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43章 高柳之战(二)

公孙瓒没有亲自上阵,率领数百亲卫策马立于阵后观战,见杂军一触即溃,面露轻蔑之色,道:“不堪一击!”
袁绍脑中胡思乱想,刚刚睡着,外面又是一阵喧哗,袁绍披衣出帐,命令帐前亲兵,道:“你等分别带领一队兵丁,多带火把巡营,有乱言乱动者杀。”
袁军急急往雁门撤退,后面汉军骑兵纵马狂追,一路上袁军丢盔卸甲,人马倒扑于地者不计其数。公孙瓒、孙坚等正追杀兴起之际,却听前方一阵号角声大作,一支兵马从远处地来,漫天烟尘滚滚。
“杀啊,杀死敌军一人者,赏万钱。”
大战过后,军营最怕营啸,士兵精神高度紧张,即便有些轻微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不正常的反应,从而做出过激的行为,而这些行为可能引发严重后果。设想在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叫,士兵思想会高度集中,若是有人拿着武器出门探视,也是高度戒备,见到人后则会下意识动手,由此小事变成大事,最终爆发营啸,部分兵丁神经质似地乱砍乱杀,造成整体混乱,最终即使清醒之人为了自保,也会对同仁挥刀相向。袁绍方才军令,就是为了避免营啸。
众人议到午夜,也未曾想到太好的办法,最终袁绍决定明日退兵。众人刚出营帐,只听外面喧嚷起来,袁绍使人去问,不一会工夫,回报道:“有人向营中发射火箭hetushu•com,引燃数顶营帐,已经扑灭。”
虽然没能斩杀袁绍,可是夺了帅旗,对于袁军士气是致命的打击。汉军附近将士见状,会意地跟着大声嚷嚷,最后几乎全部汉军放声狂吼,声如雷震,不明所以的袁军顿时一阵大乱。帅旗被敌军拿在手中,附近袁军皆能看到,本就不高的士气瞬间崩溃。
双方距离只有短短四十余步,彼此各不退让,猛烈撞击在一起,刀锋闪闪,人头滚滚落地,惨嚎声四起,血花四溅,残肢乱飞,没有摆起阵型的袁军吃了大亏,在严谨的阵型面前,有若纸糊般脆弱,顷刻间便被公孙瓒部下撕成碎片,原本站在后列的袁绍暴露在汉军兵阵前面。
亲兵走后,不少文武前来探视,正逢兵丁来报:又有火箭射入营中,引燃数顶营帐,火已扑灭,兵丁分至其余营帐安顿。袁绍叹道:“诸位回去安歇,明日一早撤军。”
袁绍冷笑一声,道:“此疲兵之计,传令诸军无令不得出营。”
冲来的兵马并非并州精锐,而是雁门太守苏由闻知前方兵败,召集辖下异族小部落头领,凑成两万余杂兵,全合郡兵前来接应。援兵人数虽然不少,装备却是极差,带甲者甚少,武器五花八门,喊声更是乌七八糟,各族语言混杂。
袁绍回到帐中躺下,想起当年与姜述、曹操把酒言欢之事,m•hetushu.com叹道:“当年相交融洽,不想如今兵戈相向。”又想起姜述、曹操现为两朝丞相,大权在握,而他却在为了自保挣扎,心中感谓良久,翻来覆去,一直没有安歇。
“休要走了敌军,儿郎们,杀啊!”
……
没料到汉军攻击如此凶悍,袁绍见公孙瓒如地狱煞神般冲过来,胆气瞬间丧失精光,哪敢以一己之力强扛战阵之威?不由呼喝一声,向斜刺里逃去。
“列阵,杀!”一见袁绍派出身边亲兵杀将过来,公孙瓒沉着下令,紧随其后的部下闻令而动,行进间摆出锥形突击阵形。
诸将白日累了一天,中间又被惊起数次,此次被惊醒以为还是疲兵之计,因此旋而睡下,不料这次真正出了大事。等到鞠义、文丑、颜良等接到军令出帐,营中早已乱了套。诸将列不得阵,只能招聚散兵,各自呼喝御敌。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一见旗号,知晓前头来了并州援军,冲杀在前的公孙瓒不敢怠慢,勒住奔马,高呼下令。一阵号角声过后,狂奔不已的汉军官兵纷纷立住脚,急速聚集在大汉军旗之下,很快排成严整的攻击阵型。
公孙瓒看清援军是些杂兵,不由火冒三丈,见联军冲到两百步左右,下达攻击命令:“一群乌合之众,冲垮他们,杀!”
袁绍回到营中,愁眉不展,命人唤审配等人相商。匈奴兵大败,袁hetushu.com军已是孤军,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作用不大,众人提出几点建议,于战局走向均无太大作用。
袁绍话音刚落,前方颜良忽然惶急地高呼一声,道:“主公,前方有变!”
