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37章 陈登建功

姜述听说广陵赖陈登一人而下,不由大喜,命张京赴京担任学官,任命陈登为广陵太守,徐盛为广陵郡尉。徐州自此失去海港,长江以前水军之利尽归姜述。
高干怒道:“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无数,如何不能保全?”
琴声优雅,一身白袍的袁绍端坐在案几前,双眼微闭,信手拨弦,一曲优美的曲子盘旋不已,虽谈不上大家风范,却也颇得神韵。众将站在帐内,不知袁绍何意,莫非召集众将前来听曲?颜良、文丑等袁绍心腹,知道形势不妙,眼神皆含惶急之色。
使者回城如实禀告,韩馥大悔,召集众文武商议,高干道:“袁刺史已经发兵,只需坚守半月,援兵抵达,琢郡可保。”
幽州全境恢复,姜述任命法正为幽州刺史,田豫为幽州别驾,张合兼任幽州兵曹。臧戒为代郡太守,卞远为上谷太守,王修为涿郡太守,丁谓为广阳太守,恒威为渔阳太守,黄玄为右北平太守、杨全为辽西太守、王粲为辽东太守、刘昕为玄菟太守。
张纯部将王政,虽是马贼出身,却颇有侠名。张纯纠众叛乱,夺得渔阳,招降附近马贼土匪,壮大声势。王政携千余部下来归,张纯亲出城门相迎,相待甚厚。张纯后来结连乌恒,王政道:“现今两帝分立,地方得以独大,我等拥兵占地,朝廷若来攻打,举地而降不失封爵。结连异族入境,荼毒大汉百姓,若是m.hetushu.com朝廷不容,再无退路,望将军明察。”
刘虞为人忠厚,心性平和,并无异议,道:“路上听闻丞相处事风格,与我大不相同,本有请辞之意。后闻乌恒举族而降,我心甚慰,常思朝廷有恩德加于异族,彼等依旧作乱,而丞相以雷霆之势,夺异族之志,方悟御异族之道,需恩威并重。”
韩馥统领手下文武,手捧官印、户册等物,步行赴城外请降。姜述早已得到消息,抚慰韩馥数语,统兵入城安民。让韩馥赴洛阳候命,荀堪等幽州文武十余跟随左右听用。
甘宁性情甚是急躁,到达张京府第,就要统兵杀入,陈登止之,道:“张京为徐州名士,素有清官之誉,伤之不祥。登自入内劝降,无需大兴兵戈。”
韩馥喝令左右拿下高干,砍下首级,以匣盛好,欲出城献降。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三人不从,弃官出城,投奔袁绍而去。韩馥大怒,派兵抓拿三人家小,兵丁不久回报,言三人家小早已归乡。
官兵平时信服陈登,闻听陈登所言,无有异议者。陈登策马入城,路遇巡丁,皆温言劝降,众兵无抵抗者。等到四门皆下,太史慈、甘宁、魏延等率军占据要冲,城中尚不知有变。魏延叹道:“符龙得军心如此,诚为干才。”
姜述思忖片刻,道:“张家结连外族,为害地方,而致幽州百姓死伤无数http://www.hetushu.com,可谓罪该万死。下令:张举明日午时至押至城南,当众凌迟处死。张家合族及异族俘虏,全部斩首示众,传示各州,给汉奸以警示。殷敬、李但、殷为、崔冲等首恶,皆凌迟处死,异族俘虏全部斩首,传檄诸边,公文言明:犯大汉者,虽远必诛;杀汉人者,灭族以戒。”
刘虞来到涿县之时,琢郡已经安顿下来,各官任命也已确定。姜述听闻刘虞赶到,连忙出门相迎,入室落座,姜述道:“幽州苦寒,前番让大人坐镇幽州,为平幽州之乱。今幽州始平,大人回京仍任宗正之职,安享清福。”
姜述统兵赶往涿郡,沿途各城不战自降,大军顺利到达,在城东安营扎寨。韩馥遣使前来问责,姜述谓使者道:“前番抗旨不遵,即为谋逆;又欲让地于袁氏,幽州为朝廷之地,非袁氏之地,更非韩馥私物,有何脸面相责?”
