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40章 高览诈败(一)

得势不饶人,刘辟、龚都二将丝毫不给并州军喘息之机,率部兜个圈子,再度杀了回来,又是一通箭雨,生生射得并州军鬼哭狼嚎,刚才两个回合对射,并州军两翼明显陷入被动挨打的窘境。
高览带兵近十年,大小数十战,从未遇到如此赖皮的打法,眼看两翼成了汉军的靶子,损失惨重,脸色瞬间变黑,再也无法忍耐,下达军令:“传令,左右两翼骑兵出击!”
一见汉军大批前压,排列整齐的并州军突然骚动起来,前军部分士兵为声势所骇,不由自主往后退了数步,这让高览险些气歪鼻子。未战先怯是兵家大忌,高览的火气一下窜了上来,阴森森地下令道:“传令:敢妄言者,杀!敢后退者,杀!敢乱动者,杀!”
刘辟这样一来,龚都也急了,赶忙跳了出来,一肩将刘辟顶了开去,望着关羽恳求道:“不成,怎么也该轮到后军了,将军,再怎么说,这一仗该轮到属下才对。”
“起速!”
“撤!”一见并州军两翼骑兵杀出,刘辟、龚都两将不惊反喜。这个战术是后世蒙古铁骑的游猎之法,用来对付高览的乌龟阵非常有效。并州军两翼始终不出,汉军可以多来几波箭雨,并州军定会承受不往。不变阵死伤惨重,变阵只能向中军靠拢,阵型严整的中军纷乱之时,早就闲得手痒的周仓部岂会放过破敌良机,一个冲hetushu•com击就足以令并州中军崩溃。
原本齐头并进的三个汉军骑阵突然变阵,中路周仓所部降下速来,不紧不慢向前逼近,刘辟与龚都两部骑兵各自转向,一左一右各向四十五度方位分了开去,继而两部速度陡然提升,不等高览弄清情况,两部汉军已是呼啸着冲向并州军两翼。
“传令,弓弩准备!”汉军开始加速,雄浑的气势又增强几分。高览不惧反喜,心道汉军骑兵如此冲击,不是来当箭靶子吗?当下不急着下令反冲锋,命令全军谨守阵型,所有弓手准备发射,打算给汉军骑兵送一份重礼。
关羽近年统领冀州防务,部下基本全是黄巾健卒。部将周仓曾为张角亲卫首领,姜述因为史上关羽与周仓有主仆之情,特意将他分到关羽部下。周仓是好战胚子,近期没仗可打,早就憋得够呛,原本指望此番过把瘾,没想到一场大仗也无,除了沿途耀武扬威,愣是没有出手机会,一听关羽如此评价敌军,顺杆子爬了上去,请战道:“将军,并州军摆出这般铁桶阵,看来只有乌龟的胆子而已,一冲准垮,属下请命出击,请将军允准!”
一看众将跳出来,周仓不由急了,双手出击,忙不迭将刘辟、龚都两将推到一边,脸红脖子粗地嚷道:“争啥争,都让开,前锋明摆着是我。将军,您下令罢,属下这和-图-书就去砍下高览的狗头!”
周仓精明,刘辟也不傻,哪肯将这等破敌首功平白让给别人,不等关羽表态,从旁边一下子闪了出来,毫不客气地将周仓挤到一旁,正气凛然地进言道:“慢着,师兄,你贵为中军校尉,负责将军安危事大,这等小事该由前军负责。将军,属下请命冲阵。”
汉骑弓箭数量虽少,战果却是惊人至极,一轮箭矢下去,并州军阵数百人中箭跌落马下,而并州军箭雨大多落到空处,仅有数名汉骑中了流矢,伤亡虽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战果之悬殊实在让人无法想像。说穿了也并不奇怪,汉军新式弩弓执行新标准,射程为八十步,而并州军弓箭射程并不统一,除了个别特制良弓射程达百步开外,绝大多数士兵手中的制式军弓射程为七十步,实际射程只有五、六十步,这不是双方士兵力量上相差悬殊,而是因为军弓质量标准不一样。并州军所用的制式军弓,纵使拉满了弓,极限是七十步射距,很难伤到七十步开外的汉军骑兵。还有一个原因,大汉骑兵正在高速行军,射击活动靶子的准头本身就低,而并州军停在原地,属于死靶。两个主要原因叠加,并州士兵倒了大霉实属正常之事。
有一帮不惧恶战的属下,关羽十分满意,看着诸将闹腾得不成样子,扬手止住众人喧哗,下令道:“m•hetushu.com都别争了,你们三个一起杀上,一举打垮敌军!”