袁绍笑道:“不必。敌兵大战一日,早已疲累不堪,若有气力劫营,难道是无敌神军不成?”
鞠义、文丑苦苦相劝,袁绍这才止住悲声。远方忽然来了一彪人马,袁绍如同惊弓之鸟,不由大惊失色,鞠义、文丑两将道:“主公先退,我等前去阻敌。”等到人马将近,瞧清却是袁军旗号,到了近前一看却是颜良护着审配、许攸等逃了过来。
正在此时,外面又传来喧嚷之声,袁绍也不起身,躺在榻上想着心事。过了一刻钟时间,喧嚷声欲来欲大,有人闯入帐中,急呼道:“主公,敌兵劫营,已经冲近中军。”袁绍大惊,急令亲兵披甲,又使人通知各将御敌。
审配道:“是否加派巡逻,防止敌兵劫营。”
到了天亮,营盘全部被汉军夺下,袁将牵招、谋士郭图被俘,袁军死亡万余,降卒三万余。姜述命令张合统兵收拾战场,收编俘虏,命令诸将各自统兵追击残敌。
整个营盘十分混乱,汉军牢牢把握住了主动权,可在鞠义等将拼死抵抗之下,始终无法将优势转化为完胜之势。孙坚部彻底嵌入袁军大营,与公孙瓒部合力和图书杀得袁军死伤狼藉,从左侧涌将上来的鞠义部上前阻住去路。双方混战成一团,汉军固然战果硕硕,但无法彻底击溃并州军,随着颜良、文丑等将整顿兵马上前,战况开始变得胶着。
袁绍趁夜黑逃脱,身边只余骑兵十余,情景十分悲惨。到了天亮,逃兵慢慢聚集,鞠义、文丑统领残部陆续赶到。袁绍看到如此惨状,不由放心大哭,道:“我举兵讨贼,未想竟至如此大败,文武没于战事,兵丁亡于刀枪,实我无能之过。”
雁门位于北疆,汉人占据多数,也有不少异族部落,这些异族小部落受到大部落欺压,因为大汉朝廷仁义,来投者皆获优待,多安排北方诸郡。雁门郡辖地小部落林立,部众皆习弓骑,民风彪悍,听闻苏由重赏,不由凑起兵马纷纷响应。除了数千郡兵列出阵式,其余杂兵皆一拥而上,根本不懂行伍规矩。
“拦住他,上!”袁绍虽然通晓武艺,却非悍勇之将,见公孙瓒气势汹汹冲将过来,连忙指挥亲兵御敌。
很快,彻底摧毁袁军的战机出现,公孙瓒虽无吕布、典韦那般勇猛,但是具备敏锐的战场洞察力,其独当一面的根本缘由就在于此。公孙瓒在激战中准确寻到空子,愣是率领数百亲卫从营盘空隙穿过,挥军直取正在指挥作战的袁绍。
众人大喜,合兵一处,约有六千余众,审配道:“如今天色大亮,必有骑兵来追,须和*图*书火速撤往雁门。”
杂军虽然惨败,毕竟拖了一会,袁绍奔逃之间,忽见前面远远望见一座城郭,知道是阴馆城到了,不由如释重负,擦了一把汗珠,道:“雁门将到,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公孙瓒见袁绍溜得干脆,一枪捅死袁绍扛旗亲兵,命令部下持旗齐呼:“敌酋已死,降者不杀,敌酋已死,降者不杀!”
公孙瓒将令一出,其弟公孙越、部下校尉邹靖等,各自呼喝部下冲锋,数路汉骑开始加速,最后如利箭般迎上一涌而来的杂兵。一片刀枪闪烁之间,惨嚎声此起彼伏,敢于挡在前路的杂兵基本成了刀下亡魂,一次冲击便将散乱的杂兵生生撕裂,汉骑猛冲猛杀,杂兵转眼间成了四处逃窜的散兵游勇。
汉军几乎全体出动,又是占了先机,大批袁军兵不及甲,纷纷四散奔逃。公孙瓒、典韦、孙坚杀近中军,帅帐周围兵马不多,精锐汉兵上前瞬间杀散袁军,直接冲击中军营帐。
大获全胜的战机出现,众将毫不犹豫,各自呼喝厮杀,袁军彻底失去抵抗的勇气,乱纷纷四散逃去。袁绍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刚想收拢士卒以备再战,冷不丁听得马蹄声暴起,黑夜里虽然看不见来人,却能猜知应是敌军追杀过来,再一看全军散乱得不成样子,无心再战,再次下达撤军命令,紧随身侧的亲卫吹响撤军号角,无心作战的袁军更是溃不成军。
“拿赏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