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4章 兼并西域(三)

一阵风见不是路,心中惶恐,回马便行,黑暗中不辩东西,却往左侧奔去。廖化担心一阵风逃走,弃了其余匪首,紧紧尾缩追赶。汉军行止有素,不待军令下达,两伍士兵径自追随廖化,其余士兵截住余贼大杀起来。
一阵风手下只有千余人,除了守营的二百余人,八百余贼人随同而来。汉军隐藏在黑暗里,马贼中的弓箭手根本不知如何还击。见冲上前去只能白白送死,这般傻事谁会去做?贼众之中不少人皆是不得已入伙,彼此之间磨合时间又短,有一人犹豫不前,其余人战意顿时低落下来。
汉军夜战有专项训练,军服前后皆有夜光装置,因此并不担心误杀。此时以伍为单位,各自摸上前去,对附近敌人展开狙击。陷阵营部下皆汉军兵王,个个武艺不凡,又是趁夜偷袭,贼人短时间内损失惨重。
陷阵营士兵一边搜索前进,一边挂上风灯,待到夺了全寨,已将贼人清理干净,只见寨内灯火通明,数小时前生龙活虎的贼人尸首铺满一地。
一阵风望着前方黑乎乎的马场,真是进退两难,若不夺回马场,步行如何逃得性命?依目前情况来看,夺回马场几乎已不可能。若是间山林步行逃命,如何逃脱汉军骑兵追杀?一阵风低头思索一阵,发现已至绝境。
这边贼人叫喊出声,惨呼开始间或响起,一阵风知晓汉军开始发动进攻,连忙呼喝一下,急忙命令部下列阵。不料这下更中和图书汉军心意,贼人集中起来,多有手持火把者,更成了远程打击的固定靶子。
这事都怪一阵风,惹谁不好非要招惹汉人,这下马贼终于见识到了汉军特种兵的厉害。一位马贼头目自谓武艺甚高,主动杀向一位士兵,却见这位士兵挥动神刀,只是力沉势重的一招,就将这位不知深浅的头目连刀带人一刀两断。
这种笨办法极是耗费士兵体力,却能有效减少士兵损伤,对于生命至上的陷阵营来说,耗费些钱粮体力也值得。守军箭矢石木诸般防御手段失效,很快被汉军攻上斜坡。
汉军专门练过夜战,又受姜述指导经常食用猪肝等物,军中无人患有夜盲症,军服上皆有夜光标识,在昏暗的星光下搏击,自是占尽上风。其余贼首擎着火把上前,光影下见前方皆是汉卒,不由吓了一跳,急忙勒住马匹。
廖化早已统兵成功攻入营寨,正站在高处窥视整个战场,见三丈外一排二十多个营帐,每个帐幕外都挂有风灯,在风里摇摇晃晃,照着贼人四散而逃的影子,更是显得十分凄凉。
回亚见状,私谓一阵风道:“首领,情况不妙,首领当思退路。”
汉军方才担心误伤,轻易不敢使用弓弩,此时星火燎原,赵敬部赶将上来,使用弓弩从远方击杀贼人后军。贼人在汉军前后包夹之下,只听声声惨哼声中,纷纷翻倒在地。
一阵风策马逃跑,但是场地所限,和图书往前奔出数百步,已被峭壁阻住去路。一阵风久为马贼,与座下战马感情深厚,正在犹豫之时,只听一声暴喝,后面廖化赶将上来,借着健马冲刺之势,一刀照头劈来。
贼人结的营阵是汉军散方阵的改编版,由内至外共五层大大小小的方形。储藏粮物的小营位于后方,再往后隔着两箭之地,就是一个大围栏,内有上千匹战马,就是已被赵敬夺下的马场。
战局呈一面倒的局面,汉卒担心误杀,开始发射火箭。火箭浸过火油,燃烧时间很长,一时间战场上火点密布,敌我双方顿时明了。贼兵远战不行,近战更是差劲,与组成鸳鸯小阵以伍为单位的汉军搏杀,如卵击石,根本翻不起半点浪头。
正在此时,后边忽然喊声震天,号鼓齐鸣。廖化根据约定时刻,统领兵马从前面攻打营寨。汉军攻寨分工明确,层次分明,层层推进,看似笨拙,实则杀机四伏,威胁最大。
此人刚步入林内,只见刃光一闪,那人只觉咽喉微凉,登时了账。冯梦收起利刃,脱掉那人外甲,披在身上,大模大样走上前去,来到最外侧的两位贼人身后,探手抓着他们的头发,大力扯得两人头颅猛撞在一起,然后两掌扬起,迅疾无伦地劈在另两人颈侧处。
汉军手驽可以连发十下,躲在黑暗里射击人员密集区域,怎能不中?只闻惨呼声陆续响起,缺少衣甲的贼人损失惨重。一阵风只听前方惨http://www•hetushu•com叫不断,士兵倒地之后,不少火把掉落地上,却看不到敌军动作,心中正犯嘀咕,回亚急道:“汉军弓驽厉害,速让部下熄掉火把。”
