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48章 樊家璃儿

一轮明月高挂空中,樊璃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乌黑秀丽的长发衬托如花似玉的娇容,只见她淡雅脱俗,容色艳丽而又清纯,美眸流转更是妩媚动人,端的是闭月羞花。
情报司与神鸟机构,历来是姜述十分信任的部门,即使有人发现疑点,检查腰牌见是情报司的人,也就释疑。刺姜盟紧锣密鼓的布置,姜述竟然毫无察觉,正沉浸在温柔乡里。
姜述最信任的情报机构,是姜信组建的神鸟机构,关于当年秘事的档案,大多存放在神鸟机构密档室,情报部门存的档案只是冰山一角,而且只是一些间接证明。
姜述有心设计,此时一副惶急模样,说道:“方才看到刺客进了这间宫室,担心伤了姑娘,故此未曾提前通报,请姑娘见谅。”
姜述谓丁父道:“我初到洛阳之时,多亏您女儿照顾,如今闻她独居,接去洛阳赡养。我在外院收拾一处雅致小院,逢年过节,可派子侄走动,别让姐姐感到孤单。”
青州崔家有位远支族人,名叫崔涣,是蜀山派弟子,武功不弱,昔年行走江湖时结识了史阿。史阿为刘辩组建情报系统时,将此人吸纳进来,先是派到益州,后来调回情报司总部。
崔涣在情报司资历很老,又与史阿交好,一般人也不防范他。崔涣受家族委托,暗中打听当年秘事,听说情报司档案室有相关资料,一日轮值时,用迷药将档案室值守人员迷昏,进去寻到相关资料。
姜述这个习惯虽好,但是随身只带十http://m•hetushu•com余人,不利于安全,为此郭嘉、贾诩等人劝谏数次。姜述不是听不进别人劝的人,出门时请于吉或左慈随于左右,加上典韦、许褚两员虎将,寻常刺杀足以应付。
这夜樊璃眉目生情,满脸春意盎然。令她心动的男人自那天开始,叩开了她的心扉。想起英俊的夫君,樊璃陶醉地闭上星眸,追忆那天发生的往事。
姜述自布衣起家到现在掌握大权,除了袁家还得罪过不少人,益州刘焉、长安刘协等虎视眈眈,不少世家也视他为眼中钉。对于姜述的刺杀,始于姜述任青州牧时,袁术派纪灵前往东莱执行刺杀任务。后来袁术又派人去劫田丰儿,惹得姜述雷霆大发,下了杀袁令,不久又派兵灭了袁术。姜述对袁家的强硬与凶残,让蠢蠢欲动的世家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例外,譬如一些与姜述有破家灭族之恨者。
听到这充满磁性的声音,樊璃美眸流转,蕴含无情媚意,樱唇轻启,娇声说道:“妾身极想夜夜前来,怎奈还未大婚,听闻姬姐姐已被夫君收入房中,我也前来自荐枕席,免得被她看低。”
后来何后下达诏书征召,樊笼送女儿进京,在宫中小住。姜述见樊璃生得妖娆美丽,又知书达理,便让贾诩向樊笼提亲。贾诩派人了解情况,听说樊笼为人重信守义,直接提亲怕被拒绝,思忖半天想出一个主意。
围绕在刘协身边的多是世家,这些子弟文才有余,有www.hetushu.com几人也会武艺,却无一个拿得出手的高手,实是有心无力,派人偷运来一批弓驽刀剑。益州境内有一江湖门派蜀山派,是仅次于琅琊宫的江湖大派,派中高手不少。刘焉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并未假手别人,借上山进香时,与蜀山派掌门玉霄道长密谈一番,借出十余名蜀山高手。
姜述将樊璃抱到床上,封住她的樱唇,含着她的丁香,吮吸着甜美的香液。唇舌交缠,难舍难分,室内顿时增添了许多暧昧温馨的气息。此时郎情妾意,虚火攻心,难以忍受。
吃过晚饭不久,打扮齐整的樊璃推开了姜述的房门。姜述见她进来,笑道:“璃儿,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姜述是个不愿多操心的人,身边又多贤能之士,除了众文武不能决断的大事,小事历来不管不问。姜述还有一个特点,喜欢出游,并非喜欢游山玩水,而是喜欢出城散心或在城内闲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有点微服私访的性质,能够深入基层,了解低层百姓的实际情况。
樊璃最爱洁净,每日午后定会洗浴,这日洗到一半,外面忽然响起抓刺客的声音,正当樊璃主仆心情惶急之时,有人突然推门而入,将赤身裸体的樊璃看个满眼。樊璃主仆吓得魂不守舍,定睛看时,来人正是姜述。
姜述恢复幽州,荆州又依附朝廷,赵家派人寻上门来,与樊家商谈嫁娶之事。樊笼注重诚信,自然不会爽约,当即允了婚期,让赵家派人来接。可是赵芹体弱http://m.hetushu.com多病,数次要来迎亲,皆因身体原因耽误。
