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97章 改封皇亲

田丰儿见姜述有客,告辞出去,到周氏那边去了。东海公主带着香风步入书房,姜述上前见礼道:“问公主安。”
姜述生起好奇心,道:“有什么心得?”
东海公主娇笑一声,道:“齐侯如今大权独握,应是我问你安才对。”
周氏于军国大事不懂,提起银钱却很明白,眉飞色舞道:“说别的我不懂,这赚钱的办法述儿多得是,这些年家中银钱越来越多,铺子规模也越来越大。甭管花多少银子,能给丰儿出气就好。”
田丰儿道:“从你在青州做官,百姓对你感恩戴德,听说我是你的妻子,对我都好得很。这些年母亲总是逼着我学女红刺绣,无聊得很。”
东海公主道:“此次只有一事,前面已经问过了。以前见你之时,你还未长成,如今真正成年了,真是俊俏得很,好像一幅好看的画,越看越是不舍得离开。”
姜述道:“没事可以练字、画画、弹琴、读书,这样就不无聊了。”
何后看完奏折,娇笑道:“那帮人经常来找,我与凝儿只是拖延,这法子倒是极好。”
东海公主是灵帝的妹妹,长得十分美貌,当年姜述大婚曾经出面闹腾过,不过那是为了助兴,并非故意为难姜述。姜述自入洛阳以来,皇家事务皆由何后、马后处理,很少过问,因此与皇族宗亲来往甚少,再没有m.hetushu.com见过东海公主。姜述想了想,道:“请到书房来吧。”
姜述喜欢读书,对道家典籍研究不少,听田丰儿讲得有些道理,点头道:“不错,果然有些心得。道家精髓讲究出世,但人在群体中生活,怎样才能真正出世?我认为出世是一种心态,而不是行为。若是百姓皆成了道士,大家如何生存?所谓得道,便是于入世中寻求出世的心态,实在说很难做到。因为入世便会与百姓发生交际,就会发生利益,有了利益又会发生纷争,有了纷争就会影响心态。若是入世能达到出世心态,那便是真正得道。”
田丰儿随着姜述出屋,姜飞叶擦擦脸上的汗珠,谓周氏道:“述儿身上有股威势,与他一起说话紧张得很。”
田丰儿笑道:“虽然惊险一些,所幸纪将军及时赶到,听说你对付袁家的事儿,当初我与母亲都感动地哭了。”
姜述所语已是婉辞的意思,东海公主似是听不出其中含义,看着姜述,不说话也不走,姜述被她看得发慌,道:“公主为何老是盯着我,还有事吗?”
田丰儿道:“练字、画画偶尔为之,弹琴没有天分,我只愿意读道家书籍,研究些道家经义。”
姜述道:“上次丰儿未伤,是袁术的福气,否则我早就提兵杀到南阳了。”
田希笑道:“和*图*书族人进学的都已安排职官,这些年青州一向安宁,地里收成也好,商铺生意兴隆,族中人丁也旺,官府因为述儿的面子,家中照顾得很好,诸事皆好。”
姜述虽然不知她的来意,但是此话含着讥讽之意,道:“公主请坐,有话可以慢慢说。”
众人皆拍手称妙,商议好细节,让刘晔整理成奏折。姜述揣着奏折去寻何后,道:“方才东海公主来讨封邑,我与众人商议出个方案,来与你商议一下。”
田丰儿心中暗乐,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姜述见自己在此,田希夫妇拘谨,道:“丰儿,跟我到书房说话,让姑父、姑母与母亲聊会儿。”
刘融心思朝廷粮草异常紧张确是实事,姜述贵为丞相都向百姓借粮,若想通过朝议,难度定然很大。与荆州刘表素来关系良好,若是改封彼处,讨要封邑难度不大。刘融想到这里,开口道:“请太皇太后颁旨,改封荆州也好。”
田希正色道:“得多劝劝述儿,他如今身处高位,一举一动天下瞩目,这次冲冠一怒为红颜,闹得天下无人不知,于他声望不好。”
再说田丰儿随着姜述来到书房,一路上说着话儿,陌生感逐渐消失,到了书房坐下,姜述道:“那次出事我担心坏了,这几天正调兵遣将,今年就把袁家灭了,省得袁家再兴和图书风作浪。”
姜述心中一动,道:“这话甚是有理,要想个法子让他们心甘情愿主动去长安。”
东海公主这话有挑逗的意味,这种美丽贵妇味道是好,又没有婚嫁顾虑,但是如今姜述女人太多,不能见一个收一个。何况东海公主所讲封邑之事十分敏感,姜述目前需要尽可能避开,想些办法缓冲,在没有结果以前,绝对不能与东海公主发生暧昧关系。
姜述心道这是来讨封邑来了,皇室成员封邑太多,若是一端开了口子,朝廷税收将会大减。姜述心中不悦,但是又不能不理,这些皇家人物,有些确实没有产业,若是没有封邑,生活会很困难。姜述道:“此事非我所能定夺,既然公主发话,朝议时我与文武百官讨论此事。”
东海公主道:“我封邑在东海,如今东海归了朝廷,封邑所得应该归我支配。”
郭旭送了东海公主出去,回来对姜述道:“这东海公主真是骚得可以,哪有这般不知廉耻之人?”