马贼经常被赶得到处乱跑,逃命各有绝招,怎奈此处乃是绝境,无法外逃,一些聪明的贼人趁着夜黑藏在暗处。廖化何种手段?见大势已定,指挥部下士兵进行地毯式搜索,见到贼兵,也不多言,皆是一刀两断。
一阵风闻言大吃一惊,策马加速前奔,想要观察一下形势。其余贼首见状,也随即跟上来,士兵因为无马,远远落在后方。到了眼前,一阵风才发觉不对,廖化三尖两刃刀急劈过来,一阵风武艺不错,为人十分机警,勒住劲马往侧里一跳,这才劈过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一阵风身后便是仓皇退回的贼人,在赵敬部下的追击下十分慌乱,可以说已溃不成军。这些贼人除了一阵风、灰狼、回亚等头目骑着原先斥侯配备的坐骑,其余马贼都成了步兵,赶回营中之时,一阵风等骑马者远远领先。
一阵风急逃回营,只听身后破空声响,连忙伏在马背上,只觉三枝劲箭擦背而过。一阵风此时真是欲哭无泪,统领主力来夺马场,还未临近马场,便已折兵一半,想来回营途中伤亡更大,他现在才明白与汉人为敌纯属自寻死路。
汉军进入射程以内,弓驽顿时发威,只听惨呼不断,大批贼人中箭身亡。寨中贼人只有两百余人,此时被汉军强hetushu.com大的弓驽手又杀死近一半人马,防守更是薄弱。
一阵风黑夜里只能看见远处火光,近处反而看不真切,见廖化统兵迎上来,还以为来的是自己人,隔远喝道:“什么事?”
这两下手法一气呵成,干脆利落,四人倒下之时,旁侧数名贼兵这才惊觉出现意外。只见刃光闪处,冯梦手执利刃,飞身一跃,接近出刀,未等贼人看清,已经割破其中三人的咽喉。
汉军手驽可以连发十箭,以伍为单位隐在暗处,早已各自寻找到目标,等到一阵风反应过来,部下熄掉火把之时,贼人已经死伤逾半。一阵风见大事不妙,呼喝一声,命令众军回营,自与回亚当前而行。
对于汉军来说,威胁最大的并非弓箭,而是营寨内的巨石擂木,这些石木从高处滚落,并非穿有精甲就能防御。廖化观察敌营之时,便已胸有成竹,命令部下伐木成排,上前推进之时,必先布置木排排在前方,如此不管擂木还是滚石,都会被木排挡住。
廖化艺高人胆大,远远望见马场那边有兵退回,当即分派兵马封住道路,自引亲兵迎上前去。廖化武器为两刃三尖刀,与纪灵使用一般的独门武器,技法最是难练,与寻常长兵器大为不同。
沉沉的夜色下,箭矢声突然大作,在杂乱的脚步声中闪得异常刺耳,只听惨呼声不断。不等攻到前方,方才这波箭雨便已夺去六七十名马贼性命。
第二波箭雨复夺去六七十人生命,马场前方通道很快和_图_书摆满尸首。马贼们见攻到马场七十步距离以内,无论盾手还是刀手,鲜有活命之人,顿时停下脚步,不敢上前。
一阵风站在后方,见马场内黑乎乎一片,根本无法看出汉军虚实,部下手持火把,如同箭靶一般,纷纷栽倒在地。刚刚活蹦乱跳的手下死于非命,一阵风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但是马场之内有泉眼,事关水源大事,又不得不夺,只能冷声催促部下杀上。
赵敬见前方喊声震天,知道廖化统兵按照约定时间攻了上来,当即下了决断,下令两个百人队自由攻击。只听尖锐的哨声亮起,两个百人队战士趁着黑暗摸上前去。
伍长冯梦是前年毕业的国学学员,选修兵课,武艺排在同学首位,被廖化看中入选。冯梦这伍人闻令而行,相互掩护配合,从侧方摸向敌军阵中。刚刚接近不久,忽见一人径向藏身处而来,连忙矮身隐藏起来,却看那人边行边解裤子,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勾当,闪在一棵树之后。
两伍贼人负责侧方戒备,一共十人方才已被冯梦除掉八人,其余两人见状,不由魂飞魄散,惊呼一声,分往两旁逃去。冯梦冷冷一笑,手驽瞄准,只听连续两声机簧声响,又闻两声惨呼,两人顿时毙命。
前方营寨已经短兵相接,贼人更是抵挡不住,马场这边却诡异地宁静下来。一阵风正在思索逃命之法,部下皆畏缩不前,而汉军却严阵以待,赵敬并未下令部下出击。
廖化大声应道:“汉军已经占了营寨。”