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09章 齐侯迎亲(一)

明白人道:“东莱水军有员大将,姓甘名宁字兴霸,就是甘家家主,这甘家女是甘家最美的姑娘。我上次去齐侯送菜,见过甘家女和吴家女一面,啧啧,都是仙女般的相貌,美得能让人迷了心魄。”
明白人见周边人都望着他,道:“大伙儿知道东莱水军吧。”
邢道荣方才听到山下警哨,知道敌军来袭,担心高顺兵寡吃亏,射杀三位杀手后,匆匆引领部下下山。袁九见敌军渐远,悄声对二十四说道:“以方才情况判断,我等一行怕是只剩下你我两人,山下厮杀之声,应是主公引兵接应。万一被擒,倘若承认刺杀长安使者,定然难逃一死。只说是被强征入伍的壮丁,趁交战之时逃出,则会保全性命。”
齐家郎见众人都望过来,笑道:“这是长安夏侯渊将军义女,得了太皇太后旨意,也是齐侯平妻。”
邢道荣见三人俱有死志,喝道:“袁家做尽恶事,以至天下扰乱,百姓因此死伤无数,你等皆非庸俗之辈,为何助纣为虐?!为何至今尚执迷不悟?!”
需要迎娶的二十一位妻子,田丰儿、杜一娘、吴苋、甘怡、董白、卞玉儿、姜穗儿七女居于姜府,夏侯娟从驿馆迎娶,冯香儿家住南城,乔玄、马腾、孙坚府第在北城,蔡邑、孔融、郑玄、糜竺、伏完、步骘住在西城,甄家京城府弟居于东城。迎娶路线很复杂,几乎围着京城hetushu.com转了一个圈。
众人闻言,一齐指责方才说话那人,那人知晓说错了话,将头一缩,混在人群中溜了。正在这时,大家见迎亲队伍停了下来,正是姜述到了姜战府弟门前,进去迎娶姜穗儿。
高顺统兵只追出三十里,一直到了南阳边境方止,俘杀敌兵无数。袁胤三千精锐骑兵,得逃性命者不足一千。是役刀锋营四十多人受伤,但是无一重伤,战果骄人,再次向世人显示强军的力量。刀锋营剿灭杀手,缴获上千匹战马,大获全胜,全军此时欢声雷动。
那人忙告饶道:“郑家娘子饶命,是我嘴贱,跟您道个歉。”说完转移话题道:“那甘家女是何来历?”
齐家郎望了此人一眼,不屑地摇了摇头,并不答话,跟着迎亲队伍转向东城。行至驿馆处,却见二十余位青年簇拥一位女子出来,众人看不明白,问道:“此女是何人?如何从驿馆接了出来?”
有人又问道:“这董家女家住何处?”
有人问道:“怎么从自家府第迎出门外?”
就在此时,山下忽然传来尖锐的警哨声,邢道荣面色一变,见三人仍然没有投降打算,迅速打出一个手令。只见弓驽声起,数百锐箭齐射,顿时将三人射成刺猬。
明白人道:“董家女原是董太后身边的侍女,后来认了义孙女,指婚给齐侯,是个极有福气的。”
齐家郎似m.hetushu.com是无所不知,道:“这是太仆卿姜战姜大人的府第,姜大人是齐侯叔爷,一向十分低调,因此大伙儿知道得不多。”
齐家郎道:“朝廷恢复诸州,不能只靠打打杀杀,大家皆是汉人,不能同室操戈才对。齐侯英明神勇,其中必有道理,或行兵家谋伐之道,只是我等小民猜测不透而已。”
周边人七嘴八舌答道:“知道。”
齐家郎正色道:“齐侯就是我等衣食父母,夫人就是我等主母,怎敢有如此亵渎念头?”
姜述天色乌黑时便打扮一新,出了侯府迎亲。洛阳百姓最好热闹,早早在姜府门前等候,一见姜述出门,吆喝道:“新郎官出门啰!”瞬间呼声四起,众人议论纷纷。
袁胤统领三千骑兵,身着荆州军衣甲,按照提前约定,正沿着山间官道向这边赶来。刚转过弯,还未发现有何不对,早进入伏兵射程之内,只见弩机强弓一起发射,立时人跌马翻。
明白人道:“不错。田家女是齐侯的姑表妹妹,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有人恍然大悟,道:“田家女就是齐侯冲冠一怒为红颜,公布杀袁令的那位?”