并州骑兵出击看似势大,却正好落入汉军彀中。刘辟、龚都二将兴奋之余,各自下达军令,率部向斜刺里加速撤离。
一会工夫,三匹报马前来禀报军情,前军、中军、后军皆已做好战斗准备,关羽举手往下一挥,沉声喝道:“出击!”
并州军布阵速度极快,阵型相当齐整,可距离汉军阵列稍远了些,足有一里半之遥,远远超过两军交兵所应保持的五百步距离。关羽观察并州军阵,不由笑了起来,不屑地摇了摇头,道:“军阵虽然颇得兵法,但是主将胆子太小。”
三员虎将一听有仗可打,哪有不乐意之理?各自轰然应诺,头也不回冲回本阵,自去调兵遣将准备,一时间军阵中号令声响成一片。
“嗖嗖嗖……”箭雨穿梭,密如蝗群,遮天蔽日,箭啸声凄厉无比,论及箭云规模,是兵力雄厚的并州军要强,说到杀伤效果,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手驽攻击!”刘辟待并州骑兵前锋距离己方五十步左右时,毫不犹豫地高呼下令。早已准备好手弩的汉军骑兵,立马纷纷回身,将手中弩机瞄着冲上来的并州军暴射,可怜并州军那能想到汉军会来这么一手,一瞬间,冲在最前面的百余骑登时便被射成了刺猬,又绊倒不少后面的战友,惨嚎声不绝于耳,整个冲锋阵型立马大www.hetushu.com乱。
“起速!”
这种战术也有破解之道,但需要两个条件之一,或以威力超出的强弓劲弩对射,或用速度更快的精锐轻骑出击,遗憾得是高览没有想出破解之道,即便想出对策也没用处,部下根本不具备破敌条件。
吕旷与杨柞两将也是战场老手,反应很快,汉军弩箭方才发出,两将已经下达命令,早已擎弓在手的并州弓手这才如梦初醒,各自侧身张弓反击。一拨非常壮观的箭云,呼啸着向疾驰的汉军反击过去。
这让高览左右为难,两翼骑兵若不出击,弓手处于明显劣势,骑兵一旦出击,原本严谨的防守阵型便不复存在。射程方面能占汉军骑弓上风的强弩,全都集中在中军,无法参与两翼对射。若是调动中军弩手,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周仓部就会乘机冲阵。
数名鼓手擂响巨鼓,随着咚咚的进军鼓声,周仓、刘辟、龚都统军依序压上,速度不快,气势却是滔天。
左右传令军随即下令,已经火冒三丈的两翼骑兵,早已蓄势待发,此时听得军令,无不奋勇争先,如脱缰之马,瞬间加速,杀气如虹贯日,气势凶悍地向汉军猛扑过来。
“起速!”
刘辟、龚都两部开始发威,周仓并未急于发动冲击,而在距离并州军两百余步外兜起圈子,根本不似冲锋打仗,而似观敌掠阵。
两部汉骑配合极为默契,不等并州军有所反应,两部汉军hetushu•com几乎同时来了一个漂亮的打马回旋,势若奔雷般从并州军侧翼七十步外掠了过去,刘辟、龚都几乎同时下令:“放箭!”数千支羽箭如暴雨般,射向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并州军两翼。
吕翔是高览部将,骁勇异常,并不畏惧汉军的强悍,一见刘辟率部往斜刺里逃窜,大声呼喝道:“追上去,休走了逆贼!”
单纯论马术,两军相差无几,并州军虽然成军时间较短,但境内有不少牧马之人,尤其边境郡县招募的士兵,骑术奇佳。但是汉军骑士是从各军挑选出来的好手,马术精湛自不消说。还有一个关键点,汉军配备马鞍和双边马蹬,这是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根本所在。若想逃走,刘辟只需率部狂奔,并州军就望尘莫及。刘辟心思很黑,暗中压住速度,任由并州骑兵从后急赶过来。
高览想法虽好,可是低估了汉军的战术素养。骑兵此时执行的战术是姜述亲自设计的方案之一,模仿成吉思汗打仗那套办法,敌方想守是守不住的。高览幻想万箭齐发,狠狠肆虐汉军铁骑一番,却听汉军骑兵军阵突然传来数声大吼:“分。”
张燕心中不安,站在关羽身侧,道:“将军,还需多留兵马守营。”
关羽也不太放心,道:“你带着左军兄弟守营,营中炸弹和火油,万万不能有失。”
汉军缓行两百步左右,三路将领几乎同时下令,旋即便见三个军阵一齐开始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