荀堪道:“袁氏四世三公,世受大汉恩德,所作所为却与叛逆无异。今丞相当权,识人重才,汉室气力渐复,声威日隆,外族尚且举族而降,何人敢与朝廷抗衡?袁绍敢与朝廷交兵乎?今陷刺史于绝地,皆你之私心也。”
陈登兵不血刃夺了广陵,让诸将大为叹服。次日,张京、陈登分别具书,使人送去辖下各县。三日后,陈登拜见魏延、甘宁,道:“广陵各县已下,请诸位分派兵马,我派人引导前hetushu.com去接管。”
众将皆不服张举,又为保全性命,皆起兵响应,未等吕布统兵攻城,王政等抓拿张家合族出城献降。吕布入城安民,整编降兵,派人赴琢郡报捷。
七月底,姜述命吕布统兵收复渔阳,自引诸将攻打涿郡。渔阳得知张纯已亡,早已纷乱,张举接任兄职,压制不住张纯旧部。吕布引兵到达城下,张举见汉军雄壮,不敢出城交锋,只是固守不战。
陈登又推荐门客淮南人刘晔。刘晔字子扬,刘氏宗亲,历史上曾是曹操重要谋士,有佐世之才,历任太中大夫、大鸿胪等职。姜述曾派人去淮南寻访刘晔不得,未想到竟会在陈登府上寄居,姜述闻讯大喜过望,起用刘晔为丞相史。
张京不信,出门往观,见街上诸军排列兵阵,虎视眈眈,回首谓陈登道:“事已如此,不得不降。”
周泰挑选两千精兵,换上广陵兵衣甲,登上广陵水军战船先行。太史慈、魏延等将统领主力随后跟上。到达广陵城水门,众军登岸,陈登唤来水门都尉,道:“今我欲归朝廷,大军已在门外,可命部下随我安民,以建功业。”
鞠义假咳声音不大,可在琴音缭绕之际,听起来十分刺耳,袁绍无法继续保持超然状态,双眼霍然睁开,眉头微微一皱,鼻孔冷冷地哼了一下。
说完,只身往府门求见,与平时无甚两样。张京听说陈登求见,讶然道:“何其速也,快请进m.hetushu.com来。”
张纯野心极大,不纳王政劝言。乌恒入境,杀害汉民,王政大怒,统领部下与其相争。张纯出面调解,斥责王政一通,此后不复重用。张纯被杀,张举威望不足,部将各行其是。听说朝廷大军来到,部将多心怀恐惧,因王政名望极高,都来与他商量。王政道:“乌恒数十万众,都被汉军逼降,我军主力已失,城中多为老弱残兵,如何抵挡主力汉军?张纯兄弟结连异族,荼毒汉民,是为汉贼,我欲擒拿张氏合族献降,从者随我起兵。”
鞠义在袁绍部将中威望最高,颜良、文丑也是畏服,也只有鞠义在袁绍面前敢于犯颜直谏。鞠义也不傻,又别不过面子,没奈何只好憋着嗓子,假咳数声,算是将室内的祥和气氛彻底破坏。
“主公,听闻齐侯已经占了幽州,表公子遇害,我等特来请战,还请主公指示。”颜良抢前一步,满脸忧色,开口说道。
姜述笑道:“圣人之言,曰仁、曰义,不是不对,但须看对象是谁。譬如对牛弹琴,即使曲调再美,牛能听懂吗?异族不懂仁义,崇尚武力,与其讲仁义,或可治标,绝对不能治本。”
陈登素有威名,又有信义,官兵未有闹事者。周泰、蒋钦见广陵士兵安静下来,让部下送上衣物、饮食、帐篷等,广陵兵见汉军并无恶意,解下衣甲,换上衣物,各自吃饱喝足,依照军伍行军惯例搭建帐篷歇息。
颜良、文丑hetushu.com原是袁氏家将,深得袁绍信任,得以参与机密。眼下政局变幻,韩馥欲让幽州,却让姜述趁势夺去,又搭上高干性命。姜述在幽州势力逐渐稳固,并州处于朝廷大军兵锋之下,即使两将不通谋略,也知道姜述屯兵幽州意味着什么。而这一切,在颜良、文丑看来,全是袁绍优柔寡断所致。一思及此,原本就烦的心,不由更烦了几分,偏遍袁绍外表宽和,脾气却大,实在鼓不起勇气上前打断他弹琴咏志的雅兴,只能焦躁不安地候在一旁。
送走刘虞,郭嘉入室,道:“奉先派部将曹性押解张举合族进城,请示如何处置。”
陈登入内,道:“陶谦胡作非为,已失民望,曹豹全军覆没。我已拜入丞相门下,大军已经入城,请公归降。”
荀堪冷笑道:“袁本初自身难保,还能保全他人?真是天大笑话。”
韩馥闻言大悟,出降又怕姜述治罪,问计荀堪。荀堪道:“何人劝你得罪丞相?持其首出降,大祸可免。”
“铮……”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袁绍总算尽兴,五指在琴弦上用力一抡,尾音响过,琴曲就此停下。袁绍双眼依旧微闭,人也不见动弹,似乎依旧沉浸在乐曲余韵之中。颜良忍耐不住,又没胆子出言打搅,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朝鞠义偷偷递个眼神。
七月,夫余、鲜卑、丁零三族遣使入朝,途中皆先赴右北平拜见姜述。姜述温言抚慰,又传书信回京城,吩咐诸臣分头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