婚事牵扯多家,都在紧张准备,忙忙碌碌之中,姜述大婚吉期到了。同时迎娶二十余位妻子,自古以来实属罕事,诸妻全部得了诰命,迎娶仪式与娶妾大不一样。姜述以前迎娶甄姜、张宁、貂婵十分简http://www.hetushu•com单,如同寻常人家一般,走个过场,从外面迎进门来,摆上数桌宴席即可。如今身居高位,众人瞩目,诸事皆不能失了礼数。诸葛玄身为太常,类似后世的礼部尚书,带着礼官大夫、掌故、太史、太乐、太祝、太宰、太卜等属官,整日研究琢磨,最后制定出一套方案。
大伙更是奇怪,道:“长安不是叛逆吗?太皇太后怎么允许齐侯迎娶叛逆之女?”
方才接替邢道荣指挥者便是刀锋营主将高顺,因为此地将到南阳边境,邢道荣搜山之时,高顺仔细观察附近地形,寻找适合处,分派四百精兵,埋伏在侧翼密林,防备有人前来接应。
明白人道:“齐侯府分为外院、内院,诸女家在外地者都安置在外院,先迎娶出来,一同去迎娶其余夫人。”
郑家娘子啐道:“胡说八道,今个儿是齐侯的好日子,倒拿老娘寻开心,小心我跟你家娘子说说你那些丑事儿。”
齐家郎不等此人说完,道:“那有你想的这般龌龊,这位夫人原本是齐侯身边的贴身婢女,自小陪在齐侯身边,被齐侯收在房中,向宫里求了诰命,是媵妻身份。出嫁以前,这位夫人拜了姜大人为义祖父。”
众军逐渐上前,在山林中陆续发现十余尸体,皆身中多支劲箭,虽然已经失去性命,鲜血还是不断涌出,甚或有些尸体身中数十箭,面目全非,让人惨不忍睹www•hetushu.com
说话间迎亲队伍直往南行,过了三个路口拐往东边,到了一处宅子停下,冯府上下人等簇拥着新娘出来。有人嚷嚷道:“这是冯玉儿的家,她可是洛阳城有名的美人。”
姜述在门前拜了门神,又回正院拜了祖宗。然后去外院去迎娶田丰儿、吴苋、甘怡、董白、杜一娘、卞玉儿。化名董儒的李儒早在门口候着,与华雄、马玩、李堪等簇拥董白上了花轿,再去后面别院居住的田希夫妇处迎出田丰儿,然后再到甘宁、吴懿、卞广、杜氏四处别院迎出甘怡、吴苋、卞玉儿、杜一娘。
旁边人奇道:“齐侯迎亲怎去自家族人府人迎娶?莫非……”
数百全幅武装的精兵对付三名身着便衣的杀手,利用军阵之力,各兵种相互配合,并未有何损伤,便将三人包围起来。若非邢道荣想留活口,只须一轮弓驽,三人就会毙命。三位杀手此时背靠背,惊惧地望着四周冷冰冰的盾阵,拿着武器的右手微微颤抖。要想突围已经万不可能,三人知道已入绝境,俱面色苍白,沉默以对。
有人起哄道:“齐家郎,莫非心里有何念头不成?”
欢呼过后,高顺担心还有漏网杀手,刀锋营再次搜山,陆续俘虏上百名袁军,三日以后确定山上再无敌军,高顺方才押解俘虏返回洛阳。
姜战领着近支族人簇拥着姜穗儿出来,头上盖着绵巾,看不清样貌,但是身材火爆,想必也m.hetushu.com是个美人儿。有人问道:“齐家郎,这府第是谁的宅子?”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来就是战场上的铁律。刀锋营士兵早已习惯杀戮与鲜血,并未有何异样,分出两个小队打扫战场,搜查杀手遗物,其余士兵继续向前压上。
旁边一位妇人,插话道:“皇家身边的人果然不一样,能待在齐侯身边侍候就是天大的福分,这位夫人原本身份卑微,如今却成为齐侯的妻子,真是让人羡慕得很。”
刀锋营部下皆精通弓驽,所配强驽射程奇远,威力奇大,连续七八轮驽箭,就将四五百袁军前锋射个七零八落,溃不成军。袁胤见事不妙,不知伏兵多少,急急往后撤退,又被高顺统领以逸待劳的精骑追杀一阵。
姜述此时占据幽、并、凉三州,俱是产马之地,刀锋营配置均是上等好马,养精蓄锐之下,很快追上敌兵,又是大杀一阵,落于后面的敌军士兵,不少见机者弃马卸甲,窜入两侧丛林逃命。
众人见姜述出门跨上马,后边一连跟出二十一顶花轿,六顶花轿已是坐上了人,有明白人看着轿子徽识,道:“前边轿子是临淄田家女,后面这顶是董太后的族孙女董氏,第三顶是兖州杜家女,第四顶是青州卞家女,再后面是徐州甘家女,最后那顶应是陈留吴家女。”
有识得妇人的起哄道:“郑家娘子莫非生了春心不成?可惜年岁不饶人,年轻二十岁说不定也能收入齐侯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