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71章 士家归心(一)

荀彧摇了摇头,说道:“威彦兄,齐侯九岁悟道之事可听说过?十岁写《三字经》,思考蒙童教育之事可听说过?十一岁与大儒论经可听说过?”
甘宁笑道:“此按齐侯绘图精制而成的火炮,军中称为齐侯炮,不仅适用于海战,攻城略地也是好家伙。”
荀彧道:“学问是重要,格物也重要,但是齐侯最让我敬佩的,是思想。威彦兄,权利的真谛是什么?当初齐侯问我,我说是加官进爵。齐侯说错了,我又说有拿得出手的政绩。齐侯说这只是其中之一,是政治资本,其实权力是平台,团结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还要避免内斗,既要顺利推广新政,让百姓富足,又要平衡各方面的关系。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是为忠君。齐侯常说他站在悬崖边上,他不想做权臣,但他不这样做,新政就无法推行,经济就无法改变,军事就无法强大,只要国家兵强马壮,百姓安居乐业,就是牺牲清誉也是小节。”
战船在近岸处停下,放下小舟,甘宁请士家兄弟一同上岛观看。士家兄弟近前一看,小岛中心的树丛被击得七零八落,炮弹在原生态的地表划出一道道惊人的痕迹。炮手们一齐动手,将尽可能回收的炮弹起出,抬上小舟,用升落平台运回船上。
荀彧笑道:“这是齐侯出任东莱太守时的形象,百姓得了齐侯的恩德,认为齐侯是上天派到人间救苦救难的神仙,便立了座雕像在此,后来渔民传言出海前祭拜一下,所得会丰厚许多,和*图*书慢慢地祭拜的人就多了,后来连商人出海也来祭拜。齐侯听说后,让当地官府制止,不料越是制止前来祭拜的人越多,齐侯听了官府汇报,也没再过问。”
士燮威信极高,此言已出,已定下格调。士燮派人分头迎接鞠义等人,又派子侄到苍梧等三郡,监督当地官员做好交接。最后,士燮、士壹两人亲赴吴郡面见太史慈,主动提出入京述职。
两人回到房间,士壹忽道:“我知晓刘荆州之所以献地归朝的原因了。”
说话间,远方逐渐出现一个小岛,只听甘宁一声令下:“前方左侧小岛,正中心位置,三轮覆盖打击。”
士燮猛然省悟,道:“所谓利益蒙心,福祸本是自取,我等怨天尤人,却忘记圣人教导之省心之言。我士家家大业大,钱财不缺,往年擅权,担心外人在交州崛起,反过来欺负士家。今朝廷清明,我等即使全部致仕,只要齐侯在朝主持,谁敢欺凌我们士家。若是主动交出军政,必然少不了朝堂高位。”
士燮重重点了点头,实际上士燮已经意识到自家兄弟的问题,治政理念跟东莱官员根本没有可比性,若是全国推行新政,以他们的思路肯定做不好。士燮突然问道:“文若,齐侯如何知道这么多?”
士壹围着火炮仔细端相,并未发现火炮有什么威力。甘宁在旁,笑道:“前方有一处无人小岛,我让儿郎们演示一下,士大人便会知其威力。”
士燮点头道:“当初刘和图书景升赴南阳面见齐侯,想是见识了诸般利器,认为无法与朝廷抗衡,索性献地以求富贵。现在我们士家不是第二个刘景升吗?”
