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95章 杀袁令(二)

姜述道:“前番青州新政通畅,与当年借官亥之手除出许多豪强有关。大户既然不给官府面子,这次主动将刀把送上门来,这还客气什么。冀州大户遭受战乱,元气大伤,没有做乱实力,此次前去查案,所谓顺者昌,逆者亡,若有罪大恶极之辈,东莱侯家、丛家不是故例吗?”
会后程立单独面见姜述,道:“此次冀州之行,主公想要达到什么效果?”
袁术出入有大量亲卫保护,袁家族人怎能个个如袁术这般?杀袁令赏金丰厚,所谓人为财亡,引得天下巨盗大寇纷纷来到汝南、南阳两郡。近日两郡接连发生血案,落单或独居的袁氏族人倒了大霉,杀袁令上未注明年纪、性别,男女老幼的人头都值大价钱,因此数起血案皆是灭门惨案。袁姓人被袁术连累得几乎成为天下公敌,与汝南袁姓没有关系的袁姓人家为了避祸,去官府讨了公文,写明自家虽然姓袁,但与汝阳袁家没有关系,贴在自家门口,甚至有些袁姓人为此改了姓氏。
渤海太守凉茂准备在辖区修建大水库,与护民水库大小相仿,凉茂为了换取大户支持,利益分配很不公平。若没有东莱事例,百姓受损不大,以往皆不敢计较,但是有了循例可做榜样,百姓开始闹事,法不责众,几千成万百姓闹事,谁也不敢动弹。修建计划有了,摆在案上不敢动作。
国渊又道:“渤海、常山、清河三郡人少地多,近年种肥农具推广不错,百姓收成极好和*图*书,郡县财政充裕,修建水库负担不重。三位太守皆廉洁奉公,整日忙碌民生之事,若非出现此事,在百姓当中名望皆高。常山、清河工程已近完工,只须敲打一下大户,撤换部分小吏,工程顺利结束最好。如今春播已至,渤海水库动工已来不及,到了今年秋季,属下派员前去渤海,重新制订诸项方案,再研究开工时宜。其余各郡县,只需朝廷发下公文,若有重大水利项目进京报批,如此跟风之举就能控制。”
随着姜述大婚临近,洛阳城内喜气洋洋,而南阳、汝南两郡却是愁云密布。袁氏族人此前遭过两次大灾,先被太史慈、刘辟、龚都等引兵攻破汝阳老巢,死伤无数;后来董卓杀尽洛阳袁家族人。袁氏族人为洛阳事变一事,不为洛阳朝廷所容,因为事涉灵帝遇弑一事,不容于刘表、刘焉、刘瑶等宗亲,少数人投奔并州袁绍,多数人投奔南阳袁术。投奔袁绍的族人,在关羽攻略并州之时,又杀了一批,幸存者辗转逃到南阳。后来袁术得了豫州全境,袁家族人不少落叶归根,回老家汝阳重建旧宅,一时间风光复起。
程立道:“诺,定不负主公之托。”
此次若非纪灵出力,田丰儿怕是难逃噩运。袁术志大才疏,以姜述目前实力,曹操都不愿招惹,他却冒出头来,而且触了姜述逆鳞,办了这件傻事。姜述表面平和,对付敌人向来狠绝,这次杀袁令一出,把袁术惊得夜夜恶http://m.hetushu.com梦。
袁胤为袁术嫡侄,少年时便以才智闻名,因为杀袁令牵扯自家性命,也苦思破解之道。见再无出言者,道:“姜述既然已下通告,派人求和只是自取其辱。如今之计,当厉兵秣马,与其决战,若是大胜,此危必解。”
袁术汝阳惨案真相逐渐暴露,虽然不能证明此事是姜述指使,但是当年惨案凶手刘辟、龚都皆在姜述手下为将,而且颇受重用,这让袁术无法忍受。汝南惨案对袁术刺激很大,亲娘被轮奸致死,让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但是刘辟、龚都整日随军征战,想要报仇很难找到机会。袁术因此将仇恨转嫁到姜述身上,但是姜述行事谨慎,出入都有大批护卫,让袁术无计可施。袁术无奈之下,便研究姜述身边之人,最终寻出一个弱点,便是待在田家尚未出阁的田丰儿。
程立回府,让姜乙从南军调一千精兵卫护,会同大司农属官先赴清河。
姜述从现代穿越而来,凡事讲究规章制度,接手一事,先立法度,再定岗定人。此时手上贤才无数,又有规章制度可以遵循,一旦走上正规,他的事务反而不多。也许,上位者本应该如此。
数起血案一出,袁家族人考虑自身安危,皆聚于南阳冶所宛城或汝阳袁家堡寨内。族人可以在宛城、汝阳城内活动,但也不能整日待在城内,有些族人为生计所逼,出外经商办事,遭到意外机率极高。这一下袁家族人更加怨声m.hetushu.com载道,纷纷去本支长老处诉苦。袁家各支长老见此事没有头,约期来到宛城与袁术商议。
