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59章 终得外任

“受教。”贾诩、郭嘉以前在一定程度上看重姜述的身份,但是现在却是实打实的折服。方才姜述所言,是未来大的战略方向,实施的大政方针一旦确定,只需将战略细化成战术,按此操作下去,一端成功,必将造就前无古人的盛世,这让两人十分激动,感觉热血澎湃。
船儿沿着黄河下行,慢慢消失不见,万年公主又站了一会,心中怅然若失,想了一会心事,方才起驾回城。
姜述道:“东莱人口少,豪强大族也少,比较容易治理。要想改变政治制度,得先把肿瘤去了。齐郡虽好,但如何治理?难不成扮成盗贼将豪强灭了不成?”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并非不可为之,但目前来说时机还不成熟,当下又转到正题,接着说道:“东莱面积大,良田少,实际上基本条件不错,只须加大投入,改善水利,滩涂沼泽皆可变成良田。未来将是改天辟地的创业,我要为后世开发许多耕田。至于人口,大乱马上将至,怎会缺少流民?有了田地,就不怕未来没有人口。”
姜述其实并不急于大婚,毕竟还未成人,不能同房。但明年黄巾起义爆发,之后灵帝体弱多病,操办喜事不合时宜。若是灵帝驾崩以前公主还未出嫁,等到董卓这厮进京,不知会做出何等丑事,为了避免帽子变色的风险,姜述只能提前筹划。
刘辩默然,又触起一事,叹了一口气,道:“我明年正月大婚,你不来参加甚是遗憾。”
贾诩捻须想了一会,道:“如此做虽是惠民,却要耗费许多心力,花费许多钱粮。若行大事,同样需要钱粮,耗费在一郡之地,甚是不妥。”
第二张图就是新式强弩,姜述也是费了许多脑筋,凭着当年在博物馆参观的模糊记忆研究出来的。图上清楚标注了它的关健特性,弓身长m.hetushu•com三尺三,弦长二尺五,以山桑为身,檀为弰,铁为枪膛,钢为机,麻索系札,丝为弦,射三百步,透重札。这是详尽的结构图纸。
刘辩喜道:“如此最好,到时我去讨个旨意。不过路途迢迢,一来一去要耽误不少时间。”
必须加以提醒,绝不能让未来的敌人知道,否则不是利己而是利敌。配方后面用密码仔细备注,各种原料的采集、提纯办法、爆炸特性及爆破方式。重点说明火药爆破之时,必须进行密封,用引线将密封的火药点燃,才能将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姜述道:“回吧,天冷,注意保暖。”
许褚和张飞自相识以来就争吵不断,或许是前生有怨,相互看不顺眼,见面就是相互冷潮热讽。姜述心态好,若是换成别人,早将两人轰得远远的。但可笑得是,许褚、张飞两人吵是吵,吵完不一会便和好如初,似乎抬杠争论是一桩趣事,可以借此打发旅途无聊的时间。
姜述道:“我在看船的结构。海运是真正的聚宝盆!若是发展得当,会产生不可想象的效果,商家目前走海运的极少,以后将是大势所趋。因此船是关键,我观看此船结构,想出部分改进方案,也不知道行不行。”
姜述喜道:“敢情好,多谢太子成全。”
刘辩笑道:“此事得空问问母后,若是母后同意,年后即可大婚。”
“什么是关健问题?”郭嘉听到这里,好奇地发问。
万年公主美眸露出向往神色,道:“从未去过封邑,也未见过大海,整天闷在宫中,觉得拘束得很。”
东莱稍显荒芜,为大汉下郡,不算一个好地方,但也不是很差。贾诩、郭嘉不懂姜述的想法,看完相关资料,贾诩道:“主公,东莱面积不小,建有十二县,除黄县、掖国人口较多,嵫hetushu.com国、曲城、当利、卢乡、牟平、东牟、昌阳、长广、不其、黔陬十县人口太少,合计不足万户,又多湖泊沼泽滩涂,比起齐郡大大不如。”
姜述笑道:“殿下羽翼已丰,荀攸、田丰皆当世智者,黄忠乃无敌猛将,遇事多与他们商议,可保无虞。这次我到地方历练,更利于太子改变习惯,建立另一套足以信赖的班底,对于你我都是一件好事。”
郭嘉问道:“主公在看什么?”
万年公主一直送到黄河渡口,道:“真舍不得你离开。”
这次姜述走得是水路,沿黄河入海直接到东莱,虽然拐了一个小弯,路程远了一些,但是速度却快。坐得糜家的船,黄河水道走得精熟,水手大都去过倭岛,精通海航,安全方面放心得很。船是商船,船仓很大,糜家提前又特意改造过,配上日常家具,住在里面非常舒适。
姜述半开玩笑道:“过了年公主已经十二岁,我怕公主焦急。”
姜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是黑火药的制造手记,汉末已出现火药,仅是道士练丹所用,常人接触不到。姜述试制出的火药经过实验,威力还是不大,但至少能够用于矿山爆破。这是目前姜述掌握的最佳配方,原料提炼不纯,威力自然下降,原料不纯,又会影响配料比例。因此提纯是非常重要的任务,但是姜述手中没有合适人才,若是内行人专门研究试验,解决提纯问题,黑火药的威力还会暴增,可以制成炸药包,用于军事发展。
万年公主留恋不舍,与姜述相处时间长了,有一种莫名的依恋,知道姜述渐渐长大,肯定要高飞。高飞是好事,不飞有什么出息?可真飞起来的时候,却又留恋不舍。
万年公主道:“你先启行,我再等等。”
刘辩在长安办差,得知姜述出仕地方,不由心急如焚和-图-书,匆匆办完差事,回到洛阳急召姜述相见。候姜述进府,刘辩面色不豫,劈头便问:“为何出仕东莱?”