再往前走是威海商埠,两人转了一圈出来,人变得似乎傻了。荀彧陪同刘表、刘瑶等人都来过,模样虽有异同,但皆魂不守舍。震憾力过于强大,颠覆了旧官员的观念,无论是刘表、刘瑶还是士家兄弟,皆以为自己虽然不是治政大才,也应是治政干才。所谓内行看门道,从已经建成的商埠可以看到,当初姜述在规划这块不毛之地时,眼光何等长远,规划何等合理,即使他们执政多年,以此为模板复制尚不一定办好,而当初一位十二岁的少年,竟然做得如此毫无瑕疵。
士燮兄弟赶到吴郡,太史慈亲至边境迎接,给足了士家面子。士燮阐明归附朝廷的诚心,由太史慈转达赴京面圣的愿望。太史慈道:“我接受朝廷任命时,在京城拜别齐侯时,齐侯曾言,若士家派人进京,让我安排船只护送至东莱,考察东莱新政之后,再沿陆路进京。”
炮兵令出即行,各依分工,装填弹药,舵桨手根据旗手号令,调整远近角度,约一刻钟,炮手报告:“各项准备完成,请将军指示。”
荀彧道:“东莱早就取消了农业税,所得多是商税和契税,每年还要投资教育、福利、交通等事业,否则几百万也不止。当年齐侯为青州牧时,青州正逢战乱,财政十分拮据,与齐侯商议钱粮之事。齐侯曾言,财政和-图-书困难有两个途径可以解决:一是节流,冗兵、冗官与冗政,只要削去多余部分,每年会节约大量开支。节俭是财政工作的重心。二是开源,不动朝廷和官府的本钱,拿民间的钱做事情,考虑增加财源的新办法。当初这东莱,开端是兴修水利,继而是种子、肥料、改善土壤,农业大兴,有了粮食,解决了百姓充腹的问题。然后发展工坊,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生产加工领域,继而发展商贸,让社会财富流动起来。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人的思路变活,钱就会变活,就会生出钱来。当初我不明白,如今大约明白了些,有些还是不懂,面见齐侯时还要向他请教。”
士燮道:“若论学问,无论诗词歌赋,还是文章经典,齐侯出口必是经典,当为天下第一。不仅学问好,格物也好,前期在海上见识过火炮,真得惊天震地,格物齐侯也应是天下第一。”
甘宁道:“齐侯曾言,火炮杀伤力太大,原则上不能用于内战。此物当初用于乌恒一战,三十门火炮轰鸣一个时辰,乌恒人伤亡数千。子龙征战高句丽时,只用火炮轰击,兵马未损,杀死高句丽精兵九千余。”
甘宁道:“靠岸,检查战果,回收炮弹。”
士家兄弟半晌未曾说话,回到战船上,两人方才回过神来,士燮道:“火炮之威,真是惊天动地,用于军阵交锋,自此汉军所向披靡。”
士壹忽然发现不少黑乎乎的铁物,不知其用途,问道:“此为何物?”
士燮点头称和图书是。
士家兄弟闻言,学着水手的样子紧紧捂住耳朵,只见甘宁左手猛然一挥,炮火点燃火绳,火炮上空冒出一股股青烟,随即巨大的声音震耳欲聋,战船一阵阵剧烈晃动,一枚枚粗大的炮弹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击中目标。良久,炮手报告:“任务完成,请将军指示。”
士家兄弟吓了一跳,道:“丰年时交州一年结余最高不过数十万金,歉年时还入不敷出。这是如何做到的?”
姜述前番举动,就是让士家自省,若是执迷不悟,姜维、鞠义、太史慈三部十余万大军,将会以雷霆之势攻打交州。而士家此番反应,也在姜述意料之中,历史上士家十分低调,孙权建立吴国以后,一直依附吴国,从未兴过刀兵。
甘宁先谓士家兄弟道:“火炮声音极大,两位先捂好耳朵。”
士燮兄弟依言,太史慈让甘宁统领水军护送。兄弟两人还未登船,便被偌大的战船惊得目瞪口呆,等到上了船,看到船上林立的巨驽,雄壮严谨的士卒,忙碌而井然有序的环境,兄弟两人互视一眼,心中皆连称侥幸。
等到了威海港,荀家与士家有旧,荀彧亲自前来迎接,士家兄弟看到威海港的规模,半天没有说话。交州也有港口,但与威海港相比,那便成了小渔村。再往里走,见广场上立个一个雕像,却是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身着官衣,有不少百姓在此祭拜。士壹好奇地问:“这是那位神仙?”
往昔徐晃守右北平,赵云攻打高句丽,传言皆说汉军有神兵相http://www•hetushu.com助,士家兄弟皆以为有所夸大,今日目睹火炮威力,知晓甘宁所言非虚,兄弟两人互视一眼,皆以为士家此次献土而归十分正确。
荀彧道:“约有百万金。”
荀彧道:“我未婚前便跟随齐侯左右,至今已有七年,与其接触越多,越发觉齐侯博大精深,远非我能理解。这些年我治理青州,许多模式只是照搬来做,许久后才明白其中道理,人言齐侯学识乃神授,民间传言齐侯乃神仙下凡,除了这个解释,我实在找不出其它原因。”
“东莱百姓皆有田耕种,即使后面来到的流民,分不到田,也都到工坊商铺打工。在东莱,只能吃苦肯干,就有钱赚,能够养活家小。打几年工,赚上些钱,就可以买地或是做点小生意,本钱不够的还可以到官府借贷。东莱官府财政年年有大量盈余,各县都办起敬老院、儿童福利院、残疾人救助院,无人照顾的老人、儿童、残疾人,都送去这些地方了。”荀彧在侧答道。
士壹问道:“东莱财政结余每年多少?”
“东莱没有穷人?”士燮问道。这几天士燮已经适应了,每天都会看到从未见过的东西,在这奇迹之城见识过太多奇迹之后,士燮已经平静下来,这几天士燮挑毛病似的寻找疏露,却没有找到,发现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东莱是全国新政的领头羊,两人转了三天,还是意犹未尽,先进的织坊、立体种养示范区、四通八达的水利工程、整洁干净的新村落、规划合理的居民区,与交州相比,东莱就是人间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