姜述又道:“冀州官员可为心腹者,除了各郡太守、郡尉,尚有五十位姜家族人安插其中,此次前去带上一批国学学子出身的吏员。这些学子大都在司隶各县任职,历练得差不多了,该放出去承担大任了。”
众臣皆知东莱成功是姜述前期打的底子,调和境内各方利益,又有大量银钱支撑,因此能创造条件使百姓获利。各郡情况不同,盲目上马确实能出大问题,再无提出异议者。
姜述调兵遣将准备攻打豫州的同时,还要操持婚事。此次娶妻二十位,皆是得了旨意诰命的平妻、媵妻,前期又出了田丰儿被劫一事,婚事闹得沸沸扬扬,天下无人不知。
朝堂众臣,唯有贾诩、程立最是凶狠。贾诩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出招阴柔。程立雷厉风行,嫉恶如仇,坐镇京城日久,诸官对其最是惧怕。众臣见姜述派程立出马,猜出此次冀州之行,必然刮起一场血雨腥风。
姜述此次大婚,马云鹭得了平妻诰命,马家也忙活起来。护西域将军孙坚是孙尚香之父、东海太守步骘是步练师之兄、伏波校尉甘宁是甘怡家主,骑都尉尹礼是杜一娘义兄,诸人交接公务,提前赶回京城忙活婚事。蔡琰、伏寿、冯香儿、吴苋、乔氏姐妹家人皆在京城,祝融、郭旭、郭昱三女有郑玄、孔融两家忙活,糜贞、甄宓皆是大户人家,www.hetushu.com田希夫妇陪着田丰儿入京,都不需姜府操心。姜穗儿出身婢女,父母早亡;董白情况特殊,不能公布身份;姜述让姜穗拜姜战为义祖父,董白拜郭嘉为义兄,让贾诩、郭嘉帮着两女张罗婚事。只有夏侯娟宗族虽在,但是皆在长安,甚是不好安排。
本身钱粮不足,各郡大兴水利,姜述就有些不满,但是水利建设利在千秋,也未发表意见。此次闹出事来,姜述将朝臣召集起来,道:“各郡重视农桑水利,此为惠民之举,应当鼓励。东莱兴修水利,提前做好充分准备,将可能出现的变故都仔细考虑,尚有许多细节没有想到,需要不断完善补充。如今钱粮不足,一郡所费无几,各郡纷纷上马,将耗费大量地方钱粮。我认为如今当刹住此风,大司农根据各州各郡情况,统一做出规划部署,排出计划表,逐一实行。实行时派能员前去相助,各州或急或缓,或没有经验,会将好事办成坏事。”
发生地点均在冀州,冀州刺史张纮也是一位能吏,但是变通不足,无法可解,报上朝廷。国渊看着这些奏折,牵扯甚大,不敢定夺,禀报姜述。
袁术想不出应对办法,长老们便待在府中不走,不得已聚齐手下文武共议。袁术担任南阳太守,掌管天下第一大郡,人口百万,钱粮富足,袁术因此兵多粮广,凭此吞并豫州全境。此时袁术手下文武甚众,文以长史杨大将为首,金尚、韩胤、李丰、梁刚、乐就、袁胤皆有名望;武以张勋为首http://www•hetushu•com,桥蕤、雷薄、陈纪、陈芬皆名将,俞涉、杨奉、韩暹、荀正、陈兰皆是大将之才。
马韩两家已经迁到京城,马腾受封为前将军、冯亭侯,韩遂被封为左将军、敬亭侯,皆封邑一千八百户。两人虽是失了地盘,但是得了富贵,马超、阎行等又得到重用,马腾、韩遂皆心满意足。
杀袁令一出,袁术知晓惹恼了姜述,引起这般血腥报复,表面满不在乎,内心却恐惧万分,不由后悔不迭。袁术如今是袁氏家主,各支长老前来议事,又不能不管不顾。袁术将众长老接进府中,坐下一同商议对策,袁术能力还比不上袁绍,实在想不出破解之道。但是杀袁令如同悬在头上的刀,若不想法解决,袁氏族人日后躲在家里,如何执行公务?如何经商赚钱?如何与人交往?便是婚嫁也无人愿与袁家通婚。
姜述考虑一会,道:“仲德带一标兵马去两郡视察,难道隐瞒土地还有理不成?还有那些小吏,拿着官府薪俸,不好好做事,不必留了。若有贪墨枉法者,依律办理。”
众人皆知杀袁令一事,闻袁术所言,皆默然无计。姜述公告此令,已与袁家公开撕破脸皮,其言出必践,使人求和亦是不能。杨大将道:“如今之计,除非灭了姜家,别无他计。”
杨大将此言对极,灭了姜家,掐断此事源头,杀袁令自是无效。姜述独掌洛阳大权,想灭姜述,得先灭洛阳朝廷,但洛阳朝廷占据天下一半州郡,兵多将猛,拥兵五六十万,以袁术目前势力,如何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