樊笼虽然讲究信义,但是事已至此,确实再无好办法解决,当即应允下来,收养一名族女为义女,代樊璃嫁给赵家。姜述听说樊笼允了婚事,便去求了何书诏书。
樊璃见是姜述,芳心大定,赤身立在那里,却是羞得无地自容,期期艾艾不知所措。姜述此时又扮为君子,背过身体,道:“没想到姑娘在此洗浴,毁了姑娘清白,事虽有因,却不能袖手不顾。我即派人向令父说明缘由,若是令父同意,我便求太皇太后、皇太后下旨,将你娶进门来。”
崔涣在情报司当差,消息十分灵通,就将姜述喜欢诳街的消息传了过去。刺姜盟派人跟过姜述数次,见姜述周围一般有一位美女相伴,典韦、许褚跟随左右,还有一队暗卫尾随于后。刺姜盟知道典韦、许褚武艺很高,不敢轻易动手,就派人向刘焉和刘协求助。
姜述谋取青州时,施贼喊捉贼之计,曾经杀了大批世家人。这些世家还有不少子弟,有些性情坚韧者,全力追查当年灭族时的真相。当初参与屠灭世家之人,明面上是官亥和程远志统领的黄巾军,引路者却是姜述派去的心腹子弟,主要攻打位于城外的诸家堡寨。另外还有两组人,都是张辽在洛阳训练的特种兵,一组由太史慈统领,一组由张辽统领,几乎与黄巾军同步,黄巾军攻打城外堡寨时,两将统兵袭击诸家在城内的住宅。姜家在青州根基深厚,在地方担任官http://m.hetushu.com职的姜家子弟很多,暗中给予不少方便,这两波人屡屡得手,杀人的同时还劫夺了大量财物。
樊璃又名玉凤,出身幽州大族,与涿县赵家嫡子赵芹婚约。黄巾之乱时,赵家为了避祸,合家迁去荆州,之后樊赵两家信息隔绝。樊璃之父樊笼,幽州名士,高德重信,虽然不知赵家消息,但并未给樊璃再寻婆家。
次日樊笼听说此事,一时不知如何处理,贾诩此时登门拜访,道:“齐侯捉拿刺客之时,误撞令爱房间,不料令爱正在洗浴,以致毁了令爱清名。齐侯已求得太皇太后诏书,愿娶令爱为媵妻,今日派我来向先生求婚。”
赶到洛阳,安顿完毕,姜述陪丁夫人去见周氏。周氏听说丁夫人故事,对她十分同情,见丁夫人言语温顺,极识大体,与她言语投机,相处甚是融洽。丁夫人见居所僻静雅致,又与周氏投缘,自此在齐侯府定居。
樊璃很有才华,唱歌好听,跳舞也十分优美,深深吸引了姜述。樊璃也对英伟不凡的姜述爱慕不已,神女有梦,襄王有情,只差同床共榻,巫山云雨几度休,更见鸳鸯长春色!
姜述身握朝堂权柄,年青英俊,声名又高,比痨病鬼赵芹不知强上多少,樊璃芳心又惊又喜,羞涩地说道:“蒲柳之姿,恐怕难入齐侯法眼,事情既然如此,小女子并无异议。”
樊笼愁道:“与齐侯婚约,是樊家高攀,怎奈已允了赵家婚事,真是左右为难。”
被害的这些青族世家,以王、李、崔、孟、孙五家为主,五家都和*图*书是青州望族,在各地开枝散叶者很多,原籍也有许多幸存者,这些人大多是官员或是商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有一定的实力,在他们执意追查下,当年的幕后黑手逐渐指向姜家。这些秘事参与的人很多,不可能一点风声不露,但是姜述位高权重,名誉又好,这些子弟不敢轻信流言,就开始寻找证据。
姜述从荆州返回洛阳前几日,这批蜀山派高手到达洛阳。崔涣与史阿私交不错,向史阿讨了洛阳本地的差事,出任洛阳情报处副主事,这样跟踪打探姜述,就有了合理的借口。情报司在洛阳势力很大,崔涣心怀鬼胎,别人却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要命令合理,就得无条件执行。
崔涣身为情报司人员,从这些间接证据就能判断出,当年血案的幕后黑手应是姜家。崔涣心中有了数,将值守人员弄醒,只说从此经过,见两人都在睡觉,过来叫醒两人。值守人员仔细检查室内,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也未向别人提过此事。
贾诩笑道:“经过昨日故事,令爱再嫁去赵家,樊家清名受损,赵家也会脸面无光。贵族若有适龄女子,使其代替令爱出嫁,此事可以圆满解决,也不碍樊家信誉。”
崔家得到崔涣的消息,立即通知另外四家,这些子弟有了复仇目标,私下结连,组成一个十分隐秘的组织,名为刺姜盟。刺姜盟中有明白人,知晓以自己这点力量,想要报仇雪恨十分艰难,就秘密联络刘协、刘焉等人,得到不少人力、财力、物力支持,开始筹划刺杀姜述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