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32章 辽东激战(一)

“大汉威武!”汉卒多是辽东人,听到田豫所言,知道此寨失守,后方便是襄平,一个不慎将会是一场浩劫,精神瞬间大振,士气大涨。
田豫打眼一看,便知最危险的是前来撞门的冲车,立即下令道:“投石车,瞄准冲车,放!”
亲眼目睹部下士兵损伤惨重,攻城即将失败,在后督战的李继宗心头火气顿生,命令中军上前支缓。李继宗嫡部人马不多,但是大多披甲,勇悍无比,尽管檑木、滚石、箭矢如雨,却依旧蚁赴而上。
看到高句丽士兵败得如此狼狈,寨墙上的守军与民兵全都尽情欢呼起来,指着高句丽败军的背影,嘻嘻哈哈地大声嘲讽,一派沸腾的喜庆景象。田豫却不似众人那般乐观,毕竟火油数量有限,先前用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只够两次攻防之用,要想依靠火油支撑到撤离时间,显然不太可能,然而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苦苦支撑。
因为谷道宽度所限,高句丽兵马同时最多出动三千人马,其中一千弓箭手为掩护,五百盾刀手护卫两辆冲车冲向寨门,还有一千五百名精锐步卒扛着云梯冲锋,呐喊声震耳欲聋,杀气冲霄而起。
“不好!”田豫正与一名敌军军官缠战,突闻风声不对,不敢怠慢,忙不迭一个侧翻,跃向一旁,险而又险躲过李存会这记恶狠狠的偷袭。
可怜众多高句丽官兵猝www•hetushu•com不及防,不知多少人惨死于火海之中,更有不少带着火头的士卒四下狂奔呼号,其状之惨,实是难以描述。攻击正猛的大军势头顿挫,士兵再无恋战之心,狼狈退回本阵,双方第一次交手,以汉军获胜暂告一个段落。
此际,李继宗望着眼前寨墙上的守军,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冷笑,喝道:“会儿何在?”
李存会昂首挺胸,大声道:“行,请将军放心。”
“杀,将蛮夷赶下去!”正在不远处指挥作战的田豫,一见防线将要崩溃,登时急了眼,怒吼一声,率领亲卫冲上前去。
“放箭!”
“不准后退!给老子上!”被乱兵裹着退回数百步的李存会彻底暴怒,他怎么也想不到气势汹汹的攻城竟然惨败,自觉无颜面对李继宗,声嘶力竭地痛骂部下一通,驱赶着部下再次发动冲锋。
田豫率领亲卫杀光了一拨冲上寨墙的高句丽士卒,见高句丽人又派援兵上来,冷静下令道:“扔火罐!”。
“放箭!”
高句丽弓手将一拨拨箭雨洒上城头,汉军弓弩手被压制得直不起身来,几乎无法进行还击。攀城士卒趁此良机猛然杀上,逼得汉军不得不连续使用火油,战不多时火油已经耗尽。
李存会将手中铁枪遥指前方,大吼一声道:“攻击!”。
李继宗此次率部攻打辽东,已经有些http://m.hetushu.com时日,之所以未发动急攻,是因为部下除了嫡部,其余兵马甲兵不齐,军阵不识,与其说是士兵,不如说是壮丁,战斗力太差,所以李继宗前番只是与辽东军小战,实不敢大规模交锋,目的只是练兵。之前交战一旦处于劣势,便让嫡部出战,往往会转败为胜。但是辽东守兵马虽少,却有秘密武器,扑不灭的火油和威力巨大的陶瓷炸弹,让李继宗吃了几次大亏,嫡部也损折不少兵丁。李继宗非常沉稳,更加不敢冒进,设法收集火油和炸弹样品,让随军工匠研究许久,虽然火油未研究出破解之道,炸弹也不能仿造,却发现了炸弹的致命弱点,就是怕水怕潮,这正是李继宗冒雨进军的原因。
敌兵精锐压上,辽东守军开始出现险情,不时有敌军士卒翻上寨墙,与守军展开殊死的白刃战。尽管数次皆被守军强压下去,守军也付出了惊人的代价,杀敌三百余,伤亡近百人,战损比达到了三比一。形势对于汉卒来说,实在谈不上有利,这种不计伤亡的强攻最是难以对付。
寨墙上配置六部小型投石车,受结构限制,不能投放大型石块,准确度也不高,投放油罐却很轻松。盛着火油的瓦罐朝着冲车方向飞去,间或击中撞车,瓦罐破碎,火油洒在冲车表面。硬弓手点燃火箭,射向冲车庞大的身和-图-书躯,引燃其上的火油,很快冲车便燃烧起来,祸及周围沾了火油的士兵。墙下瞬间黑烟滚滚,瘆人的惨嚎声此起彼落,闻者无不惊心,高句丽人士气顿时大降。
此寨扼守山谷要道,宽不过二十余丈,寨墙横断整个山谷,高五丈有余,厚有三丈出头,皆为青石垒成,中间有一扇大门,夹山而立,寨墙上箭塔、瞭望楼、强弩一应俱全,可谓是雄关一座,唯一缺憾就是守军兵力不多,加上协守民兵不足五千,炸弹又不能使用,形势不容乐观。
李继宗望了李存会一眼,手中马鞭指向西边,语意冰冷地说道:“现在辰时六刻,为父今晚想驻马襄平城内,能不能行?”