这下子开了头,皇家子弟一齐来寻何后,何后来者不拒,依据众人要求下达改封旨意。朝廷将三州不少郡县改为国,皇家子弟的食邑统统转到益、荆、扬三州,这下三州顿时乱了套,封邑一事转嫁出去,刘表、刘焉、刘瑶却十分头痛。
姜述正在考虑封邑的解决方案,没有答话。郭旭笑道:“hetushu.com不要想要封邑吗?改封长安公主,让她去长安讨封邑去。”
两人谈论道家经义,聊得甚是开心,此时许褚来报,道:“东海公主在外求见。”
姜飞叶道:“袁家族人无数,真按公告所言,这得花多少银钱?”
姜述道:“奏折现在不便公示于众。若是再有人来求此事,你可以给他个选择:一是等朝廷旨意,何时下来遥遥无期;二是因荆州、益州、扬州之地皆不纳钱粮,不需朝廷商议,可以悄悄赐道旨意改封。”
周氏笑道:“儿子大了可不由我说了,这些事我也不懂,听说已经收了上百个人头,袁家上下怕得要死,也算能为丰儿出口恶气。”
周氏笑道:“都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与小时没有什么区别。数年未见,有些生疏罢了,在洛阳多住些日子,习惯了就好了。”
东海公主初见姜述之时,就有倒上姜述的心思,方才已将话说得甚是露骨,但是姜述不理她,她总不能当着下人投怀送抱,见姜述召集重臣议事,不能耽搁时间太多,一双媚目放了一会电,对姜述呶呶嘴,做个亲吻的动作,媚眼往上一瞥,挑眉道:“我先告辞,若是齐侯有空,不妨去我府上坐坐。”
贾诩等人相继过来,一起讨论封邑之事,姜述转述郭旭之言。贾诩笑道:“虽然长安不好封,但是益州、荆州、扬州皆可以封。”http://www.hetushu.com
姜述道:“这些年没有时间过去看你,你还好吧。”
姜述说完,对郭旭道:“你让仲康通知文和、子扬、奉孝三人过来。”
说到这里,周氏想象上百个血淋淋的人头甚是恐怖,连忙转个话题,道:“这些血腥的事儿不说了,田家有何需要我帮忙的?”
姜述连忙转移话题,笑道:“多谢公主夸奖,公主是万年的亲姑母,说出话来不能不理,我这就召集相关人讨论一下方案。”
姜述耐着性子,道:“公主有事尽管明言。”
东海公主坐下,郭旭奉茶上来,她接过茶杯吮了一小口,道:“果然是好茶,但是我这公主却穷得很,没有银钱购买新茶。”
何后思忖一会,笑道:“就你这鬼点子多,得了便宜,还要让他们念个好。”
次日,河间王刘融便来求见何后,说起欲讨封邑之事。何后道:“如今朝廷钱粮不足,朝议不宜通过。若是家用不足,急需钱粮,我可以为你颁道旨,改封到扬、荆、益三州。三州虽是朝廷管辖,但不向朝廷交纳钱粮,无需朝议通过。”
田丰儿道:“道非道,非常道。这是道家的总纲,道法自然,清静无为。我认为世上的事也是如此,凡事随缘,不必苛求,如此心中欲望少,失望就小,即使遇到不顺利的事,心态也会很快调整过来,我认为学道是一种心态,心态平静如水,就是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