姜述心有成竹,答道:“我受殿下知遇之恩,也不舍得离开。我虽然有些才学,却无地方执政经验,以后如何办好朝堂要务?再则,我有一些增加农业产量的办法,想寻地试验一下。若是试验成功,农业产量至少增产两成以上,民以食为天,此为政务重中之重。殿下登基之时,将臣再调回朝中,可将这些经验在全国推广,殿下彼时担子也能轻些。”
姜述在船上也不闲着,从上到下到处看了一遍。
贾诩的主要任务是情报,两张图纸都交给郭嘉。又给郭嘉安排一个任务,新式强驽一个特定机关没有考虑出来,是一种类似齿轮的机关,姜述只能说明原理,让郭嘉安排人员研究改进。经过试验,没有这个机关,远远达不到史书记载的射程。现有图纸稍加改造,便是甚有威力的踏驽,二百米内,可以力透重甲。踏驽威力略高于强驽,操作频率高,制作成本低。这些武器很有威力,一经面世,将会对大汉皇朝倚为王牌的强驽部队造成严重威胁。
贾诩、郭嘉互视一眼,皆露出极为钦佩的神色,这才是雄心壮志,由钱粮想到民心,由民心想到军备,由一郡想到诸侯,由诸侯想到天下,由天下想到根除边患。富民强兵只是结果,而根本点是寻找合适的制度,这才是治政东莱的最大目的。
“国家弊端太多,即使皇帝也没有力量改变,至少眼下没有力量改变。我们还是去自己的地头,试着做些变革。万事开头难,我们都没有经验,因此要多观察,即识,观察出问题要思,想出解决的方案,然后行,将方案贯彻下去。若是觉得没有把握,可以试行。……好比我们在黑夜行路,看不清http://www•hetushu.com路就小心一些,摸索前进,一看不对迅速后撤,损失也不会很大。”这是实话,姜述的想法都是闭门造车,没有经过实践检验,因此不知是对是错,一切要在实践中摸索探讨真理。
众人已经避开,给两人留下空间,说些悄悄话。
“一只老虎,遇上一群饿狼会有什么下场?如今刚刚开始,建设两年或者会变成肥硕的牛,再建设一段时间才会称得上是虎。但是无论是牛还是虎,越肥越有狼来,想打它的主意。一头猛虎如何抵挡一群饿狼的进攻?所以关键是军备。军备除了武器兵甲,便是兵员,兵员就是百姓,得了民心就得了军心。有了粮钱民心,不仅可以成为一方诸侯,甚至可以夺得天下。夺得天下还是不够,东北、西北、西南都是贫苦凶悍的游牧民族,与将来的乱世诸侯相比,他们才是真正的恶狼。我朝倘若富裕而兵备跟不上,他们就会来喝我朝血肉壮其筋骨,如此非但不是好事,反是惹祸上身。我们到东莱的目的,是为了摸索探讨一套行之有效又可以复制的制度,目标是民富、国强、兵精,一郡可以实行,十郡可以复制,这套制度若能推广天下,坐拥天下之地以为根本,练出强壮雄兵,然后行兵家伐交之策,根除周边各族隐患。此乃兵家之大道,亦为儒家平天下之大道。”
姜述笑道:“东莱距离京城虽然遥远,但如此大事岂能不来?即使陛下怪罪,彼时我也会想方设法赶来。”
姜述笑道:“人赤条条来,赤条条去。近年生意很好,赚了钱粮无数,不去惠民济世,放在家中也是死物。过几年国家会有大灾大乱,平息战乱以后,如何迅速恢复生机?国库紧张,粮食紧张,救助百姓朝廷难有作为。我所作所为,不过是为百姓找条生路。以东莱为根本,趁乱世增加人口,想法和图书增加钱粮,这是扩充实力的基础,虽然重要,但还不是关健问题。”
眼下仅是纸上谈兵,改进海船怎会如此简单?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相关书籍记载很少,相关记忆也不是很多,必须亲眼看看,了解现今大船的内部结构,想出初步改良方案,让船厂试验以后,才会知道具体的得失遗漏。
姜述道:“我奔波青州与京城两地,行路已经习惯。”又道:“你婚期不久便至,我大婚却还遥遥无期。”
姜述道:“我已与太子说过,若是母后同意,过了年就把婚事办了,你便可以随我去东莱了。”
姜述将配方交给郭嘉,道:“这是神兵利器的原料,你寻找合适可靠之人进行研究试验,配方列为高度机密,不得外泄。”
刘辩笑道:“你年纪还小,还用急吗?”
万年公主封邑东莱,夫婿又是东莱太守,此事不符合祖制。当初灵帝感觉不妥,何后道:“公主年幼,姜述才高,若是出仕外地,夫妻两地分居,实非公主之福。何况此子日后必入朝堂,主掌东莱只是历练数年。”灵帝怜惜万年公主,此事乃决。
刘辩脸色渐缓,点头道:“言之有理,但是相隔太远,遇事再与你商议不便。”
回去舱中,想起东莱应是真正的起点,如今已非无根之萍,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根基。面对奔流不息的母亲河,姜述不由心情大好,弹琴抒志。姜述琴艺已趋成熟,曲子悠扬动听,激昂又振奋人心,众人听得如痴如醉,热血澎湃。
姜述出京就任,让姜信在太子府挂职,守护侯府,主持京城情报。其余诸人皆随姜述赴任,张辽授了东莱兵曹椽吏,也率部一同随行。张辽所练的这支特种兵,除了何后以外,刘辩等人皆不知,姜述以历练为名,准备安排他们去东倭,一是增加东倭那边的实力,二是让这支精兵在实战中得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