,与后世不同,不是基于大众需要,而是迎合上层人群的精神享受,因此讲究“雅”字。现hetushu•com在演奏的是一名绿衣女子,手抱着琵琶坐好,抬头仔细一看,却是生得千娇百媚,令人怦然心动。此女并非外人,而是曹操的相好来莺儿,原是洛阳名妓,已被曹操赎身,安置在别院独居。
洛阳,十里长亭,一大群人停驻在那里,其间都是得了风声知晓姜述要回乡的官员和朋友。远远见洛阳城方向来了一队甲兵,簇拥三人过来,正是刘辩、王越来送姜述。
三首词字字珠矶,都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代表作,姜述十分喜爱李清照大作的婉约典雅,练习书法时便默写了数首,也被孙乾抄录了去。这些词皆可流传千古,即使在词不登大雅之堂的汉末,只要流传开来,若是无人欣赏,就没有道理了。姜述此时在乐工歌妓里的名望,若是身入妓园寻欢,恐怕也会与柳永般,有人为得好词而贴钱奉迎。可惜姜述年岁太小,即使有心也无力罢了。
曹操官职虽然大于姜述,但是不敢托大,在包厢门口接着。进屋之后,曹操引见道:“姜大人,此大将军府校尉袁绍袁本初,乃本官知交好友。”
到了包厢,里面传来一阵悠扬的琴音,却是曹操请了几个歌妓前来助兴。姜述见状不由暗自咂舌,原来汉末贵族生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大汉京城一片歌舞升平,唯独姜述知道大变即将来到。如何躲过此劫?呆在洛阳可以躲过黄巾之乱,但是想起黄巾之乱后青州赤地千里,姜述顿觉压力大增,不得不振奋精神,劳心费力,游www.hetushu•com走于洛阳达官贵人之间,以奠定日后的基础。
穿越者皆有名人情节,姜述也不能免俗,一想到将与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曹操把酒言欢,姜述不由生出无数感慨。姜述回到驿馆收拾一番,正好曹操派人来请,说是已经在春丰楼相候。
卫仲道身体确实很弱,此次吃了一个大亏,又惊又吓之下卧床不起,被家人接去河东休养。这位历史上原本该为蔡琰夫君的才子,自此再无机会来洛阳,蔡琰从此也改变了命运。
不知不觉在洛阳已有月余,已经接近年关,姜述辞了刘辩,欲返回青州。汉人最重春节,刘辩与姜述相得,心中虽然不愿放其离去,却也不好让姜述与母亲家人骨肉分离。
曹操呼来莺儿上前,与姜述引见,道:“这位是姜述姜大人。”
袁绍为庶出,虽然继了伯父一支,但在族中身份明显低于嫡子袁术,心中早有不服之心。袁绍闻听此言,如同三伏天里一股冰镇糖水渗入心中,非同一般的舒服,喜滋滋还礼道:“得蒙姜大人夸奖,惭愧之极,过奖了。”
这首词即使在宋词之中,也是著名大篇,袁曹都是饱学之人,在旁一边吟诵一边琢磨,越琢磨感觉越好。来莺儿一字一句琢磨,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及到最后,体味出其中的凄愁,竟然落下两行珠泪,继而感觉有些失态,抹干眼泪,上前对姜述行礼,道:“妾身谢过大人。”
姜述此时年少,少了许多忌讳,汉时男女之别也没有宋朝之后那般严谨,因此两小交好,尚不至惹出什么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