在严酷的军纪震慑之下,高句丽兵马抬着云梯再次压上前来,千名弓手在后掩护。弓手所持强弓,正是大汉洛阳武坊制造的正品,这些朝廷严格管控的武器,是汉奸张纯攻占渔阳武库所得,此次为了诱惑诸胡出兵,张纯总共送出万张良弓和不计其数的箭矢。
看到对方进入射程,田豫和李存会几乎同时下达军令,霎那间利箭如云,场面登时纷乱起来,辽东守军不时有人中箭跌下城头,高句丽士兵也没讨到好外,纵使身上披甲者,也无法挡住近距离的驽箭攒射,许多士兵变成了刺猬,哀嚎着跌下云梯。
田豫虽然躲过这致命一击,却没躲过碎石的迸溅,身上有甲胄保www.hetushu.com护,倒没受到伤害,脸部却被乱飞的碎石划了数道,创口虽然不深,但也立时见血。田豫感觉脸部火辣辣地痛,用手一抹,闻到血腥味道,又觉出疼痛,知晓受了轻伤,不由怒火上涌,弃了缠战之敌,反手一刀,直奔未及收枪的李存会下盘砍去。
火油盛在一尺见方的瓦罐里,上面加有盖子密封,重量不算太重。民兵将瓦罐分散送到云梯附近,士兵随即沿云梯掷下,只听阵阵闷响伴着弓弦声,大火不可遏制地燃烧起来,可怕的火油沾哪烧哪,一瞬间寨墙外面成了一片火海。
“末将在此!”李继宗话音刚落,身侧一员身材魁梧的大将应声上前,这人正是李继宗义子李存会,是其麾下第一勇将,身高近两米,面如墨炭,虬髯豹眼,一身煞气。
李存会应诺一声,转身来到军前,将手中铁枪一举,高呼道:“将军有言在先,今晚驻马襄平城内,众军随我先行拿下此寨,今夜我们到襄平城内狂欢!”李存会话音刚落,其部兵将一齐大喊:“诺!”士气瞬间暴涨。
李存会一枪走空,硬生生刺到地上,暴出一声巨响,青石铺就的寨墙表面硬是刺出一个浅坑,碎石四溅,石尘飞扬,其势委实骇人。
“冲上去,竖梯!”眼看冲车被毁,己方士兵损折不少,李存会立马急了,挥舞着铁枪,驱赶部下士兵向前冲锋。尽管伤亡惨重,高句丽士兵http://m.hetushu.com还是逐步靠近寨墙,云梯向墙头搭了过去,惨烈至极的攻防战就此开始。
刚在墙头立脚,抬眼便见田豫正在大开杀戒,脸色立马变黑,大吼一声,一跃而起,手中长枪猛然刺去,朝着田豫后背狠狠戳了过去。
左侧寨墙出现险情,被高句丽人强行突破,十几名高句丽人冲上墙头,在一员小将带领下,拼死抵挡着守军围攻,愣是守住了一段宽达数丈的口子,一片欢呼声中,高句丽士兵狂吼着陆续涌上城头,形势对于汉军来说,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田豫父亲原是边军将领,田豫从小练习骑射武艺,又经徐晃指点调教,现在虽是文职,武功却不容小觑,这下发狠杀出,如同煞神一般,刀刀致命,招招见面,手下竟无一合之将,瞬间强行突入高句丽人的圆阵,杀得敌兵阵脚大乱。汉卒见太守如此神勇,士气为之大振,纷纷呼喝着上前冲锋,冲上城头的高句丽人节节败退。
“弟兄们,身后便是我等家园,父母妻儿安危所在,岂能容得贼子放肆?我等大汉勇士不死不休,杀他个痛快!”田豫挥着大刀,高高扬过头顶,激励全军将士。
眼看刚刚打开的突破口就要再次被汉军堵上,李存会急怒交加,骂道:“你们这些笨蛋,真是丢老子的脸!”提着铁枪迅速冲上前去,扒开阻路士兵,沿着云梯冲上墙头。
李继宗颔首下令,大声道:“开始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